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别人的五马分尸是绑大头,但沈浪给苏剑彦绑的却是小头。

    一样的车裂,应该被称之为沈氏车裂。

    …………

    张翀醒了过来,这次他只是咧嘴一笑,然后摸了摸孙子的脑袋瓜子。

    已经不需要感谢了。

    再一次从鬼门关走过来的张翀,已经平淡如水。

    但对于这一战的大胜,还是无比振奋激动。

    终于赢了!

    沈浪竟然真的做到了。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从一开始到现在,沈浪从未让人失望过,不管是作为敌人,还是作为战友。

    他答应过的事情,全部都做到了。

    他又一次上演了逆天奇迹。

    但是……

    这一切张翀嘴里都不会说出来的,心潮澎湃就行。

    说出来,反而没意思了。

    沈浪道:“长公主,要不然您先出去。”

    宁不硬长公主盯了沈浪一眼,然后牵着张匀的手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话,宁不硬就不适合听到了。

    张翀道:“沈公子,接下来有何打算?”

    沈浪道:“干掉太子,干三王子。”

    正在给父亲喂药的张洵不由得一颤,我是不是也该出去啊?

    这种秘密听到耳朵里面,普通人应该是会杀人灭口的。

    不过沈公子你也太牛逼了。

    真是怼天怼地怼空气。

    先是在玄武城斗唐氏,斗我父亲张翀。

    大获全胜后,进入国都斗苏氏家族。

    现在苏难还没有死,你又要开始预备灭太子和三王子了?

    沈浪道:“干掉太子,干掉三王子之后,我金氏家族才会真正长治久安,然后我就要退休了,抱着我的木兰宝贝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

    张翀真心有些无奈,因为他也算是太子一系的,他是由祝戎总督提拔起来的。

    足足好一会儿,张翀道:“太子殿下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还算是一个厉害的少君,由他继位对越国大局也比较有利。”

    沈浪道:“其实越国怎么样?我不太在乎的。”

    呃!

    是了,张翀当然希望越国强盛,所以才会来天西行省,才会呕心沥血,几乎死在白夜郡城上。

    但沈浪所做的一切,就只为了一个目标。

    天下无仇。

    整个天下都没有一个仇人,大家和和美美过日子,多好。

    因为,所有仇人都被我干死了。

    张翀道:“沈公子,我知道想要劝说你效忠太子根本就不可能。但是太子殿下和你之间的矛盾,还没有上升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沈浪道:“张公,他都想要抢我老婆了,这矛盾还不大?我跟你讲,也就是因为他是太子殿下,否则他全家的尸体都烂了。”

    张翀道:“太子殿下这个想法当然是不对的,但是经过和苏难这一战之后,他应该也会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想,毕竟国君是非常喜欢你的,加上您和宁焱公主的关系,或许以后你也是陛下的半个女婿。”

    沈浪道:“张公,太子已经出手了,苦头欢刺杀我岳父!”

    这话一出,张翀几乎从床上坐起,足足好一会儿,他开口道:“苦头欢是太子的人?”

    沈浪点头沉默。

    张翀重新躺了回去。

    这个矛盾已经无法挽回了,绝对的不死不休。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一个人最了解沈浪,那一定是张翀了。

    在沈浪心中在,也就只有区区几个人,剩下的都是猪狗。

    而金卓不但是沈浪的岳父,更是他的家人。

    太子让苦头欢刺杀金卓,这就是结下死仇了。

    “唉!”张翀无奈叹息一声。

    他是太子一系,是祝氏一系,这个烙印是无法更改的。

    但他是万万不想和沈浪为敌的。

    和沈浪这样的人为敌,完全就是噩梦。

    因为他什么都不要,权势,地位,官职,金钱啥都不要。

    他就是处心积虑要弄死你。

    这怎么斗?

