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刹那间,宁政心中风起云涌,完全不能平息。

    整个心脏微微颤抖,乃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然后一阵阵发热。

    这大概是他梦寐以求的一刻吧。

    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除了保护他长大的那个宦官之外,便没有受到任何关爱。

    父亲厌恶他,母亲苏妃不说也罢。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有一个疼爱他的母亲。

    在很长时间内,姨母苏佩佩在他心目中都是母亲的角色。

    因为是姨母救了他,否则他刚刚出生下来就会被溺死。

    但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见过苏佩佩,更没有相处过,所以也无法具体幻想苏佩佩这个母亲的角色。

    稍稍长大一点的时候,大概是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宫内庆典,他不知道天高地厚地来参加了。

    结果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冷遇。

    父王,太后,亲生母亲苏妃,还有几个兄长,就仿佛当他完全不存在一般。

    甚至都没有准备他的位置,望向他的目光也无比厌恶嫌弃。

    六七岁的孩子哪里能够遭遇这个冷遇?当时的宁政无比的难过,彻底感觉到整个世界对他的恶意,感觉到整个世界都无比的冰冷,没有一点点温度。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卞妃朝着他招了招手说:“孩子,你来我这边。”

    然后宦官就在卞妃身边加了一个座位。

    当时的宁政心中无比温暖,感觉整个心灵瞬间被拯救了一般。

    当时他就在想着,卞母妃要是我的母亲就好了。

    这个念头他曾经想了很久很久。

    然而……

    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有和卞妃接触过了。

    而且每年宫中的庆典,他也再没有去过。

    渐渐长大之后,宁政心中知道了。

    卞妃并不算喜欢他,当时只是心善,不忍心见到他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受到如此冷遇而已。

    事实上,卞妃几乎都忘记此事了。

    但是卞妃的那一声温柔召唤,永远铭刻在宁政的心灵深处。

    而此时。

    终于梦想成真了,这个温柔贤淑的女人答应成为他的母亲。

    宁政觉得自己被幸福笼罩了。

    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恨不得立刻答应了。

    见到激动的宁政,面孔都胀红了,卞妃柔声道:“孩子,还呆着做什么呢?”

    那意思是,赶紧拜下来认母啊。

    宁政的内心依旧火热,但是他的脑子却渐渐清醒过来。

    他没有拜下认母。

    卞妃愕然道:“怎么,你不愿意吗?你是责怪当时你求我救沈浪的时候,我无动于衷吗?”

    宁政摇头道:“不,不是。”

    他确实没有这么想,他心中很清楚。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亏欠你,人家愿意帮助你是情分,不愿意帮助你本分。

    卞妃不愿意后宫干政,又有什么错?

    而且沈浪当时对卞妃也没有任何恩情,她不愿意出手相助又有什么错?

    卞妃道:“那你为何不愿意呢?”

    宁政顿时无比紧张道:“我……我……我……”

    一紧张他就结巴起来。

    卞妃柔声道:“不要急,慢慢说。”

    宁政深深吸一口气,从口袋里面拿出一颗石子含在嘴里。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宁政一字一句慢慢道:“卞母妃,如果是之前,我梦寐以求都想要有您这样一位母亲。”

    卞妃道:“那现在为何不可以了呢?”

    宁政道:“因为……我打算夺嫡。”

    这话一出,卞妃都吓了一大跳。

    这件事情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国君从来都没有和她说过。

    宁元宪怎么可能会说,因为这在他看来比梦话还要梦话,说出来遭人取笑吗?

    而且他还来不及说,卞妃就已经出事了。

    卞妃不敢置信地望着宁政。

    这个孩子有这么大野心吗?完全看不出来。

    而且他这个样子怎么夺嫡啊?

    陛下半点都不喜欢他,而且他个人形象如此之差,关键还结巴,背后没有任何势力,怎么夺嫡?夺嫡难道是儿戏吗?

    卞妃面容变得严肃起来道:“宁政,你告诉我为何要夺嫡?”

