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文举考试阅卷工作需要持续几天几夜。

    而武举则飞快。

    一关一关地淘汰,最后能够留下多少人基本上就算是中举了。

    最后要做的仅仅只是进行成绩排名而已。

    文举考试的排名比较唯心,但是武举的排名就简单了,直接分数相加,圆圈数量相加。

    谁最后分数最高,圆圈数最多,谁就排在前面。

    进行排名的时候依旧是根据编号,依旧是不知道名字了。

    当然了,有些考生实在太有名了,出身于绝对的名门贵族,就算穿着一模一样的考衫,就算带着面具也依旧能够被认出来。

    但想要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

    拥有相对的公平已经很了不起了,至少这一次武举就没有多少舞弊的情形。

    或许有一点点,但那也只是考官在关键时刻手下留情,本来可能被淘汰的结果留你下来。

    但终究来说,一切全凭能力。

    不管是举重,还是射箭,成绩指标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武举的十三名考官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全部排名完毕。

    然后,再十几名考官的共同见证下,打开已经蜡封的箱子,取出编号名册。

    将排名上的一个个编号,变成考生的名字。

    很快,一个榜单出来了。

    然后,全场静寂无声。

    十三个考官面面相窥。

    这什么情况?见鬼了吗?

    这是要疯吗?

    兰一,兰二,兰三,兰四……一直到兰十。

    全部都在榜单上。

    成绩最好的是兰一,排名第三。

    成绩次好是兰二,排名第五。

    成绩最差的是兰九,排名第十九。

    也就是说沈浪麾下的兰氏十乞丐,全部高中。

    不仅如此,成绩非常之好。

    有五个人排名前十。

    十个人名列前二十。

    “不是说沈浪招来的都是乞丐,流浪汉,半残疾的吗?”

    “是啊,他们还去密训了一个月,还担心被人窥探,就选在了一个湖心岛的废弃庄园上,结果压根就没有人去窥探,没有人对他们感兴趣。”

    “现在十个人全部高中了,这……这真是见鬼了。”

    “从零开始练武,仅仅一个月时间,就这么逆天吗?”

    在场十三名考官觉得自己的三观完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太惊悚,太可怕了。

    是我们武举考试太容易吗?

    当然不是,每次武举考试的标准都是一样的。

    三千人参加,仅仅只有五十人中举。

    这个逆天的命中率已经证明了一切。

    其余十二名考官目光全部望向了主考官,兵部侍郎大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害怕了。

    应该咋办啊?

    这个榜单要是放出去,会掀起惊涛骇浪的。

    甚至那些落榜的武人会成群结队去砸了兵部的。

    兰氏十乞丐全部高中?

    连流浪汉都能高中,这里面肯定有舞弊啊。

    兵部侍郎大人心中也忐忑不安。

    首先,这次恩科考试,有两个名门之后还是高中了,而且名列前二。

    薛氏家族的薛鲁,夺得了这次恩科武举的第一名,今年二十岁。

    镇北侯南宫傲的儿子南宫纵,夺得了这次恩科武举的第二名,今年十七岁。

    剩下还有七个将门之后也高中了,但是名次很不好看啊。

    本来应该能够进前三的,结果排名第四,本来能够进前十的,结果排到十几名了。

    当然还有更惨的。

    差不多有十来人,本是能够高中的,结果被淘汰出局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兰氏十乞丐,他们太逆天了,在同组考试中,把对手都给碾压了。

    这个榜单一旦放出去,肯定会闹翻天的。

    他一个兵部侍郎还做不了主。

    紧接着,他想到了一个人,小黎公公。

    这些天,黎恩整整来了三次。

    显然陛下对这次的武举非常关注。

    这个榜单一旦爆出,责任谁也承担不了,但有一个人例外。

    那就是至尊无上的国君。

    “去请小黎公公来。”

    片刻后,小黎公公就进来了。

    “小黎公公啊,您看这个榜单。”

    黎恩接过去一看,顿时猛地也惊,然后一喜。

    竟然真的中了,这也未免太惊悚了啊。

    受惊之后,当然是大喜了。

    他和黎隼一样,一心一意只为了国君。

    凡是对陛下有利的,他们都无比拥护。

    眼前这个结果虽然显得无比荒谬,甚至是可怕。

    但是对陛下绝对有利啊。

    好事,天大的好事。

    这下子一来,天下谁还敢说陛下徇私?谁还敢说陛下将科举当成儿戏?

