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管是吴国还是越国,一般都不会因言获罪。

    还记得上次那个特别不怕死的御史中丞,也就是当众揭发沈浪和宁焱公主奸/情的那个,导致宁焱公主被软禁宗正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

    这完全是朝王室脸上噼里啪啦地狂打脸。

    而这个御史中丞也没有当众获罪,而是事后用贪污的罪名给办了。

    御史台仿佛天生就有这个权力,疯狂喷人的权力。

    如果因为喷人还挨了廷杖,不死不残,那恭喜你,你要火了,要红了,会成为官场偶像。

    这群年轻的御史或许有人是因为内心愤慨,为万民之死而痛心。

    但更多的人就是想红。

    想搏出位。

    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没有任何风险。

    沈浪是犯了天杀的罪名呀。

    他虽然立了大功,消灭了苏氏叛军主力。

    但是他可是引羌国骑兵入境,这可是天大罪名,百年之前的那一场大祸还历历在目呢。

    再说天西行省的叛乱已经平息了,也是该卸磨杀驴的时候了。

    沈浪这个傻逼公然杀天西行省中都督,攻打朝廷官军,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你沈浪将大好的脑袋放在我们前面,我们不杀怎么好意思?

    所以这些年轻的御史就冲到北边行宫,下定决心要杀沈浪!

    然而此时,却冲出来一群如狼似虎武士,一把将这些年轻御史按住了,直接扒掉了裤子。

    举起板子,就要开打。

    年轻的御史一惊,然后高呼道:“陛下,我们是为万民请命啊!”

    “陛下不可宠信奸佞啊!”

    “诸位同僚,我们读书十年就是为了今日。”

    “我等宁死,也要诛杀国贼沈浪。”

    “为天下太平,为万民公义……啊……”

    这群御史还以为只是打板子,还只是廷杖而已,所以借机疯狂高呼口号。

    然而没有想到,这板子一下来,完全不对劲。

    “咔嚓……”

    一杖下来。

    整个盆骨瞬间粉碎性骨折。

    第二杖下来,大腿骨断折。

    第三杖下来,腰椎断折,整个腰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

    顿时间,这群年轻御史不由得魂飞魄散。

    “陛下饶命啊!”

    “陛下饶命啊,饶命啊……”

    “陛下,我们错了。”

    大宦官黎隼非常冷漠,手心往下一翻。

    几个武士手中的木杖顿时猛地往这些年轻御史头上一劈。

    瞬间毙命!

    全场静寂无声!

    黎隼挥了挥手,这四个年轻御史的尸体如同死狗一般被拖了出去!

    ………………

    “陛下,打死了!”

    “嗯。”宁元宪端着一碗糯米丸子细细地吃。

    这四个年轻御史被打死了之后,他也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

    整个人也显得平静下来。

    作为君王,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

    整个朝堂,乃至整个天下都是这样的。

    大部分人都是蠢货,利益熏心之辈。

    只不过演技太过于拙劣,才让人怒火万丈。

    “沈浪这个混蛋也是该打,该打……”国君宁元宪道:“他这个人就是太过于傲慢了,他的那个词怎么说的?形容蠢货的话?”

    黎隼挥了挥手。

    史官退了出去,因为接下来是私话,不是公众场合。

    黎隼道:“那个词是傻逼。”

    “对,就是这个词。”国君道:“沈浪这个混球太傲慢了,梁万年是一个蠢货,是罪该万死,但你稍稍容忍一下不行吗?为何要当众杀了呢?而且还把梁万年那几千废物军队都杀了。别人栽赃他,他连一点点辩驳都不屑,直接就杀了,还做出一副我就是做了你又能怎样?这个混蛋太傲慢了。”

    黎隼笑道:“可是这也解决了陛下的一个麻烦,陛下也不用头疼如何杀梁万年了。”

    宁元宪冷笑道:“我会头疼他?梁万年这种狗东西,我闭着眼睛就杀了。”

    接着,宁元宪又吃了几口汤圆。

    “现在好了,我本来想要封赏这个王八蛋,也不用封赏了,回来还要抽几个鞭子,没有寡人旨意,擅杀封疆大吏,天大的罪过。”宁元宪道:“去给他补一个旨意吧,就说是奉寡人的旨意杀的梁万年。”

    黎隼躬身道:“是。”

    宁元宪道:“不过这混蛋大概也不会感激我,他压根也不想要什么封赏吧。”

    黎隼道:“应该是的,他话说得清清楚楚,他去天西行省就是报仇去的,就是灭苏氏去的,不是为了建功立业。”

    “王八蛋,混账话。”宁元宪把这碗汤圆往桌子上一顿道:“寡人封赏他一点都不在意,好厉害啊,好本事啊!”

