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祝文华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言官不由得纷纷退后。

    这么天大的案子?

    你牛逼,你先来。

    一般来说越国朝堂里面是不大愿意谈论大炎帝国之事的。

    没错,大炎帝国是天下共主。

    但是你的疆域一千四百多万平方公里呢,又没有火车,又没有飞机,怎么可能管得了这么大的地方。

    所以东方世界的天下诸国拜炎帝为天子,但基本上还是各自为政。

    甚至几个国家打成一团,大炎帝国也不会偏袒插手,但是看到哪一方要输得太惨了,就会派人调停止战。

    巴结炎帝那是各国国君的事情。诸国的臣子,你还是老老实实巴结国君吧。

    所以朝堂之上不谈炎帝国之事,基本上是各国的潜规则。

    可是一旦提出来,那政治优先级就非常高了。

    政治正确害死人啊。

    这就像是唐朝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称帝,李渊为太上皇。

    朝堂之上的臣子也基本上也不会主动去议太上皇如何,你这不是打皇帝李世民的脸吗?

    可是一旦有人提太上皇。

    那么李世民也只能将其他事搁在一边,先议李渊之事。

    否则你就是不孝啊,心中再不舒服也要办。

    祝文华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

    只不过好不容易能够报仇雪恨了,好不容易能够将沈浪置于死地了,他又怎么肯放过?

    听到祝文华的话后,国君又冷冷盯了沈浪一眼。

    你干的好事。

    “沈浪,可有此事?你可真的和炎帝国钦犯雪隐勾结?”

    沈浪赶紧道:“冤枉啊陛下!万万没有此事啊。”

    祝文华狰狞道:“沈浪,证据确凿你还还敢抵赖?陛下臣有人证。”

    朝堂不是公堂,不负责审案。

    但是这件事已经关系大炎帝国谋逆大案,后果太严重了。

    大乾王国帝主姜离试图颠覆大炎王朝,已经被定为数百年来第一罪人,东方文明第一罪人。

    他身边逃生的全部被列为通缉犯,一旦抓住就是诛灭九族。

    雪隐作为姜离的义妹,大乾王国的伪公主,排名大炎帝国通缉犯第五名。

    任何人等,胆敢与之勾结,诛杀九族。

    片刻之后,人证来了。

    就是沈浪使团的一名武士,越国武士。

    祝文华拿出了一副画像道:“你是沈浪使团成员,你可看清楚了,他是不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这幅画像就是十几年前,大炎帝国的通缉画像,还是比较清晰逼真的。

    那个使团武士点头道:“对,就是她。”

    祝文华道:“你确定看清楚了,就是这个女人?”

    那个使团武士道:“这种女子,小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所以只要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小人记得清清楚楚,她就是画像上的那个女人。”

    祝文华道:“那圣庙之中,是不是有她的雕像?”

    使团武士道:“是。”

    祝文华道:“沈浪是不是和这个女人交往甚密?他在羌国之所以能够大获全胜,是不是得到这个女人的帮助?”

    使团武士道:“是,沈大人和这个女人非常亲密,还曾经公开抱着他走路,甚至几天几夜都睡在一起,亲密无间。”

    这话一出,所有人目光朝着沈浪望过来。

    甚至国君又冷冷射来一眼。

    彻底的羡慕妒忌恨。

    神女雪隐的名字,谁没有听过啊。

    二十年前就很闻名了啊。

    祝文华道:“那雪隐这个女人呢?此时在哪里?”

    使团武士道:“她跟着沈大人进入国都,应该是住进金氏别院了。”

    沈浪,你这还金屋藏娇了啊,胆子也太大了。

    祝文华寒声道:“沈浪,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雪隐乃大炎帝国通缉犯第五名,意图颠覆大炎王朝政权,任何知情不报者,囚!任何胆敢与之勾结者,诛杀九族。“

    接着,祝文华朝着国君跪下,叩首道:“陛下臣恳请将沈浪诛杀九族,将雪隐捉拿归案,废弃武功,递交大炎帝国。”

    沈浪顿时大呼道:“陛下,微臣冤枉,冤枉啊!”

    哪怕在朝堂上,祝文华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

    沈浪你之前不是很得意,很厉害吗?

