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赔了夫人又折兵!

    真是要让人气吐血了!

    沈浪此子真是恶毒,活活坑死了几万人!

    哪怕以苏难的涵养,也不由得头脑一阵阵昏眩,胸口堵着一股气散不出来。

    沈浪小贼来了白夜郡才多久啊,就让苏氏家族吃了两个大亏了。

    这一次的损失更是痛彻心腑。

    上百万金币啊,就这么如同水一般从手中流走了。

    这小贼真的是农民的儿子吗?

    农民的儿子这么视金钱如粪土,视人命如同草芥吗?

    大概也就宁元宪才这么败家吧?

    苏难久居朝堂高位,他当然知道这位国君陛下的奢靡程度,完全称得上是挥霍无度。

    越国究竟欠了隐元会多少金币?

    这个数字就只有天知道了。

    但你沈浪才发达多久啊,上百万金币就这么洒出去了?

    你这等气魄,我苏难还真学不来。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而且你这样的大手笔已经两次了。

    第一次在望崖岛,沈浪小贼用天文数字的黄金制造了一个惊天大谣言,活生生坑死了仇天危的海盗大军,夺取了怒潮城。

    苏难可是听说了,那几十万金币伪造的上古金脉现在还沉在那个大矿坑底下,没有完全捞起来。

    这第二次在白夜郡,他带头抢了西域商人好几年的积蓄,自己却一个铜板都不要。

    面对几万的暴民,也是半点都不心动,这可是完全能够转变成为大军来用的。

    真不知道该说是沈浪厉害,还是该说心大。

    “贪心了,贪心了!”

    话虽如此,但苏难却不后悔。

    他一箭三雕的计策也没有错。

    一百多万金币,换成宁元宪都会心动,更何况他苏难?

    长长呼出了一口气,苏难走到大窗户下,望着不远处的大雪山。

    “吃了两个大亏,跌了两个跟头。”

    苏难自言自语道。

    望着雄伟的大雪山,心胸终于舒畅了一些。

    事情过去就让他过去了,纠结已经发生的得失毫无意义。

    “不过这没什么,大局依旧没有变。”苏难自语道:“沈浪就算再折腾,张翀手头也变不出兵来,就区区三千多兵马,翻不了天去!”

    苏庸道:“主公,苏全大人的军队已经包围了白夜郡城,不知是否应该进攻?”

    是啊?

    应该进攻吗?

    围而不打?

    不行,这不是便宜张翀了吗?

    兵贵神速,苏氏家族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横扫整个天西行省南部。

    不宣而战?

    那也不行,对士气不利!

    既然要开打,那就轰轰烈烈地打。

    现在就要正是宣布起兵吗?

    那就是天崩地裂,瞬间点燃整个越国剧变的导火索。

    “白夜关的郑陀,可有动静吗?”

    苏庸道:“依旧没有,城门紧闭!”

    “羌国那边呢?阿鲁太大军到哪里了?”

    苏庸道:“世子刚刚送来的情报,羌王阿鲁太的四万大军速度很快,距离阿鲁娜娜的部落已经不足百里,一旦灭掉阿鲁娜娜,立刻就能东进和我们会师。”

    苏难走到大地图的面前。

    “这里是阿鲁娜娜的雪山部落,羌王阿鲁太的大军应该在这里!”

    他指了地图上的一个点,从地图上看羌王阿鲁太大军和他的直线距离真的很近,区区几百里而已,只不过需要绕过大雪山。

    苏庸道:“半个月之内,羌王阿鲁太的大军就能和我们会师。”

    苏难道:“楚国呢?吴国呢?这一次越国剧变,最大的得利者可是这两家,他们不能雷声大,雨点小!不能光等着我先打,这两个块头大,要打也是他们先打!”

    苏庸道:“东部海域距离我们这实在太远,情报无法及时送来。但吴王对雷洲群岛志在必得,隐元会对东海贸易权志在必得,关键是楚国!”

    苏难目光落在白夜关上。

    郑陀的军队虽然不多,但却如同悬在头顶上的一支剑。

    苏庸道:“主公?我们开战吗?苏全大人正在等着您的命令!”

    苏难眉头紧锁,思考了很久。

    “不!”

