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浪本以为会听到杀猪一般的叫声,上一次阿鲁娜娜的狂野他还记忆犹新。

    结果竟然没有!

    阿鲁娜娜的声音竟然没有穿云裂壁。

    两个人的战况竟然是热烈而不猛烈。

    沈浪听了一会儿,觉得非常没有意思,就直接走了,进入雪山部落的山谷之内。

    等这对狗男女爽完了,自己会回来的。

    沈浪才不会承认自己自卑了。

    假的假的,超过半个小时都是假的。

    不但沈浪走了。

    雪山部落的三千武士也走了。

    他们倒不是自卑,而是本能不愿意看到他们的女王马奇在一个男人身上。

    真的有点偶像光环破灭的感觉。

    ………………

    沈浪漫步在山谷之间。

    这里密密麻麻都是帐篷,每一个帐篷面前都矗立着一块木头,雕琢成鹫头狼身的形状。

    这个怪物沈浪不是第一次见了,之前在羌王宫附近就见过几次。

    鹰头狮身的怪兽叫狮鹫,那秃鹫头狼身体还长着翅膀的怪兽应该是什么?

    羌国人称之为天狼鹫,算是羌国王族阿鲁家族的家徽。

    只不过之前在羌王宫,这个天狼鹫的雕像已经很少见了,听说阿鲁冈不喜欢,觉得不详,全部烧掉了。

    按照沈浪的阴谋论,这应该也是苏氏家族的阴谋,先淡化阿鲁王族的家徽和图腾,然后渐渐淡化阿鲁家族,最后取而代之。

    反而到了阿鲁娜娜的部落,这里密密麻麻都是天狼鹫图腾。

    这些木头雕琢的天狼鹫图腾上,全部都写着同一句话。

    天神保佑我女王!

    呃!

    天下岂有六十年的太子乎?

    咦?我脑子为何会冒出这句话来?

    沈浪蹲下来研究这几个字,他以前从来不知道,羌国竟然还有文字?

    不过仔细研究后就发现了,这羌文完全是根据汉字而生生造出来的,又仿佛带着楔形文字的风格。

    总之这种文字象征意义远远大过于使用意义,基本上没什么人用的。

    整个部落内,不仅仅木头图腾上写满了这句话,每一个帐篷上也写满了这几个字。

    天神保佑我女王!

    可见阿鲁娜娜在这个部落内拥有很高的人心。

    看来自己她准备的医书和兽医书还是有用的,让她得到了无数人的拥戴,救人性命,救人牲畜在羌国应该是最高手段了。

    沈浪身后跟着一名武士,看起来非常英武,也非常强大,还是一个光头。

    他是阿鲁娜娜麾下第一猛将。

    此人看上去有西域人的血统,也有东方人血统,还有羌国人血统。

    “你是?”沈浪问道。

    那个武士道:“我是女王麾下的第一将领,鹰扬。”

    沈浪目光望向他的光头,还有浑身的伤痕。

    沈浪从来都没有见过真多伤痕的人,足足几百道不止,这些伤痕仿佛盔甲一般,使得他看起来像是某种猛兽。

    “我先是奴隶,后来有成为斗奴,赢了七年之后,被大劫寺收为弟子。”鹰扬道:“但是大劫寺和我追求的道完全不一样,所以我就叛出了大劫寺成为了雇佣兵,厮杀了几年后,我成为了佣兵的首领,我的队伍感染了天花,所以来到了女王这里,她治疗好我的的天花,而且还为所有人种牛痘,终身免疫天花的屠戮。”

    所以,他就效忠了阿鲁娜娜,成为了女王部落的头号将领。

    沈浪道:“我身边也有一个斗奴出身的女子,名字叫武烈,你认识吗?”

    鹰扬道:“你身边有几十个斗奴,我一下就嗅出了她们身上的气味。但是你说的这个武烈我不认识,但她不是我的对手。”

    这话就很傲慢了。

    鹰扬道:“斗奴是从遥远的西方传过来的,到了西域诸国发展到了极致。但你们东方世界的斗奴不行,不够残忍血腥,你们太文明了,诞生不了真正强大的斗奴。”

    这句话很有道理。

    沈浪道:“整个部落就剩下你们这些武士了?其他人呢?”

