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

    这句法则在西方的封建国度非常流行,但是在东方世界仿佛就不吃香了。

    我大炎王朝自有国情在。

    但就算如此,国君越俎代庖册封金士英为怒潮城主已经践踏了玄武伯爵府的底线了。

    虽然因为新政的原因,许多祖宗的规矩都被破坏了,但是你这规矩也坏得太狠了。

    结果在沈浪的劝说下,玄武伯忍了。

    现在竟然又来一道旨意。

    召沈浪进国都?

    玄武伯顿时不能忍了,当场脸色就变了。

    那个大宦官道:“沈公子接旨吧,国君召见你这是天大的好事啊,准备一下立刻出发吧。”

    旁边玄武伯道:“这位公公,难道你也要在玄武城等着,准备和我女婿一起进国都吗?”

    上一次对金木聪,就是这样做的,那个大宦官仿佛是押送着金木聪进国都一般。

    那个大宦官道:“玄武伯说笑了,反正旨意咱已经送到了,至于去不去,玄武伯自己决定吧。”

    然后,这个大宦官就走了。

    …………

    “不去!”

    “不去!”

    玄武伯夫妇异口同声道。

    “不去。”

    新晋的怒潮城主金士英道。

    本来他一直都在怒潮城掌握军务,结果国君册封他为怒潮城主,于是他就再也不去怒潮城了,而是专注于玄武伯爵府的防务。

    他已经决定了,除非玄武伯金卓在怒潮城,否则他绝不单独呆在怒潮城,也绝对不掌兵权。

    金士英道:“我们这位国君行事真是没有半分先王的仁慈,刻薄寡恩到极致,姑爷不去国都,他又能如何?就这么拖着好了。”

    之前金士英寡言少语的。

    但是现在能够表态的地方,他一定要表态,而且立场非常鲜明而又坚决。

    林老夫子道:“反正吴国的使者一波接着一波来,着急的应该是国君,他就不怕再来一次艳州剧变吗?”

    苏佩佩道:“国都如同龙潭虎穴,浪儿去了只怕要吃亏,不去!”

    此时沈浪反而笑道:“不,我要去的。”

    这话一出,众人大惊。

    国君此人行事,简直将一个君主的变化莫测演绎到极致。

    先是连下三道旨意,奖赏张翀所谓剿灭海盗王仇天危之功。

    就在所有人觉得张翀要冉冉升起的时候,一个贪腐之案将张翀打入大狱。

    于是无数人纷纷落井下石,弹劾奏章雪花一般飞进宫中,简直要将张翀千刀万剐。

    结果全部按中不发,那个跳得最狠的主簿更是直接死在监狱里面。

    你们谁想要杀张翀,那寡人就先杀了你们。

    如今对玄武伯爵府也是如此。

    越俎代庖,册封金士英为怒潮城,挑衅玄武伯底线。

    又召沈浪进国都,一副要择人而噬的样子。

    总之,他就是不让你猜出来他究竟要做什么,就是要让人觉得天威莫测。

    沈浪道:“国君就如同一头老虎,而我们原来是一头鹿,他可以轻而易举拍死。但是我们进入了海里,从一头鹿变成了一条海蛇,老虎暂时下不了海,杀不得我们了,那它会做什么?”

    玄武伯道:“对着海面咆哮,并且将岸上的另外一头鹿撕碎,威风凛凛,杀气冲天。”

    沈浪道:“对!唐氏家族某种程度上是为国君背了锅,国君心中一点都不恨他,但是为了震慑我们和其他老牌贵族,他直接腰斩唐仑,将整个唐氏家族杀了一半,这是杀鸡儆猴。”

    “他此时最痛恨的人不是我们,反而是张翀。之前他如此器重张翀,将他当作新政之刀,甚至怒江郡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就已经为他谋划好了下一个位置,艳州下都督。”

    “国君对张翀的器重和栽培确实很用心,就让他做两次酷吏,一次在东江城,一次在怒江郡。之后就要艳州培养他大局观,让他在外交和军政有所建树,确实想要将他当成肱骨之臣,结果张翀在怒江郡败了。”

    “在我们眼中,张翀已经极度厉害,夺走了另外一半的雷洲群岛。力挽狂澜,阻止局势朝着最崩坏的方向发展,其实谈不上失败。”

