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羌国!

    太子阿鲁太依旧没有登上王位。

    这很反常,按说这种情形之下,应该早就称王了。

    羌王总共生了十几个儿子,除了五个年幼的之外,还有四个死于天花,如今成年的儿子只剩下四个。

    第五子阿鲁龊,原本奉命去剿杀阿鲁娜娜公主,结果他率兵还没有走出多远,就传来了羌王暴毙的消息。

    他也不去大雪山剿灭阿鲁娜娜,直接带兵去了雪山神庙。

    那个地方说是雪山神庙,其实也是一个堡垒,苦海头陀和他的僧兵死完了,这个堡垒刚好空了下来,阿鲁龊率兵进驻。

    之后,另外两个成年的王子又纷纷带着自己嫡系进驻了雪山神庙。

    于是,羌王三个儿子总共五千多兵马,占据雪山神庙,和阿鲁太遥遥对峙。

    要说目标,他们也没有什么目标,更多是为了自保,不能让阿鲁太给杀光了。

    足足等了十几天,阿鲁太竟然都没有率军杀过来,于是三个羌国王子不由得起了别的野心。

    比如,割据为王?

    阿鲁娜娜可以在大雪山下建立自己的部落,我们为何不可?

    比起大雪山,雪山神庙只怕是一个更好的风水宝地吧?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拖延了下来。

    阿鲁太一边集结大军,一边不断派遣使者去阿鲁娜娜的大雪山部落,命令他立即归降,否则格杀勿论。

    对于雪山神庙的这三个兄弟,他好像彻底忘记了一般。

    而这座神庙里面什么都有,有粮食有酒有肉,足足可以让五千兵马吃半年左右的。

    这些和尚实在太富了。

    况且这座雪山神庙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这三位羌国王子也顿觉高枕无忧了。

    每天就是吃喝玩乐。

    可惜当时走得太急了,也没有带几个美人上来,否则别提有多快活了。

    如此一来,整个羌国就几乎是一分为三。

    这个内乱,仿佛也没有结束的迹象。

    苏难那边的命令越来越急。

    楚国大军已经要发动了,时间非常紧迫。

    羌国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结束内乱,这一次叛乱苏难手中只有两万多大军,真正的主力还是要靠羌国。

    羌国这个野蛮国家,总共只有几十万人口,但打起仗来的时候,却能够拉出十万大军。

    只要是个男人就能拿起弯刀,就能战斗,就能劫掠。

    不仅如此,每一次要入侵越国的时候,羌国的这些野蛮青壮全部都争先恐后,哪怕自带干粮也要参战。

    因为能够发财。

    去越国劫掠一次赚的钱,超过在家养牛几年了。

    苏难给苏剑亭和苏莫等人的密信非常严厉。

    务必在几天之内,彻底结束羌国内乱!

    不择一切手段!

    羌国要在最短时间内出兵。

    ………………

    这一日,占领雪山神庙的三个羌国王子又在喝酒作乐。

    越喝越燥热。

    “老四,这每天日的都是这么丑的女人,实在是倒胃口,不如我们下山去抢几个漂亮女人上来?”

    羌国四王子摇头道:“不,还是山上安全,你下山去抢漂亮女人该派多少人呢?派少了吧,容易被阿鲁太给宰了,派多了吧,就直接引发大战,还是先忍忍吧。”

    老五道:“这要忍多久啊,我现在宁愿憋着,也不愿意日这几个丑女人了,实在是憋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羌国武士飞奔了进来。

    “四王子,五王子,七王子,外面来了两个女人,好像是……王后!”

    羌国的三个王子一愕道:“苏家的两个骚狐狸?她来做什么?”

    然后,三位王子走了出去。

    在雪山神庙外面的雪地上,果然见到了两个曼妙的身影。

    虽然此时是夏日,但这大雪山上依旧是白雪皑皑,这两个火红色的人影在雪地上尤其惹眼。

    这两个女子果然是苏莫和苏凝,羌王的两个妻子。

    她们身上披着火红色的大氅,里面却穿得非常单薄,身材显得尤为婀娜动人。

    神庙门上的三个羌王子呼吸立刻粗重了。

    苏氏家族的女人就是美啊,对这两个女人他们早就垂涎三尺,只不过之前有羌王在,他们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

    但比起羌国女人,苏氏这两个绝色简直不要诱人太多。

    现在羌王死了,这两个女人难道就归阿鲁太了?

