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浪内心是崩溃的。

    老天爷,你这是玩我吗?

    昨天我没有出轨,木兰宝贝不来。

    前天我没有出轨,木兰宝贝也不来。

    今天我出轨了,木兰宝贝偏偏来了。

    这就仿佛我表现好的时候老板没有看见,但我表现不好的时候,偏偏被老板撞上了。

    沈浪本能地想说:宝贝这不关我的事情,是宁焱自己爬上我的床,我是被迫的。

    但是想想这样未免也太渣了,就算做渣男起码也要有一个限度啊。

    而且低头看了一眼宁焱,她脸色瞬间煞白,大眼睛里面带着泪花。

    她大概也被眼前的架势吓倒了,她这个小三毕竟还是心虚的。

    现在沈浪已经完全看出来了,宁焱公主的厉害和彪悍完全是装出来的,她的内心是脆弱而又缺乏安全感的。

    典型的外强中干。

    沈浪轻轻在她苍白的嘴唇上捏了一下。

    然后一边大声对外面道:“宝贝我跟你说啊,这几个月我都洁身自好的,今天是意外,绝对的意外!”

    外面木兰道:“你没有想到我今天忽然会来对吗?”

    沈浪本能道:“是啊!”

    这话刚刚说出,沈浪不由得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我出去一下。”沈浪用唇语朝宁焱道。

    接着,他就这样光溜溜跑出门,目含泪光颤抖道:“娘子我错了,我真的错误了!我真是一个人渣,我就是一个该杀千刀的混蛋,有了娘子这样亿里挑一的女人,竟然还要在外面乱搞,我简直是禽兽不如。”

    “娘子,你打死我吧!”

    “娘子,你一巴掌拍死我吧!”

    “你打我吧,骂我吧,但是千万别气坏了身体,那样我会心疼死的。”

    木兰正气得浑身发抖,忽然发现人渣忽然莫名其妙出现在眼前了。

    下一秒钟人渣莫名其妙抱住了她。

    下一秒钟人渣莫名其妙地吻住了她。

    “宝贝,我抱你进去吧。”沈浪柔声道。

    木兰气鼓鼓地望着沈浪,站着一动不动。

    沈浪猛地吸一口气,然后一把将木兰来了一个公主抱,朝着房间内走去。

    刚刚走出不到五米。

    沈浪气喘吁吁,脚步踉跄。

    哎呀,他几乎要一个跟头摔倒了。

    木兰轻轻一带,反过来抱着沈浪站稳了。

    这个渣男啊,连我都抱不动,竟然还有力气出轨。

    沈浪欲哭无泪,我本来是抱得动的,但是今天实在是腰软腿软了。

    进入房间的之后,宁焱已经不在了。

    因为这里的房间很多,一间通一间。

    宁焱没有勇气面对木兰,就逃之夭夭了。

    木兰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顿时皱了皱眉。

    然后又叹息一声。

    “宝贝……”沈浪搂着木兰,迷恋地闻着她身上的香味。

    木兰不理他。

    沈浪道:“宝贝,我发誓我真的好几个月都洁身自好的。为了你我甚至好几次徘徊在青……”

    不行,这话不能说。

    不然死得更惨。

    “宝贝,我发誓这是我和宁焱的第二次,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碰过任何别的女人,这年头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男人真的不多了。”

    木兰道:“人渣,你这是要求我表扬你吗?”

    沈浪真觉得自己洁身自好挺了不起的,不过很显然和木兰的认知有一定的差距。

    “宝贝,你太狠心了,这几个月我每天都对你朝思暮想,你却也不来找我。”

    “每次吃饭的时候,我就想着我宝贝吃过了没有啊,千万不要饿着了啊。”

    “每次天热的时候,我就想着我宝贝热不热啊?家里的冰干不干净啊?”

    “每次上茅房的时候,我就想着我宝贝……不,我家宝贝是仙女,永远不上卫生间的。”

    木兰终于忍不住,噗刺笑了一声。

    然后莫名其妙发现,自己身上就剩下一条肚兜了。

    渣男动作这么快?

