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万年县衙,这个案子已经审不下去了。

    王启科望着沈浪,发现他真不是浪得虚名啊。

    这等诡辩之术简直无敌。

    只要让他开口,只要被他带走了节奏,那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场官司明明是必赢的啊,而且称得上铁证如山。

    明明很容易打的官司,莫名其妙就输了。

    一群人面对沈浪一个人。官府和被告都勾结在一起做局,坑被告一人。

    结果还是被沈浪翻盘,这个战斗力真是……绝了。

    当然浪爷这个还只是小场面,你们去翻看美国法庭的庭审记录,那才叫一个牛。

    那些律师才叫一个,诡辩术,带节奏,绝活一套接一套。

    杀人罪,强歼罪,都能给洗没掉。

    王启科收拾心情。

    然后心中冷笑,你沈浪就算再厉害又能怎么办?

    就只能拖延我对金木聪的审判而已。

    断案权在我手中。

    而且这是一次政治斗争,压根就不是普通的案件。

    重心在明日的朝堂那边。

    你沈浪在我的公堂上大发神威,你还能朝堂上这样诡辩吗?

    你根本就没有资格上朝,你一个太学监生,没有陛下的旨意,你连靠近王宫都会被当成闲杂人等赶走。

    我是不能直接给金木聪定罪。但那又怎么样?你堵得住天下的悠悠之口吗?

    你堵得住你无数言官御史的悠悠之口吗?明日朝堂之下,无数官员的弹劾奏章会雪花一般飞入皇宫。

    无数人会围攻你玄武伯爵府,金木聪强爆无辜女子的丑闻会惊爆天下。

    你以为人家会在乎真相?

    无数御史带头弹劾,天下百姓看热闹,并且跟着破口大骂就是了。

    真相?

    你们这群屁民也有资格知道真相?

    跟着乱嗨就是了。

    明日朝会一开,你金氏家族就等着千夫所指吧。

    顿时,王启科惊堂木一拍道:“双方证据不足,将嫌犯暂时收押候审。”

    然后,几个衙役就要将金木聪带去监牢。

    余放舟就要带着妻子离开。

    沈浪寒声道:“王大人,这个人尽可夫的陈氏也是被告,而且他的犯罪嫌疑更大,难道你就这样让她走了?还有这余放舟,也是共犯!如果这样放他们走,我们也要将金木聪强行带走了啊,你堂堂万年县令,置越国律法何在?”

    万年县令王启科有心发作。

    这里是万年县衙,这是我的地盘,你沈浪算得了什么?

    但,看了看旁边坐着的五王子宁政。

    顿时王启科道:“来人,将余放舟夫妇也一起暂时收押,等待候审。”

    于是,这对夫妻也被打入了监牢。

    …………

    牢房之内。

    沈浪和金木聪私谈,他正在安慰小舅子。

    “你被一个女人辱了,千万不要觉得羞耻,也千万不要成为心理阴影。”

    “你看看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不也是被女人强爆了吗?我当日比你惨多了,你才受了这么一点小伤,我足足养伤一个多月才好啊。”

    “所以,作为一个男人,不被美女强污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金木聪呆了!

    姐夫,你其实完全不用安慰我,我……我也觉得挺爽的。

    你这个安慰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我听起来真的好怪。

    沈浪朝着旁边监牢的余放舟夫妇望去一眼,尤其是那个女人。

    没看出来啊,那么柔柔弱弱的身子,竟然这么不要脸啊,长得也确实挺漂亮,关键很媚。

    “肥宅你运气还是不错的,第一次交代给了这么一个美人,虽然年纪大了一些。”沈浪道:“你可不知道,有好些男人的第一次交代给羊或者驴的。”

    金木聪头皮发麻。

    姐夫,虽然我很想念你,但要不你还是走吧,不然我的三观要再一次被你颠覆了。

    沈浪望向边上的余放舟,淡淡道:“余老板,挺狠啊,舍不得媳妇,套不着流氓啊?”