    竟然也有今天啊。

    你毁掉堤坝,用洪水淹掉我祝氏家族的百年基业。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父亲祝兰亭之死绝对和你有关。

    今天我祝文华终于报仇雪恨了。

    父亲啊,你在天之灵看清楚了吗?

    儿子为您报仇了啊。

    祝文华再一次叩首道:“沈浪罪大恶极,臣恳请陛下将他诛杀九族,立刻捉拿大炎帝国钦犯雪隐。”

    沈浪仿佛完全爆发了,他猛地朝祝文华冲过去。

    “祝文华,你敢害我,你敢害我姑姑……”

    一声爆吼之下,沈浪猛地一拳,朝着祝文华砸了过去。

    “砰!”

    他的拳头狠狠砸中了祝文华的鼻子。

    鲜血顿时飙射出来。

    祝文华的武功虽然也不高,但是面对沈浪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他就是故意不躲。

    硬生生挨沈浪打,非但没有还手,反而直接躺下了。

    只有躺下,才显得足够惨,才能赚取同情分。

    沈浪一把将他按在地上,对着他脑袋,面孔疯狂暴揍。

    “禽兽,畜生。”

    “祝文华你这个畜生,我和你无冤无仇,你竟敢害我。”

    “你竟敢害我姑姑,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砰砰砰砰!

    沈浪左右开工,顿时将祝文华打成了猪头,满脸鲜血。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沈浪这是疯了吗?

    在朝堂之上演全武行?

    关键沈浪你有武功吗?就你那几两力气,竟然还当众打人?

    你出使羌国是有功,但竟然敢在国君面前打人?

    你这是找死吗?

    没有想到,沈浪你竟然也有如此昏聩的时候啊。

    自寻死路,自寻死路。

    祝文华就任由沈浪打,目光怨毒地望着沈浪。

    打吧,打吧!

    上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

    你沈浪这次死定了,死定了。

    哈哈哈哈哈!

    祝文华非但没有觉得痛,反而觉得过瘾痛快。

    他挨打能够在国君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

    若是挨打一阵,可以让沈浪全家死得更惨,那何乐而不为呢?

    国君仿佛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

    足足打了几秒钟后。

    国君雷霆暴怒,嘶吼道:“疯了,拿下,拿下……”

    顿时,冲进来四名武士,直接将沈浪抓了起来。

    “绑起来,绑起来!”

    国君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沈浪颤抖道:“朝堂之上,公然殴打同僚,简直耸人听闻,如此狂妄,如此忤逆,简直丧心病狂,拉下去杖责,杖责!”

    顿时,沈浪直接被拖了下去。

    趴在凳子上,噼里啪啦地打了十杖。

    这次依旧黎隼大公公亲自打的,直接将沈浪的屁股打得鲜血淋漓。

    沈浪惨叫了几声后,直接昏厥了过去。

    祝文华和在场敌人,看得那个过瘾啊。

    咆哮朝堂,当着君王之面殴打官员这个罪名重不重?

    说重也重,当场杀了都不为过。

    说轻也轻,中国古代历史上朝堂斗殴的例子数不胜数,直接打架到皇帝面前也比比皆是。

    比如明朝正统年间,锦衣卫指挥使马顺就是在朝堂上被大臣们活活打死的,而且是当着景泰帝的面,被人咬下好几块肉,再活活打死,不?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沈浪朝堂殴打官员,被杖责十下,也是正常。

    …………

    见到沈浪被杖责,祝文华心中过瘾。

    沈浪,这才哪到哪啊?

    接下来你才是真的惨,你全家都要死光了。

    诛杀九族!

    祝文华一脸血,显得大义凛然。

    他跪下叩首道:“陛下,那个大炎帝国钦犯就在金氏别院中,只要将她抓来,一切就真相大白。”

    国君厉声道:“黎隼,你带领三百武士去金氏别院,将那个女人拿来,若有抵抗者,格杀勿论!”

    “是!”

