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来到国都之后,金木聪一直都很乖的。

    沈浪跟他说的每一条,他都做到的。

    不要去青楼,小心别人害你。

    不要和人出去吃饭,小心别人害你。

    在街道上不管遇到什么人倒在你的面前,不管是老太,老头,还是美女都不要去管。

    要么呆在国子监,要么去五王子宁政的府上,不要乱出来玩。

    可以在国子监里面交朋友,但不要和任何朋友单独出来玩。

    这几个月时间,金木聪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哪怕他是一个非常贪玩的人。

    但是他心中知道,一定不要给家族惹麻烦,一定不要给姐夫惹麻烦。

    《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大火了之后,金木聪也彻底红了。

    几乎每天都有人去国子监催稿,许多学渣都成为了他的粉丝,尽管这世界没有这词。

    金木聪有无数的读者,无数的追捧者。

    但是朋友,却只有一个!

    此人就是天风书坊的掌柜余放。

    也就是帮金木聪出书之人。

    余放在国都有五家书坊,生意做得不算大。

    而且这里是国都,书坊生意竞争是非常激烈的,这位余放经营状况一般,只是小有盈利。

    当然就算小有盈利,日子也过得不错,每年有个几百金币净利润。

    虽然谈不上豪富,但也过得还算惬意。

    但是去年一场风波,让他大赔了一笔钱。

    《东离传》。

    这本书是大炎王朝的第一奇书,讲的是天下第一强者,大乾王国的帝主姜离的传奇故事。

    这本书总共十册,足足一百五十万字。

    在整个大炎王朝卖出了天文数字,具体多少数字没人知道,但肯定是前所未有的记录。

    以后,大概也无人能够打破,哪怕是沈浪写的书。

    在十几年前,大炎帝国皇帝下旨,任何国家都不得公开出售《东离传》。

    从此,这本书就成为了。

    张翀有一句话说得对,天下什么书最容易火?

    当然是啊。

    所以这十几年来,几乎每一家书坊都在偷偷出售《东离传》。

    余放的天风书坊当然也不例外。

    这都多少年了,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这里又不是大炎帝国。

    但没有想到去年,大炎帝国的一位皇子出访越国,体察民情的时候,竟然发现街道上的很多书坊竟然还在偷偷卖《东离传》,于是这位皇子非常震怒。

    然后整个越国就开始了大行动。

    无数衙役冲进书坊,把所有的《东离传》全部抄出来烧掉。

    不仅如此,一旦发现有《东离传》的书坊,罚以重金。

    当然了,那些手眼通天的书商早就得到消息了,提前将《东离传》转移走了。

    而天风书社的余放,就属于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那一种。

    库存的一万本《东离传》全部被查抄烧掉了。

    这还不算什么。

    关键是还被罚了一千金币。

    甚至这也不算什么。

    真正让他伤筋动骨的是来自官差的敲诈,万年县衙的每一个小吏都来敲诈过。

    他整整被讹诈了八千金币。

    这已经是他所有的钱了。

    那些官差就是这样的,敲骨吸髓,一定要将你彻底榨干才放过。

    所以,余放就算是破产了。

    加上他近来发行的几本书全部扑街,眼看就要走投无路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金木聪大神来到了国都。

    带着书稿,寻找书坊发行《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

    他们的上一本《金梅之风月无边》实在是太火了,浪陵笑笑生这个笔名就意味着销量。

    所以金木聪要出书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立刻被踏破了门槛。

    几乎所有书商都纷涌而至,挥舞着金币。

    条件开得一个比一个高,甚至赔钱都愿意出。

    为什么?

    因为谁出了这本书,谁的招牌就要火起来啊,能够带动其他书的销量啊。

    你们知道如今《金梅之风月无边》在越国卖了多少本?

    整整二十万本!

    天文数字啊。

    天风书社的余放,是所有来找金木聪书商中个最穷的一个,条件也给得最低。

    他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才来碰一下运气。

    然而没有想到,宅心仁厚的金木聪就选择了余放。

    因为他最惨!

    结果……

    《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这本书果然大火了。

    无数达官贵人买回家之后破口大骂,大呼上当,甚至有些人直接将这本书烧了。

    太毁浪陵笑笑生在他们心目中形象了。

    但是又有一群人,超级喜爱《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

    识字的年轻人,练武之人,识字的贩夫走卒等等,简直对这本书如痴如醉。

    发行三个月,就卖了十几万本。

    光国都一个地方,就卖了三万本。

    余放发大财了!

