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雪隐的职业是什么?

    圣女?

    不,那是兼职。

    她的专业是间谍。

    当年被炎帝国派去潜伏在姜离身边,只不过姜离陛下人格魅力太惊人了,直接让她这个间谍反正了。

    这十几年来为了所谓的赎罪和积德,她拼命地拯救万民,但是专业技能却依旧没有丢掉。

    沈浪刚从羌国返回国都的时候,就用这位神女姑姑坑了两位朝臣,在那一场危机四伏的朝会上大获全胜。

    之后她离开国都的时候,沈浪去送别说让她去琅郡办事,会不会突破她的底线?

    雪隐当时就说她一点都不纯真,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为了证明这一点,她还对沈浪进行猴子偷桃,表示她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女人。

    当场沈浪就石了,还经常做梦到这一幕。

    而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办。

    何妧妧身边可有几十名黑水台武士在监视保护。

    神女雪隐这件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给何妧妧喂下蜡丸,这件事情是沈浪的预谋,甚至这张纸条都是沈浪模仿何妧妧笔迹写的。

    但给何妧妧谷道开花,真的是雪隐的自我发挥,不是沈浪的主意。

    关键这件事情除了雪隐之外,连何妧妧自己都不知道。

    一觉醒来之后,后面痛何妧妧是能感觉出来的,但她还以为是自己上火了,大便太干燥导致。因为最近她确实莫名其妙地上火,每一次上茅房都很心里怕怕。

    不仅如此,雪隐到了琅郡之后并没有立刻动手。

    而是监视一切,一直等到苏剑亭来到何妧妧家附近,确定了苏氏对沈浪的阴谋确实存在,她才果断出手。

    所以整个过程,毫无破绽。

    苏剑亭没有发现,黑水台武士也没有发现,何妧妧自己都不知道肚子里面有一颗蜡丸。

    如果她仅仅只是一个间谍的话,也做不到这一点。若她仅仅只是一个大宗师的话,也做不到这一点。

    但这两个身份加起来,那就厉害了。

    而沈浪之所以想出这个毒计,实在是因为何妧妧的这一句话太出名了。

    自从她被国君驱逐之后,每隔三天就给国君写信,每一封信的后面都会加一句,陛下可以剖开臣妾之腹,看臣妾的心是红的还是白的。

    不仅如此,每次她和大人物会面的时候,也会经常加上这一句,愿意剖腹让陛下看心。

    总之,她千方百计都想要回到国君的身边,想尽一切办法让人带话给国君。

    剖腹看心何妧妧,都已经几乎要成为典故,沈浪想要不知道都难。

    云梦泽讲过,宁焱也讲过。

    所以在这封遗书上,何妧妧当然也会加上这一句话。

    雪隐神女带着朱红的指甲印轻轻刮过,一定要非常非常淡,黑水台的人就算发现了,也只会觉得是偶然。

    那么沈浪是什么时候发现苏难要利用何妧妧害他呢?

    从羌国返回经过琅郡住在官驿的那天晚上,何妧妧不惜跟在木兰的身后,闯入官驿来和沈浪见面。

    为了避而不见沈浪自己钻进雪隐姑姑的被窝,然后被木兰宝贝当场抓住。

    而这个女人竟然在外面等了沈浪一个多小时,就为了和他说一句话。

    这很不正常。

    沈浪何等敏锐,当然能够从里面嗅出阴谋。

    而且何妧妧此人也几乎是他最大破绽,作为敌人的苏难怎么可能放过?

    既然弥补不了这个破绽,那就将他捅大,往里面灌入毒药。

    然后,彻底将敌人炸毁。

    而一旦炸掉,这个破绽也自然就消失了。

    真正一举两得。

    真正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至于张翀的加入,完全是意外之喜了。

    本来很多角色需要沈浪自己扮演,而张翀来了之后,沈浪几乎不需要开口。

    这位牛逼的张翀大人,早就把一切办得妥妥当当,甚至比沈浪自己做得还要好。

    沈浪之前就说过。

    这一次和苏难的交手,胜负就在瞬间。

    而这一场绝地反杀。

    沈浪是策划者,雪隐和张翀是执行者。

    三个人都是顶尖高手。

    苏难输得不冤。

    ……………………

    全场都为这个变故彻底惊呆了。

    黑水台千户燕尾衣整个脑袋都要炸了。

    大理寺少卿王经伦整个人都呆了。

    怎么会这样啊?