    我……我怎么一点都没发觉啊。

    沈浪拥着木兰香喷喷的身体,迷恋地吻着她的嘴唇。

    片刻后,木兰道:“不要。”

    沈浪道:“宝贝你嫌弃我吗?嫌弃我刚和宁焱睡过?我可以去洗澡的。”

    木兰咬牙切齿。

    人渣,你能不能不要提宁焱。

    我虽然抓到你出轨了,但是已经过去一刻钟了,人家已经努力忘记了,你还要一直提起。

    “就你那身子骨刚刚和野女人鬼混过,还有力气吗?”木兰柔声道:“别弄伤了,反正还有两天时间。”

    “什么两天?”沈浪道。

    金木兰不想告诉沈浪。

    当然是容易受孕的时间还有两天,但她要等到确定怀孕后再告诉沈浪。

    然后,两个人就这么相拥着说话。

    沈浪内心有一句话蠢蠢欲动:娘子,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如让宁焱……

    当然,这句话他只敢想想啊,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夫君,张玉音让我转告您一句话。”木兰道。

    沈浪顿时无比紧张,赶紧道:“娘子,我和她真的没有鬼混过。我承认她暗恋我,但是我已经严厉拒绝她了,我绝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这年头我拒绝过的女人如同过江之鲤,今天和宁焱完全属于意外,纯属意外啊。”

    木兰本能地屏蔽这个人渣的话,直接道:“张玉音让我转告你,说以后就是陌生人了。”

    呃!

    那么严重吗?

    沈浪不由得回忆张玉音的长相和身材。

    这是一个年纪成谜,但是成熟丰韵的女人。

    这就要成为陌生人了?

    早知道那样的话,那一日在天涯海阁就应该勾搭成奸的。

    可惜,可惜……

    不过!

    能够让张玉音说出这样绝交的话,后果真的就非常严重了。

    宁寒的稍稍一个表态,整个天涯海阁立刻就态度剧变。

    木兰柔声道:“夫君,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浪道:“有一个傻逼,为了让我退出夺嫡之战,恩赐似得让我成为一个老傻逼的记名弟子。我拒绝了,于是这个傻逼发话了,整个天涯海阁就彻底封杀我们了。”

    木兰抱紧了沈浪。

    心中痛了一下。

    虽然沈浪说得风轻云淡,但她还是能够感受到当时沈浪受到的藐视和羞辱。

    她决定了,从此以后她最仇恨的人不是仇妖儿了,而是宁寒。

    “夫君,那个贱人是宁寒吗?”木兰道。

    沈浪道:“对,就是那个傻逼。”

    木兰宝贝带着一点哭泣道:“夫君对不起,都是我没用,让你被别人欺负。”

    顿时,沈浪如同珍宝一般将木兰抱在怀里。

    木兰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

    我要成为天下第一,我要成为天下第一。

    我要弄死宁寒。

    “夫君,你为了我将种师师打得半死,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你为我报仇。”

    “你虽然很人渣,但还是我最好的夫君,我……我很幸福。”

    ……………………

    第二天早上,宁焱公主终于露面了。

    她的表现依旧是外强中干的怂。

    非常勇敢地同桌吃饭,非常勇敢地和木兰对视。

    表现出一副我就是和你抢男人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架势。

    但是手拿筷子的时候都是发抖的。

    “宝贝,我们那艘大船造得怎么样了?”沈浪问道。

    木兰眼睛发出亮光道:“已经完成大半了。”

    沈浪答应过她只要灭掉三王子和太子,并且扶持宁政夺嫡成功后,她就带着木兰乘船环游世界。

    木兰无比的向往。

    所以沈浪大笔一挥,拨了十五万金币建造这艘前所未有的大船。

    黄同看到这笔支出的时候,眼皮子一跳,然后非常小心翼翼地来问沈浪,这艘船是来做什么的?

    沈浪理直气壮说:玩的。

    黄同眼睛又猛地一跳,然后很苦涩地回答:玩好,玩好!