    黎隼大公公带着三百名宫廷高手,气势汹汹地冲向了金氏别院。

    “捉拿帝国钦犯,有任何人胆敢阻挠,格杀勿论。”

    三百名武士将金氏别院包围。

    然后黎隼公公走进了金氏别院内。

    此时,金氏别院内小冰和神女雪隐面对无言。

    不知道为什么聊不下去。

    小冰已经很努力了,而雪隐也非常温柔,但就是聊不下去。

    黎隼大公公进来道:“请问可是雪隐?”

    神女雪隐道:“正是。”

    黎隼大公公道:“请跟咱家进宫一趟,不要有任何抵抗。”

    “好。”雪隐道,

    然后,她就进入一个铁轿之内,被八个武士抬着进入了越国王宫。

    ………………

    不久之后。

    雪隐戴着黄色的纸枷锁,步入了越国朝堂。

    顿时,一阵芳香怡人。

    整个朝堂,仿佛春暖花开。

    曼妙婀娜,如同神女。

    在场所有人官员,不由得有些目光迷离。

    传说中这个女子绝世美丽,但闻名不如见面啊。

    望向沈浪的目光更加充满了妒忌恨意。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神女雪隐竟然如此年轻,看上去最多二十几岁而已。

    在二十年前她就已经是闻名天下的大美人了,如今非但容颜不减,而且更美了。

    这样的美人竟然和沈浪有了一腿?

    上天无眼。

    不过对于朝堂之上的这些精英而言,美色只不过是权力的点缀而已。

    稍稍一瞬间后,立刻转换了念头。

    此女就是雪隐,就是当年姜离的义妹。

    大炎帝国钦犯第五名啊。

    沈浪这次是完了,真的要被诛杀九族了。

    对于捉拿大炎帝国钦犯,除了晋国之外,其他国家并不积极。

    可一旦被公开揭发,那天下诸国不积极也要积极起来。

    要不然大炎帝国就会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别样的心思啊?

    祝文华见到这个女人,也不由得一阵恍惚。

    听说这个女人美丽,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让人着迷。

    沈浪这个人渣,哪里配得上这样的神女?

    不过就算是神女又怎么样?

    我祝文华追求的是报仇,是权力。

    你就算再是绝世美人,也要成为我报仇的利刃。

    今日我祝文华注定要一战成名。

    沈浪,就让我踩着你的脑袋上位吧。

    祝文华道:“陛下,诸位大人,此时已经真相大白。此女便是大炎帝国钦犯雪隐,大乾王国伪帝主姜离的义妹。大炎皇帝有旨,一旦捉拿,可以递交炎京,也可以当场格杀。”

    “沈浪勾结钦犯,意图颠覆大炎王朝,俺大炎律,当诛灭九族。”

    祝文华一边说话,一边展开十几年前大炎帝国的钦犯图像。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此女就是图上的这名炎帝国通缉犯。

    国君宁元宪皱眉道:“来人,去传大炎帝国理藩院驻越国司所有官员,前来指认。”

    这毕竟是大炎帝国的事,让炎帝国的使臣前来辨认是最正当不过的。

    “是!”

    黎隼公公真是劳碌命,又带着一队武士,前往大炎帝国理藩院驻越国司。

    沈浪臀后鲜血淋漓,趴在担架上道:“国君冤枉啊,这个女人是我姑姑雪引,吸引的引,而不是隐居的隐。你们大家都看看啊,我姑姑今年才二十九岁,而大炎帝国钦犯雪隐已经四十几岁了,你们看看清楚,我姑姑像是四十几岁的人吗?”

    确实不像。

    但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这种大宗师是驻颜有术的。

    她就是雪隐。

    祝文华心中不屑,沈浪你把所有人都当成是傻子吗?

    竟然这样公开指鹿为马?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要垂死挣扎?

    不要做梦了。

    你死定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

    大炎帝国驻越国的使臣全部到场,四品以上总共有五人。

    帝国大使云梦泽为首,另外四人都已经四五十岁以上,都是老理藩院了。

    “外臣拜见越王!”