    就比如这一次斗苏难。

    沈浪和张翀,仅仅只是苏难的一个对手而已。

    苏难的目光在于整个大局,他着楚国,越国,吴国,羌国等等,他想还要钱,还要兵,还要地盘等等。

    而沈浪专心致志,就为了干死苏难。

    沈浪道:“张公,您这次立下了巨大的功劳,陛下或许会直接册封您为天西行省中都督。”

    之前张翀谋求的仅仅只是艳州下都督。

    但这次立下功劳如此之大,加上他在白夜郡名声已经到了巅峰,继任天西行省中都督是再合适不过的。

    至于现任的中都督梁永年,肯定要完蛋。

    可是张翀一旦接任了天西行省中都督,那他身上太子一系的烙印就更深了。

    想要独善其身?

    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继续呆在太子派系中,之后一定会和沈浪为敌。

    做人最忌首鼠两端,想要继续呆在太子一系中,又不和沈浪为敌?这也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尽管苏难还没有灭,但张翀还是和沈浪谈起了这件事情。

    可是一旦脱离了太子派系,作为文官的张翀,几乎是寸步难行。

    当然,这一战后,国君会非常器重张翀。

    但是在官场之上想要有所作为,光靠国君的器重是远远不够。

    不管是做太守也好,中都督也好,最重要但是建设,而不是破坏。

    沈浪这一套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在张翀那里是行不通的。

    足足好一会儿,张翀道:“卞逍公爵不是一直想要我去艳州担任下都督吗?那我就去艳州好了。”

    沈浪道:“艳州毕竟只是一个特治州而已,仅仅只有三个郡,面积不到天西行省的一半,而且官职也低了一档。”

    张翀道:“起码不用和沈公子为敌了。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成为太子一系的叛臣了。”

    他的话没有说完。

    国君终究是会老的,若是未来太子继位,拿张翀这个太子一系的叛臣,日子就会很不好过,甚至完全过不下去。

    卞逍也护不了他一辈子。

    甚至太子宁翼继位后,卞氏家族,种氏家族都会面临剧变。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声音。

    “太守大人,天西行省中都督梁大人来了。”

    沈浪和张翀对视一眼,交换了一道讥讽的目光。

    接着张翀努力起身道:“快,快扶我起来,我去拜见梁都督。”

    而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关切的声音。

    “万万不敢,万万不可。”

    “张公是国之功臣,而且重伤未痊,怎可起床?”

    然后房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此人便是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算是张翀太守的直接上官。

    沈浪也是第一次见到他。

    真是长得一副好相貌,国字脸,一脸威武的断须。

    剑眉大眼,鼻梁高正。

    看上去简直比金卓伯爵还要正直。

    这人要放在现代地球,绝对是演正派人物的。

    而且此人出身极好,父亲是当年宁元宪的潜邸心腹,立下了好大的功劳。

    宁元宪登上王位之后,梁氏也被册封了伯爵。

    所以这位梁永年可谓是根正苗红,不但是贵族出身,还是二甲进士,绝对的文武全才。

    但没有想到啊。

    连这种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和苏难不清不楚地勾结在一起。

    过去这段时间内,苏难谋反。这位天西行省中都督就仿佛消失了一般。

    国君去了三道旨意,让他率军平叛。

    结果梁永年三次病危。

    苏难讨越檄文传遍天下的时候,整个天西行省更是粘贴得到处都是,就连中都督府外面都有。

    梁永年发怒了几次,让人撕了几次。

    还抓捕了几个贴檄文的人,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国君一再督促他率军平叛,他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但坚定表示,一旦身体好转,一定亲率大军平叛,然后就是死赖在床上不动。

    那么这位梁永年是苏难的走狗吗?