    然后,天道会真的拨出了十五万金币专门建造这艘大船。

    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败家得如此自然的人。

    人家纨绔子弟,最多一掷千金了不起了,你浪爷经常大笔一挥,就直接十几万,几十万金币不见了。

    关键是沈浪花自己的钱理直气壮,花别人的钱更加理直气壮。

    我只管花钱,至于这钱从哪里来的就和我无关了。

    当然了,天道会对沈浪完全是有求必应的。

    因为沈浪创造的价值实在太逆天了,比起战略地位,区区一点钱又算得了什么。

    沈浪在心中计算,然后道:“等我灭掉了宁翼和宁岐之后,我们的大船也差不多造好了,时间刚好对的上,到时候我们就去远航。”

    “我也去。”宁焱忽然道。

    “我也去。”金木聪道。

    木兰的筷子直接朝他脑袋上砸去,责道:“都怪你没用,才让夫君到现在还在外面奔波,你要是有出息,我和夫君都已经在外面玩半年了。”

    金木聪赶紧耷拉脑袋,彻底闭嘴不言。

    唉!

    为何要逼我做玄武侯呢?

    我金木聪的梦想是成为一代大神,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我的小说。

    而宁焱一咬牙,在桌底下踩了沈浪一脚。

    她觉得金木兰打金木聪是打给她看的,明明是想要打她宁焱的。

    她猜对了!

    不过沈浪是不可能给她做主的,在娘子面前他怂得很。

    ………………

    地下密室内!

    传来一阵阵野兽一般的嘶吼。

    剑王李千秋正在给妻子喂饭,结果他妻子大发雷霆。

    因为剑王妻子习惯像野兽一般吃饭,把饭倒在地上,然后用嘴巴趴着吃。

    剑王当然不愿意,就用勺子喂她,结果她就发怒了,对着李千秋又打又吼。

    沈浪记得她之前没有这么疯魔的,还有一点点神智的。

    几个月不见,已经几乎完全沦为野兽一般,毫无神智。

    不过沈浪却能够理解。

    因为之前李千秋无微不至地照顾妻子,所以她就算中毒已深,但还有一许神智。

    但是最近几个月,剑王为了帮助沈浪,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奔波。

    没有了丈夫的照顾,剑王妻子最后的那点神智都消失了,彻底沦为了野兽一般。

    顿时间,沈浪内心无比的愧疚。

    他其实根本没有权力使唤剑王的,更没有资格让剑王远离妻子。

    剑王是个老实人,就因为对沈浪的一句承诺,所以奔波到了现在。

    可以说现在剑王对沈浪没有任何亏欠,反而是沈浪亏欠他太多。

    若不是有剑王的保护,沈浪尸体早就凉了十遍了。

    这个世界上,千万不能让老实人伤心。

    剑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妻子喂完了一碗饭,哪怕他是大宗师,也浑身大汗淋漓。

    沈浪道:“剑王前辈,有句话我想要和您说。”

    剑王李千秋点了点头。

    沈浪道:“天涯海阁非常了不起,他们应该有救尊夫人的法子,而且是正统的法子。所以我当时让您把夫人送去了天涯海阁,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出手,我想尊夫人和天涯海阁多多少少是有渊源的。”

    剑王道:“我知道。

    沈浪道:“但是天涯海阁并没有出手相助。”

    剑王李千秋一声叹息。

    他没有责怪,也没有抱怨。

    但是他叹息中的意思非常明白,他的分量太低了,天涯海阁觉得没有必要出手相救。

    又或者说在天涯海阁心目中,李千秋不如燕难飞。

    燕难飞让薛雪毒害李千秋妻子,所以天涯海阁不出手相救?

