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眼前这一场好戏的导演不是沈浪,而是国君和宁洁长公主。

    算是神来之笔,也是意外之喜。

    沈浪看得很过瘾,但是也觉得很诛心。

    父子相残的戏码,他真还是第一次见。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也经历过不少敌人了,张翀父子就不用讲了。

    两个儿子都愿意为父亲而死,而张晋就真的为父亲而死。

    张翀在关键时刻为了儿子也孙子,也果断自杀,尽管他知道那样也救不了。

    还有晋海伯唐仑,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活下来,不惜让整个家族陪葬,主动让儿子去出卖自己。

    苏难老贼算是绝对的坏人了,结果一群又一群人为他慷慨赴死。

    父子异心的,阿鲁冈和阿鲁太算是一对。

    但阿鲁太起码也没有出手害自己的父亲。

    眼前这一幕,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郑隆甚至不是为了活下来,而是为了荣华富贵所以出卖了父亲郑陀,甚至直接给他下毒。

    郑陀无比痛苦地望着儿子,嘶声道“为,为什么?我们完全可以逃走去楚国的。”

    郑隆道“我效忠的是越国,怎么可能会去做叛臣。”

    而此时沈浪忽然道“说真话,这对你来说很重要。”

    郑隆道“父亲,去楚国太辛苦了。”

    一句话道出了真相。

    是啊,太辛苦了。

    郑陀和郑隆若是投降去了楚国,出于千金买骨,楚国可能依旧会给郑陀封一个空头伯爵,但是绝对没有任何权力,甚至连钱都没有。至于郑隆那连狗屁都不是,恐怕连一个小衙役都能欺压了。

    想要重新奋斗,也丝毫没有任何机会。

    郑陀道“你出卖自己的父亲,在越国谁还敢用你?”

    郑隆颤抖道“黑水台愿意用我,黑水台千户。”

    这就是宁洁长公主答应的条件。

    当然这个条件其实一点都不高,如果不是因为家族出事的话,郑隆是要继承平西伯爵之位的。

    但也正是这个不高的条件,才让郑隆觉得特别真实。

    黑水台要的就是这种千夫所指的独夫,他郑隆连父亲都能出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正是黑水台所要的人才。

    当然若非郑陀彻底兵败,郑隆也不可能背叛父亲。

    走投无路之下,黑水台千户也是一个好位置,至少有权力,能够让人闻风丧胆。

    “哈哈哈哈……”郑陀凄厉大笑道“没有想到啊,我郑陀英雄一世,竟然死在自己亲儿子手中,死在我最疼爱的儿子手中。”

    郑隆寒声道“父亲你莫要忘记了,每一次碰到有危险的局面,你先派敢死队上,然后再派我上去,我确定无事之后你才上。难道这就是你疼爱儿子的方式吗?”

    郑陀面孔一颤。

    可不是这样的嘛,在郑陀眼中自己最重要,关键时刻任何人都可以牺牲。

    所以,他儿子才会这样啊。

    “哈哈哈哈……”郑陀又疯狂大笑道“郑隆,你以为你背叛了我就能活下去吗?你以为沈浪会放过你吗?国君那么喜欢他,他若杀了你,国君顶多只是骂他几句而已,你白死!”

    郑隆直接在沈浪面前跪了下来,额头贴在沈浪鞋子上,颤抖道“沈公子我知道我是一条毒蛇,一个卑劣之极的毒蛇,连自己的父亲都可以出卖,我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肯定不会信任我。您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您绝对要相信您自己。”

    沈浪道“说。”

    郑隆道“您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物,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之前,我怎么敢和您为敌呢?您只要别杀我,我答应为您做一件事情。您有需要的时候找我,我一定为您办成。”

    郑陀大笑道“郑隆,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你以为沈浪会相信你吗?”