    主考兵部侍郎道:“小黎公公,要不然您把这个榜单先送去宫内让陛下过目?”

    黎恩心中冷笑。

    你们不就是不敢公布这个榜单,害怕引起轩然大波吗?

    于是就把一切推给了陛下?

    就你这幅德行,不但进不了尚书台,也进不了枢密院。

    兵部,兵部,果然窝囊得很。

    没有办法,头顶上有枢密院镇着,兵部哪里又有什么权威,顶多也就是管管二线的地方军队,再管一下钱粮。

    所有军政大事,全部都在枢密院内解决了。

    而且更加过分的是,当今兵部尚书不但没有进尚书台,连枢密院副使都不是。

    几个军方巨头,哪一个会将兵部放在眼里?没有权力,自然也就没有担当了。

    “成,那我就把名单抄写一份,送去给陛下过目。”

    其实国君已经有过口谕,不管武举的考试结果有多么荒谬,只要公平公正,那就毫无畏惧地公布。

    黎恩公公只是想要提前去给国君报喜而已。

    主考兵部侍郎道:“那本官就在这里等小黎公公的消息。”

    黎恩拿着名单,离开了天越猎场,朝着王宫飞驰而去。

    ……………………

    武举考场这边受到了震撼和颠覆。

    恩科文试这边又何尝不是如此?

    甚至这边的震动更加激烈。

    经过了三天三夜的阅卷后,六名考官终于决定录取9份考卷。

    虽然比武举好一些,但命中率还是很低,不足百人。

    确定录取这些人后,接下来就要进行排名了。

    这又整整耗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文举考试的成绩又没有分数,太唯心了。

    又不像那份天才的考卷,帖经和名算全对,策论百年不遇,诗赋更是千年不朽。

    闭着眼睛都能定第一。

    祝红屏也很了不起,闭着眼睛都能定为第二。

    但大部分的考卷,其实很难进行排名的。

    但再难也要排出来啊。

    所以争争吵吵,又是投票,又是主考官表决。

    终于将第一名到九十三名全部定了。

    然后,就是拆开糊名了。

    在场六位考官充满了绝对的期待,甚至这几天时间都靠这个悬念活着了。

    这个碾压祝红屏的天才究竟是谁啊?

    竟然能够写出这样的策论和诗赋,真真是一鸣惊人啊。

    支撑几位考官活着的另外一个悬念就是兰疯子的考卷。

    但奇怪的是,批改完所有的考卷也没有发现一份白卷啊。

    看来兰疯子没有交白卷啊。

    然后某位考官每当发现特别离谱的考卷,就会招呼大家过来看,说这就是兰疯子的考卷。

    否则怎么会这么烂?结果这么烂的考卷还不止一份。

    但是大家把最差的那一份算在兰疯子的头上了。

    帖经加上明算题总共一百二十道,却只答对了三道。

    这么废柴,一定是兰疯子无疑的,只有没读过书的人才会有这么烂的成绩。

    不过这样烂的考卷竟然足足有十来份之多。

    几位考官觉得自己的智商和尊严都受到了强烈的挑衅。

    这你妈谁啊。

    本以为就兰疯子一个废物,没有想到来了这么多。

    谁给你们的勇气来参加恩科考试的?

    你成绩那么烂,你父母知道吗?你们这是来考试吗?完全是丢人现眼来了啊。

    科举尊严何在,圣人尊严何在?你们这是视我名教如无物吗?

    当然了,这种超级学渣毫无例外全部出自太学,都是豪商家的子弟去镀金的。

    从中可见,国君宁元宪确实没有什么底线,为了捞钱什么垃圾都往太学里面收。

    “快,快,快!”

    “我要看看,究竟是哪个绝顶天才灭了祝红屏。”

    “我们国都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这样的妖孽?”

    几位考官眼睛睁大到了极致,而且眨都不眨一下,唯恐错过了这个瞬间。

    猛地也揭开第一名考卷的糊名纸。

    然后……

    所有人一阵错愕。

    兰岺?

    这个人是谁啊?

    这次恩科考试有这个人吗?

    确实六个考官都没有反应过来。

    足足好一会儿,其中某一个考官道:“兰岺好像就是……兰疯子啊!”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整个三观仿佛都受到了剧烈的颠覆。

    兰岺就是兰疯子?