    金木聪:我不是流氓。

    余放舟一阵冷笑,都到这个时候,也不需要演戏了。

    沈浪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家把书给你出,生意上了好几个台阶,已经足够富贵了,为何还要搀和进来呢?”

    余放舟道:“我也是太学监生!”

    沈浪惊讶道:“哟,学长啊!真是巧了,我也是太学监生啊。”

    余放舟道:“在这个世界有钱又能如何?上一次我几乎倾家荡产,就是因为私卖了《东离传》,明明每一家都在卖,他们没事我却要有事,明明已经罚了一千金币,那些官差依旧来讹诈我,哪怕一个小衙役都能成群结队去我家敲诈,三次把我送进监牢,凭什么?凭什么?”

    余放舟叹息道:“我早就看穿了,这个世界要钱没用,要的是权力。”

    沈浪道:“所以你就花大价钱,攀上了镇远侯爵府的管家苏庸,把老婆送给他睡了是吗?”

    这话一出,余放舟脸色剧变。

    此事很隐秘,为何沈浪会知道啊?

    其实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秘密。

    余放舟发行《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发了大财之后,又有无数的权力之手伸过来讹诈要钱。

    他根本就保不住这个胜利果实。

    但不久之后,这些向他伸过来的权力之手纷纷退了回去。

    而且还有一大笔钱入股天风书坊,才使得余放舟拼命地扩张。

    沈浪稍稍让人一查,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当时是谁放话保余放舟的。

    苏庸!

    而余放舟又能巴结到苏庸什么?

    钱?

    苏氏家族就有的是钱,苏庸那点钱算得了什么?

    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他的妻子了。

    当然余放舟的妻子是挺美丽的,但苏庸什么美女没有睡过?

    但是当着人家丈夫,睡别人的妻子味道还是不一样的。

    那种权力的成就感,就不止那一哆嗦了。

    余放舟寒声道:“沈浪,你不要信口雌黄,胡乱攀咬,我们和苏庸大人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沈浪道:“献出妻子后,你的家产已经保住了啊!为何还要陷害金木聪?你难道不觉得玄武伯爵府不好惹吗?你难道不觉得我挺可怕的吗?”

    余放舟没有直接回答,足足好一会儿他开口道:“这里是国都,你玄武伯爵府也只是一个不挪窝的乌龟。”

    这话沈浪明白了。

    玄武伯爵府只专注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国都没有任何权力存在,我余放舟为何要怕你?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你玄武伯爵府的世子当然可以陷害。

    沈浪道:“他们答应让你做官了吧?几品啊?”

    九品!

    这已经是最低品级的小官了。

    但也是余放舟所能够谋求的极限,他只是太学监生而已。

    当年他出事的时候,一群人来他家讹诈,最大的就是一个九品小官,就可以对他生杀予夺。

    苏庸答应,只要余放舟愿意陷害金木聪,就让他做内府局的一个九品小官,专门负责玉石采购。

    所以,余放舟豁出去了。

    “利令智昏,利令智昏啊!”沈浪不屑道。

    余放舟忍不住道:“沈浪,你一个伯爵府的赘婿,在国都里面的分量没有比我强多少,不要在我勉强装腔作势。而且今日公堂你诡辩赢了一局,你以为真的赢了?明天有你哭的时候,到时候滔天巨浪席卷你金氏的时候,你一个小小赘婿只怕粉身碎骨。”

    沈浪朝着金木聪道:“肥宅,他之前和你做朋友的时候,也是这样夸夸其谈的吗?”