    郑隆道“沈公子我当然不值得信任,我的承诺连狗屁都不是。但我真的就是一条狗,请您相信我真的不恨您,我真的很怕您,我以后一定会有用的,您那么强大那么聪明,一定可以像驱使一条狗一样驱使我。”

    郑隆一直向沈浪求情,但是没有向宁洁求情。因为现在能够决定他死活的人是沈浪。

    沈浪眯着眼睛看郑隆。

    确实就如同他所说,沈浪现在要杀郑隆易如反掌。

    有一句话说得好,对敌人要斩草除根。

    但还有另外一句话,有些时候敌人用好了,比战友更好用。

    此时宁洁长公主道“我答应过郑隆,让他活下去,基本上是要算数的。”

    这算是她给沈浪的一个小小的提醒。

    她倾向让郑隆活着,不过如果沈浪一定要杀郑隆的话,那她也不会阻拦。

    想了几秒钟,沈浪点头道“恭喜你,可以活下去了。”

    郑隆一头磕在沈浪的鞋子上。

    “多谢沈公子饶命之恩,请您记住,当您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一定会成为一条最好的狗。”

    沈浪挥挥手道“走吧,郑千户。”

    郑隆起身,单膝跪下道“卑职告退!”

    然后,他就这样直接走了,进入宁洁公主的黑水台武士之内。

    “在下郑隆,新任黑水台千户,以后就在一口锅里面吃饭了,请弟兄们多多照顾!”

    郑隆表现得非常热情,就好像新人入伙一般。

    几个黑水台武士面孔抽搐了一下,然后整齐躬身道“拜见郑千户。”

    这群黑水台武士见过了太多的黑暗面,所以不自然的时间也没有超过半秒钟。

    沈浪蹲下来,望着郑陀。

    忽然郑陀猛地跪下,颤抖道“沈公子,我也可以的,郑隆能够做的事情,我也能做的。”

    卧槽!

    尽管沈浪见多识广,但是见到这一幕,还是叹为观止!

    你郑陀可是堂堂平西将军啊,为了活命竟然愿意给我这个小赘婿做狗?

    这对父子真是牛逼,一开始为了荣华富贵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为了活下去也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沈浪道“郑陀,你知道我有一个嗜好的。”

    郑陀一愕。

    沈浪道“不硬公主,麻烦你帮帮忙。”

    宁洁长公主上前,将手掌按在郑陀的后脑之上,至少内力轻轻一吐,就可以将他击毙。

    郑陀的武功真的很强,甚至超级强。

    但此时竟是毫无反抗之心,就这么一动不动。

    可见这个世界权势之盛,在权势之下很多人就算有武功也如同狗一般乖巧。不知道应该说死活秩序之美妙,还是武道之悲哀。

    沈浪拔出匕首,在郑陀胯间猛地一挥。

    鲜血四溅!

    郑陀的命根子掉了下来。

    浪爷又阉割了一个人。

    然而和沈浪想象中的不一样,郑陀竟然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声。

    反而惊喜道“沈公子,现在我可以活下来了吗?现在我可以活下来了吗?”

    沈浪心中真是日了狗。

    郑陀,你这是毁了我对阉割的嗜好啊。

    我阉割了你,你也不惨叫,也不表现出悲痛欲绝的样子。

    这让我哪有一点成就感啊?

    郑陀仿佛也想到了这一点,然后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

    但是听上去好假,他就是为了让沈浪过瘾才尖叫的。

    其实郑陀内心并不是很在意被阉割这件事情。

    为了活下去,郑陀一点都不在乎被阉割了,沈浪不由得想起五代十国的南汉,这个小朝廷有一个规矩,想要做官必先阉割。

    于是很多人纷纷阉割了自己,进入这个小朝堂当官。

    沈浪第一次觉得自己被打败了,三观简直受到了颠覆。

    “你牛逼!”

    然后,他也走了!

    黑水台武士上前,给郑陀缝合了伤口,帮他的命根子止血。

    然后拿出铁锁穿过琵琶骨,将手脚都铐起来,灌入囚车里面,押解进入国都。

    国君对郑陀恨之入骨,肯定要明正典刑。

    而且为了恢复沈浪名誉,会对郑陀和梁永年进行公开审判,定下二人的叛逆罪名。

    国君一旦恨一个人,就会诛人全族的。

    宁洁长公主看了沈浪一眼,终究没有说话,挥了挥手带队走了。

    按照旨意沈浪也应该跟着回国都,但这条脱缰的野狗从离开国都开始就没有遵照过旨意。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原本是无奈之下的行为。

    而到了沈浪手里,变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随时随地都拿来用。。

    ………………

    接下来沈浪住进了镇远侯爵府城堡。

    如果不是城堡内的状况太过于惨烈,这个地方还真算得上是美仑美奂。

    单纯建筑艺术,或者舒适度来说,甚至还要超过金氏家族的玄武侯爵府。

    而且建于高山之上,俯瞰众生的感觉太高高在上了。

    或许历代苏氏家族的人就是俯瞰众生次数太多了,所以野心也越来越大。

    郑陀两万大军,如今只剩下一万三千多人,剩下都死光了。

    而且就算这一万三千多人,接下来爷会有一半人死于天花。

    在有好的治疗条件,治疗环境下,这个世界的天花的病死率确实在五成左右。

    但是所有人依旧都在感激沈浪的救命之恩。

    为啥呢?