    宁政想了一会儿道:“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我若不夺嫡,不管是大哥登基还是三哥登基,都不会放过沈浪和金氏家族的。”

    这话一出,卞妃的心脏顿时变得温柔起来。

    这还是一个好孩子,但是也未免太儿戏了。

    卞妃问道:“是沈浪让你夺嫡,你才要夺嫡的吗?”

    宁政想了一会儿道:“是,也不是。”

    卞妃道:“你慢慢说。”

    宁政含着石子,这样他说每一个字都非常费力,但这样反而不容易结巴了。

    “我之前确实从来都没有想过夺嫡一事,甚至做梦都没有想过。”

    “但是和沈浪谈过之后,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卞妃还是觉得非常荒谬,但还是问道:“你既然决定夺嫡了,那岂不是更加需要支持吗?为何拒绝认我为母呢?”

    宁政道:“我若不夺嫡,那认您为母,就是私事。我若要夺嫡,那认您为母,就是国事,不能因私废公。”

    卞妃道:“难道你不想要得到我的支持吗?”

    宁政道:“我当然想,但我现在没有表现出任何才能,仅仅只是因为输血给卞母妃,就要您支持我,那太投机取巧了。我渴望得到卞氏家族的支持,但那也要因为卞氏看出了我的能力和潜力,看出我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所以才支持我。而不仅仅只是我给母妃输血,我若这样认您为母,就等于强行把卞氏拉上我的战车,让卞氏承担不该承担的责任,这样做不对。”

    顿时卞妃惊呆了。

    她仔仔细细地看着宁政良久。

    她必须承认,她之所以要认宁政为母,一是因为他的救命之恩,二是因为他可怜,三是因为他善良。

    但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有如此担当。

    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会利令智昏。

    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谁又能抵挡得住?

    而宁政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压制了自己的,反而选择了冷静,做出了取舍。

    当然看上去有些幼稚,但真的很有品德,很有意志。

    沈浪这个人是非常非常聪明的,但也非常傲慢,他看人的目光或许确实不会差。

    他既然能够选中宁政,那证明宁政肯定是有过人之处。

    但是卞妃也冷静了下来。

    就如同宁政所说,如果他没有选择夺嫡,那么卞妃将他过继来当儿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她最多就是保护宁政不受人欺负,得到应该有的待遇就可以了。

    而宁政决定夺嫡,那她就不能乱认子了。

    那样会向天下发出错误的信号,会让人觉得卞氏家族支持宁政夺嫡。

    这后果就很严重了。

    至少到现在为止,在夺嫡之争上卞氏是不站队的。

    而且卞妃也没有资格代表卞氏支持哪一方夺嫡,后宫不得干政,她是真的不会干涉任何政务的。

    能够代表卞氏家族决策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兄长卞逍。

    足足看了宁政好一会儿,卞妃道:“政儿,你不但是一个好孩子,而且还让我刮目相看,你很有担当,拥有很好的品德,这让我非常高兴。”

    宁政垂首不言。

    卞妃道:“但就如同你所说,你既然决定要夺嫡,那我反而不能表达立场了。但是……”

    她稍稍停顿了一下。

    “但是,我更加喜欢你这孩子了。”

    宁政躬身道:“谢谢卞母妃。”

    卞妃道:“好了,你去吧。”

    ……………………

    国君听到卞妃的复述,顿时也有些惊呆了。

    宁政竟然拒绝了,竟然表现得如此有担当?

    为君者,当然要贪婪。

    但是也要学会拒绝诱惑。

    因为利益诱惑很可能意味着陷阱。

    “是沈浪教他这么说的吗?”宁元宪道。

    卞妃道:“不可能!”

    国君也很快明白过来,确实不可能。

    那天晚上沈浪和宁政见面的时候,有三个人在监听并且记录。

    从那之后,沈浪就再也没有和宁政见过面了,又哪里有机会教他?

    卞妃柔声道:“后宫不得干政,夺嫡之事我绝对不参与。但谁要是欺负政儿,我也是不答应的。”

    …………

    宁政离开了王宫之后,就再一次回到了宗正寺的监狱内。

    但次日,国君召见了他。

    这大概还是国君第一次正式召见他。

    宁元宪道:“宁政,关于你杀大理寺几个官员,自己有什么想法?”