    刚才沈浪明明还必死无疑的,怎么瞬间就逆转了。

    怎么所有的罪过,都在苏氏头上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而宁焱也呆了,朝着边上的云梦泽道:“哥,不,种/马,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这只母老虎就是这样的。

    伤心虚弱的时候就喊哥,现在好像没事了,就改口喊种/马了。

    帝国大使云梦泽当然不会和他计较,他心中只有两个字。

    牛逼!

    吾弟牛逼。

    这个词他还是从沈浪那里学来的。

    瞬间逆转这一幕,云梦泽都看呆了。

    而张翀也有些惊。

    尽管他心中是知道整个过程,但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想要说一声厉害。

    这个计谋执行起来不难。

    难的是提前预判,先敌一步。

    沈浪确实厉害。

    ………………

    而就在此时,黑水台千户燕尾衣忽然道:“不,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苏剑亭世子不可能强污何贵人的,不可能的。”

    这话一出。

    所有人目光朝着他望去。

    傻逼!

    这个傻逼死定了。

    这是所有人的眼神。

    燕尾衣说出口之后,也立刻明白自己祸从口出。

    按照正常反应,他应该说:苏剑亭世子不可能杀何妧妧贵人。

    但他说的是:苏剑亭不会强污何贵人。

    看来你知道得不少,和苏氏有所勾结啊?

    黎隼心中瞬间判定了燕尾衣的死刑。

    然后,这位大宦官起身淡淡道:“诸位大人,这件案子太离奇复杂,真相究竟如何还不好说,所有人都不得外传,若是外界有什么谣言出现,在场诸位都脱不了干系。”

    黎隼这话说得漂亮。

    在他心中早已经觉得真相大白,但这个案子太可怕了,没有一个字能够向外面泄露。

    “咱家这就去回禀陛下,请他乾坤独断。”

    然后,苦命的黎隼大公公又再一次奔波。

    这一次没有等到宁焱公主动手,帝国大使云梦泽直接将他抱上了骏马。

    “多谢云世子了。”

    云梦泽道:“黎公公真是忠仆表率,越王有你这样的奴仆,真是幸事。”

    瞧瞧人家云梦泽世子,多么会说话?

    黎隼一拱手,然后朝着北边飞驰而去。

    ………………

    一个时辰后!

    黎隼在国都北边十几里的地方,遇到了国君的仪仗。

    他再一次进入国君的移动行宫之内,跪伏了下去。

    “陛下,这是从何妧妧贵人肚腹里面剖出来的。”

    国君皱眉,用丝绸垫手,接过了这张羊皮纸,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

    “陛下,苏剑亭害我,污我,逼我污蔑沈浪。”

    看完这一行字,国君面孔猛地一阵抽搐道:“污她?”

    黎隼大宦官道:“何妧妧贵人后面谷道有撕伤,之前女医官没有发现,还以为是砒霜灼伤,应该是苏剑亭所为。”

    国君目光一缩。

    “哈哈……”

    “哈哈哈哈………”

    他没有暴怒,反而大笑,只不过声音很尖。

    这是真的有人给他戴绿帽。

    没有想到啊,这位苏剑亭世子如此疯狂,如此大胆。

    很刺激吧?!

    寡人用过的女人,你用起来很过瘾吧?

    国君闭上眼睛。

    如此一来,李文正床底下发现诅咒太子的小人,也是苏氏作为了?

    这就对了嘛。

    太子和三王子一旦发生剧烈党争,得利者是谁?

    当然是中立派系的苏难了。

    当时苏难刚回朝堂不久,继续膨胀中立派系的力量。

    这就对了,这就合理了。

    沈浪只是一个小小赘婿,他有狗屁的野心,他吃饱了肚子才去挑拨太子和三王子的党争。

    当时的他,甚至连太子和三王子是谁都不知道,这两个人斗起来,他半点利益都得不到。

    至于他卖诗词给何妧妧?

    就是为了装逼,就是为了泡妞,就是为了夺李文正所爱。

    这很符合他孟浪的性格。

    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他为了害前妻徐芊芊还专门写了一本书。

    现在徐光允家族完蛋了,徐芊芊几乎成为了他的外室,《金梅》的第二部他也不写了,而且好像这辈子都不打算写了。

    紧接着,国君忽然道:“有没有可能,这一切都是沈浪操纵所为?”

