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考官非常牛逼,能够决定任何一个考生的命运。

    但是真正作为考官阅卷的时候,大概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想吐。

    加起来总共就六个考官,而且主考官还不怎么参加阅卷,总共五个人才是阅卷主力。

    而国都又是一个大考区,这次差不多有三千人参加考试,平均每人要阅卷六百份。

    关键百分之九十九考生的文章写得都平淡无奇。

    尤其是策论,立意的重复概率超高,甚至用词断句的重复率也很高。

    可能有百分之五十的文章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这就像是试吃。

    别管是川菜,湘菜,粤菜,让你试吃三五口,不管怎么样都是美滋滋的,毕竟能够参加这一级科考的,除非是太学里面的超级学渣,要不然都有几分真本事。

    但是要让你试吃五六百份,你是什么感觉?

    直接吃吐了有没有。

    有些是一些力度比较大的文章,多看了几篇之后简直会让人麻木。

    就像是川菜一样,味道重,刚刚入口惊艳无比。

    但是吃多了,整个嘴巴都麻了,味觉都会退化。

    所以贡院里面的阅卷现场是无比沉闷的。

    “啪啪啪啪啪……”

    别误会,不是有人在阅卷现场啪啪,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兰疯子一样的。

    这是在落卷。

    考官阅卷的时候,只要稍稍看不过眼的,就会一目十行,然后将考卷重新装入纸封里面扔在地上。

    没错!

    真的就扔在地上了,所以才叫落地啊。

    当然了,从程序上来讲,这些落在地上的考卷还是有机会的。

    因为还有复审,还有交叉阅卷。

    但那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一旦被落卷的,基本上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那么被扔在地上的考卷冤枉吗?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不冤枉。

    这群考官不管德行如何,水平是绝对有的。

    而且这一次恩科,因为有祝红屏这样天之骄子的存在,也基本上彻底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这次恩科文试录取多少人?

    并没有定数,但是一般来说不会超过一百人。

    三十取一。

    按照潜规则第一轮就要扔掉百分之九十的考卷。

    所以,每一个阅卷考官心中有数,第一轮十取一。

    “啪啪啪啪……”

    一份又一份考卷都被扔在了地上。

    气氛非常沉闷。

    这群考生真是一届不如一届。

    这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全部在几位考官的脸上写着呢。

    这次的主考是礼部右侍郎,级别非常高了。

    他也在阅卷。

    这位侍郎大人下手更狠,全部都是一目十行,稍稍不行就直接落卷。

    啪啪啪啪……

    连续扔了三十几份后,终于留下了一份,放在右边桌子上。

    这位侍郎大人是二十年前的探花,水准绝对一流,考生的策论和诗赋,他只看一眼,只看一段就知道有没有水平。

    所以科举难啊。

    百里挑一的人才,甚至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州试就被刷下去了。

    千里挑一的人才,勉勉强强才能来到这个考场。

    而想要高中,差不多要万里挑一了。

    国都城内,再加上下辖的城县,差不多三百五十万人口呢,平均三年一届,每届取一百个。

    简直比北大清华还要难考。

    这位侍郎大人速度超快,他一直在翻找祝红屏的考卷。

    当然这是出于见猎心喜,而且也是想要拍宰相大人的马屁。

    他也算是祝系的。

    当然了,一般来说他是不会舞弊的。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文这种东西比较主观,只要不出现现象级的作品,一般都很难出现一个权威的第一。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名声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祝红屏的才华天下闻名,绝对的国都第一。

    上一届科考,他虽然没有参加,但是却也在家根据考题作答了一份,然后几位考官还专门为他批改了。

    结果是如果祝红屏参加那一届考试,一定会得第一。

    上一次秋试是去年,祝红屏十六岁。

    上上次秋试是四年前,祝红屏才十三岁,他虽然没有参加,但是拿到考卷后也在家中作答。

    几个考官也批改过了,还是第一。

    也就是说,祝红屏十三岁的时候就能夺得国都省试第一了。

    当时可谓是声名大噪,不仅仅主考官判定他能得第一,就连国君看完之后还说了一句,吾家有千里驹。

    国君对祝氏家族的人很好,甚至把祝氏的孩子当成自己家的孩子,对于这个祝红屏他也是非常偏爱。

    所以前两届的秋试魁首心中超级不爽,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祝红屏你什么意思啊,你要参加就来参加,不参加就不要搀和。

    你在家中考试,然后把考卷交给考官批改,但是最后也不列入榜单。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显摆吗?