    金木聪点了点头,余放舟虽然是一个书商,但是非常喜欢指点江山,激昂文字。

    余放舟冷笑道:“等着吧,等着吧!最多两三天,金木聪丑闻就会传遍天下,巨大的滔天舆论就会彻底碾碎你们的抵抗,到时候你们金氏家族千夫所指,你们家想要封侯是不可能的,金木聪不会死,但是也要脱一层皮,你沈浪也要倒大霉。没有人在乎真相的,这根本你就不是一个案件,而是一场政治。”

    沈浪惊愕,感觉仿佛回到现代地球的出租车上。

    京城出租车司机每一个都是这样的,嘴里说出来的都是政治,都是国家大事。

    这余放舟绝对是一个超级官迷啊。

    紧接着,几个衙役过来道:“余放舟,给你们换一个监牢。”

    什么换一个监牢,当然是去住舒服的房子了。

    余放舟顿时更加得意,朝着沈浪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权力,这就是国都!你金木聪虽然是伯爵府世子,但依旧要乖乖呆在监牢之内。而我余放舟,却可以舒舒服服地住在房间里面,吃香喝辣。我说过了,明天一早,无数官员弹劾你金氏家族,惊涛骇浪席卷而来,你们完了!”

    然后,余放舟大笑三声,离开监牢。

    到了上面的院子,那个王启科的心腹道:“听说你娘子非常擅长厨艺,尤其精于鲍鱼烹制?”

    余放道:“确实如此。”

    王启科的新书道:“陈娘子,这就跟着我去沐浴更衣,然后为大人展示厨艺吧。”

    …………

    陈氏沐浴更衣花了半个时辰沐浴更衣,想尽办法掩盖额头上的伤痕。

    然后进入万年县令王启科的房间,为他展示厨艺。

    五分钟后!

    厨艺展示结束了。

    王启科气喘吁吁。

    陈氏媚眼如丝:“王大人真是厉害,真的要把奴奴折腾散架了。”

    这话怎么觉得有些耳熟啊?

    王启科觉得,这陈氏厨艺果然不错,难怪苏庸大人连吃了三餐。

    这个余放舟真是太狠了。

    为了做一个九品小官,把老婆送给苏庸睡,送给他王启科睡。

    而且为了陷害金木聪,还送给金木聪睡。

    听说金木聪折腾了一个时辰?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肯定是假的!

    王启科觉得,凡是超过一盏茶的时间,男人都是在吹牛。

    陈氏妩媚道:“王大人,那个沈浪竟然如此羞辱我,奴家想要他死!”

    王启科摇头道:“弄死他?不可能的!玄武伯爵府势大,他们也就是在国都毫无根基,才会被我们这样欺负蹂躏,但是想要弄死他们是不行的,会逼反玄武伯的。”

    陈氏道:“那人家就白白被沈浪这个畜生羞辱吗?一定要报复,一定要报复他。”

    王启科道:“报复倒是可以,沈浪就住在金氏别院里面。明日百官弹劾金木聪后,他的丑闻就会惊爆整个国都,到时候就会有人组织一大群流氓地痞去围攻进士别院。”

    陈氏道:“会有多少人?”

    王启科道:“很多很多。”

    实际上苏庸只组织了几百人,但是国都地痞流氓太多了,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好事者加入。

    轻而易举就可以聚集几千人围攻金氏别院。

    毕竟你金木聪引起众怒了,竟然仗势欺人,竟然敢强污我们国都的无辜女子,而且还殴打余放舟的两三岁的女儿,一拳击倒余放舟六十几岁的老母。

    谣言随便造就是了,总之要引起足够的愤怒。

    陈氏道:“到时候,就烧了金氏别院,”

    这是可以有的,民众的怒火可以理解嘛,毕竟法不责众。

    玄武伯总不能因为一个别院被烧掉而造反吧。

    陈氏道:“沈浪可有带女人来吗?”

