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活了,活了。”剑王李千秋狂喜。

    沈浪竟然真的救活了苦头欢。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这样一来,是不是也意味着妻子体内之毒也能解了?

    沈浪道“剑王前辈,浮屠山和天涯海阁比起来,谁更加厉害一些?”

    剑王摇头道“不好比。”

    确实不好比。

    天涯海阁仿佛是一个知识圣地,非常之神圣,天下敬仰。

    但是,它不让人害怕。

    而浮屠山代表着神秘可怕。

    天下一般都流传着一句话,宁可得罪君王,不要得罪浮屠。

    这句话已经很能够证明一切了。

    按照沈浪对浮屠山的印象,它就是专业弄毒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

    准确说浮屠山是玩神秘学的。

    炼金,剧毒,内功心法,浮屠山都有涵盖。

    而且很少见到浮屠山子弟在外面世界行走,都是外人去浮屠山朝拜。

    但这个组织又比较没有底线。

    浮屠山剧毒威力巨大,本应该不在外面流传。

    但还是有些神通广大的组织能够从浮屠山那里弄到各式各样的剧毒。

    钟楚客大宗师去浮屠山已经好几个月,神女雪隐也去了三四个月了。

    现在依旧杳无音信,真是让人有些担心。

    “现在看来,浮屠山的这种蛊虫仿佛是某种载体。”剑王李千秋道“它吞噬了任何物质就不断释放这种物质。”

    沈浪点了点头,这种浮屠山的蛊毒看上去确实有些万能。

    沈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过的一切事物都很正常,都没有多少玄幻气息,甚至和地球上的物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是一样的。

    但这个蛊虫,确实地球世界所没有的,甚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觉得浮屠山这个蛊虫是哪里来的?自己培育出来的吗?”

    剑王李千秋摇头道“不是,应该是从上古世界挖掘来的。”

    上古世界?

    难怪左辞阁主连天涯海阁都不要了,一直远走海外挖掘上古遗迹。

    难怪大劫寺每年也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寻找上古文明。

    一旦找到了,那完全就意味着一个势力的崛起。当然左辞阁主未必是为了崛起之类,他应该就是沉迷于上古世界的文明。

    剑王李千秋问道“他大概什么时候会醒来?”

    沈浪道“应该需要两三天。”

    此时,苦头欢心跳恢复了,呼吸也恢复了。

    但是却没有醒过来。

    沈浪用x光眼看过他的血液,里面的黄金血脉蛊虫完全奔腾不息,不知疲倦地改造,复制,繁殖,分裂。

    ………………

    “公子,您能不能管管兰疯子?”咸奴道“让他不要再盯着我看了。”

    沈浪道“怎么了?是他的目光太猥琐吗?”

    咸奴摇头道“不是。”

    她其实不怕猥琐的目光,因为见得太多了。

    因为很多时候,女子表演相扑身上是什么都不穿的。

    当然每一个相扑女郎的身体都很肥壮,身体也根本没什么好看的。

    但重口味的男人多了,就算不重口味也能够猎奇啊。

    沈浪笑道“那为啥不让他看你呢?”

    咸奴道“因为他看我的目光就好像看到什么大美人一样,我偏偏长得真丑,这样太怪异了。”

    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沈浪道“好,我尽量,但是小事上我不好管他太多的。”

    咸奴欲言又止。

    沈浪道“你想要问宁焱是吗?”

    咸奴点了点头道“公主殿下已经被宗正寺关了好几个月了,按说早就应该放出来了,为何现在都还没有放出。而且陛下那么宠爱您,只要您求情,他一定会放出三公主的。”

    沈浪道“陛下不是不想放宁焱,云梦泽世子去了炎帝国,找廉亲王解除婚事,还宁焱公主自由。他现在还没有回来,证明事情不是非常顺利,所以这个时候不能刺激炎帝国。宁焱此时在宗正寺内已经换了一个院子,这和当时宁政殿下坐牢是完全不一样的。陛下此时关着宁焱公主是为了她好,是为了让她彻底获得自由。”

