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羌王会暴毙。

    这一点沈浪大概能够确定。

    但是羌王哪一天会死?

    沈浪真的无法断定。

    而且羌王会暴毙一事,沈浪能够告诉国君吗?

    万万不能!

    这件事情沈浪一定要脱身于事外。

    沈浪是一个厉害的医生。

    医术在关键时刻能够成为利器,为王族中的某些大人物治病。

    所以,杀人和医术一定要分开。

    沈浪你可以杀人。

    但不能在治病的时候杀人。

    否则未来王族中谁敢让你治病?

    而且这次沈浪谋杀羌王是延时谋杀,治病后两个月忽然暴毙。

    如果现在告诉国君,暂时是爽了,国君大喜。

    但事后国君会想,沈浪也未免太可怕了。

    他今日能够用这种神奇的手段杀死羌王,那明日呢?

    别人怀疑归怀疑,但沈浪一定不能自己往这件事情上凑。

    而且别人也未必会怀疑到沈浪身上。

    延时杀人是有。

    比如浮屠山给雪隐神女下毒蛊,矜君给宁萝公主下铅毒。

    但那都是慢性毒。

    羌王暴毙,别人的第一反应肯定不是沈浪。

    反而会想,是不是羌国内的某些人?

    羌王死谁受益最大,那可能就最大的嫌疑犯。

    …………………………

    吴国三万大军南下,逼近越国上野城。

    卞逍大军加紧备战。

    镇北侯南宫敖率军四万,逼近上野城。

    两队,开始对峙。

    局面紧绷!

    国君终究还是召见了沈浪。

    但是一见到他,还是气不打一出来。

    不是说饿他几天吗?

    瞧这混蛋红光满面的样子,像是饿过几天的人吗?

    就差打饱嗝了。

    而且一张嘴,牙齿还雪白,身上也一点都没有污头垢面的样子。

    你在地窖里面不但有东西吃,还能洗澡,还能刷牙啊?

    不过这些细节,国君终究没有追究。

    “吴国三万大军南下,逼近上野城,你怎么看?”宁元宪问道。

    沈浪道:“谁领兵?”

    宁元宪道:“吴王。”

    这话一出,沈浪脸色微微一变。

    这么大的手笔?

    如果是讹诈,也不需要吴王自己领兵吧。

    “你觉得这一切和苏难有关吗?”国君道。

    沈浪道:“陛下,如果这一切和苏难有关,那后果就很惊人,苏难的图谋就非常之大。”

    国君点头。

    国君道:“但愿吴王只是年轻气盛,边境会猎赢了之后,想要借机提振国内士气,增加边境摩擦而已。”

    沈浪不由得道:“陛下,万事要做最坏的打算。”

    国君道:“最坏的打算?那你觉得最坏的局面是什么?”

    沈浪道:“楚国大军可能会逼近我越国西境,牵制镇西侯种尧大军。吴国三万大军仅仅只是开始,接下来吴王会源源不断增兵,大军压境,把卞逍公爵和镇北侯的大军完全牵制住。然后羌王杀入西境,如入无人之地,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苏难侯爵就可以对陛下予取予求。”

    国君面孔一阵抽搐。

    他也想过这个局面,但愿局势不要恶化到这个地步。

    宁元宪没声好气道:“一旦到那个时候,苏难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沈浪道:“陛下,这还不是最坏的局面。”

    国君不由得一愕。

    沈浪道:“苏难是一条老狐狸,他谋划这个局面绝对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

    国君点头。

    沈浪继续道:“他这次害我本是十拿九稳,何妧妧一案的落败完全在他的计划之外。也就是说他谋划这个局面,并不是为了面对朝局的被动,而是有更大更深的阴谋。”

    国君脸色瞬间煞白。

    “你的意思是,新的艳州之变?”

    宁元宪毕竟非常聪明,一语命中了要害。

    沈浪道:“苏难勾结楚国已久,他源源不断补贴羌国,而楚国却在源源不断地补贴苏氏。长年累月之下,完全是天文数字的金币,这是为什么?”

    这也一直是宁元宪最最担心的局面。

    所以,他宁可放纵种氏家族,也要压制苏氏。

    种氏家族和楚国有血海深仇,世世代代已经无法释怀,所以种氏家族永远不可能投靠楚国。

    宁元宪道:“就算如此,苏氏领地毕竟和楚国不接壤,就算想要投靠楚国,也鞭长莫及。而且种氏十几万大军就在苏难北边,苏氏胆敢背叛的话,种尧随时可以南下灭之。”

    沈浪道:“镇西侯种尧大军和苏氏领地隔着一道山脉,距离虽然近,但出兵灭之却不易。”

    宁元宪道:“就算出兵再不易,苏氏和种氏之间的白夜关始终在我军手中。”

    苏氏家族所在的白夜郡和种氏家族的领地之间,隔着巨大的山脉,但是几代之前的越王付出巨大代价,在这座山谷之间修建了一个城关,就是白夜关。

    这座城关悬在苏氏家族的头顶,可以同时牵制种氏和苏氏两家。

    而如今镇守这座白夜关的,便是平西大将军郑陀的军队,也就是金晦娘子郑红线的父亲。

    他是国君的嫡系将领,西军的二号人物。

    沈浪道:“陛下,我们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觉得羌国是羌国,苏氏是苏氏。但关键时刻,苏羌一体呢?那个时候,就直接和楚国接壤了。”