    说起这个,宁元宪不由得又生气。

    沈浪这样的天才,驱使他的竟然是报仇雪恨,功名利禄半点都吸引不了他,玄武侯爵府赘婿他做的美滋滋,一点都没有要上进的样子。

    黎隼道:“陛下,现在还流传着谗言,说之前苏难垄断了羌国的外交,结果谋反了。现在沈浪何止是垄断了羌国的外交,甚至整个羌国的军队都要听他调遣,所以他的野心只怕更大。”

    “哈哈哈……”宁元宪哈哈大笑,就仿佛听到这个世界最荒谬的笑话一般。

    这种话简直不值一驳。

    “这个混蛋有野心倒是好了,别人我是怕有野心,而这个混蛋我是恨铁不成钢。”宁元宪道:“下旨让这个混蛋赶紧回来,先不要招惹郑陀,这可不是梁万年,郑陀已经占据了镇远侯爵府,手头有两万大军,很不好对付,寡人要徐徐图之。”

    “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天西行省平定下来,让楚国彻底失去幻想,然后和吴国谈判。”

    “让沈浪混球赶紧回来,别真吃亏了。”

    黎隼道:“那他这名声。”

    现在沈浪的名声可谓千夫所指了,无数人喊打喊杀。

    宁元宪道:“这个混蛋会在意自己的名声吗?”

    这话一出,黎隼点了点头。

    一个掩人耳目要去青/楼,结果还有心无胆的渣男,被无数人认为床上本事不行的人,还会在乎名声?

    不会的!

    他的脸皮已经比城墙还要厚了。

    宁元宪忽然道:“黎隼,你觉得若是宁焱和离了之后,嫁给沈浪怎么样?”

    大宦官黎隼顿时脑袋耷拉下来道:“奴婢不敢说。”

    宁元宪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下旨让沈浪那个混球赶紧回来,郑陀交给寡人来对付。”

    “是!”黎隼道。

    而就在此时,一个黑水台武士飞奔而入。

    “陛下,宁洁长公主密奏!”

    国君不由得一愕,怎么又有密奏啊?而且还是两封。

    打开第一封。

    国君不由得一震,不敢置信地望着上面的内容。

    苏氏主力大败后第二日,苏难率领全族出逃往西域,沈浪二十五个时辰后率领羌国骑兵追击,但已追击不上。

    然沈浪利用苏难贪心,用羌王宫的黄金做诱饵,苏难上当。

    苏氏全族被沈浪全部斩杀,人头已经全部运来。

    苏氏灭族!

    看了一遍又一遍。

    国君真的是震惊了。

    苏难逃了,他当然心中遗憾。

    而且苏难老贼的本事他是最清楚的,若是让他在西域崛起,那将来为祸不小。

    但是西域诸国,完全鞭长莫及。

    没有想到啊,苏氏全族竟然真的被沈浪斩尽杀绝了。

    国君几乎很难想象,沈浪和苏难最后巅峰对决究竟是何等情形。

    但肯定无比之精彩吧。

    一直以来,都是坏消息一个连着一个。

    好消息是很难连串的。

    没有想到短短几日之内,竟然连着收到两个天大的好消息。

    沈浪这个小混蛋。

    还真是厉害,简直厉害得无边无际了。

    接着,宁元宪又打开了另外一份密奏。

    这下子,他又被吓得一阵哆嗦。

    沈浪率领两千羌国骑兵,攻打镇远侯爵,攻打郑陀。

    刹那间,宁元宪整个头皮发麻。

    这个小混蛋是疯了吗?

    镇远侯爵府啊,固若金汤万夫莫开的啊。

    郑陀在里面足足有两万大军。

    郑陀可不是梁永年那样的废物,他有今天的地位固然是离不开宁元宪的提拔,但也是他一刀一枪杀出来的。

    而且他麾下的军队,可是真正的西军精锐,和梁永年那废渣军队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由郑陀防守的镇远侯爵府,别说两千人了,就算两万人,就算五万人,就算八万人也攻打不下来。

    镇远侯爵府城堡,天下最难攻陷的城堡之一。

    沈浪用两千人攻打,怎么看都是自寻死路。

    这个混蛋疯了。

    这个混蛋用起来也真是好用,但……完全管不住。

    “这个小混蛋,就不能让我消停几日吗?我都说过了,郑陀交给寡人来对付。”宁元宪怒道。

    黎隼不由得瞥了一眼,然后道;“陛下,沈公子或许也是想要一劳永逸,彻底解决天西行省乱局,苏难大军覆灭之后,郑陀就成为唯一不安定因素了。”

    宁元宪颤抖道:“太冒险,太冒险了。之前冒险是迫不得已,关键现在大局已定,为何还要冒这么大的风险?郑陀真的会杀了他的,相信我郑陀心狠手辣,一定会借机杀他的!”