    “先不动,去告诉楚国的使者,什么时候楚国大军动了,我再动!”

    苏难还是压制了强烈的冲动。

    这一点,他和沈浪预料中的不一样。

    本来沈浪还觉得苏氏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但苏难此人,真是很难琢磨。

    有些时候无比的大胆贪婪,有些时候又无比的保守。

    本以为已经兵临城下,他就会这么反了。

    没有想要,竟然硬生生止住冲动。

    片刻之后!

    楚国使者急匆匆地进来,直接朝着苏难拜下道:“苏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惊天动地就在此时啊!”

    很显然,他也听说了白夜郡城的事情。

    苏氏大军都已经兵临城下了,那肯定就直接开战了。

    时间脱得越久不打,对张翀越发有利。

    “苏侯,开战吧,趁着张翀立足未稳!”楚国使者兴奋道。

    苏氏在白夜郡吃了大亏对于苏难来说是坏消息,但对楚国却未必是坏消息。

    苏难端起茶杯道:“不急,不急!”

    楚国使者道:“苏公,张翀此贼非常厉害,若是给他时间,只怕真的将白夜郡城经营得更加固若金汤了。”

    苏难依旧道:“不急,不急!”

    楚国使者道:“那苏公要什么时候才急啊?”

    苏难道:“等楚国大军什么时候不再演戏了,而是真的攻打种尧大军,等到郑陀分身乏术了,我再动手不迟。”

    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这一场游戏中,最想要捡漏的就是楚国。

    军队集结得最多,雷声打得最响,但是动作却最小。

    瞧瞧人家吴王,夺取雷洲群岛的意志毫不动摇。

    瞧瞧苏难,苏羌合一,叛乱自立的决心也不动摇。

    楚国使者道:“快了,快了!”

    苏难正色道:“楚使阁下,这一场大戏因我苏难而起,但是几家之中我本钱最小,经不起消耗的,若你楚国不动手,我绝不动手,反正羌王大军还没有来和我会师!”

    ………………

    天下所有眼睛都盯着苏难。

    本以为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这么反了。

    所有人都等着越国西南瞬间天崩地裂。

    结果……

    竟然没有声息!

    当然,苏氏家族不是完全没有声息!

    苏氏家族的军队,一支又一支冒了出来。

    之前口口声声只有五千私军的,现在直接冒出来一万多,而且还不算三眼邪的几千马贼。

    西域诸国的流浪武士,成群结队地进入苏氏领地,然后开始整编成军。

    大劫寺的僧兵,也源源不断东进。

    云集在苏氏家族领地上的军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雪良城是最北边的一座城市,距离白夜关最近。

    这一日!

    雪良城主忽然向白夜郡太守张翀和镇远侯爵府苏难求救,说城内出现了大量的匪徒,正在劫掠商人和富户。

    妈蛋,这句话你骗鬼呢?

    雪良城沈浪早就带人去劫掠过了,当时这个城主早就闻风而逃。

    时间都过去半个月了,你才说出现匪徒?

    张翀太守已经被大军包围了,当然不能派兵相救。

    那苏难侯爵当然义不容辞了。

    顿时,苏难侯爵之弟苏盏率军五千进驻了雪良城。

    雪良城距离白夜关只有不到百里。

    苏难一旦谋反,平西将军郑陀大军南下,首先迎面撞上的就是雪良城。

    这五千军队,堵住郑陀大军的南下之路。

    紧接着,一支三千人的西域武士雇佣军离开了苏氏领地,前往白夜郡城,加入了苏全大军。

    此时苏氏包围白夜郡城的大军,已经增兵到一万五左右。

    天下几乎所有目光都盯着苏难。

    你这老贼真是能忍啊,还不动手?

    你就不怕张翀在白夜城内不断招兵买马吗?

    张翀,吴王,越王,楚王,卞逍等巨头几乎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苏难。

    只要苏难宣布起兵那一刻。

    便是天崩地裂。

    牵一发而动全局!

    ………………

    越王宁元宪。

    他刚刚收到宁洁公主的密报,顿时整个人都要跳起来。

    然后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真的怕是自己看错了。

    结果宁洁写得清清楚楚。

    沈浪带着几百人去灭羌王主力了。

    几百个人,去灭几万大军?