    三个羌国王子想起最近这几天睡的粗糙丑女,再对比苏氏的这两个女人,简直要让人作呕。

    “两位母妃,是阿鲁太让你们来的吗?”

    “你们现在早已经爬上阿鲁太的床了吧?”

    “你们两人有什么阴谋?”

    三位王子目光火热,心中却又充满了戒备。

    苏莫娇柔道:“三位王子,我不是代表阿鲁太而来,我是代表苏氏家族而来,能够让我们两人进去吗?”

    羌国三个王子顿时起了内讧。

    “让她们进来。”

    “不能让她们进来,肯定有什么阴谋。”

    三个人一下子也拿不定主意。

    苏莫咯咯一笑道:“我们就两个女人而已,而且我们的武功也很差,三位殿下有五千兵马,难道还会怕我们两个女人吗?”

    她这一笑,简直让三个羌国王子神魂颠倒。

    然后,苏莫和苏凝扯掉了身上的红色大氅,露出里面薄薄的绸裙。

    这身段,这曲线,简直要迷死人了。

    三个羌国王子已经憋了差不多半个多月了。

    真的要憋炸了。

    而且对这两个女人早已经垂涎万分。

    “就两个女人而已,她们武功很差,又能有什么阴谋?”

    苏莫娇声道:“三位王子,难道害怕我们身上藏有什么武器吗?”

    然后,她们又将身上的丝绸裙子脱掉了,就剩下兜儿和小绸裤,这白嫩的肌肤几乎和雪地一样白,仿佛能够掐出水儿来。

    三个羌国王子完全看呆了。

    守卫雪山神庙的一众羌国武士也完全看呆了。

    太……太诱人了啊。

    两个苏氏的美人高举着双手,光着脚丫子,朝着雪山神庙走来。

    “人家来了哦,如果你们怀疑,就射杀了我们吧。”

    这两个娇滴滴的美人,谁舍得射杀啊?

    关键以前这两个人可都是羌王的妻子,这些羌国武士哪里敢冒犯?

    这可是王后,此时几乎光着身子走过来。

    你难道能够下手杀了她们?能够让你们看一眼她的粉嫩胳膊,就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

    就这样,苏氏的两个女人走进了雪山神庙之内。

    “冷死了,冷死了,三位殿下赶紧带着我们去烤火吧。”

    能不冷吗?

    这里可是雪山,温度在零度以下的。

    三位王子赶紧将苏氏的两个美人引进了大房间里面,里面烧着火盆,温暖如春。

    羌国四王子已经几乎要炸了,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道:“两位母妃,你们前来可有什么事情啊?”

    苏莫娇声道:“有事,当然有事。不过先睡了再说好吗?人家真的要冻死了,三位殿下给我们暖一暖吧。”

    然后,苏莫和苏凝将身上剩下的哪一点衣物都扒光了。

    一个走向老四,一个走向老七。

    老五顿时怒了。

    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啊?

    他犹豫了两秒钟,然后觉得向大苏扑过去。

    苏莫,苏凝的烈焰红唇,轮流朝着羌国的两个王子吻了过去。

    把两个人吻得烈火冲天。

    恨不得将这两个苏氏美人撕了。

    然而……

    仅仅一分钟后!

    先亲吻的羌国四王子忽然脸色发青,感觉到无法呼吸。

    “呃……呃……”

    仅仅几秒钟后,他的眼眸充血,暴毙而亡。

    然后,羌国七王子也七孔流血而死。

    死不瞑目。

    羌国五王子惊骇万分,飞快后退,来不及穿衣衫,直接就要抄起弯刀。

    “你们两个女人的嘴上有毒?”

    苏莫咯咯娇笑道:“是啊,花了好大的代价,从浮屠山弄来的剧毒,我们事先服过解药才来的。”

    羌国五王子哈哈大笑道:“幸亏我没有亲吻你们的嘴,我一刀将你们宰了。”

    但是片刻之后,他也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眼前一阵阵发黑,黑血灌瞳,惨烈而死。

    “谁说没有亲我们的嘴,就不会被毒死的,咬别的地方也会死!”

    苏莫的笑容艳丽而又残忍,随便穿上了衣衫。

    将羌国三个王子的脑袋斩了下来提在手中,打开门朝着外面走去。

    “奉新羌王之命,前来诛杀叛逆。”

    “现在三个叛乱王子全部被我所杀,你们何去何从?”

    “是和新大王抗争到底?让大王率兵将你们斩尽杀绝,还是效忠新大王?”