    那个流浪了十几年,从来都没有正儿八经读过书的乞丐?

    他不但高中了,而且还写出了这种百年不遇的策论,还写出了千年不朽的诗赋?

    是他疯了?

    还是整个世界疯了?

    “在考试的时候,这个兰疯子不是一直都在睡觉吗?”某个考官幽幽说道。

    “不,他并不是全部都在睡觉,每一场考试他都作答了,有些时候一个时辰,有时候不到半个时辰。”

    “这么看来,他每次考完试再睡觉的?”

    “应该是!“

    ”第二天的考试,这篇百年不遇的《论分封建制》,他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

    “第一天的帖经和明算,总共一百二十题,他只用了半个时辰?”

    “最后一天的诗赋,他用了不到两刻钟。”

    “这,这根本不是什么天才,这是妖怪啊。”

    太可怕了!

    太惊悚了。

    六个考官仿佛中了全麻,整个人就定在那里。

    足足好长时间。

    有一个考官道:“是不是考题泄露,是不是有舞弊啊?”

    众人沉默。

    这看起来很像是考题泄露啊。

    “就算考题泄露了,能够写得出那篇《论分封建制》吗?能写出《秋雁诗》和《鹏鸟赋》吗?”

    “那篇策论,找到某个大家,呕心沥血可能还可以写出来。但《秋雁诗》和《鹏鸟赋》除非有惊天之才,否则就算十年也憋不出来。”

    不过这都不重要。

    关键是接下来怎么办?

    兰疯子夺第一,这个榜单一旦公布出去,整个国都只怕都会地震吧。

    无数考生的唾沫,会将他们这六位考官淹没的。

    所有人都会惊呼舞弊。

    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礼部侍郎所能够承担的范围了。

    “上报陛下吧,让他乾纲独断吧!”

    ………………

    王宫之内!

    国君宁元宪再一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兰疯子夺得恩科文试第一名,这个结果他已经知道,已经受过一次震惊了。

    但是剩下那十个乞丐,武举考试竟然全部高中,这次带来的震撼就更大了。

    这,这就太匪夷所思了。

    这,这究竟丝毫怎么做到的啊?

    完全无法想象啊。

    沈浪创造过许多次奇迹,但在宁元宪看来,所有的奇迹都不如这一次。

    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十个乞丐啊,之前还是半残疾的,仅仅一个月时间,就把他们培养成为了绝对的武道精英,而且在武举考试高中?

    这听上去真的像是梦话一般。

    结果,沈浪竟然真的做到了。

    这个孽障,这个孽障。

    真真是了不起啊。

    不过你这个混账,既然能够做到,为何不提前和我说呢?

    而且前几天,兰氏十兄弟返回国都的时候,他们明明已经骑术精湛了,你沈浪却依旧让他们捆绑在马背上大呼小叫进入国都,就是为了让天下万民小看他们,你这个人太促狭了,太恶作剧了。

    “这个沈浪就是混账,他不但是想要骗天下人,他连寡人都想要骗,想要愚弄。”

    “欺君之罪,欺君之罪,小心我活剥了他。”

    黎隼和黎恩再一次无奈垂下头去。

    陛下,咱们能别放狠话了吗?你没有说腻,我们都听腻了。

    黎恩道:“两位主考大人拿不定主意,都等着陛下乾纲独断。”

    国君宁元宪冷笑道:“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这一次恩科考试,不管文试和武试,都公平公正吧,没有半点舞弊吧,既然如此又有什么不能公布的呢?”

    黎恩道:“他们是担心榜单公布后引起轩然大波,他们承受不住。”

    “没有出息的东西。”宁元宪道:“难道就因为太过于惊悚,我就要罢黜兰疯子和那十个人吗?难道寡人还要向这些庸碌无能者让步吗?”

    宁元宪心中太高兴了。

    太过瘾了。

    过去这一个多月,他实在是被骂得有些恼怒了。

    那些御史天天喷,表面上是弹劾沈浪,实际上剑指的是他宁元宪。

    就差没有指着他的鼻子骂昏君了。

    但是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官员和读书人骂他宁元宪是昏君。

    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

    打脸全天下,太爽了!

    我宁元宪非但不是昏君,反而慧眼识英才。

    而你们这群人,才是瞎了眼睛的庸碌之辈。

    “放榜,放榜,还等什么啊?就要快天黑了!”