    云梦泽双膝跪下。

    大炎帝国和越国是互相承认爵位的。

    越王在大炎帝国,也属于顶级王族,仅次于如今的晋王和新乾王,楚王。

    大炎帝国为尊。

    下面五大王国:大晋王国,新大乾王国,大楚王国,大越王国,大吴王国。

    当然,这些王国都是二十年前新封的。

    之前大炎帝国之下,就只有一个王国,那就是大乾王国。

    姜离不仅称王,而且晋升帝主,距离皇帝也只有半步之遥。

    那一场惊天大战之后,炎帝国大获全胜,大乾王国四分五裂。

    炎帝册封天下,一举册封了五个王国。

    不过在国内,绝大部分臣子还是称之为国君,而不是称大王,表示宁元宪绝不忘本,这片基业是祖先打下来的,而不是炎帝赐予的。

    “云大使请起。”国君宁元宪道:“这次召你们来,就是想要让你们指认一下,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大炎帝国钦犯雪隐,是不是伪帝主姜离的义妹?”

    这还需要指认吗?

    明眼人一眼就知道这是雪隐啊。

    但祝文华知道,这个流程是一定要走的。

    就像是后世杀人犯,就算当场被抓住,证据确凿,在法院彻底宣判之前也称之为嫌犯。

    云梦泽看了沈浪的屁股,咧了咧嘴,摇了摇头。

    “吾弟啊,戏演得有点过。”

    沈浪:“哥,朝堂上的是话剧,就要过火,就要夸张。”

    当然,两人这完全是眼神交流。

    然后,云梦泽带着四个炎帝国使臣来到雪隐面前,仔仔细细观看。

    甚至云梦泽还拱手行了一礼。

    雪隐点了点头,这两人是见过面的,还是熟人。

    还需要辨认个屁啊。

    这就是雪隐,大炎帝国第五钦犯雪隐。

    云梦泽来到国君面前,躬身拜下道:“大王,此女长得确实和雪隐非常相像。但她并非钦犯雪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了。

    祝文华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眼睛瞎了吗?

    这明明就是姜离的义妹雪隐,你竟然说不是。

    所有人也一阵错愕。

    祝文华下跪叩首道:“陛下,臣早有听闻,帝国大使云梦泽和沈浪关系莫逆,称兄道弟,他这是在包庇。臣肯定陛下派出使节,请大炎帝国派出一个老臣,或者一位皇子前来。”

    这明明就是钦犯雪隐。

    你沈浪想要借着和云梦泽的关系逃脱?

    做梦!

    大炎帝国皇族眼中容不得沙子,只要帝国派一个皇子过来。

    沈浪你依旧要诛杀九族。

    云梦泽,你竟敢暴毙沈浪,也是自寻死路。

    帝国大使云梦泽朝着其他几位帝国使臣道:“诸位前辈,当年我虽然见过钦犯雪隐,但毕竟年纪还小,诸位年长,记忆深刻一些,请你们辨认,此女是不是我帝国钦犯雪隐?”

    另外个帝国使臣都四五十岁以上了,仔仔细细看了雪隐之后。

    纷纷摇头道:“不,这根本不是钦犯雪隐,哪有这么年轻啊。”

    所有人更加震惊。

    云梦泽信口雌黄,难道你们这些四五十岁的使臣也眼瞎?也胡说八道?

    祝文华都急疯了。

    你们眼睛瞎的吗?

    这明明就是雪隐啊。

    她是大宗师,驻颜有术啊。

    沈浪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让整个帝国使臣给你作弊,这下子不但诛杀九族,而且要诛杀十族了。

    顿时祝文华叩首道:“陛下,云梦泽是沈浪好友,他丧心病狂为沈浪包庇,而且威胁收买了其他使臣,请陛下派人出使大炎帝国,让炎帝派人前来指认。”

    国君宁元宪长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开口道:“我看着也觉得不像,但却不敢保证,如今帝国的四位使臣说不是,那我也正式放心了。那此案真相大白了,此女根本就不是钦犯雪隐。”

    这话一出,祝文华惊呆了。

    在场许多大臣都惊呆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明明就是雪隐啊,帝国使臣颠倒黑白,怎么国君也你跟着指鹿为马呢?