    国君目光一缩,道:“羌王如此跋扈,绝对不甘于人下。苏难奸猾,又怎会去效忠羌王?这苏羌一体,可能性不大。”

    沈浪道:“为了以防万一,微臣觉得有必要立刻抓捕苏难,至少将他软禁。”

    国君沉吟良久,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抓苏难,局面会瞬间天翻地覆。

    后果太严重。

    需要时间,需要缓冲。

    “来人,命令黑水台,监视包围镇远侯爵府的人数加倍!”

    “镇远侯爵府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得离开国都半步。”

    “是!”

    国君宁元宪有他自己的底牌。

    他需要等到羌国的确定消息,羌王是不是已经决定入侵西境。

    他需要确定的情报之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

    时间回到几天之前。

    羌王暴毙后整个羌国高层瞬间大乱。

    因为羌国有一个传统,登上王位杀兄弟。

    羌王阿鲁冈就是这样做的,登上王位之后,立刻把几个有威胁的兄弟全部杀得干干净净。

    羌王暴毙之后,他几个有实力的儿子当然也害怕遭遇父辈的惨剧,所以立刻勾结在一起,不说要和阿鲁太争夺王位,但起码要能自保,而且争夺更多的利益。

    所以整个羌王宫,瞬间刀光剑影。

    按照想象中,不管是太子阿鲁太还是其他几个王子,见到羌王阿鲁冈暴毙之后,第一时间肯定是要查清死因。

    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羌王死了之后,几人首先是彻底的震惊。

    然后,瞬间进入了激烈的斗争。

    而羌王的尸体,就直接扔在桌子上,没有人搭理。

    停尸不顾,束甲相攻!

    这件事情不管在哪个朝代,哪个位面都是差不多的。

    齐桓公死的时候,五个儿子为了争夺王位自相残杀,任由他们父亲的尸体摆在床上。

    整整六十七天后,终于有一个儿子打赢了,成为了齐国的新君。齐桓公这才下葬,而那个时候,尸体早就腐烂不堪,蛆虫爬得到处都是。

    羌王死后一个多时辰。

    一道黑影秘密出了羌王宫,来到某个草垛之内,学了几句羊叫。

    此人,便是羌王其中一个比较信赖的太监。

    之前沈浪还怀疑,羌王也用太监?

    他足足学了好几声羊叫。

    一刻钟后,一个黑影出现了。

    “王宫大乱,何事?”

    羌王身边的太监道:“快,用最快速度去国都,禀报大督主,羌王暴毙,羌国大乱。”

    然后,他飞快拿出一张纸条递过去道:“这是详细情报,一定要送到陛下手中。”

    “是!”

    那个黑影飞快消失了。

    接下来,他会用尽所有的力量,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情报送回到国都。

    这个羌王身边太监,是黑水台的间谍。

    当然有人或许会说,这个太监为何不直接谋害羌王?

    这怎么可能?

    不是人人都有沈浪道本事。

    而且,这个太监并非羌王最亲近的太监。

    负责羌王饮食的,都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太监。

    羌王此人多疑之极,也就是沈浪和左道士这样的人才能谋害得逞。

    但就算如此。

    越国黑水台的间谍,也仅仅只是比苏剑亭慢了两个时辰,就把情报传出来了。

    ……………………

    镇远侯爵府。

    苏难整个人陷入了无比的痛苦,无比的不甘。

    为何会如此?

    他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羌王是该死。

    但他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死。

    这个混蛋,这个恶棍,讹诈了他苏难一辈子。

    本应该榨干他的价值后再死,为何此时死了?

    现在,他的阴谋应该怎么继续下去?

    他苏氏家族凤凰涅槃的计划,该怎么继续下去?

    “吼……”

    苏难嘴里发出一阵阵怒吼。

    原本弯曲的身体,瞬间笔直。

    脚下一跺。

    坚硬的地面,瞬间粉碎。

    “啊……啊……啊……”

    他的喉咙底下,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握紧拳头,一下一下砸向坚硬的墙壁。

    这巨石垒成的墙壁,竟然被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坑。

    碎石纷飞。

    苏难的武功是很惊人的。

    就这么前功尽弃了吗?

    不!

    绝不!

    苏难逼迫自己渐渐冷静下来。

    然后,他淡淡下令道:“发动吧!”

    苏庸一愕道:“是。”

    他并不需要去传命令。

    而是登上了镇远侯爵府的一座高台,点燃了里面的蜡烛。

    ………………

    “驾,驾,驾!”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而此时国都的城门已经关闭了。

    “来者何人?”

    来人直接举起令牌。

    高举手中密信,贴着三根乌鸦羽毛。

    “开门,开门!”