    仅仅这一本书,他就赚了两千多金币,相当于过去几年的利润。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对天风书坊招牌的提升巨大啊。

    而且还带动了其他书籍的销售。

    许多豪商纷纷入股他的书坊,帮助他扩张。

    短短三个月,他在国都的书坊就从五家上升到了十五家。

    而且,在其他郡的扩张也在有条不紊进行着。

    所以这本书带来的直接利润虽然不是很大,但间接利润巨大,让他从一个末流的书商排名前列。

    因为金木聪说过了,这本《斗破苍穹之风月无边》足足有五百多万字,可以出三十几册。

    这是要发大财啊!

    所以余放对金木聪当然感恩戴德。

    金木聪完全拯救了他的事业,拯救了他的家。

    天大的恩情啊。

    而且金木聪出身贵族,对金钱无感,对这本书的抽成一点都不高。

    余放对他更加感激无比。

    无数次邀请金木聪去他家里做客,请他吃一顿家常饭。

    金木聪记住姐夫的话,除了五王子家里,其他人谁家的饭都不要吃。

    余放邀请了几十次。

    金木聪都没去。

    于是,余放就每天来国子监,陪金木聪聊天。

    天上地下无所不聊,非常投机。

    两个人就成为了知己。

    这是金木聪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昨日余放又请金木聪去家里做客吃饭,金木聪听姐夫的话,又拒绝了。

    余放表示理解,但是神情非常低落。

    甚至露出一丝自卑,说是他孟浪了,金木聪堂堂伯爵府世子,而且可能马上就要成为侯爵府世子了,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商人交往。

    然后,金木聪还知道昨日是余放老母亲的生日,他家从早上就开始准备,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而且只请金木聪一个客人。

    金木聪若是不去,余放一家人该是何等伤心?

    这一桌子好菜又哪里吃得下去啊?

    于是,心软之下的金木聪就去了。

    毕竟已经交往了几个月,完全是掏心掏肺的至交好友。

    去了余放家里之后。

    一家人对他极其亲热,仿佛亲人一般。

    这让离家几个月的金木聪非常温暖。

    这一桌子好菜也实在美味极了,金木聪吃得非常过瘾,甚至喝了两杯酒。

    然后……

    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浑身燥热。

    这酒里面当然是下药了。

    当时他还不懂这是为什么?

    但他本能感觉到危险,直接就起身要告辞离开。

    结果,余放把他硬搀扶到房间里面,在床上躺下来。

    等到金木聪再一次醒来的时候。

    他正趴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那个柔美的妇人在哭泣。

    身上布满了被蹂躏过的痕迹。

    甚至,金木聪此时和她还是负距离。

    而这个女人,就是余放的妻子陈氏。

    一个柔弱娇羞的女人,今年三十一岁,长得挺美。

    就这样,金木聪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次全部交代了。

    回头一看,见到了仿佛要择人而噬的余放,还有余家的老母亲,还有在场许多人。

    亲眼见到了这一切。

    甚至,金木聪还压在陈氏的身上。

    余家老母亲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而余放的妻子陈氏光溜溜冲下床,直接就朝墙壁撞去,要用自杀洗净耻辱。

    当然,她的力量不够,没有撞死,但是却也撞得鲜血淋漓。

    然后,她开始哭诉,她进房间给金木聪送醒酒汤的时候,金木聪化为禽兽,把她给强行污了。

    他是一个有武功的人,陈氏表示自己娇弱,完全无法反抗。

    只能被他蹂躏了一次又一次。

    她拼命地挣扎,以至于遍体鳞伤。

    余放目光含泪,指着金木聪吼道:“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强辱我妻子?辱妻之恨,不共戴天!”

    顿时间,金木聪遍体冰寒。

    他真的没有想到,人心会险恶到这个地步。

    自己对余放是何等的恩情,不但挽救了他的生意,让他得到了巨大的富贵,甚至可以说是挽救了他的人生。

    结果,他就是这样报答自己的?

    竟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陷害自己?

    关键,那可是她的明媒正娶的妻子啊,竟然也舍得拿出来这样毁?

    有人究竟是给了他多大的好处啊?

    让余放不但陷害自己的恩人,而且牺牲妻子的清白?

    人竟然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之后,余放报官。

    万年县衙的衙役来得飞快,直接就将金木聪抓走了。

    金木聪下狱!

    整个过程几乎无缝对接啊。

    金木聪的随从见之,立刻飞奔到五王子宁政的府上求援。

    顿时宁政大怒!

    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卑劣龌蹉了。

    他连夜前往了万年县衙,向万年县令要人。

    …………

    越国大部分的城主都是六品或者七品。

    国都两个县,平安县,万年县。

    平安县令地位更高,县令是正五品,万年县令从五品。

    比起寻常城主,要高一到两级。

    那么这个万年县令是谁呢?