    结果人人都说如果祝红屏正式参加国都省试(乡试)的话,一定会拿头名解元。

    也就是说,那两届解元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养望。

    毕竟祝氏子弟是天之骄子,你若参加科考直接拿了第一,就算没有舞弊,别人也会觉得你舞弊的。

    祝红屏在家中考试,两次都能拿第一,结果却不拿。

    那么第三次真正来考试拿第一,就显得名正言顺,天下无人敢说这是徇私舞弊。

    而且还能成为没谈。

    祝公堂堂宰相,竟然压了自己孙子两届科考,这难道还不够公正吗?

    所以这一次的头名,祝红屏志在必得。

    而这位主考大人当然也乐意成全,不过总共三千多份考卷呢,想要抽中祝红屏的也不容易。

    阅卷工作就这么苦闷地进行着。

    除了啪啪啪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只有到非常偶然的机会。

    才会有一个考官看到一篇好文章,然后招呼其他考官一起共赏。

    同样这样的文章,基本上能够进入前十。

    几个时辰,才能出现这么一次。

    “好,好……”

    忽然,有一个考官猛地一拍桌子,顿时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考官手一抖,手中的考卷直接落地了。

    他有心捡起来,毕竟这份考卷的文章还算不错,进入第一轮是可以的。

    礼部侍郎道:“落地那份考卷的文章,很好吗?”

    考官乙道:“也谈不上很好,还不错。”

    主考礼部侍郎道:“那落了就落了吧。”

    于是某个倒霉蛋就这么被落地了。

    这位翰林学士院的考官,算是这一科的第一副考官了。

    “主考大人,诸位同僚,大家放下手中的考卷,都来看看这份考卷,绝对惊艳,绝对惊艳!”

    然后这位第一副考官拿着考卷来到主考的桌子面前。

    顿时其余几个考官纷纷放下手中的考卷,簇拥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

    众人心呼:终于找到了。

    这就是祝红屏的考卷,这个字迹大家太熟悉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其实不仅仅是主考大人在找,在场所有的考官都在找。

    一方面固然是想要拍祝氏家族的马屁,但更重要是出于挖宝的心思,看谁最幸运。

    然后,考卷在主考大人手中,后面五个考官凑上来,一起阅卷。

    “好,好……”

    “祝红屏公子真是天才,帖经九十道题,竟然答对八十八道,明算三十道竟然答对了二十九道,真是天才啊!”

    “明算加上帖经总共一百二十道,之前几次科考最多有人答对了几道?”

    “一百一十五道,十五年前的会试,当时的状元郎张子旭,如今天北行省大都督府长史。”

    张子旭,祝系的另外一个天才了,今年才三十九岁,就已经做到了总督府长史,品级几乎和张翀相当,但是足足比张翀年轻了十几岁。

    还真凑巧,两人都姓张,不过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

    “真是后浪推前浪,这祝红屏竟然打破了几十年的可靠记录,比张子旭状元都要厉害。”

    帖经和明算,在大炎帝国科考的比重很低。

    而且是典型的五十分万岁。

    一百二十道,如果加起来答对没有超过六十道,那证明你基础知识非常差,就算你后面的策论和诗赋写得再高,也一定会落第的。

    只要你答对题目数超过百分之五十那就算是过关,再高也没有太大用处了。

    所以绝大部分考生都不会把太多的精力浪费在上面,学习的性价比太低了。

    祝红屏总共答对了117道题,确实是天才了。

    第一副考官笑道:“这个记录至少要保持几十年无法动摇了。”

    第五副考官道:“大概要等到祝氏家族的下一代,才能打破这个记录了。”

    众人不应。

    虽然大家都在拍祝氏家族的马屁,但是你这拍得太过分了,太谄媚。

    帖经和明算毕竟不重要,所以大家稍稍夸奖一下就过去了。

    重点是接下来的策论和诗赋!

    祝红屏的《论分封建制》刚刚第一段,就让几个考官心中震撼。

    厉害啊。

    果然是名门之后。

    果然敢说。

    观点鲜明之极不说,关键锋芒四射。

    “好,好,好……”

    一开始主考官礼部侍郎还仅仅只是默读,但后来忍不住诵读出声。

    因为实在是写得太好了。

    观点鲜明,立意深刻,句子惊艳,用典精准。

    绝对一等一的好文章。

    这篇好文章,简直一扫室内的苦闷气氛。

    整个空气仿佛瞬间都振奋了起来。

    这就是好文章的魅力。

    这就如同选美比赛中,前面一大堆七十分的庸脂俗粉搔首弄姿,看得众人昏昏欲睡,猛然地来了一个九十分美女,众人立刻兴奋起来。

    “真是想不到啊,这篇策论竟然是十七岁孩子写出来的?”