    因为死的人不会责怪。

    活下来的人,只会以为是沈浪治好了他们。

    但是接下来!

    发生了恐怖的一幕。

    整个白夜郡天花疫情爆发。

    因为郑陀之前为了收买人心,拿出镇远侯爵府五分之一的粮食赠送给白夜郡的民众。

    这群人吃了之后感染天花,一传十,十传百!

    除了白夜郡城之外,郡内的每一个地方全部都传染开了。

    每天都有许多人感染天花,每天都有人死去。

    一时间,整个白夜郡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而这个时候沈浪能够治疗天花的消息传了出去。

    神医沈浪有神药,不但救过羌王,而且还拯救过无数羌国平民。

    于是每天都有无数人来到镇远侯爵府大门前跪下。

    “沈公子救命啊。”

    “沈大人救命啊。”

    “沈菩萨求求你救救我们啊。”

    而讽刺的是。

    这些来求沈浪救命的人和之前围攻沈浪的那群人,有很大的重合性。

    之前这些人痛恨沈浪入骨。

    明明已经真相大白,他们心中知道不是沈浪派羌兵劫掠杀戮,而是郑陀所为。但是他们依旧把帐算在了沈浪头上,依旧恨不得将沈浪扒皮抽筋,内心诅咒。

    就是因为沈浪对他们态度傲慢,所以就是罪人。

    而现在面临生死关头,这群人又将之前的恨意抛到九霄云外,来求沈浪救命。

    而且跪在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一直蔓延到山下去了。

    一开始还是哀求,但是见到沈浪不理,而且自己这一方人多事众,就从哀求转变成为淡淡的威慑和道德绑架。

    “沈大人,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沈大人,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了您的子孙后代,为了给家人给祖上积德,您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沈大人,您难道眼睁睁看着我们死吗?于心何忍,于心何忍啊?”

    “就算是财狼虎豹,也不会这样狠毒啊!”

    面对镇远侯爵府之下跪着的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沈浪依旧是那句话。

    “傻逼!”

    然后扬长而去。

    顿时无数人对他更加恨之入骨。

    “沈浪见死不救,我们跟他拼了,跟他拼了……”

    有人大吼道,然后真有不怕死的猛人就这么冲了上来。

    “嗖嗖嗖嗖……”

    墙头上箭如雨下,将冲上来的人全部射死。

    “傻逼!”

    沈浪又说了一句!

    …………

    城堡之内!

    沈浪呕心沥血,写了整整几万字的防御天花细则。

    如何隔离,如何消毒,如何用药,如何尽量提高生存率。

    并且,他已经让人送羌国送来了大量感染天花的牛,可以为整个白夜郡民众种牛痘。

    张翀进入了镇远侯爵府。

    沈浪把几万字的防御天花细则,还有治疗方案全部交给了他。

    还有用来种牛痘的牛也交给了他。

    张翀看了之后,朝着沈浪躬身拜下道“沈公子,您对白夜郡二十几万民众有活命之恩。”

    沈浪道“活菩萨就交给张公来做了。”

    张翀颤抖道“沈公子为何如此?您明明呕心沥血救这几十万人,为何不自己去做,而是要交给我,要把这个名声给我呢?”

    在张翀看来,沈浪此时在白夜郡声名狼藉,刚好可以借机逆转,从千夫所指变成万人敬仰。

    沈浪道“张公是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张翀道”真话假话都要听。”

    沈浪道“假话是我不需要好名声,我让人害怕就可以了,不需要人感激。”

    “真话就是,我可以救这些人,但想要我向他们折腰并且做出一副爱民如子的样子?抱歉我做不到,在眼中傻逼永远是傻逼!”