    一声令下。

    城门飞快开启了一个小门。

    然后城门之内,立刻准备了一匹新马。

    那个黑水台的武士冲入城门之后,猛地一跃直接落在准备好的新马上,继续朝着黑水台城堡冲去。

    而他原先骑的那一匹马,直接跪倒在地,口吐白沫。

    换马之后,他飞快加速,冲向黑水台城堡。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西边密报,西边急报!”

    刚刚冲到黑水台城堡之下,这名武士便尖声大喊。

    “嗖嗖嗖嗖……”

    顿时,四名黑水台高手直接从城堡上跃下,直接将他抬起,冲进黑水台城堡之内。

    片刻后。

    这名黑水台密探跪在黑水台大都督阎厄面前。

    “督主,羌王暴毙,羌国内乱。”

    这名密探双手奉上密信,然后直接昏厥了过去。

    阎厄一惊,道:“命令最好的大夫,治疗这位弟兄,不计一切代价,要让他恢复如常。”

    “是!”

    这个字还没有说出,阎厄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

    国君已经睡下了。

    今天本应该苏妃侍寝,但他却没有去,依旧宿在卞妃宫中。

    但是,他怎么都睡不着。

    沈浪说的那个最坏的局面,太可怕了。

    又来一场艳州之变?

    应该不可能,苏氏家族和楚国并不接壤。

    是否应该立刻拿下苏难?

    不!

    不能拿!

    否则会引起惊天剧变。

    一定要确定羌国那边要做什么?羌王是否一定要入侵越国西境。

    而就在此时!

    外面响起了黎隼的声音:“陛下,阎督求见。”

    这话一出,国君几乎立刻从床上起身。

    这个黑阎王已经很久没有离开他的黑水台城堡了。

    如今来了,肯定有大事发生!

    国君甚至来不及穿衣衫,直接就走了出来。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直接跪下道:“陛下,羌王暴毙,羌国内乱。”

    然后,他双手递上详细情报。

    国君先是一惊。

    然后狂喜!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这个关键时刻,竟然有如此惊天之喜?

    上天竟然如此庇佑我宁元宪?

    国君打开这个情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紧接着,国君多疑之心本能发作。

    这个情报会不会是假的?

    会不会是黑水台密谍被骗了?

    紧接着,黎隼大宦官道:“陛下,刚刚得到消息,镇远侯爵府一直没有亮灯的那个高台,忽然点燃了蜡烛。”

    国君面色先是一变,然后一喜,问道:“苏难还在不在?”

    黎隼大宦官道:“在,此时还在院子里面,正枯坐发呆。”

    国君颤声道:“立刻动手,捉拿苏难。”

    “不要动其他军队,直接黑水台武士出动三千,将镇远侯爵府团团包围!”

    “国都四门紧闭,不许任何人进出,任何人!”

    “黎隼,阎厄,你们亲自动手,去捉拿苏难!”

    “是!”

    ………………

    一般兵马出动的时候。

    都是雷霆之势,地面颤抖。

    不管是天越铁骑,还是国君铁甲卫队。

    然而黑水台武士出动的时候,无声无息!

    因为他们穿皮甲,穿软底布鞋,而且用前脚掌走路,确保落地的时候,无声无息。

    三千黑水台武士出动。

    如同黑暗潮水一般,朝着镇远侯爵府快速冲去。

    这才是大场面。

    之前抓捕沈浪,只是区区百人而已。

    三千黑水武士在街道上行动,速度飞快,却没有什么响声。

    街道两边有人没有睡着,不知道为何觉得心悸,于是打开窗户一看。

    顿时见到街道上,密密麻麻都是黑色武士。

    他呆呆望着,一动不敢动。

    这个时候,他只要动一下,喊一声,立刻就死了。

    片刻之后,这三千黑水武士在拐角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刻钟后!

    三千名黑水台武士将镇远侯爵府包围得水泄不通。

    黎隼大宦官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一日终于来了。

    “苏难还在不在?”黎隼问道。

    “在,就在院子里面。”一名监视的黑水台武士道:“他仿佛觉察到不妙,先自己和自己下棋,然而久久不能落子。”

    “进去抓人吧!阎督主请!”

    黑水台大都督阎厄依旧面无表情,甚至眉头皱了皱。

    “砰!”

    一声巨响。

    镇远侯爵府大门猛地被砸开。

    然后,大宦官黎隼落后两步,跟着阎厄进入镇远侯爵府内。

    来到院子。

    苏难那佝偻的身躯依旧坐在在那里,望着面前的一个棋盘发呆。

    黎隼道:“苏翁虽然是夏天,但夜半露水重,就不要坐在外面了,我们带您去另外一个地方。”

    苏难苍老的声音道:“黎公公,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啊?”

    黎隼道:“黑水台,大理寺?要不镇远侯您挑一个?”

    苏难抬起头点燃了烛火,朝着黎隼和阎厄道:“黎公公您说的话我听不懂啊,我苏白头在院子里面下棋难道也犯错了吗?”

    烛火中,他苍老的面孔朝黎隼和阎厄露出诡异的笑容。

    黎隼大惊!

    这个老人看上去虽然和苏难一模一样。

    但他根本就不是苏难!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两万多字!求票的话语仿佛都说完了,呜呜呜呜!该怎么办啊?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