    “但是在君主的眼中,败了就是败了,他不看过程,只看结果。”

    “张翀一败,新政受到大挫,国君颜面大失,从他心里真是恨不得立刻将张翀杀了。”

    “但他还是冷静下来了,用了一个不痛不痒的贪腐罪名把张翀关在大理寺监狱里面,也不审,也不判,也不放,就是雪藏起来。”

    “如今新政要暂停了,我玄武伯爵府要隔海为王了。对于国君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君威和颜面。”

    “所以他要杀得血流成河,让人闻风丧胆。”

    “它如同一只老虎要回窝的时候,反而故意咆哮山林,要让群兽跪伏在地上不敢声张。”

    “如果他真的要打要杀,反而会态度温和,嘘寒问暖。若是它打算收回爪子,反而会杀气凛然,震慑四方。”

    “所以只要我一进京,接下来册封岳父的旨意大概就会下来了。”

    沈浪这一分析,玄武伯等人顿时叹为观止。

    原本对国君最近的一些举动,实在是雾里看花,不知道这位至尊想要做什么。

    而且也充满了忐忑和胆寒。

    甚至玄武伯差点准备透露出和吴国谈判的风声,差点就要将这个压轴的招数使出来了。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国君的虚张声势,对金氏家族的疯狂试探。

    如今听到沈浪的分析,眼前的局势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

    “而且就算国君不召我进国都,我自己也要去的。”沈浪咬牙切齿道:“苏剑亭竟然冲入我们家中,不但杀死了一百多人,而且还伤了岳母大人和木兰。这个仇若是不报,我还有什么面目耀武扬威啊?不将苏氏家族斩尽杀绝,我也不配做木兰的夫君,不配做岳母的女婿了。”

    这话听得苏佩佩心花怒放。

    “杀,杀光他们。”岳母一直是爱憎分明的,和玄武伯性格相反。

    玄武伯道:“浪儿,如果国君想要试探,为何不召我觐见呢?那样才更加名正言顺啊。”

    沈浪道:“您是怎么样的人,国君一清二楚。而我是怎样的人,国君还不知道啊。他要确定,我们家究竟会不会反。”

    这话说得再对没有了。

    玄武伯这人,不但国君看得清清楚楚,其他所有人都了解。

    就连唐仑被玄武伯俘虏之后,也半点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玄武伯答应放唐仑走,对方也立刻相信了。

    连敌人都绝对信任你,岳父大人这样的人品,沈浪也真不知道是该骄傲,还是该无奈。

    换成沈浪?

    切!

    你说的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能信。

    这两人的人品,一个是正无限,一个是负无限。真不知道这对翁婿怎么会相处得下去。

    沈浪道:“所以,我们金氏家族造不造反,关键在于我,而不在岳父。国君召见我,就是想要看我有没有反意。而且也希望我这个祸害离岳父大人远一点,免得让金氏家族再扩张下去。”

    苏佩佩道:“那国君大概要失望了,造反这么累人的事情,我不喜欢,浪儿也不喜欢。”

    沈浪道:“可不是嘛,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两个目的。第一,享受荣华富贵。第二,天下无仇。”

    这话听起来真是大气极了。

    天下无仇人。

    这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心胸特别宽广,从不结仇。

    另一种说法就是,得罪我的人全部弄死,那就没有仇人了。

    浪爷显然是后一种。

    …………

    院子内!

    尽管是白天,但沈浪又和木兰拼命了,然后交颈而卧。

    “娘子,你放心,我这次去国都绝对不会出轨的。”

    “我的人品你是绝对可以信任的,张春华你也见过,多美多狐狸精啊。她那样勾引我,我都没有出轨。”

    “徐芊芊你也见过了,这个女人可不要脸了,在船上千方百计勾搭我,我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结果这次她来借钱都是找你,而没有找我,因为她无颜见我啊。”

    徐芊芊是没有听到这些话,否则大概会将沈浪喷死。

    你这个人渣,我是不想见你,不是不敢见你。

    你这个恶棍,我就算陪你睡了,你也不会给我任何好处,只能白睡。

    你这人渣毫无人品,我徐芊芊在你身上吃的亏,比这辈子吃的盐还要多了。

    沈浪一边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会洁身自好。

    一边抚摸着娘子的脖颈,稍稍蠢蠢欲动了一下,然后又停歇下来了。

    唉!