    王启科没有回答,他觉得这个女人有些顺着杠子爬。

    我只不过睡了你一次而已,你不要搞得我们关系很亲密一样。

    陈氏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道:“那几千人围攻冲入金氏别院的时候,就把沈浪带来的女人给轮爆了。他不是骂我人尽可夫吗?那就让他的女人被蹂躏致死。”

    ……………………

    沈浪和五王子返回。

    宁政惊叹地望着沈浪,今夜在公堂这一出,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但是这依旧改变不了结局了,只是拖延而已。

    “关键在于明日朝堂,若不阻止言官御史弹劾,依旧救不了金木聪,依旧洗不清金氏家族的污名,姨父封侯还是会被中断。”

    宁政较劲脑汁想办法。

    如何阻止明日朝堂大事的发生?如何阻止金木聪丑闻的爆发?

    简直登天之难啊!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天边一道红光冲天。

    沈浪淡淡道:“成了。”

    五王子一看,那里是圣庙?

    圣庙竟然被烧了?

    这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堂啊。

    这比挖掘了先王陵墓还要严重啊。

    这是捅破天了啊。

    五王子不敢置信地望着沈浪,结巴道:“谁……谁,谁放的火?”

    沈浪道:“羌国使团武士。”

    五王子宁政眼睛大亮,满脸震惊望着沈浪。

    高,高,高!

    实在是太高明了啊。

    一箭双雕啊!

    不但直接扭转了明日的朝堂,而且直接把苏氏家族拖下水了。

    太厉害了!

    接着,宁政道:“天下万民都是善忘的,圣庙被烧,会引发地震一般效应。但是热度也就是维持一段时间,之后金木聪强爆案还是会被人掀起来!”

    沈浪道:“所以必须一劳永逸,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杀余放舟全家,明日就杀!那两个小女孩,就要暂时放在五殿下家里养了。”

    宁政道:“没,没问题,我娘子最喜欢孩子。”

    ………………

    不仅仅要杀余放舟,而且还要在政治上彻底将他打倒。

    这样当圣庙被烧的大事件失去热度的时候,苏氏再想把金木聪强爆案炒热的时候,已经彻底无效了。

    到时万年县衙,只能无声无息地释放金木聪。

    那么做到这一点很难吗?

    不,简直不要太容易。

    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

    如今国都内,还有一群人不好惹。

    大炎帝国理藩院驻越国司!

    翻译成现代的话说,就像是大炎帝国驻越国大使馆。

    当然,情形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大炎帝国是天下诸国的共主,所以帝国大使在越国的地位就很高了,颇有美国大使在日本的威风。

    如今大炎帝国驻越国使臣便是一个年轻的贵族,今年才三十三岁,大炎帝国的清遥侯世子云梦泽。

    他是大炎帝国的探花郎,豪族出身,来越国做使臣完全是镀金。

    如今整个大炎王朝,虽然每天都在大战,但总体上还是天下太平。

    这位云梦泽白天没事,晚上尽是事。

    这趟镀金之旅,简直是要将他掏空了啊。

    如今在越国的秦楼楚馆最红的男人是谁?

    便是这位大炎帝国清遥侯世子云梦泽。

    长得俊美之极,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简直是无数女子深闺梦中人啊。

    来越国一年多,他就睡遍了大部分的花魁。

    简直羡煞众人啊。

    不过,他这等放荡形骸也实在有些不体面。

    当然,他要是体面的话,也不会被皇帝陛下发落来越国做使臣了。

    在大炎帝国,他不但睡花魁,还睡名门闺秀。

    清遥侯爵府每天都有女人打上门来,要他负责。

    但是他才华横溢,受到了大炎皇族的宠爱。

    没办法,就把他打发到越国来了,你去祸害他们那边的女子吧。

    ………………

    母老虎宁焱公主和这位清遥侯世子云梦泽就是好朋友。

    当然,纯粹是好朋友。

    云梦泽昨天折腾到半夜,这才睡了不到两个时辰呢。

    天都还没亮呢,就被人从床上扯了出来,从两个大美人怀抱中扯出来。

    “又干嘛……”

    云梦这呵欠连天,看着母老虎宁焱。

    “你有口臭……”宁焱道。

    又喝酒,又才睡了两个时辰不到,还没漱口刷牙,没口臭才怪呢。

    “无所谓啦,只要不被别的美人闻到,就不会破坏我的形象。”云梦泽拍着脑袋道:“有事说,没事滚!”

