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浪爷眼中,母老虎宁焱或许还有几分可爱。

    但是在寻常人眼中,她可一点都不可爱,完全就是一个祸害。

    在她的世界中只有别人让她,从来都没有她让别人的。

    所以她真就这样纵马撞了过去。

    而且她胯下骑着的是一匹千里马,高大威猛,速度极快。

    而大傻!

    天生不会躲的。

    当时在枫叶村后山遇到了大老虎扑过来,他都不会躲的。

    现在也是如此。

    他就这样傻呆呆地站在这里。

    “找死!”

    宁焱一声怒叱,她还以为大傻在挑衅,反而催动战马加速。

    周围所有人全部闭上眼睛,不忍看接下来的一幕。

    在他们看来,这个傻大个肯定会被撞飞出去,口吐鲜血,筋骨断折,凄惨死去。

    真是可惜了。

    从来没有见过长这么高的,这么大的。

    就算他是一个巨汉,也挡不住这战马的惊人一撞啊。

    “啊!”

    所有人捂住眼睛。

    母老虎也一声低呼。

    这,这还是他第一次撞人啊,真是有些心慌慌啊。

    关键时刻,她猛地拉紧缰绳,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狠。

    但已经来不及了!

    “砰!”

    一声巨响。

    宁焱公主的战马,带着无比惊人的力量和气势,狠狠撞上了大傻。

    撞死了吗?

    我,我有些后悔啊,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然而!

    接下来的一幕。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这个傻大个没事。

    只见到他飞快蹲下来,双手抓住马腿猛地举起。

    这匹高大的千里马足足一千多斤。

    大尻公主一米七五左右,也有一百二十斤。

    这两个加起来,分量也足够重了。

    但是,一人一马竟然活生生被大傻举了起来。

    这千里马大声鸣叫,后蹄着地,上半个身体被举在空中,拼命挣扎,拼命狂踢。

    但是,它丝毫不能动弹。

    所有人惊呼,这巨汉完全是天生神力啊。

    太惊人了啊。

    宁焱公主也一惊。

    “大胆刺客,竟然袭击公主,格杀勿论。”

    宁焱公主的几十名武士冲上前来,将大傻团团包围。

    几十支剑,指着他的脖子。

    而宁焱公主先是一喜,人没死就好,但紧接着她勃然大怒。

    好你个傻大个,不但拦我的路,还抬我的马?

    挑衅,完全是挑衅啊!

    然后,她猛地拔出剑,就要就要朝着大傻的手臂砍去。

    不是脖子是手臂。

    我是国都的祸害,你以为是假的吗?

    大傻也不管周围密密麻麻的剑,望着宁焱问道“你认识二傻吗?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吗?”

    宁焱一愕,道“你不就是二傻子吗?”

    大傻摇头道“不,我是大傻,沈浪才是二傻。”

    顿时!

    宁焱赶紧收回剑,道“你,你认识沈浪?”

    大傻点头道“对啊,我来找他,你知道他家在哪吗?”

    宁焱公主道“你和沈浪什么关系?”

    大傻道“我是大傻,他是二傻啊?”

    大尻公主惊诧,沈浪黏上毛比猴子还精,会有你这样傻子兄弟?

    不过大尻你也不想想,沈浪最喜欢和谁交朋友?

    傻子啊!

    你以为你宁焱就比大傻聪明多少吗?

    沈浪就是因为你胸大无脑,所以处心积虑和你交朋友,并且成为兄弟的啊。

    他不仅把你当兄弟,而且蠢蠢欲动想要睡掉你呢。

    当然,母老虎对这一切完全是混沌未知的。

    她只知道沈浪治好了她的病,挽救了她的新生,而且这个人很有趣,从今以后他就是我宁焱的兄弟。

    这就算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啊。

    “收了收了,这傻子是自己人。”宁焱公主道。

    顿时,几十名武士收剑入鞘。

    接着,宁焱公主道“傻子,我带你去沈浪家。”

    “诶!”大傻欢喜道“我是大傻,不是傻子。”

    旁边的女武士道“公主殿下,帝国大使云梦泽世子还等着您一起赛马呢,他已经在马场等了挺久了。”

    宁焱公主道“就让那个垃圾等着,反正他也是一头种/马,如果他实在等得无聊,就让他跟马玩吧。”

    顿时,周围所有女武士无语。

    宁焱朝大傻道“傻子,把我马放下来啊!我这匹是母马啊,被你这样抬着看,你想干嘛啊?”