    全场的羌国武士完全惊呆了。

    这两个王后这么猛?竟然把三个彪悍的王子全部杀了?

    一个羌国武士首领道:“王后,新王不会杀我们吗?”

    苏莫道:“叛乱的是三个王子,又不是你们。只要你们愿意归降,非但既往不咎,每个人还能分两个金币。”

    雪山神庙的众多羌国武士互相看了一眼。

    三位王子都已经死了,他们还闹什么闹?

    顿时,全场所有的羌国武士全部跪下。

    “我们愿意投降,我们愿意投降。”

    苏莫道:“那就好,新大王很快就会一个人进入雪山神庙,给你们亲自发钱。”

    果然一个时辰后!

    新大王阿鲁太,自己一个人扛着两箱金币进来。

    二话不说,直接将两大箱子的金币洒在地上。

    “都是你们的,可愿意效忠于我?”

    五千羌国武士欢呼,冲上去捡金币。

    “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至此,羌国的内乱平息一半。

    次日!

    阿鲁太正式登基成为羌国的新王。

    苏莫成为第一王后,苏凝成为第二王后。

    阿鲁太成为了新的羌王后,立刻集结四万大军,朝着阿鲁娜娜公主的部落杀去。

    朝着羌越边境杀去。

    苏难叛乱的最关键一步棋,正式落下。

    阿鲁娜娜麾下只有三千武士,不足新王阿鲁太的十分之一。

    可以说,新王阿鲁太剿灭阿鲁娜娜几乎轻而易举。

    只要彻底消灭阿鲁娜娜,他的大军就会直接杀入越国,和苏难两万大军会师。

    两支军队加在一起,整整六万多大军,可以轻而易举横扫半个天西行省。

    届时,大事便成!

    苏氏家族正式凤凰涅槃。

    ……………………

    镇远城内!

    “杀,杀,杀!”

    “将沈浪部署斩尽杀绝,斩尽杀绝!”

    彻底将城主府砸碎之后,苏氏家族的两三千武士冲杀了过去。

    武烈率领着二百女壮士,沈十三率领着几十名武士,靠着这些断壁残垣坚守。

    双方瞬间厮杀在一起。

    沈浪一方的人马虽然精锐,而且装备精良,但是双方人数相差得太悬殊了。

    经过短暂的僵持之后,战局顿时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苏氏家族的两三千人,将沈浪一方的二百多人团团包围。

    沈浪一方开始出现了伤亡。

    防线越来越脆弱,随时都可能崩溃。

    这道军阵防线,完全是武功最高,身体最强壮的武士构建而成的。

    一旦崩溃,就意味着全军覆灭。

    女将武烈,疯狂地斩杀。

    腰围八尺女壮士咸奴,索性不用大刀,直接挥动两个大铁锤,疯狂砸下。

    她们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身下堆满了敌人的尸体。

    但是她们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伤口。

    虽然全身都穿着钢甲,但是敌人太多了,而且出手太刁钻了。

    她们身上鲜血淋漓。

    沈十三武功算是挺高的了,但面对这种战斗,他甚至还不如那些力大无穷的女壮士,体内的真气很快就耗尽了。

    他也受伤了!

    “主人,你若再不回来,我们可都要全军覆灭了。”

    眼看着防线马上就要崩溃了。

    女将武烈大吼道:“死又何惧,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这话一出,一百多名女壮士也齐声高呼。

    “死又何惧,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气势悲壮,无比决绝。

    然后,剩下一百多名女壮士,完全是不要命的战斗方式,每一招都是同归于尽。

    我们可以全军覆灭。

    但是临死之前,也要多杀几个垫背。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

    杀,杀,杀!

    同归于尽!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忽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杀,杀,杀!”

    “苏林死了,苏林死了!”

    然后,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苏氏家族的三个千户飞快冲了出去,然后他们见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沈浪竟然没有死?

    那个旗杆上的人是谁啊?

    那么惨?

    胯间被阉割了,屁股中间还插着一把刀。

    此时他还在拼命地嚎哭尖叫。

    竟然是苏林大人?

    苏难侯爵的侄子,镇远城的主宰苏林大人?

    他竟然如此之惨?

    然后,三个苏氏的千户见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

    沈浪身后黑黑压压无数人,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头。

    整个镇远城的百姓都杀出来了?

    这群人脸也不蒙了,手中挥舞着砍刀,锄头,各式各样的武器,脸上充满了怒火和仇恨。

    这是有多少人?