    宁政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这话一出,宁元宪顿时皱眉。

    他最不喜欢这种大义凛然的话了,喊空话唱高调谁不会啊。

    顿时,宁元宪冷笑道:“既然如此,我应该将你斩首咯?”

    宁政道:“但是杀大理寺官员,是为了救人。”

    国君道:“如何说?”

    宁政道:“当时大理寺官员去抢余家的两个小女孩,沈浪的侍妾冰儿不愿意,将两个丫头拦在身后。大理寺官员竟然意图攻击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胎儿,就算杀人也是正当的,顶多只是防卫过当。”

    国君道:“那人到底是你杀的,还是沈浪侍妾杀的。”

    宁政犹豫了一会儿道:“我杀的。”

    宁元宪望着这个儿子良久,然后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来人将宁政带回宗正寺监狱。下旨宗正寺和大理寺,联手审理此案。”

    ……………

    次日,大理寺和宗正寺正式审理五王子宁政杀人案。

    经过了三个时辰的审理,一切真相大白。

    大理寺官员公报私仇,意图谋杀沈浪侍妾肚子中的孩子,宁政为了救人而杀人,虽情有可原,但是手段过于激烈,判处鞭刑三十!

    然后,五王子宁政被公开行刑,抽打了三十鞭子。

    直接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抬回家的时候,已经昏厥了过去!

    …………

    三日之后!

    国君下旨,册封宁政为长平侯,允许开衙建府,允许招募一千私军。

    并且将国都内的那座原镇远侯府册封给宁政。

    接到这个旨意后,宁政泣不成声。

    真是太不容易了,距离他成年已经过去三年了,别的兄弟都已经封公封侯,现在终于轮到他了。

    尽管比起其他兄长,他的爵位还是低了一级。

    但他已经满足了。

    当然这一道旨意并没有引起太多的震撼。

    因为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国君对宁政给卞妃输血的奖赏而已,他还是那个最不受宠,甚至受到国君厌恶的儿子。

    而且国君将镇远侯爵府赐给了宁政,可是那座府邸已经被烧掉大半了。

    没有挑选良辰吉日,宁政直接在第二天搬进了新的长平侯爵府内。

    这个镇远侯爵府尽管被烧掉了大半,但剩下的这一小半还是很大,足足三百多亩,比起原来宁政的宅邸可是要大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搬家的时候,只有一家人上门道贺,张翀之子张洵。

    卞妃派人送来了大量的礼物,还有家具。

    宁政全家,加上沈浪全家搬过来,加起来只有区区一百多人而已。

    显得无比空旷!

    沈浪正式向国君辞去镇远城主之职,成为长平侯爵府长史,

    这下子有些人终于有些错愕了。

    这是啥意思啊?

    沈浪竟然彻底和宁政捆绑在一起了?

    至此沈浪扶持五王子宁政计划第一步,开衙建府大功告成。

    …………

    不过此时五王子的长平侯爵府是空壳子一个。

    需要搭建文官架构,还需要搭建武将架构,最重要的是招募一千私军。

    说得再直白一些,宁政的侯府需要招募三个主簿,一个千户,十个百户。

    一般来说这都是国君配备的。

    但是国君却没有给宁元宪一兵一卒,也没有给任何官员。

    一切都要宁政和沈浪自己招募。

    于是,沈浪亲自去武学和国子监招募。

    毫无所获。

    然后,他又在玄武大道上招募。

    依旧毫无所获。

    整整三天时间,没有一个人愿意加入宁政的长平侯爵府。

    烧冷灶这种事情有人做。

    但宁政这里何止是冷灶,简直就是冰窟窿啊。

    别说是木炭了,就算是火油在这里也烧不起来了。

    谁要是跳入这个坑,保证没有任何前途。

    你沈浪是玄武侯爵府赘婿,已经不缺荣华富贵了,但我们不行啊。

    有才华的人早就去投靠太子或者三王子了。

    来你五王子的府上,冷板凳做到死吗?