    鹰扬道:“都走了。”

    沈浪道:“那几千个越国奴隶也走了?”

    鹰扬道:“女王部落人数最多的时候有十三万,就算到最后还有两万人留下来。但是女王陛下将他们都赶走了,他们虽然忠诚于女王陛下,但都是柔弱不堪的奴隶,留下来只会白白牺牲,战场和牺牲是战士的事情,和平民无关。”

    你的荣誉感倒是很强。

    但沈浪有些了解这种心态,他就相当于一个非常强大的角斗士,从小到大支撑他活下去的就只有求生欲,荣誉感。

    沈浪问道:“你麾下哪一族的战士最多?”

    鹰扬道:“沙蛮族。”

    沈浪道:“为何?”

    鹰扬道:“因为沙蛮族的男儿最野蛮暴力,最擅长战斗,所以西域斗奴中,沙蛮族人最多。我的雇佣兵最多的便是沙蛮族。”

    沈浪道:“那沙蛮族武士有荣誉感吗?”

    鹰扬道:“有,非常强烈,只不过被你们东方世界所不能理解。”

    沈浪道:“你知道南殴国的矜君吗?”

    鹰扬道:“知道,他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我手下的沙蛮族武士也非常崇拜他。”

    这对于越国来说是一个坏消息。

    不管是沈浪和宁元宪都没有想到,南殴国的战局会演化到这个地步。

    矜君成年之前一直都在越国国都,被视为宁元宪的义子,曾经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誉地位。

    越国人甚至可以黑太子,但不能黑矜君。

    越王坑死了上一代矜君,又派遣无数官员接管了南殴国的政事。

    整整经营了十几年,南殴国几乎所有权力都掌握在越国官员手中,此时宁元宪才把矜君放回南殴国中,而且还把宁萝公主许配给他。

    在所有人眼中,矜君在南殴国就是一个傀儡,完全掀不起风浪。

    之后矜君下毒谋害宁萝事发,矜君谋反,平南大将军祝霖率领大军三万入南殴国平叛。

    本以为这场平叛最多两三个月就能完成,祝霖不仅有三万大军,南殴国内还有无数心向越国的带路党。

    然而没有想到,在战局最绝望的时候,矜君竟然只身入沙蛮族请求援军。

    按说这完全是找死的行径。

    沙蛮族最最痛恨的就是叛徒,而南殴国历代国主就是最大的叛徒。

    南殴国本是沙蛮族一员,但被越国收买,叛出了沙蛮族,成为了越国的附庸。

    在越国的武装下,南殴国的武器装备远远超过沙蛮族。

    每一次越国扩张南下的时候,南殴国主都率军冲杀在最前线,杀起同族毫不手软。

    可以说,南殴国主的宝座完全是用无数沙蛮族人的尸骨堆成的。

    这是最大的沙奸啊!

    就十几年前的那一场大战,南欧国和越国联军杀了多少沙蛮族人?战士和平民加起来,足足十万巨。

    矜君作为最大的沙奸,竟然去沙蛮族求援?

    岂不是必死无疑吗?

    不仅仅会死,而且会接受最残酷的刑法!

    这个最残忍的酷刑就是把人的下半身埋入洞穴,那洞穴里面有几百条毒蛇。

    这个人的上半身涂满了蜂蜜,然后他身上倒几万只白骨毒蚁。

    最多几分钟之后,此人下半身就会肿胀好几倍,上半身就只剩下白骨。

    所有人都等待着矜君暴毙的消息。

    然而他不但没有死,而且还迎娶了三个酋长之女和两个女酋长。

    带回来了五个老婆,还有一万沙蛮族大军。

    然后,南殴国的战局就彻底陷入了泥潭。

    越国不断增兵,沙蛮族大军也源源不断进入南殴国。

    矜君的名声越打越大。

    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整个沙蛮族的大英雄。

    鹰扬道:“或许用不了多久,矜君就会成为首个统一沙蛮族的王!到那个时候,你们越国在南殴国就要输了。”

    南殴国战局本来和沈浪也是无关的。

    但是很快就要和他有关了,祝霖大将军若战败,对沈浪反而是一个好消息。

    宁政未来想要上位,南殴国是一个最好的舞台。

    浪爷真是很疯狂的。

    现在羌国未灭,苏氏未灭,他就开始考虑如何灭太子和三王子的策略了。

    什么是天才?