    一万?两万?

    小的十岁,大的七十岁。

    全部杀出来了。

    三个苏氏千户大惊,吼道:“所有军队,第一千户所,第二千户所,全部撤出来,在校场上列阵迎敌,列阵迎敌。”

    随着三个千户一声令下。

    一千多名苏氏武士从城主府的战斗撤了出来,开始在校场上列阵。

    “列阵,列阵!”

    “盾牌兵在前,铁甲兵在前。”

    “弓箭兵在后,准备射箭!”

    如果让苏氏家族这一千多军队集结列阵完毕,尤其是弓箭手进入齐射,那么沈浪身后的这一两万名百姓也赢不了。

    一万多名普通平民,肯定打不过一千多全副武装的士兵。

    但是……

    敌人的军队来不及列阵了。

    大傻冲得无比飞快。

    两米的玄铁棍,他也不用了,直接背在身后。

    现在十几米长的粗大旗杆,就是他的武器。

    此时的大傻,全身热血沸腾。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感觉到全身要烧起来一样。

    好疯狂,好热烈,好爽!

    “啊……啊……啊……”

    他一个人就冲了上来。

    速度简直比奔马还要快。

    全身穿着铁甲,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行动,就是沈浪逼着他戴着头盔很不舒服。

    不自由,视野不开阔。

    但他整个人,一辆坦克一般,猛地冲杀上来。

    十几米高的粗大旗杆,整整几百斤重,猛地就横扫了过来。

    “唰……”

    十几个敌人武士,就这么飞了出去。

    鲜血狂喷而死。

    然后,大傻把整个旗杆当成铁棍横扫。

    “砰,砰,砰,砰……”

    谁能形容和大傻对阵这些武士心中的绝望?

    这,这还是人类吗?

    你用十几米长的旗杆,作弊啊。

    隔得这么远,你能打到我,我却打不到你。

    你力气这么大,作弊。

    剑王李千秋在后面也看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武道宗师单打独斗厉害,面对武道高手的时候也厉害。

    但是在战场上,一个武道大宗师肯定比不过大傻。

    更比不过逆天的仇妖儿。

    太……变态了。

    敌人的军阵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就被大傻的旗杆砸了七零八落。

    死伤无数。

    这个时候,沈浪身后的一两万名民众冲上来了。

    凭着一股血气之勇,顺风战还是能打的。

    就这样!

    大傻冲在最前面,如同开路坦克。

    身后一两万名镇远城民众,直接就……碾压了过去。

    如同钱塘江的潮水。

    浩浩荡荡,直接淹了过去。

    紧接着片刻之后!

    “杀,杀,杀!”

    城主府内。

    幸存的一百多名女壮士,还有几十名武士,猛地冲杀了过来。

    苏氏家族的武士再也承受不住,彻底崩溃了。

    两千多人疯狂奔逃,如同鸟兽散。

    你不逃还不要紧。

    你这一逃,一落单,就算是完蛋了。

    我们一万多老百姓打不过你一千多士兵。

    但是十几个人打你一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镇远城的这些士兵,虽然被苏氏家族圈养,但名义上还属于越国,谈不上多精锐的。

    真正精锐是苏氏家族的私军,还有三眼邪的马贼。

    以一敌十?他们还没有那么牛逼。

    一面倒的屠杀开始!

    杀红眼睛的镇远城百姓,疯狂追杀每一个敌人士兵。

    抓到一个士兵后活生生用锄头用砍刀,将他斩成肉泥。

    这些士兵想要逃。

    躲进城内的房屋之内。

    但你如果是老百姓,躲避军队的追捕,还可以躲进民房。

    你是士兵,追杀你的是普通百姓,你躲进民房,这不是找死吗?

    杀,杀,杀。

    报仇雪恨!

    这些追杀,就全部交给愤怒的老百姓。

    接下来沈浪把所有的女壮士,麾下武士派出去,关闭镇远城门。

    用最快速度去追杀所有可能去镇远侯爵府报信之人。

    务必不让任何消息泄露出去。

    这点容易做到吗?

    很容易,因为从镇远城去镇远侯爵府只有一条道。

    以武烈等高手的速度,应该可以将所有报信之人全部杀光。

    最关键的是苏林,三个千户都死得太突然了,甚至来不及派人去镇远侯爵府报信。

    ………………

    一个多时辰后!