    还真的算不上。

    他确实算是苏系的官员,甚至一副苏系头马的架势。

    毕竟之前的苏难可算是朝中巨头。

    但苏难和国君翻脸之后,梁永年也就彻底静寂了下来,不再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苏系头马了。

    但是他和苏氏也绝对切割不开了。

    利益关联得太亲密了,就如同两根树枝困在一起,已经互相长到对方的肉里面了,还怎么切割。

    这一切割,就是鲜血淋漓。

    梁永年本也不想的。

    但他得到这个位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苏难。

    得到这个位置之后,他也是志得意满的,觉得自己可以和苏氏平起平坐了,态度就变得矜持起来。

    但没有想到,来到天西行省做了这个中都督之后,简直寸步难行。

    北边有种尧这座大佛,南边有苏氏这个地头蛇。

    梁永年这个中都督,几乎被种尧这个大都督压得喘不过气来,一点权力都没有。

    不得已,他只能再一次投靠了苏氏。

    在苏氏的帮助下,他这位中都督才有了权力,在天西行省南部才有了话语权。

    然后……

    苏氏不断渗透,渗透。

    奴隶贸易,越楚走私违禁物资等等,都有这位梁永年的份。

    完全被苏氏拖下水了,这还怎么切割?

    一条路走到黑吧,所以他最希望苏难能够大获全胜。

    这样他梁永年也能水涨船高,封侯是一定的了。

    然而没有想到沈浪和张翀竟然如此勇猛,竟然击败了苏氏联军主力。

    真是人在床上躺,祸从天上降。

    梁永年想了很久,自己现在是应该叛逃,还是应该挽救一番呢?

    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还能挽救一下。

    于是,他本来垂死的重病忽然就好了,率领着四千军队杀了过来。

    尽管他心中真的把张翀和沈浪痛恨得要死,但脸上却无比之亲热。

    见到张翀要从床上起来,他赶紧快步上前,一把将张翀按在床上。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点本督是最有体会,最近我沉珂半年之久,就仿佛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梁永年握着张翀的手,目光含泪道:“张公啊,何以至此啊?几年前我和你在国都相见的时候,你还风华正茂,竟憔悴至斯!”

    得了吧!

    几年前你梁永年和张翀在国都见面的时候,你就是天西行省中都督了,而张翀只是御史台一个五品小官而已,你眼角都不瞥一眼的。

    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如今张翀就要兴旺发达了,而他梁永年却要完蛋了。

    “这位便是沈公子吧?”梁永年朝着沈浪亲热道。

    沈浪皮笑肉不笑,嘴角扯了一下,冷淡得不行。

    按说他区区城主,在一个中都督面前,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而他现在却大刺刺地坐在那里,压根没有起来行礼的意思。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功利现实得不得了。

    梁永年讨了一个没趣,心中恼怒,沈浪这厮还真是小人嘴脸。

    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未减。

    幸好张翀还是懂事的,不会给他脸色看。

    梁永年道:“听闻苏难谋反,我真是惊骇欲绝,立刻披甲上马,准备集结军队前来平叛,前来支援张公。都怪我这个不争气的身体,连站都站不住,差点死在病床上。如今身体稍稍安好,我这便率领四千大军前来平叛。”

    张翀道:“都督忠义!翀正觉得独木难支,都督既然来了,那这白夜郡城防务就交给都督大人了。”

    中都督梁永年道:“岂敢岂敢,术业有专攻,张公乃一代名将,这白夜郡城防务当然还是要交给你的。我带的这五千军队全部交给张公,我只带耳朵,不带嘴巴。”

    五千大军?

    咱别吹牛了好吧,你就算把衙役全带来了,也没有五千。

    紧接着!

    外面又有人禀报道:“平西伯郑陀到!”

    房门猛地打开,一个更高大的身影龙行虎步走了进来,便是越国西军的第二号人物郑陀。

    他就全无梁永年小心翼翼的姿态了,直接走到张翀的病床面前道:“张公,何以至此啊?”

    张翀咧嘴一笑。

    郑陀来到沈浪面前,猛地一拍他的肩膀道:“小子,这一仗打得不错,没有给玄武侯丢脸。”

    我艹你娘。

    这一巴掌让沈浪半边肩膀都麻了。

    而且你这幅豪迈的样子装给谁看,你这幅长辈的样子装给谁看?