    就是提前二百天就开始想着怎么害你。

    鹰扬道:“我觉得,矜君本来早就可以赢,早就可以消灭你们越国的祝霖,但是他故意不赢。”

    这话一出,沈浪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矜君就牛逼了。

    那就是把南殴国战场当成工具,统一整个沙蛮族的工具。

    那样的话,什么时候他统一了沙蛮族,或许就是祝霖全军覆灭,南殴国战局彻底崩溃的时刻。

    但现在越国对此一无所知。

    因为祝霖大军还是赢多输少,南殴国的三个大城市依旧在他的掌握之中。

    沈浪无权看宁萝和祝霖大将军的奏报,但从国君的反应上看,南殴国战局虽然陷入泥潭,但整个越国都觉得战局总体乐观。

    春江水暖鸭先知。

    对于矜君的强大之处,反而是最底层的武士感知最为清晰。

    现在连阿鲁娜娜公主麾下的沙蛮族武士都开始崇拜矜君了,这已经是非常吓人的信号了。

    看来这位矜君,真的是相当了不起。

    真是江山如此多娇。

    天下豪杰辈出。

    不过至少现在,矜君距离沈浪还很远。

    此刻沈浪要面对的人是羌王阿鲁太。

    沈浪道:“明日之战,你觉得如何?”

    鹰扬道:“若女王愿意逃跑,我们不会死。但女王不跑,我们必死无疑。”

    谈论生死的时候,鹰扬也显得很淡然,这一点倒是和武烈很像,仿佛一点都不畏惧死亡。

    沈浪在阿鲁娜娜的小城堡上,俯瞰整个山谷部落。

    这是一个好地方。

    但防守太薄弱了,唯一的屏障就是山谷口的那道石墙。

    这道石墙足足有五里长,但却非常粗糙,仅仅只有三米高,近两尺厚。一部分是石头,里面是泥土。

    这根本就称不上是一道城墙。

    三千人对阵四万人,靠着这么一堵石墙是绝对不行的。

    这一战就算神仙来打,也是必输无疑。

    ………………

    将近两个时辰后。

    那对狗男女终于回来了,阿鲁娜娜不仅和大傻苟且好几次,而且还带着大傻去洗澡了。

    还换了一身新衣衫。

    大傻进入城堡之后,面孔瞬间就红了。

    “二傻,我……我先走了。”

    然后,他就躲进房间之内,明天之前是不敢露面了。

    连大傻都知道害羞了。

    反而阿鲁娜娜容颜不改,就仿佛刚才众目睽睽之下乱搞的人不是她一样。

    “二傻,我应该是怀孕了,但也不是非常确定,你帮我看看。”

    沈浪一惊,都怀孕了你还乱搞?

    换算时间,应该是三个多月,这时候胎儿最脆弱,你这样乱搞容易出事的懂吗?

    然后沈浪赶紧给她检查。

    结果发现她确实怀孕了,而且胎儿非常健康,非常强壮。

    三个多月的宝宝就这么强壮,真是太少见了,大傻的种子还真是牛逼。

    “是怀孕了,宝宝非常健康,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你们的宝宝生下来可能比普通孩子大很多。”沈浪道。

    阿鲁娜娜大喜,宝宝越大越好。

    接着阿鲁娜娜道:“大傻说,你能够帮我打赢阿鲁太?”