    宁焱道:“圣庙被烧了。”

    大炎帝国大使云梦泽一愕,眼睛亮了一下下,然后挥手道:“知道了,你滚吧,我睡觉了。”

    宁焱公主又拿出了一本书,放在桌面上。

    云梦泽看了一眼,睡意全失,顿时猛地跳了起来。

    这本书叫《东离艳史》!

    “不是吧!你们疯了?这样没完没了地挑衅陛下神经,找死啊?”

    “你们就不要折腾我了啊,上一次皇子殿下来国度体察民情,发现每一个书坊都在卖《东离传》,皇帝陛下已经震怒了!”

    “现在你们不卖《东离传》反而卖《东离艳史》?那个书商头这么铁啊,不怕死吗?不怕杀全家吗?”

    《东离传》被大炎皇帝封禁了,在大炎帝国境内谁敢卖这本书,直接抄家,进监狱。

    在其他国家,只要发现卖这本书,所有书籍全部抄没焚烧,按说是要关门停业的,但基本上交了罚款就没事。

    那《东离艳史》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有人改编的肉文版《东离传》。

    那里面的内容,帝主姜离简直日天日地日空气。

    在书中,大炎帝国所有美人都被他睡过了,包括公主,皇后,皇太后。

    所以大炎皇族对《东离传》勉强还可以接受,但是对《东离艳史》简直就是零容忍了。

    不管哪一个书坊,谁敢卖这本书谁死。

    书中连皇后,皇太后都不放过,都写在肉戏里面。

    你们这是疯狂作死啊。

    真不知道哪个天才写的这本书啊,要是被救出来,大炎帝国保证将他诛灭九族,凌迟处死。

    云梦泽没法睡了,他来越国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监管整个越国对大炎帝国的意识形态!

    而禁绝《东离传》就是重中之重。

    更别说《东离艳史》了,抓一个杀一个。

    “这本书哪来的?”云梦泽道。

    母老虎公主道:“天风书坊,偷偷再卖。”

    云梦泽道:“不可能,没有人这么疯,没有一个书商头这么铁,要钱不要命啊。”

    宁焱道:“不信,你带人去天风书坊的仓库就知道了,里面密密麻麻好多本《东离艳史》呢。”

    云梦泽道:“阿焱,你要害人啊?这可是要杀全家的啊。”

    宁焱公主道:“对,就是要杀他全家。”

    云梦泽道:“有背景不?”

    宁焱公主道:“一个小书商,把老婆送给苏庸睡过。”

    云梦泽道:“得罪你了?”

    宁焱公主道:“得罪我兄弟了。”

    “你兄弟?”云梦泽道:“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兄弟啊?你不就我一个兄弟吗?”

    宁焱道:“刚多出来的,他把我病治好了。”

    云梦泽道:“厉害!”

    宁焱道:“这件事情你帮不帮?”

    云梦泽道:“帮!但是有一个条件。”

    宁焱道:“你说。”

    云梦泽道:“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和我抢女人了?抢了之后你又不会用!好好做你的寡妇啊,别学人家磨豆腐。”

    “行!”宁焱道:“你这样睡下去,总有一日是尽人亡。”

    “死在那里我愿意。”云梦泽道:“走吧,去抄天风书坊吧。”

    宁焱公主道:“走!去杀人全家!”

    一个时辰后!

    帝国大使云梦泽,率队从天风书坊仓库中抄出了三百本《东离艳史》。

    大炎帝国理藩院驻越国司震怒,天不亮就去王宫求见国君宁元宪。

    国君只看了一眼!

    一个小商人而已!

    不管里面有什么纠葛阴谋,杀!

    杀全家!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尽量早一些写出第二更,不要让兄弟们太晚睡觉。

    月票给我啊,诸位恩公恩奶!小糕拜了!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