    当然了,不管是沈浪还是剑王李千秋,都没有资格苛求天涯海阁的相助。

    因为天涯海阁不欠他们的。

    但是事实证明,天涯海阁确实不是神圣的,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超脱。

    这大概就如同某些顶级高校那样。不管你是农民还是流浪汉,都可以进入校园里面看书,甚至还可以进入课堂听课。

    这个时候你心中肯定无比感恩,觉得这高校真是太好了,太神圣了,太平等了。

    可一旦你进入图书馆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有一个冷漠的保安会拦住你。当这个高校有大人物视察的时候,又或者遇到校庆的时候,更是连大门都进不去。

    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个地方并不欢迎你。

    当然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沈浪根本不该对天涯海阁有什么期待。

    以为自己是绝顶天才,天涯海阁就会把他当成一盘菜。

    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连剑王李千秋在天涯海阁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沈浪道:“既然天涯海阁不救尊夫人,那就按照我的法子来,尽管那样可能会很冒险!”

    剑王李千秋道:“你来。”

    沈浪道:“尊夫人体内中的是蛊毒,按照理论上说,我只要用大傻的黄金血脉精华就可以将这些蛊虫全部引出体外。”

    旁边的大傻一听,直接拿出刀子,就要割脉放血。

    “大傻别急,别急。”沈浪赶紧阻止。

    接着,沈浪对剑王道:“但是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这些蛊毒已经成为尊夫人身体的一部分,甚至成为维持她生命的一种能量。就如同某些剧毒之蛇,一旦毒液被取走,它也很快就会虚弱死亡。”

    而剑王妻子此时全身上下,也都是充满了剧毒,完全是一个毒人了。

    她失去了神智,所以都被关在笼子里面,

    不过当剑王李千秋靠近她的时候,她尽管又打又骂,但是却从来不会咬。而其他人一旦触碰她,她立刻猛地咬过来。

    而一旦被她咬伤,可是有性命之危的,她的牙齿也充满了剧毒。所以尽管失去了神智,但是她本能还是知道李千秋是亲人,不能咬。

    “所以,我们不能将她体内的蛊虫引出体外,但是又要消除她体内的剧毒。”

    “我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

    “我曾经做过实验,神女雪隐身上的蛊毒和尊夫人体内的蛊毒能够相杀相克,以毒攻毒。”

    “所以我需要往尊夫人体内注入大量的神经毒素蛊虫。”

    “但那样的话,可能会出现你尊夫人身上的剧毒还没有解掉,反而被神经剧毒给毒死了。”

    “总之,我大概只有七成的把握,是不是需要动手?”

    剑王李千秋道:“动手,立刻动手!”

    沈浪道:“但还有三成左右的风险,一旦失败,尊夫人可能瞬间暴毙。”

    剑王李千秋道:“我相信命,而且我李千秋一生从未害人,相信上天会庇佑我。”

    沈浪深吸一口气道:“行,那我们就动手。”

    ………………

    拯救剑王妻子的办法,沈浪说得很简单,就是以毒攻毒。

    但整个过程非常复杂,因为需要用上好几代的神经毒素蛊虫。

    一开始要用第一代,杀伤力大。

    但随着剑王妻子体内毒素渐渐褪去的时候,就要用上第二代,第三代神经毒素蛊虫。

    不能有一点点差错,否则剑王妻子就会直接死去。

    “剑王前辈,请您将妻子抱到床上,然后封住所有的穴道,并且用铁链捆绑起来。”

    剑王李千秋照办,真的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因为每一个动作他都要非常小心,不然就会伤到妻子。

    整整一刻钟后,剑王妻子终于被捆绑在床上,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但是呼吸出来的气体都是蓝色的,都是有毒的。

    沈浪穿着防护服,带着防毒面具。

    然后拿出第一个针管,里面只有一毫升左右的神经毒素蛊虫。

    稍稍犹豫了片刻,直接注入到她的体内。

    几乎是瞬间!