    力气已经彻底用尽了。

    肾也几乎被掏空了。

    所以浪爷说的是真心话啊。

    贤者时间的沈浪,就是一个佛爷啊,无欲无求。

    但是木兰压根就不听这些,甚至她现在也来不及去想沈浪出轨的事情。

    一想到沈浪要离开自己身边,她就难受得要命。

    少年情热。

    这段时间两个人如同连体婴一般,别说吃饭睡觉在一起,就连小解都恨不得在一起。

    又哪里舍得分开一天。

    一想到夫君不在身边,听不到他的贱话,闻不到他的气味,木兰就觉得整个人要陷入焦躁不安。

    好几次她都想自己开口,我也跟着你去国都。

    但是想想这是不可能的,她有重任在身。

    父亲和金士英常年都在怒潮城,而玄武伯爵府的防务就落在她的身上了。

    这个时候木兰第一次想要把金木聪打死。

    你这个废物点心,要是你厉害一些,我就可以和夫君双宿双飞了。

    沈浪柔声道:“宝贝,有没有一种内功秘籍超级厉害,你练个一年半载之后,就成为宗师?”

    木兰一点都不想听这些,只想和沈浪融在一起。

    “没有。”

    沈浪道:“《九阴真经》、《九阳神功》、《吸星》、《北冥神功》,这些都没有吗?”

    “没有!”

    沈浪道:“怎么会没有呢?那这个世界武功练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啊,每一种武功都要练个十几年才能成为宗师,谁有那功夫啊,现在这个世界节奏那么快,要的就是一刀999级啊,慢吞吞的武功练起来真没意思,经验值涨得慢没人玩的。”

    木兰无语,夫君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也只有她能够听懂了。

    他还记得上次沈浪练武的要求,每天练半个时辰,不要太幸苦,一年之内就成为顶尖高手。

    对于这样的武道白痴,是没法交流的。

    “那有没有一种内功,能够练起来一年顶十年的呢?”沈浪问道。

    “没有。”

    沈浪道:“一年顶五年呢?”

    木兰在沈浪胸前咬了一口,娇腻道:“没有!讨厌,你别老说武功武功了,人家就是想要抱着你,你不要呱噪。”

    沈浪安静了一会儿,道:“那有没有一年顶三年的呢?”

    木兰幽幽抬起头道:“夫君,你这是嫌弃我武功低吗?你见过仇妖儿那么厉害,所以你嫌弃我了对不对?”

    沈浪头皮发麻,赶紧摇头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啊!我这样的弱渣怎么可能嫌弃娘子武功不行呢。”

    事实上浪爷真是有些等不及了。

    他还想要将娘子培养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呢。

    现在看起来难度仿佛不小啊

    有些人不需要培养,可能就会天下第一。

    比如大傻,比如仇妖儿。

    可是,我多么想着以后有一天,带着木兰去把仇妖儿一掌拍倒在地上啊。

    看你牛什么牛?

    沈浪幽幽道:“娘子,你啥时候才能天下第一啊。我做梦都想着一个场景,有朝一日我带着你直接来到仇妖儿的面前,指着说干她。然后你冲上去,一巴掌将她拍死在地上。”

    木兰猛地坐了起来。

    这个理想,我也有啊!

    我金木兰做梦都想把仇妖儿这个女魔头一掌拍死啊。

    你竟然夺走我夫君的第一次。

    甚至我怀疑一开始夫君表现不佳,跟你有绝对的关系。

    你蹂躏了我夫君,让他心理有阴影了,所以前几次他才会不行的。

    接着,木兰也开始认真起来,道:“我老师说过有一个上古秘籍内功,非常厉害,修炼起来可以事半功倍。”

    沈浪道:“你就告诉我,这个内功练一年等于正常练几年吧。”

    木兰很无奈,武道是很深奥神圣的,夫君你一定要用这么小白的口气吗?

    “大概一年顶两年吧。”

    沈浪道:“这么废?”

    木兰无语。

    这还废,这明明已经是很逆天的内功秘籍了好不好?