    沈浪道:“对,我能够帮你消灭阿鲁太的几万大军,能够让你做上整个羌国的女王。”

    阿鲁娜娜的表情有些复杂。

    阿鲁太要来杀她,她当然是要反抗的。

    但是她却没有主动要杀死阿鲁太的意思,对于成为王国的女王,她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沈浪道:“苏羌合一后,最多十年之内,苏氏就会吞并羌国,到那时候就没有阿鲁家族了,也没有天狼鹫图腾了,整个羌国都归了苏氏。”

    “停!”阿鲁娜娜道:“你别和我说这些家族国家大事,我就只知道一点,阿鲁太要来杀我,那我就要杀他。”

    呃!

    行吧!

    阿鲁娜娜道:“你确定能够消灭阿鲁太的几万大军?我跟你讲,我是肯定打不过他的。别说我只有三千人,就算有我三万人,我大概也打不过他。”

    沈浪道:“我确定,能够击败阿鲁太的几万大军,但是你一切要听我的。”

    “行,没问题!”阿鲁娜娜道:“你虽然是一个人渣,而且还想睡我师傅。但你不会害自己人,你吹过的牛都实现了,我相信你。”

    呃!

    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让人不不爱听了。

    跟脑子里面都是肌肉的女人打交道,也难也简单。

    当她不相信你的时候,你说得天花乱坠都没用,她的青龙偃月刀直接就砍过来了。

    但是但她相信你的时候,一切就无比简单了。

    “明天的战斗就交给你了,我去和大傻睡觉了。”

    阿鲁娜娜直接走了。

    还睡?!

    ………………

    羌王阿鲁太连夜行军,一直到距离雪山部落二十里的地方在停下来驻扎。

    羌国靠放牧为生,牛马羊无数。

    在别国珍贵无比的骑兵,在这里到处都是。

    所以阿鲁太的四万大军,几乎有一大半都是骑兵。

    这一路上,他志得意满,又春意盎然。

    苏氏家族又送过来了一个女人。

    一个寡妇,三十三岁的苏枭。

    三个苏氏之女,三个绝色。

    幸亏阿鲁太是铁打的身子,也幸亏他有所节制,否则只怕真的要尽人亡了。

    苏羌合一!

    这是这是苏氏想要吞并羌国。

    阿鲁太不是傻子,他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觉得,谁吞并谁还不一定呢。

    就凭着在我身边放几个女人,就想要控制我阿鲁太?

    做梦!

    至少现在的苏羌合一,我阿鲁太才是王,你苏难才是丞相而已。

    阿鲁太和阿鲁冈不一样。

    他觉得自己的父王虽然霸道无敌,但却非常粗俗不堪,完全没有经过文明的熏陶。

    看看他那恶俗的王宫就知道了,建造得这么大,却庸俗不堪。

    看看他的藏宝库,全部都是宝石金子,可有任何古董书画?

    阿鲁冈觉得天下最好的地方就是羌国,就是他的那个王宫。

    但新王阿鲁太却向往东方的花花世界。

    羌国太荒凉了,没有城市,没有绫罗绸缎。

    这一次苏羌合一,谋反自立,主力大军还是要靠我阿鲁太。

    但是,我羌国大军一旦杀入天西行省之后就不走了,我羌王也要入城了,也要成为文明世界的大王。

    我应该立哪个城市为新王都呢?

    白夜城?天西城?

    还是修复大劫宫?

    但原来的那个羌王宫,他是绝对不要了,太恶俗了。

    这一战打完之后,他就把王宫所有的金子都融掉,用去建新王宫。

    不过随着大军东进之后,他的好心情渐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怒火。

    因为他听到了无数的歌谣,都在赞美阿鲁娜娜女王。

    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图腾,上面都用羌文写着天神保佑我女王。

    他每天都派遣使者去阿鲁娜娜的部落喊话,逼迫那些贱民离开。

    要么滚,要么死。

    果然,这些牧民都滚了,全部离开了雪山部落。

    一路上阿鲁太就遇到了许多逃离的雪山部落牧民。

    但是这些牧民却没有来向他跪拜,也没有来效忠他,而是朝着远方走去。

    他们一边走,一边哭,一边喊着歌谣。

    这些歌谣虽然非常隐晦,但意思非常明显,实在埋怨天神无眼,这么好的女王却很快要死了,凶恶的王却要统治整个雪山下的草原。

    越靠近雪山部落,阿鲁太越是怒火万丈。

    整个羌国就只能有一个王,那就是我阿鲁太。

    另外三个兄弟都被杀了,更何况是一个女子,也敢称王?