    “黎隼,你去枢密院,黎恩你去贡院,责令他们立刻发榜。”

    “不仅如此,还要文武两榜一起贴。”

    “遵旨!”

    黎隼和黎恩赶紧出去办事,国君要打脸了,他们当然要争分夺秒。

    …………………………

    贡院之外,两千多名文试考生翘首以待。

    枢密院外,只有区区几百人在等待放榜,因为施行的是淘汰制,自己有没有高中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唯一的悬念就是排名。

    之所以有几百人来看榜,一是因为高中的人要来炫耀。

    二来没有高中的人也有亲戚朋友的啊,他们要来看自己的同学朋友有没有高中?

    如果他们高中了,那就是噩耗。如果他们也没有中,那这些人就放心了。

    知道你和我一样惨,才会舒服平衡啊。

    除此之外,还有几千人也在等待看榜,除了豪门贵族的家奴之外,还有就都是地痞流氓了,因为他们和沈浪有赌约。

    这次沈浪必输无疑了,所有人都等着往沈浪脸上吐口水呢。

    夕阳西下!

    人群越来越焦躁,越来越不耐烦。

    怎么还没有放榜啊?

    这次比往年晚了一个多时辰啊。

    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是不是有舞弊啊?

    就算有舞弊也没关系啊,你先放榜,只要我们确定兰疯子和那十个乞丐没有高中就够了,我们就能够去吐沈浪的口水了。

    忽然间。

    人群纷纷散开。

    因为来了一个大人物

    “祝公子,祝公子!”

    所有人纷纷躬身行礼。

    因为来的是祝红屏,真正的天之骄子。

    “祝公子,您还亲自来看榜啊?”

    “祝公子,您根本不需要来的啊,肯定第一名的啊。”

    “对,祝公子若不是第一名,那明天的太阳就要从西边出来了。”

    众人这话是拍马屁,但也是心中所想。

    可见祝氏家族的舆论操纵还是非常成功的,祝红屏夺得第一非但不会引起眼红,反而众望所归。

    “祝公子几年前就该得第一了,祝相活生生压了他两科,作为名门之后也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是啊,这次祝公子若不得第一,我就将眼睛挖出来。”

    “对,如果兰疯子能够高中的话,那我也把眼珠子挖下来。”

    祝红屏矜持地笑着,然后也站在下面等着放榜。

    他这个举动确实收获了很多人的好感。

    宰相的孙子啊,王后的侄子,竟然亲自来看榜,而且没有丝毫架子。

    果然是国都第一才子。

    “沈浪呢?沈浪呢?”忽然有人问道。

    “沈浪那个人间祸害哪里敢来啊?他必输无疑的,若是来了,岂不是被我们唾沫淹死呢?”

    “白纸黑字赌约写得清清楚楚,而且还签字按手印了,难不成沈浪还敢毁约不成?”

    “我这口老痰已经憋了三天了,就等着吐在沈浪脸上了,他若不来该怎么办?”

    “榜单出来后,我们直接冲去宁政的府邸,去围堵沈浪,只要他一出门,我们立刻口水吐过去,反正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官司就算打到国君的面前我们也有话要讲。”

    此时有人冷笑道:“陛下不会护他的,这次兰疯子和十个乞丐不中,而且还在考场上睡觉,丢的是陛下的颜面,沈浪犯了欺君之罪。只要榜单一放出来,那十一个乞丐一定人头落地,沈浪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他要倒大霉了。”

    众人一听,纷纷觉得有理。

    而就在此时,人群再一次轰动。

    “沈浪来了,沈浪来了!”

    “这个赘婿还真敢来啊!”

    “这个小畜生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说不定他饥渴难耐呢?就等着我的积年老痰了。”

    然后,整个贡院前的大空地充满了咳声。

    至少有几千人在咳痰。

    而沈浪身边,足足有上百名女壮士保护。

    有一个地痞大吼道:“沈浪,之前的赌约还算数吗?”

    沈浪笑道:“当然算数。”

    众人大喜。

    “沈浪,这可是你说的啊,大家伙都听到了,沈浪说赌约算数。”

    “那一会儿我们吐你口水的时候,沈浪你不能躲避,也不能反抗!”