    而且这还是传说级的秘籍,老师钟楚客和李千秋都没有见过。

    沈浪道:“娘子,这个内功秘籍叫什么?我把它弄过来给你,在天涯海阁吗?”

    木兰幽幽道:“你打算用美男计从张玉音哪里骗来吗?”

    “怎……怎么可能?”沈浪道:“就算用美男计,我也保证不真正失/身。”

    木兰道:“它不在天涯海阁。”

    沈浪道:“那它叫什么名字?”

    “《地狱嫁功》。”木兰道:“但是它在哪里,老师也不知道。”

    沈浪道:“行,那我记住了,我一定将它弄到手,送给你做二十二岁的礼物。”

    “讨厌,闭嘴。”木兰娇声道:“不许说我的岁数,我永远和你一样大。”

    木兰大了沈浪两岁半,始终耿耿于怀。

    但是浪爷最爱比自己大的女人啊。

    像小冰那样的小丫头,表面上看着好像浪得不得了,实际上完全不中用的。

    木兰这样的女人啊。

    仿佛一个隐藏在水下的宝藏,怎么挖都挖不完。

    怎么都不腻。

    冰儿那丫头?手下败将,不堪一战。

    哪里像木兰啊,每一次沈浪都苦苦支撑到最后,才能勉强旗鼓相当。

    这还是木兰手下留情。

    否则……

    ………………

    晚上!

    沈浪陪父母吃饭。

    听到沈浪要去国都,父母非常担心,欲言又止。

    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弟弟沈建脸上,有一个巴掌印。

    “谁打的?”沈浪问道。

    沈建不敢说话,抬头看了自己母亲一眼,显然是亲妈打的。

    沈浪道:“咋了?”

    母亲道:“你这弟弟破落户,整天不三不四的,为娘就担心他找不到媳妇。结果亲家给介绍了一个女孩,也是我们庄子上的姑娘,知书达理,父亲还是一个秀才,在伯爵府里面教书,爷爷是伯爵大人的心腹幕僚,就是林老夫子你可认识吗?”

    林老夫子,这能不认识吗?

    绝对自己人啊。

    伯爵府最忠诚的家臣啊,而且是老伯爵的义子啊,地位很高的。

    岳母竟然把林老夫子的孙女介绍给弟弟沈建?

    那个女孩沈浪隐约见过,斯斯文文的,胆小得很。

    “然后呢?”

    母亲道:“人家林老夫子也答应了,那个姑娘见过你弟弟,竟然也同意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沈建无语。

    我是您亲儿子吗?合着我就那么不受待见啊,人家姑娘看上我还说人家眼瞎?

    我就那么废渣吗?就不能有姑娘喜欢吗?

    母亲继续道:“能够有林姑娘这样的好女孩做儿媳,我当然高兴啊,就赶紧将两家关系定下来。结果你知道沈建这个孽畜说什么,他说他不娶林姑娘,他要娶枫叶村的刘寡妇。”

    啊?!

    沈浪惊愕。

    弟弟,你就那么痴情吗?

    还惦记着刘寡妇?

    你就那么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吗?

    关键那个女人大你七八岁啊。

    不是每个女人都像仇妖儿一样,永远不老,永远不垂的。

    母亲道:“这眼看就要订婚了,这个孽畜竟然一口咬定不娶林姑娘,要娶刘寡妇,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就扇了他几个耳光,也就是大郎你回家我才停的,否则我还要接着打。我打完了,你爹再打。”

    木兰此时本来在仔仔细细为沈浪挑去鱼刺,然后将新鲜鱼肉喂进沈浪嘴里,此时听到婆婆说得有意思,忍不住噗刺一笑。

    顿时,母亲看木兰的眼神都要融化了。

    唉!

    天大的造化啊,竟然娶了这么一个好儿媳啊。

    这么一个贵族千金,硬是把沈浪宠成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纨绔。

    母亲道:“沈建,你哥哥嫂嫂也在,我就把话给你说明白了。这场婚事是亲家母介绍的,你要胆敢不答应的话,我就活活把你打死,反正我有大郎,有没有你这个儿子都是一样的。”

    沈建脖子一缩,怯怯道:“可是……儿子之前答应过刘寡妇,答应发达之后就娶她的。”

    沈浪道:“那当时刘寡妇她答应你了吗?”