    更何况我历代羌王都高高在上,绝对不会去做收买人心之事。

    你阿鲁娜娜破戒了。

    而就在此时,不远处又有一群牧民经过,他们大概是最后一批逃离雪山部落了。

    他们又是一路哭,一路唱着歌谣。

    诅咒恶王,为女王哭泣。

    阿鲁太暴怒,顿时就要下令将这些牧民斩尽杀绝。

    苏莫赶紧上前缠绕,柔声道:“大王莫要生气,这群贱民最没有见识,最容易被小恩小惠收买,但是他们也是最健忘的,等阿鲁娜娜死了之后,用不着半年,他们就会将她忘得干干净净,到时候他们就只有一个王,那就是您。”

    苏凝娇声道:“再说大王志在四方,您未来是要和楚国,越国平起平坐的大国之君王,这群卑贱的牧民就如同地上的老鼠,哪里会懂得天上苍鹰的想法呢。”

    羌王阿鲁太的怒焰这才平息些许。

    但是杀阿鲁娜娜的心更加坚决了。

    羌国只能有一个王,任何想要和我夺王位的人都要死,我的亲妹妹也不例外。

    紧接着,苏莫,苏凝,苏袅又扒光了衣衫,缠绕上来。

    这三个女人真是太美了!

    羌王阿鲁太猛地一咬牙,拒绝了她们。

    “明日大战,要将阿鲁娜娜斩尽杀绝,今日禁欲!”

    然后,他走了出去。

    天上月明星稀。

    羌王见到一个身影正在仰头望着星空,正是苏剑亭。

    “你在看什么?”阿鲁太问道。

    苏剑亭立刻躬身拜下道:“臣拜见大王。”

    阿鲁太道:“我在问你,在看什么?”

    苏剑亭道:“我在家中也经常仰望星空,然后想要尝试分辨一下,此处的星空和家中有何不同?”

    阿鲁太哈哈大笑道:“苍穹之下皆蝼蚁,蝼蚁望天,哪里都一样的。”

    苏剑亭不由得一愕。

    阿鲁太竟然说得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

    羌王阿鲁太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南殴国的矜君说的。他说太愚蠢的人不要经常望天,因为容易变得更蠢,会忘记自己身处于尘埃之中,会忘记去辛苦讨生活。太聪明的人也不要经常望天,因为容易沉迷于其中。苏剑亭你是聪明之人,还是蠢人呢?”

    难怪,矜君这样的英雄豪杰说出这样的话也不奇怪。

    苏剑亭笑道:“臣是中庸之人。”

    阿鲁太道:“人对上天太过于敬畏了就会胡思乱想,比如你们东方世界的人,一个流星划过都要想着是不是上天有所预兆?几颗流星坠落,国君甚至还要下莫名其妙的罪己诏。当然对上天完全没有敬畏也不好,就如同我的父王,他心中就毫无敬畏。”

    在其他国家,子不言父过。

    因为以孝治国,就是要崇拜祖先。

    但是在羌国强者为尊,完全没有这回事。老羌王刚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人敬畏了,甚至到现在都没有人理会阿鲁冈是怎么死的。

    可是这句话,苏剑亭却不敢接,而且他不知道阿鲁太究竟想要说什么。

    羌王阿鲁太淡淡道:“我父王竟然把阿鲁家族的图腾和家徽都给烧掉,这就是对上天太不敬畏了。我阿鲁家族的图腾是天狼鹫,天狼吞月。我们阿鲁王族有狼的力量和野性,有秃鹫的眼睛和翅膀,这样才能翱翔在天际,再能接受天神的庇护。所以他把家族图腾烧掉这是不对的,从今以后我要重新将家族图腾矗立起来,天狼鹫图腾还要成为我们新王国的旗帜!”