    沈浪的老相好,老仇人,前大理寺丞王启科。

    就是和祝文华一起去玄武伯爵府抓沈浪的那个官员,罪名是谋杀祝兰亭子爵。

    当然,沈浪假装天花,使得那一次抓捕不了了之。

    后来王启科惊魂了好几天,确定沈浪是在装天花,于是视为奇耻大辱。

    最近,他升官了!

    从六品的大理寺丞,晋升到了从五品的万年县令。

    这万年县令可是不得了。

    国君脚下为官啊,首善之地,大权在握,比起有些偏远的太守还威风。

    所以,他是不怎么把五王子宁政太放在眼里的。

    毕竟,一个被国君厌弃的儿子,手中无权无势,又能怎样?

    …………

    在万年县衙,宁政尽管心中非常愤怒,但表情却很平静。

    “王大人,不管这件事是谁在背后指使,我都不追究,把人放了。”

    宁政当然知道,最近是金氏家族的关键时刻。

    国君马上就要给金卓封侯了。

    结果,金木聪立刻出事,而且出的是这样的丑事。

    在别人家里做客的时候,强行玷污别人的妻子,何止是仗势欺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宁政可以想象,明日弹劾玄武伯的奏章会雪片一样飞入王宫。

    金氏家族管教不严,才会出了这等丑事。

    如此污浊不堪的家族,还有什么颜面晋升侯爵啊?

    万年县令王启科给宁政行礼之后,道:“五殿下说笑了,此事下官也只是秉公办理,暂时没有查出什么阴谋,您想得太多了。”

    宁政目光一缩。

    “王……王大人,果然不放人吗?”

    愤怒之下,宁政有有些结巴了。

    万年县令王启科心中耻笑,就凭借你这结巴,永远也不可能上位。

    别以为你是国君的儿子,就可以来我勉强装腔作势。

    你一个无权的废人,敬你的话,还当你是国君的儿子。不敬你的话,你什么都不是。

    “金木聪作为贵族子弟,不以身作则,竟然做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举,简直让人触目惊心,我若是放了他,如何向国君交代,如何向天下万民交代,如何向无辜被羞辱的妇人交代?”

    “五殿下,下官奉劝您一句,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

    这句话的羞辱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宁政瞬间就要炸了。

    我作为国君的儿子,你区区一个万年县令也要骑在我头上啊?

    我宁政只过自己的日子,从不与人相争,你们竟然如此羞辱我?

    我一个国君之子,竟然连一个表弟也保不下来?

    刹那间!

    宁政真是感觉到权力的的宝贵,权力的可悲。

    换成其他王子,哪怕是宁禛,宁景在这里,万年县令早就跪在地上,哪敢有半分不敬。

    而对他宁政,竟然直接出口相辱。

    我宁政再怎么说,也是苏妃所生,出身高贵。

    宁政强忍耻辱道:“王大人打算如何处置金木聪?”

    王启科道:“这事下官说了不算,不过一旦彻查清楚,证据确凿之后,像这等强爆无辜女子之罪,按照大越律法是要腐刑的。”

    宁政太阳穴猛地一跳。

    什么时腐刑?

    就是宫刑,也就是阉割。

    传说中的没收犯罪工具。

    这等话说出口,就是生死大仇!

    深深看了一眼万年县令王启科,宁政离去,返回家中!

    …………

    宁政府邸,半夜时分。

    沈浪本想明日一早再来拜见宁政,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大事,以至于他半夜时分就来拜会。

    “沈浪,拜见五殿下!”

    来到这座宅邸,沈浪真是惊诧。

    宁政住的地方也太寒酸了吧,区区十几亩而已啊。

    国君就册封给他这么一座小宅子?

    简直比金氏别院还小啊。

    这可是国君之子,真正的王子啊。

    这位五王子,不受宠到何等地步了啊。

    他已经成年很久了,竟然还没有册封任何爵位。

    宁景马上都要封爵了啊,宁政的爵位还遥遥无期,看上去仿佛一辈子都不可能封爵了。

    宁政这等待遇,真是让沈浪不忿。

    宁政目光复杂地望着沈浪,然后躬身拜下道:“宁政惭愧,我有义务照顾金木聪,结果却让他身陷囚牢,有负姨母的嘱托。“

    沈浪道:“殿下去过万年县衙了?”

    “嗯。”宁政道:“县令王启科,不愿意放人。”

    沈浪道:“殿下应该还受辱了吧。”

    顿时,宁政脸色胀红,他平常都呆在家中,不愿意和人打交道,就是不想看人脸色。

    今日受到的耻辱,简直终身难忘,万年县令简直就如同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五王子宁政道:“我,我受耻辱没什么,关……关键是如何渡过这次难关。父君正要册封姨父为侯爵,这个关键时刻,金木聪出事,会把封侯之事彻底耽搁!”