    黎隼道:“陛下您这是关心则乱,苏难那么厉害都杀不了沈公子,郑陀就算再厉害也比不上苏难吧。”

    宁元宪气得浑身发抖。

    明明大局已定了,结果竟然又横生枝节。

    “用最快速度下旨给郑陀,册封他为镇远伯。”宁元宪道:“先稳住他,然后让沈浪这个小混蛋滚回来,这么好的局面不必冒险了。”

    黎隼一颤。

    镇远伯,这会给郑陀无数幻想的。

    郑陀原本是平西伯,是新式贵族,没有像样的家族封地,也没有像样的私军。

    而镇远伯,可是曾经苏难的封号,镇远侯。

    郑陀会想,国君这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想要让我取而代之,想要将原来苏氏家族的领地册封给我吗?

    关键是郑陀对此无比渴望。

    就算知道宁元宪藏有别的心思,他还是会上钩的,因为这是他内心最想要的结果。

    黎隼低声道:“陛下,这旨意到镇远侯爵府最快也需要五天,到那个时候或许已经晚了。沈公子厉害,应该不会打无准备之战。”

    宁元宪怒骂道:“这个混蛋,上一刻钟能够给寡人多大的惊喜,下一刻钟就能给寡人多大的惊吓。好好的局面,干嘛非要冒险?他就显得那么大能耐,非要用两千人去打镇远侯爵府?万一败了怎么办?死了……”

    “赶紧传旨,传旨……”

    宁元宪大笔一挥,把册封郑陀为镇远伯的旨意拟好了。

    接着,他又给沈浪写了一道旨意,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滚回来!

    “快,用最快速度送到镇远侯爵府去,五天之内送到,晚一个时辰,我要你们脑袋!”

    黑水台武士叩首道:“是。”

    黎隼用最快速度,把两份密旨都封好,盖上了蜡印,然后交给黑水台武士。

    那名黑水台武士飞奔而出。

    接下来,整个黑水台要动用所有的人力和武力,用最快的速度把旨意送到。

    宁元宪大怒,把还没有吃完的糯米丸子给砸了,还狠狠踩了好几脚。

    “沈浪这个混球回来之后,给我关起来,省的给我乱惹祸!”

    “他这闯祸的本事哪里来的啊?这要说是农民的儿子,鬼信啊。”

    “郑陀该死,该死,该死!”

    黎隼上前,无声无息收拾碎碗!

    心中叹息。

    主子的性格,他算是最最清楚的了。

    虽然他忠诚无比,但说句心里话,这位陛下是真的刻薄寡恩,别说其他人了,就连亲生儿女都不大关心的。

    这位国君心中真正疼爱的也就只有卞妃,太子,三王子,宁寒公主等寥寥几人。

    宁焱公主也是因为内心愧疚,所以才对她多了几分怜悯。

    如今他对沈浪是真关心了。

    否则以他的性格怎么会向郑陀服软?

    他心中恨不得将郑陀碎尸万段,结果为了沈浪,硬生生咬住牙封郑陀为镇远伯,就是为了稳住郑陀,不让他对沈浪下狠手。

    这人和人之间,还真是缘分。

    喜欢就喜欢得不得了,讨厌也讨厌得不得了。

    张翀立了这么大的功劳,国君心中很感动,但是白云郡城大战结束后,国君对张翀的关心一下子就有点淡了。

    尽管旨意中还是对张翀无比关切,但黎隼还是能够感觉到国君心思变化。

    而黎隼也看得明白。

    这位陛下真是关心则乱了。

    沈公子这么奸猾无比的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怎么会去打郑陀呢?

    听上去是很荒谬。

    沈浪两千人,攻打郑陀两万人,而且还有一座坚不可摧的镇远侯爵府。

    但沈公子这样的恶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

    注:家里出了一点事,是亲人情感间的冲击。我脑袋一下子就蒙了,无比难过,几乎断更,竭尽全力才写出这第二更,今天就这一万两千多了,对不住大家了,我还可以求月票吗?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