    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此刻宁元宪真是有些后悔派沈浪去白夜郡了。

    这……这就是一条野狗啊,一出门就撒手没。

    在国都内还算乖巧,一离开视野,疯狂起来简直无边无际。

    之前带着几万暴民劫掠,把整个白夜郡洗劫一空,虽然胆大包天,但却立了大功。

    而且和张翀完全配合得天衣无缝,让苏难一箭三雕的计策落空。

    国君表面训斥,但心中却暗爽,但却惊出一声冷汗。

    但是现在,他受到的惊吓也太大了。

    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沈浪你和张翀,郑陀三人合作,牵制住苏难大军一两个月,等着北边战事破局,就已经大功告成了。

    牵制懂吗?

    不是让你灭苏氏大军,更不是让你灭羌国大军。

    我宁元宪就算是疯了,也不敢让你带着几千人去灭苏难。

    结果你现在带着几百人去灭羌王的几万大军?

    你玩砸了不要紧。

    你会连累整个棋盘一起砸掉的啊。

    宁洁此人典型寡言少语,之前给宁元宪写密信最多也就是十几个字。

    而这一次洋洋洒洒几百字,恨不得把每一个细节都说清楚。

    为什么?

    因为她也害怕。

    “这沈浪真的是农民的儿子吗?”宁元宪颤声道:“这胆大包天,是农民生得出来的吗?”

    宁元宪一阵阵头痛。

    别人都说一个人才像是一把刀,你不会用了,说不定会割伤自己。

    这沈浪何止是一把刀?简直就是……

    宁元宪不知道手雷这个词语。

    否则一定会用在沈浪头上的。

    炸起敌人凶猛,但一不小心也会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幸好这个疯子带的都是自己人,没有把张翀的军队带走。

    “这个小疯子玩砸了还不要紧,至少还有张翀,还有郑陀!”

    宁元宪自言自语道。

    这个时候他再暴怒也没用,也拦不住沈浪了。

    而就在此时,黑水台密使飞奔而入。

    “陛下,紧急军情,紧急军情!”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这个密使直接跪在宁元宪面前,双手奉上了黑水台绝密情报,上面沾了三根乌鸦羽毛。

    宁元宪头皮又一阵发麻,整个脊梁骨猛地竖起。

    又……又出了什么事?

    苏难起兵了?

    绝对不是,西边的战局每隔两个时辰,就有一次急报。

    那就是别的地方出事了?

    难道是南殴国?

    也不是!

    越国根本没有国力承担两场大战,所以祝霖大军早就收缩防线,大军集结于南殴城,没有再出击,不会有大战事了。

    国君宁元宪打开一看。

    顿时脑袋一轰。

    密报上写着,雷洲群岛的天风城主仇嚎叛变,投靠吴国。

    吴国大军两三万南下,直指怒潮城。玄武侯金卓疑被刺杀。

    宁元宪闭上了眼睛,承受这个消息的冲击。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

    他宁元宪在玩声东击西,而年轻的吴王却是在玩声西击东。

    他的目标竟然是雷州群岛。

    金卓被刺杀了?仇嚎叛变?

    如此一来,还怎么抵挡吴国大军?

    宁元宪稍稍有一点点难受。

    毕竟金卓的人品高洁,而且他还是……沈浪的岳父。

    但仅此而已!

    吴王对雷州群岛志在必得,但宁元宪却不算非常看重。

    比起海洋,他更重视陆地。

    雷州群岛名义上是越国的,但终究是金氏的。

    “这里面有隐元会的手笔吧!”宁元宪冷笑道。

    商人是没有国家的,尤其是隐元会这种纵横天下的组织。

    “还真是天大的手笔,左手借钱给寡人,右手借钱给吴王,隐元会真的把自己当成操纵天下的黑手了吗?”宁元宪有些怒了。

    然后,仅此而已!

    怒潮城是你金氏家族的基业,就由你金氏来守吧,寡人是力有不逮了。

    能不能守得住,听天由命吧!

    雷洲群岛落入吴国手中,宁元宪当然暴怒,无比的不甘。

    但仅仅只是因为政治声誉上的,对于实际利益并不看中,至少他宁元宪在雷洲群岛没有什么利益。

    甚至!