    沈浪道:“放榜之后,如果我输了,任由你们唾弃。但如果我赢了,请你们也记住赌约,吃屎十斤。”

    这话一出,无数人轰然大笑。

    沈浪怎么可能会赢?

    消息早就传出来了,兰疯子在考场上睡大觉。

    另外十个兰氏乞丐在武举考场,第一天就灰溜溜滚出来了。

    就算太阳从西边升起,沈浪也绝对不可能会赢的。

    沈浪再一次强调道:“我说话算数,那你们说话算数吗?”

    众人纷纷道:“算数,算数!若是兰疯子和十个乞丐高中的话,我们全部吃屎十斤。”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国都第一天才祝红屏听到这话之后,不由得皱眉。

    对于沈浪他也闻名已久了,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等粗鄙不堪,哗众取宠之人,真是让人大失所望。

    但他崇尚君子不口出恶言,就把沈浪当成空气一般。

    沈浪来了之后,众人等待的情绪更加焦灼了。

    怎么还不发榜啊?

    这已经比往常晚了一个半时辰了吧,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锣响。

    几个大嗓子高呼:“发榜了,发榜了。”

    之前是没有这个规矩的,发榜就是安安静静地发榜。

    所有人不由得一阵振奋。

    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几千人蜂拥而上。

    几个武士并没有刻意吊人胃口,几个人一起上,直接将所有榜单一起贴了出来。

    不仅仅有恩科文试的榜单。

    连同恩科武举考试的榜单也一起贴了出来。

    众人惊愕,之前也没有这个规矩啊,贡院贴的就是文试榜单。

    不过这样也好,也不用跑到枢密院外面了。

    祝红屏知道自己稳拿第一,他之所以来看榜,不是为了显摆,而是为了礼貌,为了避免给人造成与众不同的印象。

    所以象征性地看一眼后,他就会走人的。

    但是抬头一看,不由得心脏一抖。

    发现第一名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叫兰岺之人。

    再看第二名,才是他祝红屏的名字。

    这,这怎么可能?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稳拿的第一,为何会落到第二去了?

    这次考试我祝红屏发挥得极好,怎么可能会有人的文章比我更加优秀?

    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份背景,所以才要刻意打压吗?

    不应该啊,祖父没有说要打压我啊?

    还有,这个兰岺是谁啊?

    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不仅仅是祝红屏,全场所有人看了榜单之后,先是惊诧。

    第一名竟然不是祝红屏?

    见鬼了吗?

    “榜单上没有兰疯子,没有兰疯子,沈浪输了,大家朝他吐口水啊!”

    众多地痞轰动了。

    纷纷朝着沈浪涌来,准备履行赌约,大吐口水。

    祝红屏有没有得第一他们不关注,只要榜单上没有兰疯子的名字就可以了。

    “赢了,赢了,吐沈浪啊。”

    而就在此时。

    有人幽幽道:“兰疯子只是外号而已,他的名字就叫兰岺。”

    这话一出,众人震惊。

    不会吧,竟然还有这事?

    “没错,兰疯子的名字就叫兰岺!”

    “另外十个乞丐的名字叫兰一,兰二,一直到兰十,他们全部都高中了,武举第三名到第十九名。”

    “兰疯子恩科文试第一名,夺了国都解元。”

    “兰氏十个乞丐,武举全部榜上有名。”

    “沈浪赢了!”

    “他赢了!”

    众人抬头,看着榜单上的名字。

    可不是嘛,沈浪麾下的十一个乞丐全部高中了。

    众人头皮一阵阵发麻。

    先是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就如同平静的湖面砸入了一颗巨石。

    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这怎么可能?

    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啊?

    我没有产生幻觉啊。

    这个世界没有毁灭啊。

    那为何会出现这么荒谬的事情?

    十一个乞丐训练一个月后,不但参加了科举考试,而且还金榜题名。

    这哪里是奇迹啊?

    沈浪是人还是鬼?

    他根本就是妖怪吧。

    疯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而这个时候,沈浪声音幽幽响起。

    “诸位愿赌服输啊,我赢了,你们该吃屎十斤了。”

    然后,他猛地拿出了之前的那份长长赌约,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整整几百上千人的签名,还有手印。

    ………………

    注:今天在外面办事,这一章是窝在椅子上写出来的,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多谢兄弟们了,拜托!

    推荐朋友新书《原来我不是一般人》,有趣的!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