    整整八天时间。

    沈浪依旧没有成功招募到半个人。

    因为他是有要求的。

    五王子侯爵府招募的三个主簿,需要举人或者等同于举人的功名,比如国子监生。

    而招募的千户,一定要有武进士功名,十个百户也需要有武举人功名。

    有功名的人鬼愿意来啊?

    别说文武举人了,就算是文武秀才也没有一根毛愿意来!

    但是沈浪倒是出名了。

    因为他天天都在摆摊招人。

    第九天的时候!

    沈浪更是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张开了一个条幅。

    “招募从龙之臣!”

    “招募潜邸之臣!”

    不仅写着大字,而且他还让大傻大吼这两句话。

    整个国都的人顿时被雷得外焦里嫩。

    你沈浪不学无术,你知道从龙之臣是啥意思吗?你知道这潜邸之臣是啥意思吗?

    只有太子的住所,才可以被称之为潜邸的。

    当然这话也不对。

    准确说,只有君王登基之前住的宅邸,能够被称之为潜邸,因为太子未必能够坐上君王的。

    这一天沈浪在国子监公开招募。

    结果有一个监生冷笑道:“沈浪,你知道什么是潜邸吗?难道五王子还准备夺嫡不成?”

    沈浪顿时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们五王子就是准备夺嫡啊!”

    这话一出,那个国子监生顿时吓尿了,然后哈哈大笑。

    紧接着,一群国子监生蜂拥而出,围着沈浪道:“沈浪,五王子真的要夺嫡?”

    沈浪道:“对啊,五王子真的要夺嫡。”

    然后,所有人轰然大笑,完全如同傻子一般看着沈浪。

    不仅仅是这些国子监学生,就连这些教师也笑得肚子痛。

    真的是太可笑了。

    宁政要夺嫡?

    又矮又胖又丑又结巴的宁政,国君最讨厌的宁政,毫无根基的宁政,竟然要夺嫡?

    天大的笑话啊。

    这简直不能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形容了。

    如果说这王位是天鹅肉的话,那宁政连癞蛤蟆都不如了。

    “沈浪,五王子靠什么夺嫡啊?难不成靠你沈浪吗?”有人问道。

    沈浪认真道:“对啊,就是靠我啊。”

    顿时,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沈浪你得了失心疯了吧!”

    “沈浪,成功出使羌国的人究竟是不是你啊?成功消灭苏氏主力大人是不是你啊?”

    “你沈浪是疯子?还是傻子啊?”

    就算是世界毁灭,越国毁灭,宁政也不可能夺嫡啊。

    顿时间。

    沈浪和五王子宁政成为了整个国都的笑柄。

    取笑沈浪和宁政的人越来越多。

    在这种讽刺和嘲笑中,沈浪之前的光环每天都在褪去。

    久而久之,所有人几乎都忘记了他创造的奇迹,都忘记了他曾经出使羌国,都忘记了他曾经剿灭过苏难主力。

    这个世界是以成败论英雄的。

    不管你曾经有多么成功,只要你失败了,你就成为了傻逼。

    比如第一次破产后的史育柱,又比如曾经创造奇迹,成为首富最后锒铛入狱的牟棋中,都曾经成为天下笑柄。

    而沈浪现在就成为了这个大傻逼。

    他成为了坐井观天的青蛙,成为了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看够了他的笑话之后,国子监就把他赶出来了,不许他再进去招募人才。

    然后,太学也挂出了牌匾。

    不允许沈浪入内。

    最后,国度的几个武学也挂出了牌匾,不许沈浪入内。

    而且太学放话,不承认有沈浪这个学生,太羞耻。

    没办法,沈浪就在玄武大道,朱雀大大道,甚至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开始招募人才。

    “招募从龙之臣,招募潜邸之臣。”

    “招募三个主簿,要求最低有举人功名。”

    “招募一名千户,要求最低武进士功名。”

    “招募三名百户,要求最低武举人功名。”

    沈浪每天都出来摆摊,大傻每天都跟在外面喊话。

    别人或许觉得很不好意思,但大傻却不这么觉得,他觉得还蛮好玩的。

    沈浪红了!