    吴王一心盯着雷洲群岛,对卞逍的突袭还有巨大帮助。

    比起雷州群岛,宁元宪更加看中北方战局的胜负,更加看中卞逍突袭的结果。

    现在真的是天赐良机。

    吴王的精力全部在雷州群岛和怒潮城,另外一小半精力都在上野城,在他宁元宪的十万大军身上。

    西边的防线大概会被他忽略到极致。

    此刻,宁元宪忽然发现吴王和自己有些相似。

    双方否喜欢战略讹诈,都喜欢冒险,但又都只能专注于一个方向。

    比如宁元宪眼睛就盯着卞逍的奇袭之战,于是疯狂地铺垫,拼命创造一切机会。

    但是雷洲群岛那边,就被他宁元宪忽略了。

    这应该是一种目光狭隘吗?

    那沈浪呢?他是不是也太专注于某个目标,从而忽略了什么呢?

    现在他后院起火,怒潮城马上就要丢了。

    他竟然还一心带着几百人要去灭羌王主力,这算不算是顾头不顾尾?

    ……………………

    东部海面上!

    吴国的几百艘舰船,浩浩荡荡南下。

    从天空俯视,这支舰队延绵几十里。

    虽然称不上遮天蔽日,但也绝对是无边无际。

    近三万大军。

    这已经是吴王能够出动攻打怒潮城的极限。

    但也足够了!

    金卓被刺身亡,怒潮城守军不会超过五千。群龙无首,肯定是人心惶惶。

    这一战已经必胜无疑。

    吴国南征大军主帅吴牧站在船头,吹着海风,心生豪迈。

    “陛下,您就等着我大功告成的捷报吧。”

    “上天注定我吴牧要建立不世之功!”

    ………………

    怒潮城内!

    大城堡的密室内。

    金木兰为难道:“我真的不会演戏,父亲明明平安无事,却要让我时时刻刻装出悲戚样子,我不知道怎么做。”

    木兰真的演不了。

    她的父母都安康,而且和夫君又那么恩爱,整个人都很幸福。

    想要让他悲悲戚戚的样子,她实在不会。

    金晦在边上犹豫了好久。

    死就死吧!

    然后他幽幽道:“小姐,姑爷在国都已经和宁焱公主睡在一起了,而且不止一次,还被国君抓住了。”

    这话一出。

    木兰宝贝的眼圈顿时红了。

    人渣夫君,你之前口口声声说过的,你和宁焱只是兄弟,半点私情都没有。

    我……我宁愿你去青楼,找那些清倌儿。

    我也不愿意你和身边的女人有感情纠葛,尤其是那些可爱的女人。

    精神出轨绝对不行。

    此时,旁边的安再天道:“对,小姐就就这个表情,非常到位。这几天您觉得没法悲戚的时候,您就想姑爷出轨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知道您不会演戏,一旦看到您悲伤愤怒的样子,所有人都会相信主公已经被刺杀了。”

    金卓侯爵无语,竟然要如此吗?

    木兰咬牙切齿道:“人渣,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等你回家,我一定弄死你,弄死你!”

    上一次在琅郡,我金木兰还是心慈手软了,竟然让你第二天才能起床?

    你自己什么本事不知道吗?

    就我金木兰一个人,你都吃不下,还要出去偷吃?

    本事那么渣,还有面目出轨?

    此时,外面响起声音。

    “主公,吴国几万大军已经南下。”

    安再天叹息道:“怒潮城大战,很快就要爆发了。姑爷人虽然不在,但是他的计策还在,这一次也一定能够大获全胜。”

    金卓侯爵道:“诸君,准备迎战!”

    ……………………

    大雪山下。

    阿鲁娜娜的部落!