    一愤怒,一紧张,宁政就会结巴。

    沈浪道:“我可以想象,明天一早,就会有无数弹劾奏折飞入王宫,弹劾我金氏家族,金木聪会身败名裂。有人这是故意要破坏我金氏家族的好事,不想国君给我家封侯啊。”

    宁政道:“对手太卑鄙!”

    “不,我不这么想。”沈浪摇头道:“既然是敌人,那就没什么卑鄙不卑鄙的,这次的手笔大概出自苏氏吧,他们的报复还真快啊。”

    宁政道:“我们的时间很紧迫,天亮之前就要解决此事,否则大事晚矣!”

    确实如此!

    此事的困难之处,不仅仅要营救出金木聪。

    而且要阻止整个事件的发酵。

    说白了,就是要阻止百官弹劾金氏家族。

    但是,对方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在抓金木聪之前,弹劾奏章就已经写好了。

    明天,一定会掀起巨大的舆论风暴。

    无数的口水会瞬间淹没玄武伯爵府。

    金木聪会身败名裂。

    甚至,就连沈浪也难逃口水,他的所有事情都会被揪出来。

    若不出意料的话,明日甚至会有人去围攻金氏别院。

    宁政道:“想要在天亮之前,营救出金木聪,解决这个难关,简直难如登天。”

    确实难如登天!

    甚至仿佛是不可能的。

    对方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完全无法阻止。

    苏氏下手果然快啊。

    沈浪刚刚进入国都,他们就动手了。

    快,准,狠,毒!

    而且,没有底线。

    非常符合苏氏家族的风格。

    宁政道:“距离天亮不到三个时辰,想要在这个时间内找到证据,洗清金木聪的罪责还他清白,简直太难了。”

    沈浪不屑地摇摇头。

    “找证据?还金木聪清白?不,不,不。”沈浪道:“五殿下,这样就落入敌人的节奏了。金木聪当场被人在床上抓住,甚至醒来的时候,还在余放妻子的体内,所以他清白不了了。”

    “关键是,我们完全不需要去证明金木聪的清白啊。”

    “面对这种卑劣手段,根本不需要循规蹈矩。”

    “关键根本不是证明金木聪的清白,而是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问题。”

    宁政道:“愿闻其详!”

    沈浪道:“首先第一步,倒打一耙,敌人无耻,我们就比他更加无耻!”

    “第二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阻止无数言官弹劾金氏家族,阻止舆论风暴的诞生。”

    “我金氏家族正当红,发生了这样的丑事,肯定是要引起舆论爆炸的。那么如何阻止呢?”

    “非但简单,制造一起更加骇人听闻的事件,惊动整个国都,吸引所有人的眼球,引起所有人的愤怒,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这件事情上,无心再去关注金木聪强污民女的事情。”

    “逼迫所有的言官,藏起弹劾金木聪的奏折,换成我想要的弹劾奏折。就算他们再不愿意,也必须这样做,因为这完全关系到越国颜面,这是绝对的政治正确。”

    “第三步,弄死余放全家,弄死万年县令王启科,在苏氏家族的脸上狠狠抽一个耳光。”

    “这场战役来得非常突兀,但既然开打了,就要打到底。”

    “所有出头的人,统统都弄死!”

    “这个余欢,更是要全家死绝!”

    “五殿下,在政治斗争上,一定不要落入敌人的节奏,不要进入敌人的主场作战。”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功夫在于诗外!”

    宁政惊愕!

    都说玄武伯爵府的姑爷智近乎妖,如今真是见识了。

    真是走一步,看三步,四步啊!

    而且手段狠毒,动不动弄死敌人全家。

    宁政道:“能成吗?”

    沈浪道:“十拿九稳,我的人已经去办事了。明天一早,就会有震撼整个国都,整个越国的大事件发生,天下震骇。“

    “我现在就去万年县,会一会这个老相好王启科。”

    “太兴奋了,刚一来到国都,竟然就有战斗要打。”

    “与人斗,其乐无穷啊!”

    宁政无语!

    本来他觉得是天大的难题,天大的困局。

    结果沈浪非但没有不安惶恐,竟然是兴奋,还有蠢蠢欲动的杀戮之心。

    此人真是妖啊!

    沈浪离去,杀气疼疼,前往万年县衙。

    好兴奋啊!

    我沈浪在国都的第一刀,竟然这么快就开始了啊。

    要制造天大事件。

    要杀人了,好兴奋啊。

    肥宅,我不怪你!你就在大牢里面呆一阵啊,看你姐夫如何如何在国都掀起惊涛骇浪。

    如何杀人全家!

    ………………

    注:第三更送上,竟然凌晨六点了。今天依旧更了近一万八!最后这一更完全靠喝酒提升兴奋度写出来的,真的是竭尽全力!月票榜掉到3名了,我们真的无力再战了吗?求你们了!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