    大红大紫。

    当然,他的红有点类似于凤姐和芙蓉姐姐的那一种。

    被无数人耻笑。

    因为出丑而出名。

    他的名声就如同长翅膀一般,飞出了国都,飞向了整个越国,最后飞向了整个东方世界。

    很快周围几个国家的人都知道,越国出了一个奇葩沈浪,竟然要为宁政夺嫡,而且每天摆摊招募人才。

    于是有些人问。

    “哪个沈浪?该不会是那个沈浪吧!”

    “对,就是那个沈浪?”

    “怎么可能?他很厉害的啊,他这是疯了吗?”

    “可不是吗?就是疯了啊!”

    ………………

    整整二十几天过去了。

    沈浪依旧没有招募到一个人才,五王子的侯爵府依旧是一个空架子。

    依旧连个鬼都不愿意投靠宁政。

    说句实话啊,如果宁政仅仅只是普通的招人,或许有个别混得极惨的举人会来投靠吃闲饭。

    但沈浪说出要夺嫡。

    这就把人吓尿了。

    这下子闲饭没得吃,反而可能会搭上性命啊。

    你嘴巴说夺嫡是痛快了,但是未来太子或者三王子登基之后,是会杀了你的,到时候跟着宁政的所有人都会死。

    而且最可笑的是,谁会把我要夺嫡满天下喊?

    三王子宁岐牛逼吧?

    得到了薛氏和种氏的支持,已经可以和太子分庭抗礼了,但人家也不敢公然喊出要夺嫡,只敢说为父王分忧。

    你沈浪这么牛逼?

    五王子宁政麾下连一只小鸟都没有,就大言不谗要夺嫡?

    知道丑怎么写吗?

    知道傻逼怎么写吗?

    每一天沈浪在大街上摆摊招人才的时候,周围人山人海。

    都是来看热闹的无赖闲汉。

    “沈浪,五王子啥时候夺嫡啊?”

    沈浪回答道:“就在今天,就在今天!”

    “沈浪,五王子啥时候成为少君啊?”

    沈浪回答道:“就在明天,就在明天!”

    顿时众人哄然大笑,望向沈浪的目光依旧如同小丑一般。

    ………………

    王宫之内!

    国君真的要气炸了。

    要不要脸啊?

    还有没有体面啊?

    你沈浪不怕丢人,宁政不怕丢人,寡人还怕丢人啊。

    而且口口声声夺嫡,你这是作死吗?

    夺嫡两个字是能喊的吗?

    能做不能说啊。

    你倒是好,喊得满天下都知道,你这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我越国有夺嫡之争吗?

    曾经有很多次,国君想要派人去把沈浪的摊位给砸了,把沈浪抓进王宫,狠狠打几十板子。

    但……他还是忍了。

    因为他欠沈浪两个人情了。

    第一个人情,沈浪剿灭苏氏叛军主力。

    第二个人情,沈浪救活了卞妃。

    所以宁元宪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这样对他的威名也有伤害啊,现在周围几个国家的人都在耻笑他宁元宪了。

    不仅沈浪成为笑柄,他宁元宪也要成为笑柄了。

    所以,这位陛下真是忍得好辛苦。

    这些天国君心中说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幸亏沈浪不是我的儿子,不然我真的会打死他。

    天下的混账果然是一样的。

    有多么牛逼,就有多么让人头疼。

    观众看蜡笔小新,觉得好可爱。但某个父母如果真的有小新这样的儿子,大概只会想着塞回肚子里面重新生一个。

    最后连大宦官黎隼都看不下去了。

    “陛下,要不然奴婢派人去把沈浪的摊位砸了,把他给抓进来?”

    黎隼算是很喜欢沈浪的人了,连他都忍不了了。

    太丢人了!

    你这是在招聘人才,还是在算命啊?

    还摆摊?

    卞妃也看不下去了,从来都不干政的她,有一天忍不住说了一句话。

    “陛下,要不然你就把人给政儿配齐了?让他把侯爵府的架子搭建起来,免得沈浪这个破孩子天天在外面丢人?”