    她的呼吸停止了,心跳停止了。

    整个人仿佛瞬间冻住了一般。

    但仅仅片刻之后,心跳恢复,呼吸恢复。

    她整个人仿佛彻底疯魔了一般,发出了无比凄厉的吼叫。

    整个身体疯狂地挣扎。

    剑王李千秋明明已经封住了她所有的穴道,但这一瞬间全部被冲开。

    她整个人力大无穷,根本就压制不住。

    剑王上前,大傻上前,唐炎上前。

    三个高手,还活生生将这个女人压住了。

    紧接着,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剑王妻子的身体里面,仿佛有无数的虫子毒蛇游来游去。

    皮肤不断隆起。

    整个身体,强烈地互相扭曲。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血压越来越高。

    整个人仿佛瞬间要炸开了一般。

    在不施救的话,她的整个身体就会瞬间爆开,直接毙命。

    沈浪飞快注射了一阵提纯之后的麻醉散。

    终于稍稍平缓留下来,但还是不行。

    血压还是在不断上升,整个人还是要爆炸。

    于是,沈浪刚进注射第二针神经毒素。

    终于,她整个人渐渐安静了下来,再一次陷入了冰冻一般。

    几分钟之后。

    她又一次狂暴,又一次心脏狂跳,血压飙升。

    沈浪知道,这是她体内的蛊毒在反噬,在战斗和挣扎。

    就这样反反复复十三次。

    不但剑王前辈精疲力尽。

    沈浪也完全心力憔悴。

    因为整个过程太危险了。

    每一次注射多少量的神经毒素蛊虫,第几代,间隔多久注射。

    什么时候应该用麻醉散,而不是神经毒素。

    而且确保最后一次注入体内的,是要最后一代的神经毒素蛊虫,因为这样后遗症最小。

    这一切,都完全靠沈浪的x光眼睛,然后经过无比精密的计算才能保证准确。

    出一点点差错,剑王妻子要么爆体而亡,要么僵硬而死。

    但是……

    奇迹还是渐渐发生了。

    剑王妻子如同蟾蜍一样的肌肤,一点一点消了下去。

    原本佝偻如同野兽一般的躯体,也渐渐伸展了开来。

    ………………

    整整一个半时辰后。

    终于一切结束了。

    剑王妻子的身体已经完全笔直伸展。

    身体表面蟾蜍一般的肌肤,已经完全褪去。

    当然头发依旧没有。

    整个人依旧很丑陋,毕竟她已经被摧残了十几年了。

    想要完全恢复的话,至少需要一两年时间。

    她处于昏迷之中,心跳微弱,呼吸微弱。

    但是生命无碍。

    这是后遗症。

    哪怕最后一代神经毒素蛊虫,也是能够将人体麻痹的。

    不过大概半个多月后,它们就会失去所有的毒素力量,然后停止分泌。

    到那个时候,靠着人体的新陈代谢,就可以将最后那一点毒素排出体外。

    终于成功了。

    中途尽管出现了许多次险情,但终究还是成功了。

    “成功了!”沈浪道:“剑王前辈,大约半个月后,您的妻子就会苏醒了。”

    剑王早已经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但是目光中充满了狂喜和激动。

    妻子受到这个剧毒的折磨整整十几年了。

    如今终于解脱了。

    虽然妻子此时依旧很丑,但是剑王还是痴恋地看着,仿佛再看一个绝色大美人一般。

    “我们走吧。”沈浪朝大傻和唐炎道。

    剑王没有说什么感激之类的话。

    因为他是老实人,不管什么事情不会用嘴说,只会用行动表示。

    沈浪走了之后。

    剑王开始烧热水,然后放温了,一点一点擦拭妻子的身体。

    他坚信,妻子很快就要获得新生,他也要获得新生了。

    ………………

    沈浪瘫在浴桶里面。

    木兰在给他洗澡。

    不过洗着洗着,木兰被拉进了浴桶之内。

    “别……”

    但是沈浪要亲热的时候,又被木兰阻止了。

    “为什么啊?”沈浪道:“娘子,我虽然精疲力尽了,但半斤多力气还是有的。再说你有的是力气啊,在家里都是这样的啊。”

    “明天,明天……”

    木兰其实比沈浪还要煎熬,恨不得一口将夫君吃下去。

    “为什么要等到明天啊?”

    因为沈浪昨天晚上才和宁焱鬼混过,木兰担心他还没有恢复,所以活力不强。

    再休养一天,明天一举成功,直接怀上宝宝。

    然后,木兰陷入遐思。

    她长得这么美,夫君更是绝顶美男子,两个人生出来的宝宝不知道有多漂亮啊。

    不过是生男宝宝好?还是女宝宝好呢?