    “我知道了,谢谢公主。”咸奴大喜。

    ………………

    兰疯子的天赋,连沈浪都看不下去了。

    他现在每天依旧在背诵沈浪给他准备的策论,背诵速度越来越快。

    这还不算什么。

    关键他还能一边背诵策论,一边看《斗破苍穹》,一边阅读上古书卷,而且大部分都是关于易经注解的书卷。

    而且,还完全不耽误。

    沈浪考过他,不但这些策论背诵没有问题,甚至《斗破苍穹》都能完整背诵下来。

    唯一有点费心的,竟然是阅读上古关于易经注解的书卷。

    当然,这也是他的最爱。

    兰疯子成为战争难民的时候已经十三岁了,从那之后他颠簸流离,辗转几个国家。

    想尽一切办法找书读。

    他所有的知识,几乎都是自学的。

    此时沈浪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各种书籍,看得他如痴如醉。

    一心三用的同时,竟然还经常用目光来挑逗咸奴。

    如此才华,真是让人惊诧。

    人比人,气死人。

    ………………

    卞妃身体已经完全痊愈了。

    基本上四五天天就会召宁政入宫一次。

    但从来都不谈政事。

    后宫不得干政,他是完全执行的。

    宁政进宫,也就是陪着她吃吃饭而已。

    这一天,卞妃终于忍不住了。

    “政儿,距离恩科文试仅仅只有三十五天,距离武举也仅仅只有三十九天了。”

    宁政道“是。”

    卞妃道“要不要为娘找一个大儒去教那个兰岺读书啊,临时抱佛脚也总好过于没有啊。”

    她已经听说了,这个兰疯子天天在宁政府里要么在看《斗破苍穹》,还有各类小说,要么在看算命的书,压根就没有去读四书五经。

    距离恩科考试仅仅只有一个月多一点了。

    现在开始学习科举方面的知识肯定是来不及了,但至少也要有一个态度出来吧。

    虽然临时抱佛脚用处不大,但也免得考试的时候太过于难堪。

    宁政道“谢谢卞母妃,但是不用了,沈浪亲自教兰岺的。”

    卞母妃无语道“沈浪这破孩子自己在科举上都不靠谱,他连秀才都没有考中,举人功名还是向陛下骗去的,还要去指点别人科举?”

    这是宁元宪的原话。

    不,国君的原话说是讹诈,比骗还要高一个级别。

    他还真没有冤枉沈浪。

    当时沈浪出使羌国,级别不能太低啊,太学监生文凭肯定不够。

    所以沈浪当时就一直向国君要文凭。

    本来想要进士功名的,但宁元宪实在给不了,勉为其难就要了一个举人。

    所以沈浪是科举之耻。

    卞妃道“我听说这些天,那十个准备参加武举的人,也没有请任何武道教师,也没有学习弓马,依旧天天在家里面吃喝玩乐吹牛?”

    宁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卞母妃确实说得没错。

    这十个乞丐到府里十来天了,就没有练过一天武,没有骑过一天马。

    当然,沈浪倒是测试过一次。

    结果非常惨烈。

    十个人不要说骑射了,压根没有一个人能够上马。

    战马乖巧站在那里,他们连爬都爬不上去。

    因为每一个人身体都扭曲,有半残疾。

    至于拉弓,更是惨不忍睹了。

    别说一石弓了,就算是半石弓,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拉开。

    这些日子,这十个乞丐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吃完睡,睡完了吃。

    然后,每天都躺在那里吹牛。

    吹得昏天黑地的。

    那牛吹得,宁政这种正直的人根本就听不下去了。

    一个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样子。

    而且每个人都吹嘘自己和某某绝色美女有什么什么关系。

    在哪个国家,那个城池的那个千金小姐看上了他,打算招他做赘婿,结果为了一身骨气,他们硬是不去。

    一副为了自由而抛弃荣华富贵的样子。

    然而事实上,这十一人中就兰疯子混得最好。

    起码一个银币十次的女人,他睡了不知道多少个。

    而另外十人,全部都是处男,却一个个把自己吹成了绝世老/司机。

    在床上那事你要是少于一个时辰,你都不敢在这群人中说话。当然尺寸这种东西就没法吹牛了,因为大家太熟悉了,互相看过不下一千次。

    兰疯子睡女人没有一次超过五分钟,结果硬生生吹嘘自己坚持两个时辰。

    卞妃道“沈浪也不管管?”

    沈浪何止不管?他每天还要抽一个时辰去跟着十个乞丐一起吹牛。

    而沈浪吹的牛,就更加没法听了。

    这人还说自己去过天上,去过海底,还说自己一年远行十万八千里。

    你以为你是孙悟空啊。

    没错,《西游记》也被金木聪大神写出来了,大红大紫。

    宁政头皮发麻道“沈浪还是管的。”

    沈浪对这些乞丐只管一件事情。

    个人卫生。

    每天让女壮士压着他们洗澡,用竹刷子刮。

    每人每天刷牙两次。

    谁要是敢随地小便,用弹力惊人的兽筋弹蛋蛋三十次。

    谁要是敢随地大便?那更简单了,直接堵住后眼三天。

    宁政想到弹蛋蛋的画面,顿时不寒而栗,猛地抖了一下。

    实在太惨了。

    那两个人当时凄厉惨嚎,隔着二里地都听得清清楚楚。

    “唉!沈浪这个破孩子,究竟想要做什么啊?”卞妃道。

    一个多月后的恩科考试,肯定是彻底没有指望了。

    接着卞妃柔声安慰道“政儿,不夺嫡也挺好的。平平安安一辈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什么都好。”

    可见卞妃是对沈浪绝望了。

    顿时,宁政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卞妃问道“陛下呢?还没过来吗?”