    明明心虚害怕得不得了,却还要装着牛逼哄哄。

    “梁都督也来了?”郑陀朝着梁永年拱手。

    梁永年回礼。

    郑陀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道:“刚刚过去的这一战痛快,我亲率一万六大军,追杀苏盏数百里,将他杀得丢盔弃甲,鬼哭狼嚎,如今他讨回镇远侯爵府的士兵最多不超过三千。”

    又来一个吹牛的,而且在摆功劳。

    “梁都督,你带了多少军队过来?”郑陀问道。

    “五千。”

    郑陀又问道:“张太守,你手头有多少军队?”

    张翀道:“两千,但至少要留一千守白夜郡城。”

    郑陀朝着沈浪望来道:“小子,你有多少军队?”

    沈浪道:“三十亿精队。”

    郑陀伯爵猛地一咬牙,拳头在袖子里面一握,真是很想一拳头垂死这个小杂种。

    你一个小小赘婿这么跋扈,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郑陀道:“如此一来,我们有联军三万!苏难这一次大败,军队应该不足五千。但是镇远侯爵府城堡固若金汤,很不好打!接下来该怎么打,大家议一议。”

    张翀道:“平西伯是兵法大家,您来说。”

    郑陀道:“苏难叛军的主力虽然已经被消灭了,但是老巢还在,最后这一战至关重要。蛇无头不行,所以我觉得我们联军必须先要挑选一位主帅出来。”

    沈浪不由得一愕。

    这郑陀如此跋扈霸道吗?

    你之前对国君的旨意阳奉阴违,陪着苏氏演戏,对张翀见死不救,差点让整个战局崩溃给越国带来灭顶之灾。

    为了渡过这次难关,你应该哀求我和张翀在这次平叛苏难的大功上拉你一把。

    没有想到你竟然就是要喧宾夺主,直接抢走主导权,抢走整个联军大权?

    果然是军阀作风。

    打战的时候龟缩不前,争功劳抢果子的时候凶横彪悍无比。

    听到郑陀的话后,梁永年不由得一愕,然后大声道:“对,对,对,名不正则言不顺,在消灭苏难这关键一战,我们联军需要推举一位主帅。”

    郑陀道:“梁大人是天西行省中都督,官职最高,爵位也高,我推举梁都督为联军主帅。”

    梁永年道:“不行不行,我是文官,没有打过仗,如何做得了联军主帅?我推举郑陀伯爵,您身经百战,一代名将,而且武职最高,麾下军队也最多,这联军主帅一职,非您莫属。”

    接下来,两个人猛地争吵起来。

    互相都要推举对方为主帅,拼命说自己不行。

    足足争吵了半刻钟,也没有一个结果。

    最终梁永年道:“张翀太守,沈浪城主,你们两位也有发言权,郑陀大将军最擅长兵事,这个联军主帅之职是不是非他莫属?”

    沈浪摇头道:“我觉得不是。”

    呃?

    众人朝着沈浪望去。

    官场上当中这么打脸?合适吗?

    郑陀的脸色顿时也无比难看,哈哈大笑道:“沈浪公子说得对,我不合适做这个联军主帅,还是由梁都督来做。”

    这两个人已经有了默契。

    在国君眼中,这两人都是罪人。

    那么只要把联军主帅位置拿到手,接下来剿灭苏难就是头功。

    我们立下了不世之功,你国君若是在惩治我们,那岂不是昏君?

    这个主帅之职郑陀志在必得,但万一得不到,让梁永年得去了也不要紧。

    因为梁永年在国君心目中罪过更大。

    沈浪摇头道:“我觉得梁永年大人也不合适。”

    顿时间,梁永年和郑陀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了。

    梁永年道:“张翀大人这一战打得漂亮,尽管官职低了一些,但做主帅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张公病倒在床,还是需要修养。”

    沈浪道:“我觉得,我来做联军主帅,蛮合适的。”

    “噗……”

    张翀正在喝药,这下子猛地一口喷出。

    沈浪埋怨地望过来一眼,张公我们自己人,你这样拆台合适吗?