    镇远城的两三千守军,近乎全军覆灭。

    不仅仅守军被杀光。

    所有的衙役,也被杀光。

    所有苏氏的走狗,全部被杀光。

    杀得整个镇远城血光冲天,人头滚滚。

    究竟杀了多少?

    沈浪也不知道了。

    总之,比他预估的还要多。

    来到镇远城的第一天,他杀了几百人。

    来到镇远城的第二天,直接杀了几千人。

    这就是一直杀!

    …………

    夕阳西下!

    镇远城的三个千户,几个主簿,几十名官员。

    全部整整齐齐跪在城主府废墟的外面。

    沈浪一声令下。

    “杀!”

    手起刀落,全部人头落地。

    沈浪小心翼翼地将苏林的脑袋,还有他被阉下来的东西,装进一个木头盒子里面。

    他的前面跪着一个苏氏的武士。

    “把所有人头都装车。”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所有和苏氏有关的人,不管是衙役,官员,商人等等。

    几百上千颗脑袋全部装上了马车,

    “麻烦你,把这份礼物送去给苏难侯爵。”

    “你这就告诉他,镇远城已经被我杀空了。”

    “但是还远远不够,我还要杀几万人。”

    “我会把整个白夜郡的五个城所有苏氏的走狗,所有西域商人,全部杀得干干净净,如同水洗过一般。”

    “苏难是我的舅舅,你告诉他我这个外甥女婿有多么的想他。”

    “顺便让他洗干净脖子,用不了多久我就要去斩下他的人头,我就要将整个苏氏家族杀得干干净净了。”

    “去吧,快去吧,趁着我舅舅还没有吃晚饭,把这些人头送去,把苏林的命根子送过去,虽然有点小,但切片之后也是一道菜。”

    那个苏氏家族的武士瑟瑟发抖,点头称是。

    然后,他驾着马车给苏难侯爵送人头,送鸟去了。

    这个苏氏武士走了之后!

    整个镇远城,完全属于沈浪一个人了。

    这座城市内和苏氏家族有关的所有人,全部被杀得干干净。

    ……………………

    苏难侯爵是一个非常注重养生之人。

    少食多餐。

    晚上这一餐,他基本上吃得很少,而且只喝粥。

    美味的菜肴很多,但每一份都非常精致。

    镇远城的沈浪,他还没有放在心上。

    他应该已经死了。

    沈浪麾下的那二百多人,也应该已经死了。

    在镇远城,沈浪终究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一个多时辰前,他收到苏林的禀报,沈浪已经入了主簿府。

    三千大军,已经开始攻打城主府。

    大局已定。

    所以,苏难就等着沈浪的人头送过来做酒杯。

    他的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大事!

    楚国大军终于动了,这一动就是惊天动地。

    十几万大军,开始逼近越国边境,种尧大军如临大敌。

    白夜关那边也彻底关闭。

    接下来只要羌国内乱平息,阿鲁太就可以率领几万大军杀入越国境内,

    两支军队会师,整整六万多大军,轻而易举就可以拿下白夜郡。

    国君的旨意他也知道了。

    他竟然想要让张翀和沈浪把苏氏的叛乱堵在白夜郡境内?

    真是白日做梦。

    我苏氏大军已经开始谋反,一个月内就可以拿下整个天西行省南部。

    张翀和沈浪也用不着你宁元宪来杀。

    喝完了粥,外面响起了苏庸的声音。

    “主人,镇远城的人来了。”

    苏难皱眉道:“苏林是做什么吃的?现在才结束?这是送沈浪人头来了吗?拿进来!”

    那个苏氏武士浑身颤抖地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个盒子。

    他已经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浑身都在哆嗦。

    沈浪这个小畜生终于死了!

    苏难道:“我又不会吃人,你至于吓成这样吗?”

    然后他漫不经心打开盒子下令道:“去找上好的金匠过来,我要把沈浪的颅骨做成酒杯……”

    苏难的话还没有说完。

    整个人彻底呆住了。

    因为盒子里面不是沈浪的人头。

    而是他侄子苏林的人头,还有他的命根子。

    那个武士武士嚎啕大哭道:“主公,镇远城沦陷了!所有人都被沈浪杀光了,我们在镇远城所有军队,全军覆灭!”

    瞬间,苏难如同雷击!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两更近一万六!嗷嗷大哭求月票,战局非常焦灼,苦苦拜求。

    谢谢无极日代的万币打赏!

    推荐《民国谍影》,主角投身军统,心系我党,铲除日寇,非常精彩!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