    “天才,绝对的天才!”

    “说真的,我也算浸润文章许多年了,当年也是二甲第五名出身,但让我来写这篇策论,也未必能够写得这么好。”

    “振聋发聩,振聋发聩。”

    看完了策论之后,诸人又开始看祝红屏的诗赋。

    祝红屏同样选择用秋雁做诗,用大鹏做赋。

    本以为他的策论写得极好,诗赋很难到达同等级别。

    然而没有想到,诗赋竟然写得更好。

    几个考官诵读之后,真的仿佛夏日吃冰一般,爽快到底。

    好诗,好诗。

    好赋,好赋。

    “这个考生的策论,让人读之酣畅淋漓,他的诗赋更是让人读之三月不知肉味。”

    “真不该那么早就翻阅到他的考卷的,接下来的阅卷还怎么进行下去啊?”

    “是啊,是啊,其他考生和他差距太远了。看了他的文章诗赋再看其他考生的,就仿佛吃了山珍海味再去吃市井菜肴一般,难以下口啊。”

    众人纷纷悲呼。

    看完了这等惊艳的策论和诗赋之后,真的仿佛进入了贤者时间。

    短时间内是硬不起来了。

    “绝对第一,当之无愧!”

    “绝对第一!”

    然后,主考大人郑重地将考卷重新装入纸封内,然后用红笔在外面打了一个圈。

    剩下五个考官也纷纷上前,各自都打了一个圈。

    这表示六个考官都态度一致,此人必取。

    当然这圆圈一个比一个小。

    为何?因为你官职低,你的圆圈就要小一点。

    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众人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祝红屏绝对第一了。

    主考大人道:“正好大家借机休息一样,吃一些点心,让脑子休息一下。”

    “好,好。”

    众人暂停了阅卷。

    “送进来!”

    房门开启了一个口子,从外面端进来了一份又一份的点心。

    都非常精致。

    要么是糯米丸子,要么是银色莲子羹。

    酒是不可能有的,就连桂花酒酿都不能吃。

    唯恐喝昏了头,批改考卷出错。

    一边吃东西,一位考官主动问道:“你们有谁阅到白卷了吗?”

    几个考官都纷纷摇头。

    那个考官道:“我巡逻考场的时候发现,那个兰疯子趴在桌子上睡觉,所以他交的应该是白卷。”

    另外一个考官道:“我也看到了。”

    “这个兰疯子就第一场考试写了一会儿,剩下所有时间都在睡觉。”

    “看谁倒霉吧,抽到这个兰疯子的考卷,希望不是我。”

    “谁要是抽中了,立刻扔在地上,然后去沐浴更衣,或许还能挽回霉运。”

    “是不是需要去找一个清倌儿,那才真正转运。”

    “可以啊,不过请许大人把清倌儿送到贡院来吧。”

    荤段子哪里都有,不管官有多大,不管什么场合,都难以禁绝。

    “陛下此时应该已经知道考场的事情了吧,知道这个兰疯子从头到尾都在睡觉,只怕会雷霆震怒。”

    “一定的,这个兰疯子只怕要人头落地,甚至那个十个乞丐也一并要死,真是何苦来由?”

    “沈浪这次算是辜负陛下的恩宠和信赖了。”

    “恃宠而骄,恃宠而骄。”

    “陛下算是看走眼了,真是……”

    听到众人越说越过分,已经说到国君的头上去了,主考大人顿时咳嗽一声。

    众人顿时住口不言。

    吃完之后,主考大人道:“再休息半个时辰,然后继续阅卷。”

    ………………

    国君确实在震怒。

    考试一结束他就得到消息了,那个兰疯子在考场上整整睡了三天。

    而且就算没睡觉的时候,也魂飞天外,基本上就没有考试。

    差一点点,国君就要直接下旨命人去宁政府上把兰疯子抓了,秘密杀了。

    “沈浪,你这个混账,寡人何等信任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你之前不是聪明绝顶吗?怎么如今也瞎了眼睛,竟然找了这么一堆废物?”