    张翀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没能忍住。

    郑陀和梁永年顿时都呆了。

    沈浪这个小赘婿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官场上这样不要脸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

    竟然还有毛遂自荐的?

    关键你沈浪才几岁啊?你几品官啊,你什么官职啊?

    镇远城主,区区六品而已。

    我郑陀是伯爵,梁永年也是伯爵。

    张翀是白夜郡太守,兼天西行省提督,从三品大员。

    但在我和梁永年的面前,他的官职都不够看的。

    你区区一个六品芝麻官,还想要做联军主帅?

    我和梁永年都不敢自荐,你沈浪竟敢大言不谗?

    沈浪一愕道:“怎么?我不可以做这个主帅吗?”

    面对这么不要脸的人,郑陀和梁永年一下子还真的找不到言语反驳。

    顿时郑陀寒声道:“张翀太守,你觉得呢?”

    他目光如电,盯着张翀。

    在场四个人,只要超过半数,就可以定下主帅之职。

    张翀还是要脸的。

    张翀头皮一阵阵发麻。

    唉,我张翀在官场上的一代英名,就要毁于一旦了。

    “那我也支持沈浪公子做主帅吧。”

    这话一出!

    张翀有点想要遮住脸。

    太羞耻了。

    这话一出,郑陀和梁永年不由得呆了。

    这……这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张翀你一向来严肃庄重的,竟然说出如何荒诞之语,不怕传出去成为笑柄吗?

    不过这样一来,那可是彻底撕破脸皮了。

    你张翀什么意思?

    一团和气不好吗?

    一起立功不好吗?

    硬是要将我郑陀和梁永年置于死地?

    官不是你这样做的。

    顿时间,梁永年脸色也阴了下来。

    “张翀太守,莫非平叛苏难大事,在你眼中是儿戏不成?”梁永年寒声道:“我推举郑陀伯爵为联军主帅,主导指挥消灭苏难之战。”

    郑陀伯爵猛地一咬牙道:“那我也推举我自己为联军主帅,国君的旨意也很清楚。白夜郡战场我为主,张翀为辅。”

    没错,确实是如此。

    但你之前阳奉阴违不肯作为啊,任由苏难大军横扫白夜郡,坐视张翀灭亡,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架势。

    郑陀此时对沈浪真是痛恨到了极点。

    原本我郑陀是要脸的人啊,现在也你逼着不要脸了,也需要自荐了。

    梁永年道:“我们四人,有两人推举郑陀伯爵为主帅,二位我们两人官职更高,这事就这么定了,从此时开始,剿灭苏难一战,完全由郑陀伯爵指挥。”

    这下子!

    这两人直接将指挥大权夺走了。

    郑陀道:“国事当前,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他猛地坐直身体,脸上也变得威严不可侵犯。

    “镇远城主沈浪听命,本帅命令你的军队为先锋,即可出发,征讨镇远侯爵府!”

    沈浪道:“我不去。”

    这话一出,郑陀伯爵寒声道:“沈浪,军令如山,你真当本帅杀不得你吗?大军当前,杀了你也是白死!”

    沈浪内心叹息一声。

    这郑陀是郑红线的父亲,和玄武侯爵府还算有点缘分,本来沈浪还打算用上一用。

    结果现在也不需要了。

    我沈浪心胸是很宽广,但你郑陀说出了杀我这两个字,那就不死不休了。

    沈浪道:“一,我手头半个兵都没有,怎么率军作为先锋?”

    郑陀伯爵冷道:“你的一万多大军,难道不是军队吗?”

    沈浪道:“那是羌王阿鲁娜娜的军队,我可指挥不动,不如郑陀伯爵你去试试看?”

    郑陀寒声道:“你身边那两百军队呢?两百也是军队,也可以做先锋的。”

    两百人做先锋,你是恨不得我不死吗?