    唯有祝戎,苏难,王族宁启等等几个少数顶级权贵默不作声。

    祝文华顿时觉得这个朝堂好黑暗啊。

    众目睽睽之下指鹿为马啊。

    连国君都在帮着沈浪舞弊。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是我疯了,还是大家都疯了啊。

    我要把官司打到大炎帝国去。

    我就不信天下没有公理了。

    沈浪此时装着艰难爬起身,一瘸一拐道:“我就说嘛,这是我姑姑雪引,根本就不是雪隐,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姑姑你回家吧,我一会儿就回。”

    雪隐点了点头,然后飘然而去。

    祝文华忽然嘶声道:“陛下,此女就是钦犯雪隐,就是钦犯雪隐啊。”

    沈浪上前,对他又是拳打脚踢。

    “你还敢污蔑我姑姑,你还想要陷害我?打死你,打死你……”

    众人惊诧?

    沈浪,你刚才不是被打烂屁股了吗?不是血肉模糊吗?

    怎么现在大人这么利索了?

    黎隼公公在边上眼珠都要爆出来了。

    沈浪你别太过啊。

    你动作再大一点的,屁股上垫着的沾血软甲就要掉下来了啊。

    到时候,大家都难堪,就别怪我真打你了啊。

    这次沈浪拳打脚踢,祝文华就感觉到痛了,直接被一脚踢中牙齿,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傻逼,我身边有大炎帝国钦犯雪隐这种秘密的消息,凭什么你祝文华区区一个七品御史能知道?当然是我放风给你的啊,不然你以为你能能拿到这种绝杀性的情报?”

    “别说在越国朝堂上,就算在大炎帝国朝堂上,炎帝见了也只会指鹿为马说这根本不是钦犯雪隐。”

    “今天有人要拼命把我捧上天,把我送去沙蛮族做使节,这群人正要出手呢,结果你冲出来救了我,谢谢啊祝兄,你真是好人啊,你们一家都是好人。”

    顿时,祝文华完全惊呆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世界太黑暗了啊。

    而国君此时也完全要气疯了。

    沈浪,你太胆大妄为了。

    刚才你打祝文华,还算是为了脱身。

    如今再打祝文华,完全是藐视朝堂啊。

    “放肆,放肆……”国君怒斥道:“黎隼,沈浪君前失仪,拉下去,杖责!”

    于是,沈浪又被拉下下去。

    “啪啪啪啪……”

    沈浪装得凄厉惨嚎。

    但是最后一下!

    “啊……”

    这一声惨叫,几乎震耳欲聋。

    因为真疼啊。

    我操你大爷黎隼,你真打啊?

    黎隼公公手拿着木杖。

    小子,我忍你很久了,最后一下只用了三成不到的力量。

    以后不要太嚣张啊。

    咱家陪你演戏,结果你倒好,明明应该是被打得半死的,还生龙活虎去对人拳打脚踢。

    你这是唯恐别人看不穿我跟你演戏吗?

    你小子这么跳?以后谁还跟陪你演戏啊?

    ………………

    沈浪痛得满脸咧嘴,重新回到朝堂之上。

    黎隼你这个老东西,这个仇我记住了啊。

    竟然真的打我三分之一杖。

    此仇必报。

    定让你小小倒霉一下。

    国君宁元宪道:“所谓钦犯雪隐一事真相大白,完全是子虚乌有。御史祝文华凭空捏造,颠倒黑白,哗众取宠,引发朝局动荡,剥夺所有官职,抓捕入狱,责令大理寺彻查到底。”

    顿时,四名黑武士上前,直接摘下祝文华的官帽,剥夺他身上的官服。

    直接将他拖走,前往大理寺监狱。

    “陛下冤枉啊,冤枉啊……”

    “沈浪,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好凄惨!

    …………

    是啊?

    这是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

    雪隐每一次都说在赎罪。

    不管和沈浪还是和钟楚客,都口口声声自己有罪。

    她的身份确实是姜离的义妹。

    但她还有一个身份,大炎帝国郡主。

    当年她是听从大炎皇帝的命令,潜伏到姜离身边。

    只不过后来,被姜离的人格魅力折服,背叛自己的使命,正式效忠于姜离。

    那一场惊天大战失败,姜离暴毙。

    整个过程非常复杂,波诡莫测。

    姜离武功天下第一,王后也是天下第三。

    又有谁能够杀得了这对夫妻?