    靠,你这母老虎荤话也是一套接一套啊。

    不过,大傻压根听不懂,他甚至不知道母马和公马有什么区别。

    他放下了战马。

    宁焱公主本来想要让一个骑士下来,让出一匹马给大傻骑。但是看他这么大的高个,估计战马也驮不动。

    “大傻子,你在后面跟着跑。”宁焱道。

    大傻道“诶,好!”

    然后,宁焱公主调转马头重新入城,朝着金氏别院奔驰而去。

    这大尻公主一跑起来就有些停不下来,因为平时和别人赛马惯了。

    就这样,她的千里马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她麾下武士们的战马可没有那么神骏,一会儿功夫,几十个武士就比他甩下好远。

    好在这是玄武大道,也不可能有什么刺客。

    足足跑疯了好一会儿,宁焱公主才记起来,自己背后还跟着一个傻大个呢,他不知道被抛到哪里去了吧。

    结果回头一看。

    大傻朝他咧嘴一笑。

    就在她边上,距离不到三尺。

    宁焱公主顿时呆了。

    这傻大个什么身体啊?

    不但力大无穷,而且还跑得这么快?

    知道你腿长,但这也太快了吧?

    我这是千里马啊?

    这足足跑了好几里路了啊,你竟然毫不费劲跟着,而且好像还能跑得更快的样子?

    不久之后,宁焱公主和大傻就到了金氏别院。

    大傻兴致勃勃地冲了进去。

    “二傻,我来了,我来了!”

    “这半年多我好想你啊!”

    “师傅去办事了,把我放在国都门口,我就来找你了。”

    “师傅说给我找了一个媳妇,让我去相亲?什么是相亲啊?”

    “师傅说让我和宁洁宗师的徒弟比武,谁是宁洁啊?”

    “二傻,二傻,二傻!”

    大傻好兴奋啊。

    这半年多,他最想念的人就是二傻沈浪了。

    现在终于要见到了,一边冲进金氏别院,一边大喊道。

    结果,沈浪不在家。

    只有娇俏无双小冰在家,而且算半个女主人。

    她此时在给沈浪绣衣衫,这骚丫头还不睡觉。

    因为她正兴奋着呢,完全不用睡的,晚上抱着姑爷一起睡。

    她见到大傻先是一愕,然后白了一眼,丝毫没有在意,也没有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这丫头就是一个小势利眼,成为沈浪的女人后,她眼中只有沈浪和木兰,连金木聪都不怎么看在眼里,更何况是大傻。

    在她看来,这大傻就是一个白吃白喝的傻大个。

    也亏得姑爷富贵之后不嫌弃这些贫穷旧友,换成我小冰,早就当作不认识这种穷亲戚了。

    ………………

    万年县衙!

    这位万年县令王启科并不知道火烧圣庙的幕后指使就是沈浪,凭他的级别还不够知道这样的绝密。

    事实上只有国君,苏难和苏剑亭知道。

    而且,苏氏家族绝对不会外泄。

    国君心知肚明都不打算追究,你苏氏家族往外透露不是丢人吗?

    又不能真的坐实沈浪的罪名,反而会让人觉得沈浪好厉害,竟然凭借一己之力阴了苏氏家族一次。

    而且最关键这次火烧圣庙的始作俑者是宁焱公主,你难道还要去追究她吗?

    王启科听到沈浪竟然率领武士来劫狱。

    他先是一惊,然后大喜。

    沈浪你真是太嚣张了啊,你以为这里是你的玄武城吗?

    这里是国都。

    你竟敢来劫狱?

    自寻死路啊。

    玄武伯保不住你,废物五王子也保不住你了。

    沈浪朝着陈氏道“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一辆马车,你和你丈夫立刻出城去农田抓蚂蟥。”

    陈氏兴致勃身道“不用去城外农田,这县衙后面有一个池塘,那里就有很多蚂蟥,我这就带人去捞一碗。”

    县令王启科惊诧。

    这个女人好毒啊,看来这个酷刑她早就想好了,甚至哪里有蚂蟥她都瞧准了。

    “去吧!”王启科道。

    陈氏拿起毛巾蹲下来擦拭,然后妖娆地穿上衣衫,迈着婀娜的步伐出去池塘捞蚂蟥了。

    这个女人是在是太妖了。

    王启科觉得自己那么厉害的身子骨都有些吃不消了。

    本来昨夜那一场滴血认亲他还觉得是沈浪搞鬼,现在看来余放舟之前被戴绿帽子的可能性就很大啊。

    “再睡她十次,就立刻断绝关系。”

    “要不,十五次!”