    “我有不想青史留名,又不想封侯拜相,更不想坐江山,我用得着讨好这些人?”

    “切!”

    “我自己过得痛快就行!”

    然后沈浪拍了拍张翀的肩膀道“张公,圣人来是有你来做吧,我继续做恶人!”

    然后,沈浪直接下令封锁整个白夜郡。

    所有城池,宵禁,昼禁。

    所有村落,任何人不得外出半步。

    他把几千个已经感染而活下来的武士派了出去,封锁白夜郡通往外界的每一个通道。

    彻底将天花疫情封锁在整个白夜郡范围之内。

    任何离开白夜郡者,格杀勿论。

    这个时候,一定要有一个人扮演恶人的,否则根本控制不住局面。

    有些时候雷霆手段才能显出菩萨心肠。

    短短半个月内!

    整个白夜郡的天花疫情被彻底控制住,没有向周围郡城蔓延。

    死亡率下降到最低。

    张翀万家生佛。

    沈浪千夫所指。

    他离开白夜郡的时候万众唾弃。

    几千上万人扎他的小人诅咒他。

    ………………

    国君接到详细的奏报之后。

    挥了挥手道“走,都走!”

    黎隼和几个宦官全部离去。

    留下宁元宪一个人,此时他的眼圈才稍稍红了,轻轻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沈浪之前立下了那么多的功劳,创造了那么多的奇迹,都没有像这次一样震撼宁元宪的心灵。

    宁元宪刻薄,真可谓是铁石心肠。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他仿佛看懂了沈浪的心。

    怜悯却充满孤傲,不会为任何人折腰,不为任何道德所绑架,不会被任何规则所束缚。

    一切从心,随心所欲。

    宁元宪甚至很羡慕。

    他是国君,至高无上,但是却要被很多规则所捆绑。

    他需要向很多东西低头。

    比如圣人,比如天下百姓。

    但沈浪却不。

    他做的任何事情,都可以遵照内心的想法。

    “这小子,究竟像谁啊?像谁啊?”宁元宪叹息道。

    当然他并没有说这为何不是我的儿子呢?

    如果有沈浪这样的儿子,固然是做父亲最大的骄傲,但大概也会被气吐血吧。

    按照他这随心所欲的样子,十足的败家子。

    他宁元宪已经足够败家了,但还是不如沈浪这个混球。

    他是任何东西都能败。

    金子,银子,城池,军队,人心。

    他败坏起来,完全随心所欲。

    “小子,你牛逼,寡人服了!”

    牛逼这个词,国君还是从沈浪这里学来的呢。

    “黎隼。”国君道。

    大宦官黎隼走了进来。

    “下旨叱责沈浪,骂他,骂他个狗血淋头。”

    “然后让他赶紧给我滚回来,别再祸害天西行省了,他要是不回来,直接绑回来,绑回来!”

    “下旨,册封张翀为子爵,封号你们自己想,想一个好一点的。”

    黎隼一听,顿时叩首道“诶,遵旨!”

    还真是一个刻薄的君主,明明册封张翀为子爵,但是连封号都懒得自己想。

    接着宁元宪道“听说太子那里,还有一个金木兰的雕像?”

    黎隼沉默,不敢应答。

    宁元宪道“去拿回来,成何体统?拿回来洗干净封存好,送到沈浪家里去吧。”

    大宦官黎隼道“遵旨!”

    “赶紧拟旨,让沈浪这个混蛋回国都,不愿意回来就绑回来!”

    黎隼心中道陛下,您已经说过一遍了。

    而就在此时。

    外面又传来了高呼之声。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楚国退兵,楚国退兵!”

    宁元宪听到这个消息,不屑一笑。

    只有讽刺,没有喜悦。

    当苏难主力覆灭的时候,楚国大军就已经无力蹦跶了,所谓攻打种尧大军就是在演戏了。

    因为天西行省还有郑陀在闹,楚国指望着郑陀能不能闹大,形成割据之势,所以不甘心退兵。

    没有想到郑陀也很快就被灭了,楚国只能灰溜溜退了,总不能真的上演两国大决战吧。

    妈蛋,这沈浪真是一个妖孽。

    神经病一样的天才,带着二百人进白夜郡,不但灭了苏难,还灭了郑陀。

    真真是厉害冲天了。

    …………

    楚国王宫内。

    楚王捏了捏鼻子,表情显得纠结有些震惊。

    “赔了,赔了,损兵折将白折腾了一场啊”

    “沈浪,沈浪这家伙是谁啊?从哪里冒出来的啊?这么厉害?凭借一个人就灭掉了苏难灭掉了郑陀,越国竟然有此大才?怎么就不出在我楚国呢?”