    沈浪道:“那两百人也不是我的,是宁焱三公主的卫队,我也指挥不动的,我这个城主是光杆司令,身边一个兵都没有。而且我也病了,病得非常严重,对了梁永年大人,您得的是什么病啊?让我得一次行不行?”

    这话一出,梁永年都督脸色剧变。

    打人不打脸,沈浪你这何止是打脸,简直是要我将脸皮都彻底撕了啊!

    “哈哈哈哈……”郑陀伯爵忽然大笑道:“梁大人你看出来了没有?人家这是怕我们争功,人家这是要独吞灭苏难大功啊,为了一己贪欲,竟然将国家大事扔在一边。苏难叛逆还没有剿灭,竟然就搞内讧,就要争权夺利,真是可笑之至。”

    梁永年寒声道:“可不是嘛,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区区一个六品小官,竟然要打压我们两位伯爵,两位朝廷大员。”

    郑陀冷笑道:“沈浪,你仗着有一点功劳,竟然如此放肆妄为。莫非你们真的以为,剿灭苏难没你们不成吗?真是笑话,梁永年大人,我们两人就去把苏难给灭了。”

    梁永年点头道:“我们要让陛下知道,谁才是忠诚于国事,谁才是贪权奸佞,完全把国事当成儿戏,沈浪你就等着听参吧!你既然病了,就好好休息,接下来的大战你也不用参加了,这个镇远城主你也暂时不要做了。”

    沈浪笑道:“好呀!”

    梁永年道:“张翀太守,你也好好休息吧。”

    然后,天西行省中都督梁永年和平西将军郑陀愤慨离去。

    从此时开始。

    这两人就夺走了天西行省平叛的军事大权,张翀和沈浪就被名正言顺地扔在一边凉快了。

    而且从官方程度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

    梁永年和郑陀走了之后,张翀笑道:“有意思吧?”

    沈浪道:“叹为观止,总有人不断刷新我对无耻认知的下限,在这官场上厮混,不无耻的话还真是活不下来。”

    张翀道:“这两人还有另外一层诛心之意。”

    沈浪道:“剿灭苏难,自己占领镇远侯爵府取而代之,威慑国君!”

    张翀点头。

    不管是梁永年还是郑陀,都不甘心坐以待毙的。

    想要自救,或许仅仅剿灭苏难还是不够的,因为国君已经将这二人恨上了。

    只有一种东西能够让国君低头。

    那就是兵权和地盘。

    眼看着苏难叛乱就要被平息了,越国的西边就要平静下来了。

    郑陀和梁永年为了保命,当然要让这种乱局继续下去。

    灭了苏难,我们自己占领镇远侯爵府这座固若金汤的城堡取而代之,保持一种隐隐割据的态度。

    吴国和楚国一看,越国西边还没有平定啊?

    那我们继续撕,继续干啊。

    而那个时候郑陀和梁永年就能待价而沽。

    所以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军阀的疯狂之心。

    面临危局,郑陀不但要绝地求生,而且还要逆转局面借机崛起,取苏氏家族而代之。

    但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是上天欲使人灭亡,先让人疯狂。

    张翀道:“幸好沈公子和他们做了切割,否则我们的那点军队,只怕要被他们祸害掉。”

    沈浪道:“这两个疯子,一定会争分夺秒去攻打镇远侯爵府。我们就看一场好戏,然后将他们一锅炖了,我还真愁镇远侯爵府这个乌龟壳不好啃呢!”

    张翀道:“尽管他们军队四五倍于苏难,但定会吃大亏的!”

    ………………

    沈浪和张翀猜的没错。

    梁永年和郑陀二人感觉到了致命的危机,必须绝地求生。

    现在沈浪大胜,苏难主力覆灭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

    所以时间还来得及。

    他们真的要争分夺秒,在最短时间内剿灭苏难,占据镇远侯爵府取而代之。

    这样他们还有一线生机,甚至能够借机做大。

    万一等消息彻底传开之后。

    楚国退兵,吴国退兵。

    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国君的雷霆之怒,就会疯狂倾泻在这几人头上。

    到那个时候,便是灭顶之灾。

    置于死地而后生,平息将军郑陀还真是有魄力啊!