    国君只是随口问出,这个人极度多疑,恨不得怀疑每一个人。

    大宦官黎隼道:“沈浪在大理寺里面挨打了,几乎动大刑。”

    这话意思非常明白,沈浪是一个很怕痛之人。

    黎隼接着道:“而且当这个蜡丸被取出来的时候,黑水台千户燕尾衣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他说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苏剑亭世子不可能会强污何妧妧贵人。”

    国君目光猛地一缩。

    他当然听出了这句话的不正常。

    按说你应该说,苏剑亭不可能杀何妧妧。

    你燕尾衣仿佛对何妧妧之死有所心理准备?

    黑水台这是有人和苏氏勾结啊?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这一切都是苏氏的阴谋。

    何妧妧是苏剑亭所杀,就是为了谋害沈浪。

    不知道为何,国君心中反而舒了一口气。

    甚至完全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当他听到沈浪欺君,玷污何妧妧,并且诅咒太子试图引发党争的时候,他真是前所未有的暴怒。

    感到自己受到了背叛。

    而现在这一切是苏氏所为。

    他竟然没那么生气了。

    觉得这样反而是理所应当的。

    因为他喜欢沈浪这孩子。

    被最亲近之人背叛,才会尤其的愤怒。

    而敌人不管对你做什么事情,仿佛是理所应当的。

    而在国君心中,早就把苏难当作一个对手了。

    当然苏剑亭强污了何妧妧,这很让他震怒,国君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但是……

    依旧没有听闻沈浪背叛时那么生气,当时他真的是立刻要得到答案。

    或许他的内心,对何妧妧根本就没有多么看重。

    “这件案子到此为止,那个黑水台的燕尾衣是不是死绝全家了?”国君问道。

    黎隼大宦官道:“还有一家,他的妻子和儿子。”

    国君道:“去抓来,全杀了。审问这个燕尾衣,只要一个答案,他是不是和苏氏有所勾结,黑水台究竟被渗透到什么地步?但是又要浅尝辄止,一旦得到一个差不多的答案,就将他的皮剥下来,挂在黑水台的旗杆上。”

    “是!”黎隼道。

    国君又道:“苏剑亭曾经带着西域武士去攻打玄武伯爵府对吗?”

    黎隼道:“是。”

    国君怒道:“胆大包天,竟敢攻打朝廷伯爵的府邸,而且还试图杀死自己的亲姑姑,简直是丧心病狂。”

    妈蛋。

    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而且还是苏难让御史主动弹劾的,你就随口叱责了一句。

    现在又专门拿出来说了。

    “来人,去把苏剑亭拿了,寡人倒是想要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连亲姑姑都想杀?”

    “是!”

    一队骑兵飞驰而下。

    “至于沈浪?他和宁焱怎么回事?”国君问道。

    黎隼道:“老奴不知。”

    国君道:“把这个浪荡子抓去王宫内关起来,抽他三鞭子。轻浮浪荡,已经成婚的人,而且还是别人赘婿,偏偏还要勾三搭四,若非他这个招花引蝶的性格,若非他主动去勾搭何妧妧,哪里会又今日之事?这种人关三天大理寺监牢不够,关个一年半载才会老实。”

    黎隼道:“陛下说得再对没有了,此子浪荡简直耸人听闻,前不久还刚在国都闹了一个大笑话。”

    国君道:“什么笑话?”

    黎隼道:“他离妻子太远,家中妾侍又怀孕了,大概实在憋不住了,他就想着上青楼。乔装打扮偷偷去了,但心理又过不去那一关,来来回回进进出出四五次,都没能真去嫖宿。结果有一天被宁焱公主瞧出了背影,直接喊破了他的身份,从此沈浪成为国都的笑话,都说他那方面不行。”

    “哈哈哈……”国君听到沈浪这么尴尬的事情,顿时忍不住放声大笑。

    然后又破口大骂。

    “这等孟浪荒诞之人,金卓真是瞎了眼睛,才招了这样的登徒子为婿。”

    黎隼道:“可不是嘛,此子脸皮之厚,性格之无耻,当真前所未见。”

    大宦官拼命贬低沈浪。

    话里话外就只有一个意思,他就是这样的浪荡儿,你说他害人我信,你说他试图勾搭何妧妧我也信,但你要说他一年前在玄武城就试图引发三王子和太子的党争?我是万万不信的。

    此时骂得越厉害,沈浪就越清白。

    “走吧,回宫!”