    “王八蛋,王八蛋!”

    “你丢人了不要紧,害得寡人跟着你一起丢人。”

    国君气得也不吃饭了。

    “黎隼,去把沈浪抓进来,抓进来……”

    然而,等到黎隼刚刚走出门的时候,又被他喝止了。

    “算了,等放榜了再说。”

    “阅卷结束之后,你立刻去贡院把那个兰疯子的考卷给我调出来,如果真的是白卷,立刻去杀了他。”

    黎隼点头。

    如果这个兰疯子真的交了白卷,那完全是死有余辜了。

    这不仅仅是藐视沈浪,更是藐视君王。

    陛下是因为相信沈浪,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为了你们这群混蛋,陛下的声誉受到了何等损失?

    你非但不尽心竭力,反而在睡大觉交白卷,这等放荡形骸毫无底线之人,你不死谁死?

    “和楚国的谈判如何?”国君问道。

    这场谈判完全是拉锯战。

    已经差不多谈了一个多月了,不但毫无进展,而且还在后退。

    宦官不得干政,这条规矩越国是有的。

    但黎隼很多时候会为国君整理奏折,而且有些时候国君眼睛痛,就让黎隼念给他听。

    但黎隼还是非常谨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拿出了相关官员的奏折,递给国君。

    “不愿意看,你念吧。”宁元宪道。

    黎隼看完后道:“陛下,谈判很不顺利,楚国得寸进尺,现在不但不认错,不赔款,不退兵,而且还要我们赔款,说是我们越国擅起战端。”

    这话一出,宁元宪几乎要气炸了。

    楚王你这个老东西,你哪来的自信啊?

    我和吴国都签订了盟约了,苏氏叛军都被我剿灭了,大获全胜的是我越国。

    现在你竟然敢狮子大张口,你疯了吗?

    “楚王这个老东西是以进为退吗?”宁元宪问道。

    黎隼沉默不言。

    事关国事,黎隼是可以不开口,就不开口的。

    宁元宪眯起眼睛。

    一个月前楚王态度还是很软的,怎么忽然一下子强硬了起来。

    不但不认错,不赔款,而且还不退兵?

    也就是说现在楚国还站着越国的好几个堡垒,还占领着越国的三四里国土。

    难道楚王这个老东西是真的想要和倾国之战吗?

    不可能,绝不可能。

    越国固然打不起倾国之战,但楚国也打不起。

    “南殴国那边局势如何?”宁元宪问道。

    黎隼依旧不主动发表任何意见,而是拿出了祝霖大将军的奏折,读完之后再念出来。

    当然如果是密奏的话,那国君也不会让黎隼看,甚至就算让黎隼看,黎隼也不会看。

    国君是个懒人,已经有很多事情逾越了规矩了,那他黎隼就要坚守。

    “南殴国很安静。”黎隼读完奏折后道:“但是祝霖大将军的奏折,还有宁萝公主的奏折中都说嗅到了一股不安的气息。”

    宁元宪皱眉。

    看上去,楚国又仿佛和南殴国主矜君有了某些串联。

    “传口谕,谈判加速,务必要让楚国在最短时间内妥协,一定要让他们退兵。”

    “楚王认错是必须的,但是赔款可以少一些,象征性地赔五十万金币,分三年交付。”

    “这是最后的底线!”

    黎隼恭声道:“遵旨!”

    ………………

    片刻后,吏部尚书进入书房。

    “臣参见陛下。”

    国君宁元宪直接了当道:“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职,空缺已久,你作为吏部天官,可有人选?”

    吏部尚书道:“张翀最为合适。”

    宁元宪道:“寡人没空和你猜谜。”

    张翀拒绝天西行省中都督,并且和太子一系彻底闹翻,这件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你作为吏部天官,作为尚书台宰相之一,别装着不知情。

    吏部尚书想了一会儿道:“天北行省大都督府长史张子旭如何?”

    宁元宪眉头一皱,问道:“没有第二个人选吗?”

    他之所以皱眉当然不是因为不满意张子旭这个人。

    事实上,国君很喜欢这个人,曾经的状元郎,如今才三十九岁就已经是三品高官了。

    但此人也是太子一系的铁杆。

    当然,这并没有什么,天西行省中都督一定要太子铁杆才能担任,这样才能权衡北边的种尧。

    但是吏部尚书并非祝系官员,结果你张口推举的就是祝系的人,这让寡人怎么想?