    离开白夜郡城之后。

    郑陀把白夜关的军队全部带走,整整两万大军,一个不留。

    梁永年率领着“五千”军队!

    两人联军两万五千人,全速南下,疯狂地扑向镇远侯爵府。

    他们要和时间赛跑!

    ………………

    时间回到一天之前!

    苏难坐镇镇远侯爵府。

    当羌国一万骑兵进入天西行省后,他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汇报。

    羌王阿鲁太依旧在大劫宫围剿沈浪和阿鲁娜娜,派大将束布台率领一万大军先进入天西行省和苏氏会师。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苏难当然是大喜。

    羌王阿鲁太也终于忍不住了吗?

    害怕整个天西行省南部都被苏氏占据,所以也迫不及待地来抢地盘了。

    所以,苏难没有任何阻拦,反而派人去给束布台送去金银和粮草。

    但不知道为什么,事后苏难总感觉到不对劲。

    非常的不安。

    却又找不到源头。

    尽管一同送来的还有儿子苏剑亭的亲笔书信。

    但还是让人不安。

    羌王阿鲁人太此人嗜兵权如命,之前不分兵,为何此时又分兵了?

    最关键的是,这样的大事,为何苏氏一个人都没有来回报?

    两天后!

    他接到了边境守军的传来的正常情报。

    大雪山那边仿佛发生了地震。

    因为他们只感觉到了震动,没有看到雪崩。

    顿时,苏难头皮发麻。

    立刻感觉到不妙。

    他立刻下令,去堵截束布台率领的羌国骑兵。

    不仅如此。

    他还派遣苏庸率领两千骑兵追击束布台的骑兵。

    苏难并不敢确定羌国那边发生了剧变,只是本能地不安。

    然后,他就进入了度日如年的等待!

    甚至心中不断祈祷。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

    天神保佑我苏氏家族,最可怕的局面一定不要发生!

    天神保佑,天神保佑!

    然后,苏难一夜未睡,就这么无比焦灼地等待着。

    充满了惶恐。

    但是又充满了期待。

    希望只是虚惊一场而已。

    然而……

    半夜时分!

    苏庸带着十几骑,狂奔进入镇远侯爵府的时候。

    在火光中,苏难远远就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惊惶。

    刹那间,苏难头皮一阵阵发麻,遍体冰寒。

    发生了什么事?

    千万不要是坏消息。

    因为一旦是坏消息,那便是灭顶之灾。

    这个时候,自负无比的苏难也开始在心中哀求满天神佛。

    天神抱有苏氏家族。

    一定不要是坏消息,一定不要是坏消息!

    惊惶地苏庸猛地冲了进来,几乎直接摔倒在地。

    “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羌国发生剧变,阿鲁娜娜已经成为了羌国之王。”

    “进入天西行省的那一万骑兵是敌人,是沈浪带来的!”

    “苏全大帅大军正全力攻打白夜郡主城,眼看就要拿下来了。结果沈浪率领这一万骑兵从背后杀了过去,完全杀得苏全大军措手不及。”

    “我苏氏联军主力,近乎全军覆灭。苏全大帅,也自尽了!”

    “白夜郡战场,我们败了!”

    说到后面,苏庸的声音已经沙哑了,说完就跪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刹那间!

    就如同一道惊雷,狠狠劈打在苏难的头顶。

    将他击得魂飞魄散。

    整个身体一点点温度都没有。

    眼前一阵阵黑暗。

    胸腹之内的真气,横冲直撞。

    一股气息完全压制不住,疯狂乱窜。

    紧接着,一阵绞痛!

    然后猛地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苏难眼前一黑,彻底倒地!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我去吃点饭,然后接着码字,诸位给我力量!

    谢谢逆风寒明,快准狠云哥,醋笨笨,消失等人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