    这话一出,苏剑亭心脏一颤。

    阿鲁太这是在暗暗警告,不要把他当成父亲阿鲁冈。

    你们怂恿着我父亲烧掉了家族图腾包藏祸心别以为我不知道。

    先淡化天狼鹫图腾,再淡化阿鲁王族,最后吞并整个羌国,不要痴心妄想。

    苏剑亭拜下道:“大王英明,臣拥护!今天晚上就赶制出天狼鹫王旗。”

    羌王阿鲁太摇头道:“不用了,这面旗帜等灭了阿鲁娜娜再用。”

    因为这面旗帜已经被阿鲁娜娜先用了,在她死之前,阿鲁太就不能用。

    羌王阿鲁太道:“睡吧!明日一早就出发,将阿鲁娜娜斩尽杀绝。后天就进入越国和你父亲会师,横扫整个天西行省,打哭越王宁元宪!”

    苏剑亭躬身道:“臣遵旨。”

    羌王阿鲁太笑道:“你父亲应该等急了吧,哈哈哈!我的妹妹,你为何不睡,嫌弃太丑吗?”

    苏剑亭躬身道:“不敢,臣立刻就睡!”

    当天晚上,苏剑亭秉着呼吸,把羌王阿鲁太十七岁的妹妹给睡了。

    然后,稍稍有点怀疑人生。

    长得其实很漂亮,关键是味道太重,而且姿势娴熟之极。

    尽管才十七岁,但已经是一个老骑士了。

    为了家族大业,我苏剑亭的牺牲还真大。

    ………………

    次日一早,天不亮!

    阿鲁太四万大军,就已经吃饭完毕。

    “大军出发!”

    一声令下。

    两万多骑兵,冲锋在前,两万步兵行军在后。

    浩浩荡荡,朝着阿鲁娜娜的雪山部落杀了过去。

    二十几里的距离,骑兵最多一个时辰就能赶到了。

    两万骑兵,带着特殊的韵律前进。

    说奔跑不是奔跑,说行走不是行走。身后步兵努力快跑,也能追的上。

    天亮之后!

    雪山部落已经清晰可见了。

    山谷之中,密密麻麻是无数的帐篷,还有无数的天狼鹫图腾。

    山谷口的那道石墙也清晰可见,墙上挂满了旗帜。

    那是阿鲁娜娜的王旗,上面画着的正是阿鲁家族的图腾天狼鹫。

    这道五里长的石墙,就是雪山部落唯一的防线屏障了。

    然而在阿鲁太眼中,这道石墙完全不堪一击。

    又不是东方国度的那些城墙,这石墙又薄又矮,轻而易举就能撞塌了。

    阿鲁娜娜的三千人想要靠这道石墙守住部落,完全是痴人说梦。

    距离石墙还有五里的时候。

    羌王阿鲁太一声令下。

    “停!”

    接下来,大军要开始集结了。

    一个冲锋!

    就能彻底毁掉这道脆弱不堪的石墙。

    就能踏平阿鲁娜娜的部落。

    而就在此时,从北边又冲来了一支军队。

    全部都是光头。

    这是大劫寺的僧兵。

    为首的便是苦难头陀,还有一个女道姑。

    阿鲁太第一眼直接瞥向道姑的屁股,还有大腿之间。

    对于任何女人,他都是这样看的。

    然后在脑子幻想,如何日掉她。

    羌王就是要日天下女人,

    楚国大宗师班若大宗师不以为意,天下男人看她穿着道袍的样子,倒是有大部分想要日她的。

    天下男人皆龌蹉,她哪里管得过来。

    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掉李千秋。

    当然她和李千秋之间无冤无仇,但是她的师傅和李千秋的岳父也就是上一代的剑王仇恨就大了,简直就是魔岩山道宫之耻。

    这个耻辱,只有杀掉南海剑王,才能洗刷干净。

    “羌王,别来无恙啊!”苦难头陀大笑道。

    大劫寺的战略是和苏氏合作,不是和羌王合作。

    因为上一次在羌国,羌王就坐视了苦海头陀的灭亡。

    而且在苏羌之间,大劫寺看好苏难。

    羌王阿鲁太笑道:“苦难上师别来无恙?你来作何?”