    “要不,二十次?”

    县令王启科换上官服,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厉声喝道“来人,集结所有兵马?去迎战劫狱匪徒。”

    “立刻去通报万年千户所,让他们立刻派兵前来支援。”

    ………………

    沈浪其实就带了几十名武士。

    而且,他还故意吩咐黎隼公公呆在轿子里面。

    然后麾下的沈十三在外面叫嚣。

    “砰!”

    一声巨响!

    万年县衙的大门猛地打开。

    从里面冲出来了上百名衙役,和沈浪的几十名武士对峙。

    “唉!”

    轿子之内的黎隼心中一声叹息。

    何必呢?

    你直接让我出去亮相,不久轻而易举救出金木聪吗?

    非要玩这么一出。

    但沈浪这个人有机会要装逼,没有机会制造机会也要装逼的啊。

    关键他要害人啊!

    他可不满足救出金木聪,也不满足只弄死余放舟夫妻,还想要趁机坑害王启科啊。

    万年县令王启科穿着五品官服,威风八面地走了出来。

    “沈浪,你这是要造反吗?”

    沈浪道“王大人,请你立刻放掉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否则后果自负。”

    “哈哈哈……”王启科大笑道“白日做梦,沈浪,你以为圣庙被烧之事引爆天下之后,金木聪这个案子就算了结了吗?不可能!”

    然后,他的目光朝着沈浪脖子伤口望来道“今天在王宫的那三十鞭子好受吗?今日早晨在王宫大门口,你那小丑一般的行径,早就传遍整个国都了。也就是苏难侯爵仁慈,念在亲眷的份上没有和你计较,否则就不是三十鞭子的事情了,你早就被打死了!”

    沈浪缩了索脖子,仿佛要隐藏脖子上的伤口。

    然后,他仿佛色厉内荏道“羌人焚烧我圣庙,天下读书人无不愤慨。你依旧扣押我玄武伯爵府世子,这是想要做什么?昨天晚上案子已经清清楚楚了,是陈氏那个毒妇强污我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滴血认清早已经真相大白,你依旧扣押金木聪,究竟何意?”

    王启科道“沈浪你不要急,不要急。金木聪很快就要招供了,到时候就是铁证如山,任由你多么狡诈也翻不了案了。在国君的英明决策下,圣庙风波很快就会平息,到时候天下臣民依旧会对你金氏家族千夫所指,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简单结束了吗?做梦!”

    沈浪寒声道“你究竟放不放人?”

    万年县令王启科道“不放!”

    沈浪厉声道“大胆王启科,我这是奉国君的旨意来释放金木聪的,你竟敢阻止?”

    王启科道“国君的旨意?拿出来啊?”

    沈浪气势弱了下来,仿佛哑口无言道“没有旨意,但是国君的意思我听出来了,他就是想要放出金木聪。”

    “哈哈哈哈……”王启科放声大笑道“沈浪,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妄自揣测陛下的心意。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啊,你想要救人?有胆子你劫狱啊!”

    沈浪大声道“王启科,金木聪是无辜的,而且余放舟夫妇犯下了滔天大罪,你不要自误。”

    王启科真是觉得可笑。

    余放舟夫妇犯下滔天大罪?

    就凭一个小商人也配滔天大罪这个词?

    真是可笑啊!

    王启科面孔冰寒道“沈浪,放人是不可能的,我再说一句,有胆子你劫狱吧!”

    沈浪仿佛陷入了挣扎,然后猛地一咬牙道“来人,跟我冲进去,把金木聪世子救出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

    身后的几十名武士猛地拔出刀剑,朝着里面冲进去。

    万年县令王启科大喜。

    动手了啊,沈浪终于动手了啊。

    国君脚下,你沈浪竟然敢率领家族武士冲击官府,形同谋反啊!

    这下子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了!

    你等死吧!

    然后,王启科大声下令吼道“挡住他,挡住他!”

    衙役当然是挡不住精锐武士的,哪怕人数多了一倍。

    而王启科也只是假装抵挡。

    一定要让沈浪冲击官府,劫狱彻底成为事实啊。

    仅仅片刻后,上百名衙役就被击败放倒。

    沈浪的几十名武士轻而易举地冲进了万年县衙。

    这事成了!