    外面的宦官道“陛下还在批阅奏章呢。”

    卞妃内心一声无奈叹息。

    国君还是不喜欢宁政,每一次卞妃想要给这对父子创造机会,在一起吃饭说话。

    但只要宁政在她这里,国君都不会来,就算饿着肚子也在自己书房耗着。

    批阅奏章?

    批阅个屁啊。

    你宁政根本就不是什么勤政的君主,大多数奏章都只是随便看一眼,然后就打发去尚书台,让他们细细审阅,最后挑选出重要的,并且给出意见,然后再交给宁元宪。

    他就是不愿意和宁政在一起。

    宁政吃饱后,起身告辞。

    “几日之后,我再来看卞母妃。”

    “好!”卞妃也不送,只是用温柔的目光相送。

    在她看来,母子之间是不需要多么客气的。

    果然,宁政刚刚走了不到一刻钟,国君就过来了。

    卞妃用责怪的目光看了国君一眼。

    宁政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忙了,刚刚批阅奏折几个时辰。”

    忙不忙你心中没数吗?

    刚才那个奏章,你捏在手里超过半个时辰,就那么二百多个字还没有看完吗?

    卞妃无奈,走过去给国君重新弄几个小菜。

    他发现了,他丈夫这个痞赖的性子和沈浪是一样一样的。

    ………………

    恢复心跳后,苦头欢又昏迷了三天三夜。

    尽管处于昏迷之中。

    但他并不是毫无知觉,准确说整个人就仿佛处于某个梦境之中。

    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一幕一幕飞快在大脑内重新上演。

    甚至非常小时候的记忆画面,也支离破碎地涌上了脑海。

    当然更详细的是逃难到越国,被卓氏收养之后。

    在卓氏家族的日子,他过得真不快乐。

    一开始,他只是一个下贱的小厮而已,在武道上脱颖而出之后,卓光卜才将他收为义子。

    但他能够看得出来,义父并非真心喜欢他。反而拼命地压榨他。每天都逼着他练武,但是却又不许他识字。

    而且每天都在给他洗脑,每天都在告诉他,他的一切都是卓氏家族给的,所以这辈子都要效忠卓氏,都要为卓氏抛头颅洒热血。

    当时卓一尘不知道为何义父不许他读书,还以为就如同义父所说,读书无用,他的时光不应该浪费在读书上,应该专心致志地练武。

    后来卓一尘知道了,义父是想要让他继续傻下去。义父觉得人读书多了,就会想多,就很难保持天真。

    而且有一幕卓一尘记得清清楚楚。

    本来卓昭颜对他态度是非常冷淡不屑的,见之如同奴仆一般。但那段时间他特别沮丧,武道进步没有那么快了,义父卓光卜想尽了一切办法,依旧不能让他继续突飞猛进。

    这个时候,卓昭颜如同小天使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语笑嫣然,无比的亲热俏皮。

    从那个时候,卓一尘就开始沦陷了。

    现在他仿佛也看清楚了,当日卓昭颜的亲近也是刻意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真正喜欢过他,甚至没有真正看得起他过。

    卓昭颜从来都是将他当成奴仆,而不是义兄。

    当梦境进入天涯海阁的时候,有些部分变得清晰起来,有些部分则变得模糊起来。

    左辞阁主是他的老师。但是在梦境中,苦头欢对他的印象竟然非常模糊。仿佛怎么都记不起他的长相。

    左辞阁主还有两个徒弟,一个宁寒公主,一个祝红雪。他只见过祝红雪,从未见过宁寒。

    但是在天涯海阁读书的日子,却变得无比清晰。

    尤其是被张玉音老师狂骂狂打的画面,每一幕都那么清晰。都那么幸福快乐。

    是啊,在天涯海阁的那段日子是多么温馨幸福啊。没有任何功利,没有任何虚伪。

    尽管在算术和国学上他成绩很差,天天挨骂。但是纯粹学习的时光实在太快乐了。在天涯海阁的每一刻钟都仿佛是自由的。

    而且在天涯海阁的那段时间内,他每天练功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但是武道水平却突飞猛进,比在卓氏家族每天勤学苦练要快得多得多。