    看看,连卞妃这样温柔贤淑的人都忍不了了。

    国君宁元宪道:“要是之前,我还可以默默给宁政配齐了,现在不行了。”

    现在确实不行了。

    沈浪和宁政都几乎成为了笑柄,五王子府也成为了火坑。

    就算国君下旨也没用。

    这些人去了之后,保证立刻称病,甚至逃之夭夭。

    去了之后别说前途没有,就算性命也可能丢掉啊。

    最后国君放了一句狠话。

    “随他去,随他去。”

    “这个小孽障,以后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打死他。”

    卞妃听了,忍不住噗刺一笑。

    这陛下和沈浪的缘分也真是有意思。

    这位陛下根本是最没有耐心的,也没有什么宽容之心的,现在却要忍沈浪忍得这么辛苦,沦落到空放狠话的地步。

    ………………

    接下来时间内!

    沈浪依旧每天摆摊招人才。

    一开始每天周围还人山人海。

    到后来,人越来越少。

    因为丑剧也是会看腻的,丑人多作怪这种事情也是会有审美疲劳的。

    渐渐地,连无赖闲汉都不愿意搭理沈浪了。

    傻逼看几天还挺有意思的,天天看就乏味了。

    因为天天都风吹日晒的,沈浪挂的那两个条幅都有些褪色了。

    “招募从龙之臣,招募潜邸之臣。”

    还是大傻牛逼。

    这句话他喊了几万遍,十几万遍都不腻。

    他怎么可能会腻,他可是未来的天下第一啊。

    他可是被两个大宗师偷袭几百万次的人,他可是挡剑几百万次的人。

    但是国都的民众已经听腻了,甚至听得都魔怔了,要发疯了。

    大傻的声音完全如同雷霆一般,这一喊出去,方圆二里地都听得见。

    “招募从龙之臣,招募潜邸之臣。”

    整个国都无数人,每天都要听无数遍,真的要听吐了。

    而这句无比神圣的话,也沦为了和后世大街小巷三轮车喇叭那句话同一个级别:

    高价回收冰箱、彩电、洗衣机!

    现在沈浪带着大傻去招募人才,去喊话的时候。

    周围人甚至会怒吼。

    “他妈的别喊,听吐了!”

    “你他妈别喊了,喊得我屎都拉不出来了。”

    “你他妈别喊了,喊得我都硬不起来了。”

    整整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沈浪依旧没有招募到半个鬼。

    他和宁政从小丑彻底沦为了无人搭理的小丑。

    宁政的长平侯爵府,依旧是空架子一个,除了沈浪之外,连一只小猫都没有。

    第三十一天!

    忽然有一个人出现在沈浪的摊位面前。

    “你们招人对吗?”

    沈浪道:“对!”

    “招什么人?”

    沈浪道:“未来的朝廷大臣,从龙之臣。”

    那个人道:“那就对了,原本我这辈子是不打算出山的,但是见到你们这么有诚意,我就出来了,说好了我价格很高的。”

    沈浪道:“啥价。”

    那人道:“未来宰相。”

    靠,这人比沈浪还会吹牛逼啊。

    ………………

    卓昭颜放出信息已经一个月了。

    终于!

    她再一次联系到了苦头欢,相约在老地面见面。

    太子对苦头欢的耐心已经耗尽了。

    卓昭颜看了一下手中的酒壶,这是毒酒。

    喝下去之后,必死无疑。

    她尽管不情愿,但是太子的命令,她还是要听的。

    苦头欢虽然好用,武功难得。

    但是天生的正义感太可笑了。

    而且终究只是一条舔狗而已。

    身影一闪。

    绝顶高手苦头欢出现了。

    这个天下传奇,十八岁的武状元,再一次露面了。

    卓昭颜一笑,倒了一杯葡萄酒,递过去道:“哥,天气热,喝一杯酒解解渴。”

    苦头欢依旧无比痴情,无比狂热地看着卓昭颜。

    然后接过她手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兄弟们月票给我,支持给我,拜大家了!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