    这会不会让寡人担心,你作为吏部天官,作为尚书台的第三把手,竟然也和祝系站在一起了?

    尽管宁元宪相信祝系,甚至对祝弘主无比仰仗,但是却依旧不愿意祝系把持朝政。

    吏部尚书道:“陛下,臣毫无私心。”

    这句话,他说得光明磊落。

    他确实毫无私心。

    反正天西行省中都督一定要太子铁杆才能担任,张翀既然不做,那自然就只有张子旭合适了,我作为吏部天官又何必多此一举,推举另外一个人作为陪衬?

    越国尚书台的四名宰相,几乎每一个都有性格。

    而这位吏部尚书,豪门贵族出身,忠贞不二,但是圆滑之事也是不太愿意做的。

    宁元宪点头道:“知道了,你去吧。”

    吏部尚书再一次叩首道:“若陛下无事,那臣便告辞了。”

    然后,他转身离去。

    看着这位吏部天官的背影,宁元宪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他的朝堂之上,庸碌之辈甚多。

    但起码尚书台的四位宰相,枢密院的四个统帅,每一个都是人中俊杰,几乎都是栋梁之才。

    不说别人,苏难作为枢密院副使,何等厉害?

    不仅仅这一代的尚书台和枢密院人才济济,甚至下一代也是英才辈出。

    祝戎,张翀,张子旭这三人,便是下一代尚书台宰相的最好人选。

    那沈浪呢?

    下下代尚书台?

    不,不,不!

    国君宁元宪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人渣祸害要是进了尚书台,那真是国将不国了。

    接着,国君又想到了这次恩科考试,怒火再一次涌起。

    “黎恩,去贡院问问阅卷进度如何了?有没有发现白卷,一旦发现白卷立刻拆掉糊名,看究竟是谁?如果是兰……岺的话,立刻派人去将他抓了杀了。”

    这位陛下真是急性子,两三天时间都等不得,一旦心中藏事,立刻就要知道答案。

    “是!”

    小黎公公立刻朝着贡院飞奔而去!

    …………

    贡院之内。

    吃过了点心,又休息了两刻钟后,众多考官又开始了苦闷的阅卷。

    当然贤者时间已经算是过去了。

    但是刚刚批阅过祝红屏的考卷,再看其他考生的文章,简直就是味如嚼蜡。

    甚至有些不堪入目。

    其实这些人水准都不算差,写得都还很不错的。

    但是……太雷同了。

    命题作文嘛,有些人就这么些观点。

    “啪啪啪啪……”

    几个考官都不停地落卷。

    之前十分还取一份,而现在几乎二十份才能取一份了。

    真的有一种矮个里面挑高个的感觉。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主考官道:“何事?”

    外面的武士道:“小黎公公来了。”

    整个国都的人都喊小黎公公,但黎恩并不生气的,反而很喜欢。

    王宫有三黎。

    老黎公公,黎穆。

    大黎公公,黎隼。

    小黎公公,黎恩。

    这三人都是国君最最信赖的心腹宦官,下面一群宦官为了争夺小小黎公公,恨不得打出脑浆来。

    主考官听之,立刻问道:“小黎公公,何事啊?”

    黎恩问道:“诸位考官阅卷,可有见到交白卷者?”

    几个考官会心一笑。

    陛下还是大家认识的那个陛下。

    这下兰疯子果然是死定了,而且还注定死得极惨。

    主考官道:“还没有阅到白卷,一旦阅到,我们会立刻告知小黎公公。”

    黎恩道:“那辛苦诸位大人了。”

    接下来,黎恩就在这里等着,省得还要跑进跑出。

    里面的几个考官,继续阅卷。

    接下来,依旧无比沉闷,依旧味同嚼蜡。

    依旧传来啪啪啪的落地声。

    但是众人好歹心中有了一个目标。

    之前的目标是找到祝红屏的考卷,而这次的目标就是找到兰疯子的白卷。

    因为这份白卷一出来,就意味着有人要死了,就意味着沈浪和宁政都要倒霉了。

    有人倒霉,我们就开心。

    更何况是沈浪这个人渣呢?