    但忽然有一天。

    这种快乐的日子戛然而止。

    卓氏灭族。

    卓一尘不得不中断这无比快乐日子,他逃离了天涯海阁。他觉得他有责任复仇,他有责任保护卓昭颜。

    接下来就是大盗苦头欢的记忆。

    他脑子里面仿佛本能地排斥这一切,而且这些记忆太近了,也压根不用细细回溯。记忆画面越来越快。

    最后定格在最后一幕。

    卓昭颜给他下毒,卓昭颜一剑刺穿他的胸膛,并且一脚将他踢下怒江。

    “傻逼啊……”

    所有的记忆在脑子里面回放过一遍后,苦头欢脑海里面只有这三个字。

    多谢沈浪,发明了这么贱的词。

    不然他真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形容自己。

    傻逼啊!

    太贱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对卓昭颜刻骨的痴恋。

    爱情果然是让人变成脑残。

    苦头欢仿佛做了长长的一梦,仿佛过去的二十年时间都是梦境一般。

    卓昭颜的那一剑,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傻逼!

    傻逼啊!

    苦头欢忍不住伸手拍打自己的脑袋。

    “砰砰砰……”

    然后,他就猛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周围空无一人。

    整个人好轻快啊。

    之前的他,仿佛整个身体被一股灰暗的能量所笼罩。

    而现在的他,觉得身边充满了光芒。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在天涯海阁读书的感觉。

    太舒服了!

    苦头欢一跃而起。

    然后发现,竟然不痛了。

    这几年他时时刻刻都在被痛苦折磨,五脏六腑传来的痛苦,面孔扭曲传来的痛苦,血脉深处传来的痛苦。

    这种痛苦根本就是难以控制的。

    但因为时时刻刻都在痛苦,就仿佛呼吸一般,所以反而觉得不痛了。

    此时痛苦一去,整个人就仿佛要飞起来一般。

    苦头欢本来要出门去的。

    结果发现了房间内有一面大镜子。

    不由得上前一照。

    然后他彻底惊呆了。

    这个帅哥是谁啊?

    当然了,卓一尘也就是还好,谈不上很帅。

    只不过面孔扭曲之后,整个人丑得惊天地泣鬼神。

    现在猛地恢复了正常的面孔,就仿佛看到了绝世美男一般。

    然后,苦头欢陷入了狂喜之中。

    我的面孔竟然恢复正常了?

    我身上也恢复正常了?

    那扭曲的皮肤呢?那如同被火烧过的皮肤呢?

    竟然一切都痊愈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沈浪究竟在我身上做了什么?

    他究竟有什么魔力啊?

    他知道是沈浪救了他,恢复心跳和呼吸后,尽管依旧昏迷,但他却依旧听得见。

    “嗷……”

    “嗷……”

    “嗷……”

    苦头欢发出一阵阵尖叫。

    在镜子面前整整看了一刻钟。

    这些年面孔扭曲,他带着一张扭曲的面具,口口声声不在意。

    但内心却无比自卑。

    所以他才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叫苦头欢。

    现在面孔恢复了。

    他获得新生了。

    过去的二十年,真的就仿佛一场梦魇。

    现在他挣脱了。

    我对卓氏不再有任何亏欠了。

    我对卓昭颜也不再有任何亏欠了。

    他欢快地推门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秋天。

    阳光温暖却不灼热,金光灿烂。

    有些树已经开始落叶。

    有些树上已经硕果累累。

    这景色是多么的美好啊?

    除了在天涯海阁的那几年时光,卓一尘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身边的风景。

    此时才感觉到,世界是如此美好。

    但是……

    来到院子之后,画面就有些惨不忍睹了。

    十个光头正在练武。

    而且每一个身体都多多少少有些扭曲畸形。

    整整玩了十几天了,终于想起来练武了吗?

    不过……

    你们这是练武吗?

    你们每人手中的弓,可有三十斤吗?

    这完全是给孩子练习的弓啊。

    而且就这样,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拉得开。

    而且拉弓就要站直,挺腰。

    这一个个人,恨不得躺在地上拉弓。

    好不容易练了半刻钟!

    “休息了,休息了……”

    “今天真是太辛苦了,太不容易了。”

    “是啊,是啊,这练武实在是太难了。”

    “如今像我们这么勤奋的人,实在不多了。”

    “我觉得以后我们的规矩要改改,练一刻钟,休息一个半时辰怎么样?”

    “一个半时辰?哪算怎么回事啊?四舍五入,休息两个时辰吧。”

    “行,就这么定了,练习一刻钟,休息两个时辰!”