    “派遣使团去越国,谈判停战吧,我们已经占领的几个堡垒不能退,顺便再让宁元宪赔偿个几十万金币。”

    “态度一定要强硬,而且到了越国之后,可以先和吴国沟通一下,我们两国联手施压,不怕宁元宪不妥协,吴王此时需要我们的支撑,使者的态度大可以傲慢一些。”

    “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就尽量在谈判场上多讹诈一些来。”

    “是!”

    几个时辰后,楚国使团出发前往越国。

    ………………

    吴越边境,吴国的中军大营内。

    吴王已经安静下来了。

    看着手里的一份又一份奏报。

    沈浪打赢了苏难,打赢了郑陀,还隔着几千里打赢了吴牧大军。

    也就是说他一人打赢了三场大战。

    这个人真是厉害得无边无际了。

    “唉!”

    楚国都退兵了。

    卞逍依旧在吴国之内狂杀,杀得国内人心惶惶,魂飞魄散。

    吴国大军依旧在疲于奔命地围追堵截,但是效果非常不好。

    吴王望着墙壁上的地图。

    这一次没有任何指望了。

    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连郑陀都被沈浪一股脑灭了。

    接下来,想要让卞逍退兵,就只能靠谈判了。

    年轻的吴王低头了。

    要亲自向越王服输妥协了。

    这一次宁元宪又会如何地狮子大张口,对吴国进行宰割呢?

    战争一败涂地,才导致今日之惨剧被动。

    吴王无比的不甘心。

    不久之前他在边境会猎赢了宁元宪,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威名赫赫。

    之后,宁元宪危机四伏,越国仿佛要遭遇灭顶之灾。

    短短几个月,局面完全逆转。

    越国大获全胜。

    而吴国,却要面临灾难。

    他这位英姿勃发的年轻吴王,又要如同父亲一样,向越国折腰。

    越王会讹诈什么?

    天文数字的赔款?

    再一次割让土地?

    “派使者去楚王行宫吧!”吴王叹息道。

    “是!”

    然后,臣子们开始组建使团,去和越王谈判。

    忽然,吴王猛地站起道“不,本王亲自去越王行宫,和宁元宪谈判。”

    这话一出,所有臣子顿时高呼。

    “陛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陛下来万乘之尊,一国之主,怎么可以以身犯险?”

    “万一宁元宪丧心病狂,扣押陛下讹诈我国,那就是天大之祸啊。”

    吴王目光朝着吴直望去。

    吴直内心焦灼万分。

    一方面,他对吴王做出的这个决定非常欣慰。

    哪怕这一战已经输了,大王依旧不失锐气,而且充满了挑战欲。

    但一国之主进入敌人国土之内,实在太过于行险了。

    吴王道“就这么定了,我亲自去见越王,这样才能让他更显胜利者的荣耀。”

    众人一愕。

    陛下这又是为何啊?

    然后吴王乾纲独断,带领着几个臣子直接越过边境,朝着宁元宪的行宫而来。

    顿时间,把越国守将吓坏了。

    这……这是干嘛呀?这超不符合规矩啊。

    “请前往通禀越王,小侄吴启前来拜访。”

    ………………

    这一日,沈浪把羌国骑兵交还给女王阿鲁娜娜。

    顺便又等了大傻和阿鲁娜娜一个多时辰。

    换成其他女人肯定会说,等我生宝宝的那一天你一定要回来。

    但是阿鲁娜娜却没有说,对于羌国女人来说生孩子就如同生蛋一样。

    她和大傻两人才是真正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告别了阿鲁娜娜,告别了张翀。

    沈浪依旧率领着不到二百人离开白夜郡,返回国都。

    ……………

    注第一更送上,昨晚就睡了四个多小时,今天坐火车来上海,在酒店写完这一更真是困倦欲死!我去躺一会儿,然后写第二更,急需兄弟们支持,千万拜托了!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