    这下一来,普通考生就更倒霉了。

    稍稍不出色的考卷,看过一遍后,就直接落地了。

    …………

    时间飞逝而过。

    已经夜深了。

    快到三更天了。

    六个考官已经阅卷了好几个时辰,此时真的昏昏欲睡。

    看着这些雷同的策论,看着这些矫揉造作的诗赋,已经不是味如嚼蜡,而是再一次想吐了。

    今天一晚上,六个人已经阅卷一千多份了,其中百分之九十几都落地了。

    真的有一种万马齐喑,唯有祝红屏一枝独秀的感觉。

    真真是鹤立鸡群。

    祝弘主宰相真是想得太多了,他孙子的第一名完全是名正言顺的,之前两届科考白压了。

    所有的考生和他的差距,真是显而易见的。

    第一名已经毫无悬念。

    主考官道:“大家在辛苦一会儿,等三更天敲更的时候,正式结束今天的阅卷,大家睡觉,明日早起再阅!”

    “是!”

    “是!”

    几个考官大喜。

    今天的折磨总算结束了。

    接下来就随便消磨时间吧,等着敲更,然后好好睡一觉。

    否则真的要看吐。

    来自翰林学士院的第一副考官已经要睡着过去了。

    眼皮已经上下打架,真的要支撑不住了。

    几乎机械地拆开了纸封,拿出了里面的考卷。

    如果他鼻子足够灵话,应该能够嗅出这考卷里面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毫无疑问这就是兰疯子的考卷了,有腥味的独一份。

    考官开始审阅前面的帖经题。

    本能地一扫而过,因为这些答案他都会背了。

    然后……

    他猛地吓了一哆嗦。

    不是吧!

    见鬼了吗?

    九十道帖经题全对!

    这是要疯啊?

    这是哪个变态啊?

    九十道帖经题,其中有十道生僻之极,根本就是为了让人答错而存在的。

    祝红屏何等天才,也仅仅才答对了八十八道,还错了两道,就这已经破几十年的记录了。

    你竟然九十道全对?

    紧接着,这位第一副考官睡意全无。

    因为他发现,此人的明算题,也三十道全对!

    疯了,疯了!

    真是见鬼了!

    第一副考官喝了一杯浓茶,凝聚所有的精神,开始阅读这份考卷的策论。

    因为帖经和明算再出色也没用,只要答对六十道以上就算是过关了。

    重要的还是策论和诗赋。

    第一遍,他飞快地读了一遍。

    然后,整个人毛骨悚然!

    这……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天才啊?

    这篇《论分封建制》竟然写得如此之好。

    不,不,不。

    不能用好来形容。

    也不能用拍案叫绝来形容。

    振聋发聩?

    不行,这些评价刚才已经给过祝红屏了。

    我要把这些评价全部收回来,然后一股脑放在这篇策论上。

    百年不遇的策论。

    简直是巅峰之作。

    祝红屏的那篇策论已经非常出色了,但是在眼前这篇面前,完全相形见绌,高下立判。

    本来应该将这篇策论细细阅读好几遍,十遍,八遍。

    但这位考官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此考生的诗和赋了。

    能够写出这么杰出的策论,但愿诗赋水准不要差。

    甚至不需要多好,只要有这篇策论水平的八成,他就能夺走祝红屏的第一名。

    然而!

    这位考官刚刚看到《秋雁诗》的第一句。

    整个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甚至心脏都抖了。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这么优美的句子,简直就不像是凡人能够写出来的。

    接下来,他看完了接下来的诗句。

    整个人都被震撼得完全麻木了。

    接着,再看完了《鹏鸟赋》。

    那个大气磅礴,那个深刻入骨,那个华美。

    真正百年不遇的不朽杰作啊。

    这,这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写得出来的诗赋。

    这,这是嫡仙啊。

    疯了,疯了!

    这是哪里钻出来的天才啊?

    不,这是哪里钻出来的变态啊!

    祝红屏的第一名没了!

    眼前这份考卷才是第一名,绝对的第一名。

    毫无争议的第一。

    谁要是敢把他放在第二名,要么是瞎了眼睛,要么是黑了心肠!

    拼命呼吸了好几口。

    因为这第一副考官感觉自己仿佛喝醉酒了一般,有些发晕。

    “咳咳!”

    “诸位,祝红屏拿不到第一了。”

    “我手中的这份考卷才是第一名,不管放在哪里,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是第一!”

    “谁要是敢把他定为第二,我就直接闯进王宫去。”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千五,昨天失眠超厉害,今天头痛,写完这章真是四肢发软了。拜求大家支持,希望我今晚睡个好觉,呜呜!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