    因为这里免费种牛痘防治天花,所以短短数月内,十万人前来投靠,成为了一个大型部落。

    羌国一直来的传统就是追随强者,所以前来投靠阿鲁娜娜的都是老弱居多。

    不过就算如此,也算是人丁兴旺,声势浩大。

    但这段时间,整个部落完全风声鹤唳,无数人惶惶不可终日。

    因为羌国内乱已经结束,新王阿鲁太上台。

    之前老羌王阿鲁冈对阿鲁娜娜还有一丁点父女之情,没有直接派兵前来围剿。

    如今阿鲁太对她可没有半点兄妹之情,哪怕两人是同父同母。

    杀了三个成年的兄弟后,阿鲁太直接率领四万大军朝着阿鲁娜娜的部落杀过来。

    四万大军,一日一近。

    新羌王的使者每一次都要在阿鲁娜娜的雪山部落喊话。

    “不想死的,赶紧滚!”

    “大王愿意接受所有牧民,所有人带着牛马去迎接大王。”

    “等大王军队杀到,胆敢跟随阿鲁娜娜者,格杀勿论!”

    说真的,这些人确实很拥戴阿鲁娜娜公主。

    她不但免费给所有人种牛痘防御天花,而且对他们的剥削极低,在她部落的日子比其他地方好多了。

    但是,有什么能比性命更加重要呢?

    阿鲁娜娜身边的武士就三五千而已,如何敌得过大王的几万人?

    再留在雪山部落,那就是等死。

    于是,这些牧民纷纷离去。

    每一天都有人走。

    部落的帐篷越来越少,牛羊也越来越少。

    阿鲁娜娜公主心痛如同刀绞。

    她的心腹不断劝她,不许任何人逃走,否则格杀勿论。

    只要围住军队,堵住山谷,这些牧民想要逃走也不可能。

    阿鲁娜娜公主叹息道:“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我又有什么权力让这些无辜的牧民陪着我送死?”

    放在之前,她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

    之前的她性烈如火,完全视人命为草芥!

    但是自从得了天花经历了生死劫后,她就完全变了。

    她开始懂得了生命的可贵。

    尤其和大傻睡过之后,肚子里面又有了宝宝。

    她对生命的理解又深入了一层。

    没错,她有宝宝了,已经三个多月了。

    大傻好厉害的,一枪中标。

    于是,她非但没有阻止这些牧民的离开。

    反而公开宣布。

    任何人想要离开雪山部落,她绝不阻拦。

    甚至她主动去送这些牧民离去,对于一些特别贫寒的牧民,还送上了奶酪,茶砖和肉干。

    顿时,无数人跪在她的面前泣不成声。

    在羌国,还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这么仁慈的主人。

    “我们不走了,我们和女王陛下同生共死!”

    “不走了,不走了,大不了和阿鲁太拼了。”

    “女王仁慈,我们若是在关键时刻离开他,岂不是禽兽不如?”

    许多人热泪盈眶,拔出弯刀重新站回到阿鲁娜娜的身后。

    但是这样不怕死的人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人还是走了!

    带着无限的不舍,带着无限的愧疚走了。

    一路走,一路哭。

    他们只能向上天祈祷,希望天神,希望圣人能够保佑女王陛下。

    但是!

    女王陛下大概是过不了这个劫难了。

    这么好的女王,或许本就不该出现在羌国土地上。

    她的灭亡,或许也是注定的!

    雪山部落的末日降临了。

    女王陛下的末日降临了。

    ………………

    “女王,阿鲁太大军距离我们部落还有五十里,明日中午就会杀来!”

    一名武士跪在阿鲁娜娜的面前。

    “我们还有多少人?”阿鲁娜娜问道。

    那名武士道:“三千。”

    阿鲁娜娜惊诧,竟然还有三千?

    她本来以为所有人都会跑得干干净净,最后就剩下她一个人独守整个雪山部落。

    竟然有三千人留了下来,五千名武士竟然只走了两千人。

    “女王陛下对大家恩重如山,我们体内流的是热血,不是凉水。”

    “就算是死,我们也要守护女王陛下到最后一刻!”

    阿鲁娜娜从来都没有称王过。

    但是阿鲁冈死了之后,部落的人就渐渐对她变了称呼。

    称之为女王。

    因为确实没有一个主人对他们如此之好。

    不但给他们治病,不但给他们种牛痘防御天花。

    而且还派出大军给他们大减帐篷,牛羊生病了,她会派人来治。

    有些时候,她甚至会亲自给牛羊接生。

    而之前的那些羌王,完全就是残暴的代名词,完全将他们牧民当成猪狗牛羊。

    阿鲁娜娜有一个非常简陋的城堡,只有不到一千平米大小,不到十五米高。

    她的整个部落,在一个山谷内!