    “我们实在是太努力了。”

    十个乞丐练习拉弓十五分钟不到,然后就准备躺着休息四个小时。

    就这么躺在院子里面,又开始吹牛。

    苦头欢整个人都要炸了。

    这群人太不长进了。

    他可是带惯队伍的人啊。

    他曾经可是中过武状元的人啊。

    那真是闻鸡起舞,悬梁刺股。

    这群人竟然如此懒散?

    放在我苦头欢麾下,你们的尸体早就凉了。

    苦头欢的每一个兄弟都是他亲自操练出来的,每一个都以一敌十不止。

    他麾下虽然只有二百人,但是来去如风,纵横无敌。

    苦头欢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立刻想要去找鞭子,抽打这群人。

    就你们这幅模样,练一百年也上不了战场。

    就在这个时候,沈浪和宁政走了出来。

    这十个乞丐也不在意,依旧躺在地上吹牛,压根没有任何畏惧。

    因为一直以来,沈浪对他们态度太好了。

    除了不许随地大小便之外,也不怎么管他们,每天还跟着他们一起吹牛。关键他吹的牛,简直要笑死个人。

    而宁政殿下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又黑又矮,也不发火,大家也根本不需要畏惧。

    这群人流浪了二十年了,每一个心性都无比懒散。失去了畏惧之后,想要让他们起身行礼是不可能了,站都懒得站起来。

    “沈公子来了。”

    “五殿下来了。”

    “拜见两位大人。”

    “武烈女将军呢?”

    “是啊,一个多时辰不见了。”

    “武烈将军的屁股真是太圆了,超一流。”

    …………

    苦头欢走到沈浪面前,面色有些古怪。

    心中非常感激他的救命之恩。

    甚至不仅仅是救命之恩,还让他获得了新生。

    但苦头欢就是不愿意向人下跪,也不愿意表现出一副感恩涕零的姿态。

    或许这是一种逆反。

    之前卓氏天天要求他这样那样,领养之恩每天都要说几十遍,每天都要他为卓氏鞠躬尽瘁。

    每天都要卓一尘对卓氏忠诚。

    事实上,卓一尘比任何人都忠诚。

    当卓氏家族覆灭之后,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他,但他还是离开了天涯海阁去保护卓昭颜,想尽一切办法为卓氏复仇,为之付出了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

    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表现出忠犬的样子。

    他是有傲骨的。

    “醒啦?”沈浪上前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道“你之前饶了徐芊芊一命,我欠你一个人情。但是你后来有去刺杀我岳父,我就捶你一拳,你睡过卓昭颜吗?”

    呃?

    问题这么天马行空吗?“

    苦头欢摇头道“没。”

    “那就好,那就好。”沈浪道“我跟你讲啊,这个女人那里说不定有毒的,你若真睡了他,说不定会烂鸟。”

    苦头欢一脸懵逼。

    这……这个人就是传说中智近乎妖的沈浪?

    这么一副八婆的样子?

    “你想要我做什么?”苦头欢直接了当道。

    沈浪道“今后大家在一口锅里面吃饭?如何?”

    苦头欢点头道“行!”

    沈浪道“这位是五殿下宁政。”

    苦头欢拱手道“拜见五殿下。”

    宁政反而礼节更加谦卑,直接九十度拱手行礼“见过卓兄。”

    顿时苦头欢拜下道“拜见五殿下,拜见沈公子。”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一开始表现出一副无比傲慢的样子,但别人对他礼遇的话,他就十倍还之。

    沈浪道“卓一尘,你可愿意成为五殿下府上的千户吗?”

    卓一尘是越国传奇,十八岁的武状元。

    如果正常混官场的话,他现在起码是四品武将了,甚至更高。

    千户对于他来说,真是芝麻粒小官了。

    “好。”苦头欢道。

    沈浪道“卓兄,你愿意与我一起,辅佐五殿下登基为王,建功立业吗?”

    苦头欢一愕。

    五殿下夺嫡?这怎么可能?

    就算把脑袋拼没了,也没法成功吧。

    但……沈浪既然给他新生。

    那么,他就要用尽性命报答之。

    顿时,苦头欢单膝跪下“臣卓一尘,拜见主君。只要君不负我,我永远不负君!”

    这就是苦头欢的承诺。

    他一旦效忠,那就是一辈子,除非他效忠的人背叛了他。

    我苦头欢,永不先叛!

    沈浪道“恭喜殿下,获得一员无敌统帅!”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兄弟们求支持,求月票,给俺!

    谢谢无敌2322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