    沈建更加怯怯道:“没有……”

    沈浪无语,连刘寡妇那边你都是一厢情愿啊。

    …………

    吃完饭后。

    木兰陪着母亲缝衣衫。

    虽然文中没有写,但实际上这一两个月,沈浪和木兰一半时间在伯爵府内过夜,一半时间在父母家中过夜。

    如今这沈家可气派了。

    沈浪有钱还骚包,直接就盖了一个几十亩的大宅子。

    里面亭台阁榭,花园池子什么都有。

    到现在还只建成了五分之一都不到,但已经可以住人了。

    沈浪带着弟弟来到还没有完工的花园里。

    “弟,你跟我说你是怎么想的?”沈浪道:“那个刘寡妇我见过,长得是还不错,但是有些发福了,腰身不够细,皮肤也不够白,腚虽然大,但是形状只是中上。”

    呃!

    沈建无言以对。

    沈浪道:“放在之前你能娶到这样的媳妇,爹娘做梦都能笑醒。但是现在咱们家发达了啊,你眼界要高一些,要娶美女啊,要娶家世好的美女,要有格调。”

    弟弟沈建觉得,哥哥这话就很没有格调,太俗了。

    哥啊,你做了这么多大事,我本来觉得你跟神仙一样。

    现在你这么俗气,岂不是毁我心中偶像嘛。

    沈浪道:“林老夫子的孙女我见过,非常天真纯良,长得也漂亮斯文,这么好的媳妇你不要,却要去娶刘寡妇,你脑子进水了?”

    关键娶刘寡妇也是沈建一厢情愿啊。

    足足好一会儿,沈建道:“哥,我是这么想的。我是沾了你的光,才有这荣华富贵的,我本身就是一个没出息的破落户,我……我配不上林姑娘。”

    沈浪一愕,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你这是自卑啊。

    沈浪道:“那你喜欢林姑娘吗?”

    沈建道:“漂亮,出身好,有文化的姑娘,谁不喜欢啊。可是我担心人家心里不愿意,因为伯爵夫人做媒,所以林家不敢不同意,但这样岂不是委屈了人家林姑娘,所以我主动说不娶,他家也好推脱。”

    沈浪拍了一下弟弟的后脑道:“丝心态,丝心态要不得。”

    紧接着,沈浪直接拉着弟弟进去伯爵府,来到林姑娘的面前。

    还没靠近,这个林姑娘脸蛋就红透,整个人恨不得把脑袋缩进脖子里面去。

    确实长得漂亮,而且胆小害羞。

    “林茵茵,你喜欢我弟弟沈建吗?”沈浪道:“他担心配不上你,不敢娶你,被我娘打了。”

    沈建顿时囧羞欲死,恨不得地上出现一道裂缝钻进去。

    “哥,我,我先走了……”

    沈浪一把拽住他。

    那个林茵茵姑娘飞快点了点头,然后更飞快地跑了。

    这个女孩没有撒谎,她确实蛮喜欢沈建的。

    为什么?

    因为他爹是读书人,他爷爷也是读书人,一家人都之乎者也,一点都不有趣。

    尤其他爹,迂腐得不得了。

    沈建心底好,也蛮有趣的,关键还是姑爷的弟弟。

    这门亲事又有什么不好?

    次日,两家就将这好事定下来了。

    林家和沈家正式订婚。

    …………

    次日,沈浪离开玄武伯爵府,前往国都。

    排场非常大。

    光衣服就装了几马车。

    沈十三和几十名伯爵府武士跟随。

    黄凤和天道会十九名高手跟随。

    整整上百骑,浩浩荡荡,气势逼人。

    木兰和岳母先送了三十里,然后又送了三十里,最后直接送出了一百里。

    这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最后,沈浪和木兰正式完成了马车内震动成就。

    三日后!

    沈浪到达国都,直接前往王宫,求见国君!

    ………………

    注:第一更送上,昨睡得太少我去躺一个小时然后接着写第二更。距离前十还有42票,拜求兄弟们赐予,糕点继续拼命码字报答之。

    谢谢大凤梨小苹果和你拦不住我的万币打赏!推荐好友新书《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有趣的书。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