    因为在雪山之下,常年受到雪水的滋养,所以这里水草还算丰盛。

    阿鲁娜娜走出了城堡,来到阳台之上。

    此时整个山谷都空了。

    但是很多帐篷还在,只不过里面已经没人了。

    很多牧民走了,但是却没有把帐篷拆掉,这大概算是一种念想。表示他们虽然人走了,但是却把雪山部落当成了永久的家,所以把帐篷留在这里。

    见到阿鲁娜娜走了出来。

    三千名武士整整齐齐跪了下来,目光望着她充满了决绝。

    阿鲁娜娜道:“阿鲁太的大军就在五十里之外,明日中午就会杀到。你们现在还有机会逃走,我绝对不会有任何责怪!”

    三千名武士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和女王陛下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阿鲁娜娜道:“阿鲁太是我的兄长,但是他心狠手辣,是绝对不会留情的,我打不过他的,你们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和女王同生共死!”三千人高呼。

    阿鲁娜娜道:“我或许应该跑的,但是我不想跑,我也不知道跑哪里去。”

    大傻不在,师傅雪隐也不在。

    甚至背后山上,就是师傅的家。

    阿鲁娜娜不想逃。

    她虽然不再视人命如同草芥,但依旧性烈如火,她可以死,但绝对不会不战而逃。

    更何况她能逃到哪里去?

    越国吗?

    苏氏是敌人。

    楚国吗?沙蛮族吗?

    不,她哪里都去不了。

    “和女王陛下同生共死!”

    三千人不断重复这句话,悲壮决绝。

    言语之中,已经充满了必死的决心。

    三千人面对羌王阿鲁太的四万大军。

    完全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

    阿鲁娜娜捂住肚子,朗声道:“那好,明日我们就和阿鲁太决一死战!”

    “我阿鲁娜娜宁可站着生,也不跪着死,也绝不会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奔逃。”

    “决一死战!”

    “决一死战!”

    三千人狂呼!

    末日降临吗?那就降临吧,大不了一死而已!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女王陛下,有一支骑兵逼近。”

    阿鲁娜娜大惊,阿鲁太的大军不是在五十里外吗?

    竟然那么快就来了?

    不过来了就来了,我阿鲁娜娜又有何惧?

    大傻,你是个傻子。我若是死了,你可会想念我吗?

    不过就算我死了,你也要为我守寡,你要是敢娶其他女人,我变成厉鬼也不会饶过你。

    阿鲁娜娜猛地跃下城堡,骑上了白牛,抄起他的青龙偃月刀,大声厚道:“跟着我杀出去!”

    然后她骑着白牛,率领三千武士,直接从山谷冲杀了出来。

    真是莽撞的女人,来的是不是敌人都不分辨清楚,就这么不青红皂白杀出去。

    等杀出了山谷口的时候!

    她不由得呆了!

    那,那不是她男人大傻吗?

    她的眼中只有拔腿狂奔的大傻,完全没有沈浪的存在,对他身边的二百多骑也完全熟视无睹。

    因为大傻实在太夺目了,站在地上比别人骑马还要高,奔跑起来比别人骑马还要快。

    大傻一边狂奔,一边大吼。

    “媳妇,媳妇,我来了,你别怕,你别怕!”

    “二傻说了,他帮你灭掉阿鲁太几万大军,让你成为整个羌国的女王。”

    “媳妇,啥是女王啊!”

    然后,阿鲁娜娜骑着白牛狂冲而出。

    两个人隔着还有十几米,阿鲁娜娜就从牛背上跃起冲出,一把将大傻扑倒在地。

    然后,狂吻狂撕衣衫,直接就要将他睡了。

    我艹,这么激烈?这么狂野?

    沈浪完全傻了。

    这虽然是晚上,但也是众目睽睽啊。

    “武烈快去,带着几十个姐姐去用幕布拦着,我嫂子屁股不要被人看了。”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一万六!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谢谢aasaku哟,風扈,书友009540380,书友20725955508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