    王启科狂喜。

    沈浪死定了,死定了!

    然后他大声狂呼“来人,来人,去千户所,去兵马司,去枢密院,沈浪造反了!玄武伯爵府造反了!”

    他兴奋得浑身发抖。

    顿时,十几名武士骑着快马,到处去报信。

    而大宦官黎隼坐在轿子之内,被抬进了万年县衙。

    他几乎是捂着脸看着这一切的。

    太没有底线了,太没有底线了啊。

    你沈浪好歹也是和国君谈笑风生的人,这一到下面做事就这么没有底线。

    还有万年县令王启科。

    你信息太不对称了,你知道沈浪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吗?

    你知道今天早上沈浪做了什么吗?

    你要是知道,一定会吓尿了裤子。

    可惜王启科真的不知道,他就听说今天早上沈浪在王宫面前小丑一般表演,结果被抽了三十鞭,打了个半死。

    …………

    沈浪直接带着几十名武士,冲入县衙大牢之内将金木聪救了出来。

    他冲进去的时候,金木聪还在呼呼大睡。

    惊醒之后,他发现姐夫竟然来劫狱,顿时几乎吓尿了。

    “姐夫,你这是劫狱?千万不要啊,千万不要!”

    “我呆在牢里面没什么的,他们不敢杀我的,最多是受一些罪。你若是劫狱那就是造反啊。”

    “我可以出事,姐夫你一定不能出事啊。金氏家族可以没有我,但不能没有你!”

    “姐夫,你对我的关心我记住了,有你这样的家人我这辈子都值了,我不出去,我就呆在牢里面,你赶紧走,千万不要劫狱。”

    沈浪不由得一愕。

    谁说肥宅傻的?

    他明明很懂事啊!

    沈浪一挥手道“将世子救走。”

    然后,沈十三和家族武士上前,直接就要将金木聪抬出来。

    “我不走,我不走!”

    “姐夫,你不要劫狱啊,你不要劫狱啊!”

    肥宅拼命抱着大佬的铁柱,硬是不走。

    结果,活生生被沈十三等人抬走了。

    ………………

    等到沈浪等人冲出大牢,来到外面院子的时候,已经密密麻麻麻站满脸军队。

    周围一个千户所倾巢而出。

    整整上千人,将整个院子包围得水泄不通,将沈浪的几十名武士包围得水泄不通。

    沈浪好兴奋啊!

    王启科终于将周围的官兵都搬来了,终于有一个大场面了。

    此时,余放舟和妻子陈氏冲了出来,指着沈浪尖声道“县令大人,沈浪劫狱,沈浪劫狱!”

    陈氏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无限的怨毒。

    昨天晚上就是这个小白脸,给她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羞辱。

    而余放舟的目光,更是仿佛要吃人一般的兴奋。

    他是一个官迷啊,当然知道劫狱的严重性。

    更何况这是国都,沈浪带着玄武伯爵府的私军来劫狱,这完全是造反啊!

    沈浪死定了!

    哈哈哈哈!

    到现在余放舟都不知道为何昨夜的滴血认亲会出错,但肯定是沈浪这个孽畜所为。

    如今这个畜生终于要倒霉了,上天有眼啊。

    事实上余放舟也非常奇怪,沈浪应该很聪明的啊,怎么会做出劫狱之事啊?

    沈浪目光朝着余放舟妻子陈氏手中望去一眼。

    这女人手中拿了一个碗,碗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蚂蟥,足足有几百条在蠕动,看上去好恶心啊。

    沈浪是有密集恐惧症的,最害怕蚂蟥这些软体动物了。

    然后,涌起的是无比的愤怒。

    好毒的毒妇啊,这些蚂蟥显然是要给金木聪喂下的。

    这是要屈打成招,这是要对金木聪动刑啊,而且表面看不出伤痕。

    更可怕的是被喂下这些蚂蟥后,就算用灌下盐水杀死这些蚂蟥,但是也杀不死里面的血吸虫。

    在这个世界,沈浪可找不到消灭血吸虫的药。

    到时候就连沈浪这个妇科圣手,也救不活金木聪啊。

    肥宅那么乖巧,你竟然想要害死他?

    沈浪望着王启科,寒声道“王大人,我奉国君的命令来带走金木聪,你这是要抗旨吗?”