    国君迷上眼睛,闭目养神。

    抓苏剑亭可以,还能让苏难投鼠忌器。

    但因为这个案子直接拿下苏难?

    不可能!

    要能拿下,早就拿了。

    此时国君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开始分析里面的利害得失。

    结果他得出了一个答案。

    南殴国大战结束之前,他不能拿下苏难。

    苏剑亭能抓,但却不能杀。

    苏难可以削权,但却不能拿下。

    一动苏难,苏氏那边可能会谋反不说。

    最可怕的是羌国,立刻就会动起来,要么加入南殴国战场,要么率军入越国劫掠。

    苏氏可不像金氏家族。

    金氏家族就一个金木兰,金木聪是一个痴肥的笨蛋。

    而苏氏家族可谓是人才济济。

    苏难在朝中支持大局,他的妻子和几个兄弟镇远城呼风唤雨,大权在握,双方遥相呼应。

    国君拳头紧握。

    此时还拿不下苏难这只老狐狸,真是不甘。

    天西行省总督要换了,白夜郡太守也要换了。

    要温水煮青蛙。

    先把苏氏家族领地包围起来,朝中渐渐对苏难削权。

    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彻底拿下苏难。

    可恨的羌国,可恨的羌王,若非这个强盗,寡人又何必如此忌惮苏难这只老狐狸?

    国君忽然道:“老狗,你说苏难在天西行省地头蛇当得好好的,为何硬要进入朝堂呢?”

    大宦官黎隼道:“陛下,宦官不得干政。”

    “让你说,你就说。”

    黎隼道:“他久不在朝堂,怕掌控不了大局,不管是天西行省的官场,又或者是羌国外交大局,他都需要掌控。一方在朝堂,一方在边陲,这样才能遥相呼应。”

    可不是吗?

    种氏家族不也这样嘛?

    一个是镇西大都督,一个在朝堂做枢密院副使。

    “可恨的羌国,可恨的羌国!否则今日寡人就拿下苏难!”

    国君忍不住咬牙切齿。

    ………………

    “啊……啊……”

    黑水台监牢内,另外一名千户燕赤昌正在对燕尾衣动刑。

    真是报应不爽。

    燕尾衣之前对沈浪报菜名一般,把诸多酷刑都报了一遍。

    而现在这些酷刑,他自己都尝过了。

    全身上下没有一寸好肉。

    这样无边无际的痛苦,真是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

    “你是不是和苏氏勾结?”

    “苏剑亭与何妧妧见面,你们当真不知吗?”

    黑水台千户燕尾衣战栗沙哑道:“师兄,我已经招供了十遍了。我知道苏氏要利用何妧妧谋害沈浪,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我要为薛黎小姐报仇,剩下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没有和苏氏勾结。”

    他说的是真的。

    燕尾衣是有靠山的人,背后是黑水台大督主阎厄,是武安伯爵府薛氏,是三王子。

    他当然不会去和苏氏交往过深。

    但既然苏氏要谋害沈浪,那他也愿意大开方便之门。

    反正沈浪也是薛氏的敌人,主人早就想要将金氏家族灭之而后快了,早就想要将沈浪扒皮抽筋了。

    另外一名千户朝着宦官道:“黎公公,您觉得如何呢?”

    这位是小黎公公,黎恩,黎隼的义弟,两人共拜一个干爹黎沐,被称之为老祖宗。

    黎恩知道国君的旨意,问出话后,浅尝辄止便可。

    确定苏氏有没有渗透黑水台便可。

    “就这么着吧,还能怎样呢?”黎恩道:“咱家就回去复旨了,你耽误你们动家法了。”

    “是!”燕赤昌躬身道。

    宦官黎恩走后,燕尾衣道:“师兄,你一定要转告义父,转告家主,我绝对没有背叛,我真的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苏氏去害沈浪而已,我也是想要为薛氏做事。”

    燕赤昌道:“别说了,我懂。”

    燕尾衣道:“师兄,我知道我活不了了,请你念在兄弟一场,照顾我的家人。”

    燕赤昌道:“不用了师弟,国君下旨,诛杀你全家。”

    燕尾衣一颤道:“沈浪的手下我把妻子,儿子都抓走了,现在应该没有放回来吧。”