    想了想木兰觉得还是男宝好。

    她觉得女人的美丽是有限的,而男人的俊美仿佛是无限的。

    她生出一个天下第一美男子,多威风啊。

    不过,这个宝宝长大后万一和他爹一样渣该如何是好啊?

    ………………

    接下来每一分每一秒。

    沈浪和木兰仿佛连体婴一般,不管做什么都在一起。

    这个人渣自己上卫生间的时候,还真的要拉着木兰一起去,木兰说她不去,沈浪说那宝贝你就在一边看着。

    宁焱超级不忿。

    沈浪你这个人渣至于吗?

    我好歹刚刚进门,结果你每天都和金木兰腻在一起,真是连一分钟都不给我?

    你们这对狗男女,宁愿两人下五子棋,也不愿意我们三人一起斗地主。

    之前沈浪,云梦泽,宁焱经常在一起斗地主的。

    晚上!

    沈浪又和木兰一起,爬到屋顶看月亮。

    “不许说嫦娥,不许说胡萝卜,不许说吴刚。”木兰提前嗔道。

    沈浪道:“那行,不说他们了,娘子你知道天狗吃月吗?”

    他依旧躺在木兰的大腿上,嗅着迷人的气息,手指轻轻捏着木兰的小蛮腰,然后又放开,感受着惊人的弹性和滑腻。

    木兰点头道:“知道啊。”

    沈浪道:“那你可知道一年会有几次天狗吃月?”

    木兰道:“不知道啊。”

    沈浪道:“天狗吃月就是月食,每年两次左右,还有是日食,每年也是两次。”

    木兰道:“嗯,然后呢?”

    沈浪道:“天狗吃月吃进又吐出,发生在晚上。日食发生在白天,这说明他们是昼日夜吃。”

    木兰娇躯一阵燥热。

    “讨厌,明天之间不许说这些话撩拨我。”木兰娇嗔道:“还有你的手给我老实一点。”

    接着,沈浪把玩木兰的芊芊玉手。

    将她一根根白葱一样的手指放嘴里轻轻咬。

    木兰觉得好玩,也把沈浪的手放在嘴里咬。

    “夫君,你说我还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吗?”木兰问道。

    她现在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愿望真的很迫切。

    恨不得明天就成为天下第一,后天就去把宁寒抓来,按照沈浪说的那样扔到粪坑里面溺死她。

    现在的沈浪已经走上了一条非常惊人的道路。

    激活血脉,改变血脉的道路。

    但这条道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彻底的突破,完全是拾姜离陛下的牙慧而已。

    第一,激活特殊血脉者的力量。第二,改造空白零血脉者的天赋。

    木兰本身的血脉天赋就不低,但是距离大傻,甚至苦头欢这样的天才还很远。

    黄金血脉改造在她体内暂时不可行。

    除了姜离陛下的特殊血脉者,还有空白零血脉者之外,其他任何人一旦注入黄金血脉力量蛊虫,都会爆体而亡。

    沈浪当然不舍得木兰冒一丁点风险。

    “宝贝,你留下一管血,让我好好研究,或许我能找到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路,能够改造你的血脉天赋。”沈浪道:“我们要出海远行,没有天下第一高手的护航可不行,万一我被女海盗抓走给她们生娃,那该怎么办?我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被榨干了。”

    木兰吃吃道:“那我这个天下第一高手,就先将你榨干了再说。”

    然后,两个人又在屋顶上滚成一团,亲在一起。

    “不行不行,夫君等明天,等明天……”

    木兰忍得好辛苦,但是为了生宝宝实在没办法。

    ………………

    次日!

    沈浪在木兰怀里睡得真香。

    忽然被吵醒了。

    出什么事情了?

    否则根本不会有人来打扰沈浪和木兰的。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木兰根本呆不了几天就要返回玄武城。

    现在怒潮城和玄武城都无比忙碌。

    木兰宝贝是为了生宝宝,这才能在国都呆三天。

    “公子,大黎公公来了!”