    “哈哈哈……”万年县令王启科道“沈浪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敢说这是国君的旨意?圣旨呢?你拿出来啊,拿出来啊……”

    当然没有圣旨了!

    王启科厉声道“玄武伯爵府赘婿沈浪,假传圣旨,犯了欺君之罪。带领金氏家族私军,攻打万年县衙,劫狱抢人,形同谋反,给我拿下!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是!”

    万年千户所的上千名士兵齐声大喝。

    然后,猛地拔出刀剑,弯弓搭箭瞄准沈浪等几十名武士。

    沈浪厉声道“王启科,你真要抗旨吗?”

    万年县令王启科狞笑道“动手!”

    顿时,几百上千名士兵冲了上来。

    此时,轿子里面的大宦官黎隼咳嗽一声。

    现在我可以出来了吧?

    沈浪你这气氛应该铺垫到位了吧,你要坑人现在也差不多火候了啊。

    我今天可是刚挨过板子,屁股都开花了,真是坐不住了啊。

    他缓缓地从轿子里面走了出来。

    朗声道“国君口谕,金木聪一案子虚乌有,命令万年县立刻将其无罪释放!”

    “国君口译,商人余放舟丧心病狂,私自贩卖《东离艳史》,诛杀全族!”

    顿时,王启科整个人仿佛雷击一般。

    不敢置信望着黎隼。

    他当然是认识这位大宦官的,国君的心腹大太监啊。

    原来,真的有国君口谕啊,真的有啊!

    这,这怎么可能啊?

    而余放舟更是彻底失去了所有反应。

    《东离艳史》,我什么时候卖过这本书了啊?

    我去年是卖过《东离记》这本书,而且差点让我破产走投无路,如果不是金木聪的这本《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我余家已经彻底完蛋了。

    可是我哪有胆子卖《东离艳史》啊?我不要命了吗?

    那里面可都是肉文,而且写的都是大炎帝国的皇后,皇太后啊。

    这本书真的是谁碰谁死的啊!

    余放舟顿时跪下来凄呼。

    “冤枉,冤枉啊!”

    “这肯定是栽赃陷害啊,这是陷害啊,王大人你去查清楚啊。”

    而他的妻子陈氏指着沈浪,道“是你,一定是你陷害我们家。”

    他朝着王启科道“王大人,一定是沈浪把《东离艳史》放进我们家书坊的,一定是他栽赃陷害我们,您要为奴家讨回公道啊!”

    沈浪上前,朝着沈十三道“按住余放舟这对夫妇。”

    沈十三和几个武士上前,猛地将余放舟夫妇按着跪在地上。

    沈浪拿过这碗蚂蟥道“这是什么啊?胖乎乎的蛮可爱的啊,应该很有营养吧。”

    刹那间。

    余放舟的妻子陈氏吓得魂飞魄散。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沈浪道“金木聪你要记住,见到可怜之人,稍稍同情可以,改变命运这种事情不要轻易去做,明白吗?”

    陈氏跪在地上,拼命磕头道“沈公子,我错了,我错了!我愿意检举揭发,我余放舟让我陷害金木聪的,是他给金木聪灌下了情药,然后让我强行玷污了他,都是他逼我做的。”

    “我还要揭发,万年县令王启科是知情者,他也是帮凶,他是陷害玄武伯爵府世子金木聪的帮凶。我要告状,我要告状,万年县令王启科强爆了我,两次,整整两次。”

    陈氏疯狂地攀咬。

    沈浪淡淡道“我已经不在乎真相了,也没有人在乎真相,十三,掰开她的嘴!”

    沈十三上前,掰开了陈氏的嘴巴。

    她咬得太紧,完全掰不开。

    沈十三直接卸掉了她的下巴骨。

    沈浪直接将半碗的蚂蟥活生生喂进了她的嘴巴里面。

    “啊……啊……啊……”

    自作自受,求仁得仁!

    旁边的余放舟浑身颤抖,望着沈浪颤抖道“无毒不丈夫,无毒不丈夫,我不后悔,我不后悔……啊……”

    沈浪将另外半碗的蚂蟥,灌入了余放舟的肚子之内。

    旁边的万年县令王启科,顿时瘫倒在地,浑身战栗。

    ………………

    注第三更送上,凌晨四点就写完了,好高兴啊,呜呜呜!今天三更一万九千多字!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小糕的眼泪都要求干了!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