    燕赤昌道:“已经放回来了,一个时辰前放回来的,苦头欢说收到你一亿金币赎金,把人放回来了。”

    燕尾衣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沈浪,我艹你娘啊。”

    之前抓我家人,你应该继续扣押,现在国君要杀全家,你又将他们放回来。

    去你娘的苦头欢啊。

    去你娘的一亿金币。

    燕赤昌道:“师弟,我们要动家法了,你稍稍忍着点。”

    燕尾衣要接受黑水台就残酷的家法,剥皮挂在旗杆之上。

    “师兄,给我喝麻醉散,弟弟实在扛不住。”

    燕赤昌道:“对不住了,就是要听你的惨叫,这样国君才能解气,为了薛氏,为了黑水台,你就忍忍吧!”

    燕尾衣泪水狂涌而出。

    死固然可怕。

    但这种死法更可怕。

    片刻之后。

    黑水台监牢里面,传来燕尾衣凄厉欲绝的惨叫。

    隔着很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大概就是黑水台鬼哭狼嚎的由来吧。

    片刻之后,一面新旗帜挂上了旗杆。

    与此同时!

    黑水台千户燕尾衣剩下的家人,总共八口。

    整整齐齐跪着。

    “杀!”

    一声令下。

    手起刀落,首级落地。

    燕尾衣一家二十三口,彻底死得干干净净。

    血淋淋的一幕震慑所有人。

    没事不要瞎掺合,会死全家的。

    而燕尾衣临死之前,一直喊着一句话。

    “大督主,为我报仇,杀沈浪。”

    “义父,为我报仇,杀沈浪。”

    “家主,为我报仇,杀沈浪。”

    足足喊了几十声后,他才凄厉死去。

    ………………

    镇远侯爵府。

    在几个时辰之前,苏难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甚至,他比国君更早知道结果。

    在得到消息那一瞬间。

    他整个人瞬间凝固,就仿佛雕塑一般。

    他真的彻底惊呆了。

    此子,厉害。

    竟……如此厉害?

    心机深到这个地步?

    竟然算计到了一切?

    知道我要用何妧妧害他,所以反手一击?

    毒!

    太毒了。

    我苏难太急切了。

    若我不主动出手,此子根本无法对我造成有效伤害。

    因为他太势单力薄。

    只有我出手的瞬间,他才能抓住机会,反手一击。

    现在,不但没能害死沈浪,反而将苏氏拖下水。

    儿子苏剑亭平白无故得了一个强污何妧妧的罪名。

    当然,不是公开罪名,是在国君心目中的罪名。

    但这才是最致命的。

    原本何妧妧始终是沈浪的一个致命破绽。

    现在这个破绽,彻底炸了。

    栽赃李文正诅咒太子,试图引发朝廷激烈党争,反而成为我苏难的阴谋了。

    偏偏这才是最符合国君想象的答案。

    洗不清了。

    厉害,沈浪这个小畜生厉害啊。

    一箭三雕。

    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

    苏难侯爵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切还没有准备就绪,难道此时就发动吗?

    吴国布局没有完成,楚国布局也没有完成。

    现在发动,对苏氏利益损失很大。

    不,不急!

    宁元宪最多只会来抓苏剑亭。

    他还不敢动我。

    有羌国这群强盗大军在,他还不能动我。

    一动我,不但天西行省会乱。

    羌国大军要么进入越国境内劫掠,要么加入南殴国战局,宁元宪都承受不了这个后果。

    羌王和我苏难已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苏难若倒下,对羌国也是巨大之损失。

    我还有时间,我还能留在国都一段时间,从容布局。

    宁元宪,有羌国在,你不敢动我。

    沈浪,接下来你和金氏家族就迎接我更加猛烈更加直接的进攻。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大手笔。

    我会让你金氏家族死无葬身之地。

    而就在此时!

    “砰砰砰砰……”

    镇远侯爵府大门猛地被撞开。

    无数黑水台武士潮水一般涌入进来。

    “抓捕苏剑亭,抓捕苏剑亭!”

    “有胆敢阻挠者,格杀勿论!”

    “苏难侯爵,陛下召你入宫觐见。”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四千多。急需月票,急需月票,求大家支持。

    谢谢泥岚轩真的几万币打赏和月票红包,谢谢额灰机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