    沈浪抬头望向窗外,这……这还没有天亮啊。

    出什么事情了?

    黎隼大公公竟然天不亮就来找他?

    沈浪赶紧起身,木兰也跟着起身,服侍沈浪洗漱穿衣。

    木兰身体太美,白得如雪,曲线仿佛上天杰作一般,武烈几乎不敢看,作为女人她也妒忌啊。

    不过难怪公子这么爱妻子。

    因为木兰真的把沈浪宠溺得没样了。

    为他洗脸,给他刷牙,甚至为他端着夜壶。

    武烈完全都看不下去了,木兰女神凭什么这样做啊?

    不过很快她发现了。

    同样的事情,沈浪也为木兰做的,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狗男女!

    太腻歪了。

    作为一辈子的单身狗,武烈感觉到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

    “黎公公,怎么了?”

    黎隼的目光不安,神情焦躁,眼球充血,呼吸不宁。

    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见到沈浪之后,他仿佛见到救星一般。

    “沈浪,快跟我秘密入宫,快,快!”

    “但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沈浪心中一颤道:“宫中谁出事了?”

    黎隼道:“陛下!”

    顿时!

    沈浪头皮几乎一麻,几乎要炸开。

    他此时和国君的关系,已经到了非常亲密的地步了。

    关键是现在的局面,一切都离不开国君的支持。

    如果国君出事,那沈浪啥也别干了,直接带着宁政,宁焱,苦头欢等所有人逃之夭夭。

    直接出海去怒潮城,所有一切的一切,全部前功尽弃。

    沈浪眼前一黑,头脑一阵昏眩,拼命摇了摇头,然后用力拍了拍额头。

    见到这一幕,黎隼大公公心中稍稍一暖。沈浪终究是关心陛下的,不愧陛下这么护着他。

    沈浪道:“很严重吗?”

    黎隼点头,他的眼圈完全通红,甚至现在浑身都在颤抖,可见情形当然严重。

    “这件事情太子不知道,三殿下也不知道,目前没有人知道。”黎隼道:“你是唯一知道的,赶紧跟我进宫救治陛下,如果救治不好,那……那就等着天崩地裂吧。”

    如今太子和三王子斗而不破,就是有国君压着。

    万一国君有三长两短,那瞬间爆发的可能就不是党争,甚至是内战了。

    这两个人太势均力敌了。

    现在的宁政还太弱小了,国君现在绝对不能有事。

    此时穿好衣衫的木兰奔了出来道:“夫君,怎么了?”

    沈浪道:“宝贝,给我拿一件斗篷,然后把我箱子拿过来。”

    木兰点头,又回奔进院。

    沈浪换上了斗篷,戴上医药箱,飞快地钻入到马车里面。

    “黎公公,陛下究竟什么症状?”沈浪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了?”

    黎隼道:“我不好描述,害怕有所误导!你马上看到便知道了,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马车飞快。

    一刻钟后,沈浪就秘密入宫!

    陛下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黎隼带着沈浪一直前往后宫。

    此刻,整个后宫所有的太监,所有宫女全部消失了。

    只有黎隼的几个心腹。

    很显然发生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大宦官黎隼带着沈浪进入的是种妃的宫院。

    刚刚进入,便听到种妃在哭:“陛下,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说话啊,别吓我,别吓我啊!”

    沈浪进入之后,见到眼前这一幕,顿时惊呆了。

    国君宁元宪和种妃还在床上,甚至两个人还叠在一起。

    但是宁元宪浑身一动不动,仿佛僵硬在那里一般。

    眼球无法动弹,身体无法动弹,整个人仿佛彻底瘫痪了,身体还在不断颤抖。

    种妃急得嚎啕大哭。

    见到沈浪后,她高呼道:“沈浪你快来,快来救救陛下,求求你救救陛下。”

    ………………

    注:第一更送上,狂求支持,狂求月票,诸位大佬开恩。

    谢谢罪傲,谭磊,浮财金服,牛一羊等兄弟的几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