    为何会忽然暴毙?

    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真相。

    但不管怎么样?

    姜离帝主败了。

    而雪隐作为炎帝国的潜伏者,也被当成了有功之臣。

    但是她没有返回炎帝国,直接宣布和家族断绝任何关系,宣称自己永远是姜离的义妹,并且口口声声说大炎帝国不义,用阴谋杀死帝主姜离。

    炎帝国不好将她身份秘辛公布天下,所以只能将她列为大炎帝国通缉犯。

    但她毕竟是炎帝的堂妹,帝国亲王之女,而且还是奉命潜伏到姜离身边的有功之臣。

    又怎么可能真正捉拿。

    所以大炎帝国高层,还有天下诸国的顶级权贵,都明白这个秘密。

    一旦见到雪隐,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浪为了阻止敌人要将自己送去沙蛮族的阴谋,所以将这个秘密杀手锏拿了出来。

    一开始他找的是张翀的二儿子张洵,想让他根据这个罪名弹劾自己。

    于是把雪隐是帝国钦犯的秘密泄露给了他。

    结果,张洵立刻送来密信。

    “沈公子,我们家的恩怨不是了结了吗?你千万不要害我啊!”

    人家这么懂事,又这么聪明,搞得沈浪很不好意思。

    不过张洵在密信中提了一句,祝文华刚进御史台,年轻气盛,英姿勃发。

    于是,沈浪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祝文华。

    果然!

    新晋御史祝文华迫不及待咬钩了。

    得到雪隐是钦犯的秘密后,欣喜若狂,心想着总算能够将沈浪置于死地了。

    总算能够将他诛灭九族了。

    不过他没有资格上朝啊,于是他找到了御史大夫王承惆。

    而这位王承惆大人,一天到达都想要干大事,掀大案,越是惊天的越好。

    这样才能显得出御史台威风啊。

    而偏偏以他的级别,还不知道雪隐所谓钦犯的秘密。

    于是,他也迫不及待上马了。

    关键,他也恨沈浪啊!

    于是这就造就了今日朝堂上,沈浪第一战大获全胜。

    此时沈浪发现。

    敌人有时候用好了,比盟友好用啊。

    盟友这东西,有些时候会坑死自己。

    比如……大尻公主。

    唉!不说也罢,一提就想日死她!

    …………

    国君宁元宪道:“这一折腾都要中午了,抓紧议事。玄武伯金卓剿灭海盗仇天危,拿下怒潮城,有开疆拓土之功,按例应该册封玄武侯,诸卿若无意见,就这么办了吧。”

    此时,沈浪外八字站了出来,如同螃蟹一般。

    手中虚握,仿佛拿着一把屠刀。

    还有谁?

    还有谁敢来阻拦?

    刚才的例子大家都看到了啊。

    有人想要害我,结果被我打得半死,而且官职也丢了,直接被扔进了大理寺监狱。

    想要和我沈浪为敌?

    摸一摸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

    摸一摸自己的脑袋,够不够硬啊?

    谁敢阻挡我家封侯,那就是我沈浪的敌人,一定不死不休。

    我一定弄死他。

    全场比较安静,没有人出列。

    看来刚才沈浪那一战,确实把人有点吓到了。

    你阴人太狠了。

    国君道:“诸卿若无异议,那就这么定……”

    此时,一个大臣出列,寒声道:“陛下,臣检举揭发玄武伯爵府密谋造反,证据确凿!”

    “陛下万万不可册封金卓为玄武侯!”

    “臣请陛下火速派遣黑冰台高手,捉拿金卓。”

    “臣请陛下集结东南之兵,收复金氏家族领地,收复怒潮城。”

    “沈浪入朝居心叵测,是为金氏家族谋反做掩护,臣请将他拿下。”

    “十万火急,否则将酿成惊天剧变。”

    “金氏家族勾结吴国,意图叛国谋反了,臣证据确凿!”

    沈浪眼睛一眯。

    又来?

    今天看来是要爽一个彻底了?

    ………………

    注:第一更大章送上,拜求月票,狂求支持,诸位大人出手相助,感恩涕零。

    谢谢你我他它她和盧嗣來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