    苦难头陀道:“去一趟大劫宫。”

    大劫宫,就在这大雪山上,曾经是大劫寺在越国最大的一个宫殿群。

    不但在山上开辟出了宫殿,还开辟出一个广场,可以供几万信徒跪拜。

    羌王阿鲁太道:“那真是巧了,我也打算去一趟大劫宫,甚至打算修复它,成为我新王国的行宫呢。”

    苦难头陀面孔一抖,暂时将这个争端抛在一边,寒声道:“我来还有另外一事,杀沈浪!”

    “沈浪?”羌王阿鲁太道:“他也在这里?”

    苏剑亭心脏一抖。

    沈浪这个小畜生也在?

    苦难头陀道:“对,沈浪这条小毒蛇就在雪山部落内。”

    羌王阿鲁太道:“此子必杀。”

    苦难头陀道:“此子必杀。”

    苏剑亭道:“此子必杀。”

    苏莫,苏凝,苏袅齐声道:“此子必杀。”

    苦难头陀道:“那就把大劫宫的争端放在一边,先杀沈浪可好!”

    羌王阿鲁太道:“行!”

    然后,大劫寺的两千僧兵和羌王阿鲁太大军联合在一起。

    “大军集结!”

    “列阵!”

    “前进!”

    四万多大军,朝着雪山部落的那一道脆弱石墙,浩浩荡荡进发。

    距离五里石墙越来越近。

    三里!

    两里!

    一里!

    羌王阿鲁太一声大吼:“冲锋,将叛逆阿鲁娜娜斩尽杀绝!”

    “冲锋!”

    顿时,两万骑兵疯狂冲锋。

    每一个骑兵手中都拿着一个铁锤,他们要借助战马的冲势,用铁锤砸塌这道五里石墙。

    大劫寺的僧兵,更是抬着一根粗大木头,当作撞墙锤疯狂冲去。

    顿时,整个大地颤抖。

    杀声冲天!

    方圆十几里内,所有虫兽纷纷狂奔逃窜。

    羌王的两万骑兵冲得很快。

    而且越来越快,卷起的尘暴,如同乌云滚滚。

    “杀,杀,杀!”

    距离雪山部落石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放!”

    “放!”

    “放!”

    随着一声令下!

    石墙背后的守军箭雨狂射。

    几千支羽箭,在空中划过密密麻麻的弧线,猛地砸落到羌王骑兵群中。

    “噗噗噗……”

    羌王骑兵身上没有重甲,利箭轻而易举撕开了肌肤,刺入体内。

    一个又一个羌王骑兵从战马上坠落,然后被踩成肉泥。

    两万多骑兵,实在太密集了。

    “放!”

    “放!”

    随着沈浪和阿鲁娜娜的命令。

    一阵又一阵箭雨落下。

    羌王骑兵,乃至大劫寺僧兵,纷纷倒地毙命。

    但是这宝贵的杀伤机会太短了。

    仅仅只有一百米的距离。

    仅仅只有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最多也就是射杀二三百人而已。

    很快!

    羌王的两万骑兵猛地冲到了石墙之前。

    手中的锤子,狠狠地朝着石墙砸去。

    “砰砰砰……”

    一阵阵巨响!

    脆弱的石墙,一阵阵战栗。

    “冲,冲,冲过石墙,将阿鲁娜娜斩尽杀绝,将沈浪部属斩尽杀绝!”

    随着羌王的一声令下。

    无数羌国武士,猛地一跃,如同无数野兽一般,直接从战马跃上不足三米的石墙。

    短短片刻。

    无数羌国武士,如同潮水一般,涌上石墙。

    战斗刚刚开始,最进入最激烈的状态!

    四万多大军,就算淹也要将阿鲁娜娜和沈浪区区三千多人淹没,淹死!

    ………………

    注:第一更送上,上午就喝一碗粥,现在又血糖低四肢发软,我去吃饭然后码字。狂求月票,狂求支持,诸位大人呀!

    谢谢死亡梦境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