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张翀下狱,天下震惊!

    经过短暂的惊愕之后,无数弹劾的奏章雪花一般朝着王宫飞去。

    一时间,张翀从一个国之干臣变成了大奸大恶之徒。

    堆在他头上的罪名越来越多,简直是罄竹难书。

    而最最惶恐的便是怒江郡的这些官员,尤其是参加张翀告别宴会的这些人。

    简直是惶惶不可终日。

    那些曾经口口声声张系,甚至称张翀为主公的人完全就是魂不守舍,恨不得立刻抹脖子自杀,也免得遭受这无边无尽的恐惧。

    每天都有流言传来。

    说张翀要被杀头了。

    也有说张翀在监狱里面自杀了。

    甚至有人说张翀提供了一份长长的名单,把他贪腐集团的官员全部列出来。

    不久之后,黑水台就要来抓人了。

    顿时,这些官员真的要吓尿了。

    有一个专门为张翀服务的书吏,承受不了这般巨大的压力,直接上吊了。

    因为主公是他第一个开始叫的。

    这个书吏的死仿佛一个催化剂一般,让怒江郡的官员纷纷检举揭发张翀罪行。

    有资格上奏章的就上奏章,没有资格上奏章的,就把检举公文递到御史台。

    这下子,总算让人看到什么才是墙倒众人推,人倒众人踩。

    玄武城主柳无岩同样写了一份检举张翀的奏章,但是犹豫了很久,都没有交上去。

    不是因为他特别聪明,也不是他对张翀尤其忠诚。

    而是因为他对金氏家族和张翀斗争参与得比较深,看得也稍稍清楚一些。

    国内弹劾张翀的奏章越来越多,最后简直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步。

    然而,这些奏章始终泥沉大海。

    一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官员的弹劾奏章打破了这种局面。

    怒江太守府的一位主簿,写了一份血书。

    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写的这份弹劾奏章。

    真是感人肺腑,不但揭露了张翀递到丑恶罪行,更是检讨自己为何不早日揭发,反而为了虚以委蛇,竟然成为了张翀鱼肉百姓之帮凶。

    不仅如此,他还主动将二百三十五枚金币的赃款一同上交。

    奏章的最后甚至恳请国君将张翀明正典刑,以正天下之风,还怒江郡数十万百姓一个公道。

    当然,这几十万的怒江郡百姓表示非常懵逼。

    怎么?这还关我们的事吗?

    这份奏章一出,许多官员纷纷惊叹。

    果然什么时候都有特别优秀的人啊,你太会演了啊。

    然后,所有人都静静等待结果,看这个优秀的主簿能否投机成功。

    结果,他成功了。

    国君有了反应。

    你这个主簿不错,不但揭发张翀,竟然还揭发了自己,还主动上缴贪墨赃款。

    既然你都交代了,那岂能辜负你的美意?

    几天之后,黑水台的骑士进入怒江郡,把这个优秀的主簿抓走了。

    进入大理寺的监狱之后不到三天,这位优秀主簿就自杀了。

    割脉自杀的。

    这下子流的血,足够写几百万字血书了。

    于是,天下所有官员风声鹤唳。

    所有弹劾张翀的奏章,全部停了。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像这个人不存在过。

    …………

    那个优秀的主簿临死之前想必很绝望。

    但是,浪爷也很绝望啊。

    他都有些不想活了,觉得人生毫无意义。

    第一次三分钟还说得过去。

    但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都是这样的!

    木兰为他找遍了各种理由。

    比如天气太冷了,太热了。

    床上太软了,外面太吵了,外面太静了。

    甚至这个院子风水不好。

    也尝试了所有的法子,吃了不知道多少补药,也练了许多遍各种各样的功法。

    都不行!

    最后,沈浪索性不敢碰木兰了。

    整个人看不到半点笑脸。

    按说这种事情肯定瞬间传遍真个院子,整个伯爵府,甚至整个玄武城。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

    院子里所有的丫头都知道,但院子外面没有人知道。

    没有一个人说出去。

    木兰很心疼,不断安慰沈浪,那种事情一点都无所谓的,她压根就不喜欢。

    她喜欢的是沈浪这个人,而不是那方面。

    再说,能够生孩子就好啊,要那么强做什么啊。

    当然,这完全劝慰不了沈浪。

    他几乎都要抑郁了,感觉到整个人生都是灰暗的。

    唉!我为什么要穿越过来了啊。

    男人若是在那方面不行,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啊。

    木兰真是心疼得不行。

    有一天,岳母苏佩佩把木兰叫了去,说了几句悄悄话。

    当天晚上,小冰光溜溜钻进了沈浪的被窝。

    顿时……

    浪爷大发神威,杀得小冰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真是多亏了最近的进补,加上疯狂地锻炼身子,浪爷的战斗力超强。

    当晚沈浪就冲到木兰面前,兴奋道:“娘子,你看看,你看看,这根本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啊,你看在小冰身上我就牛得很啊。”

    木兰心中酸涩吃醋,却强颜欢笑道:“对,完全是我的问题,夫君厉害着呢。”

    于是,沈浪的寡人之疾不治而愈。

    从此以后,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和谐,美满。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瘦了下来。

    害得木兰为了克制他的胡闹,经常出去忙军务,而且还把小冰派出去各种做事,就是不让沈浪这样放纵。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国君关于怒潮城的旨意依旧没有下来,就仿佛彻底淡忘了这件事一般。

    有一天玄武伯金卓从怒潮城回来,单独见了沈浪,和他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浪儿,要不然我们给你和木兰补办一个婚礼吧。”

    沈浪正在敲打后腰,听到这话道:“补办婚礼,再来一次洞房花烛?不要,不要!”

    岳父大人一听,顿时觉得不堪入耳。

    毕竟他是过来人,算是听懂了沈浪的话。

    金卓伯爵道:“是这样的,赘婿这名声毕竟不好听,所以我想要改一下,让木兰嫁入你沈家,宴请宾朋,在你家拜堂成亲。”

    玄武伯这当然是好意。

    就算沈浪不介意,他也担心沈万会介意。

    “别,别啊。”沈浪道:“岳父大人,这个赘婿我做得很爽,千万别让我转正。”

    呃!

    玄武伯爵无语。

    这,这是什么毛病啊?

    在中国古代的某些朝代,入赘是有罪的,甚至直接发配充军。

    在大炎王朝虽然没有这规矩,甚至赘婿也能考科举。

    但是还没有等到中进士女方家族就会非常识趣,解除这种不平等的婚姻关系,把女儿正式嫁入男方家中。

    毕竟赘婿还是被人瞧不起的,若是真中了进士,朝廷也颜面无光。

    沈浪道:“一,我不想做官,这个赘婿的身份就是我的保护壳。二,任何敌人一听到我赘婿的身份,难免就有几分看低,他们越轻视我越好啊。”

    这也叫理由?

    玄武伯爵再三劝说,沈浪都不愿意脱离这赘婿身份。

    他无奈之下,只得亲自去沈浪家中,向他的父母请罪。

    然后,再一次赶回怒潮城。

    因为现在的怒潮城,才是金氏家族的命脉核心。

    金卓伯爵接管这座城市之后,可谓是日理万机。

    沈浪甚至有些怀疑,岳父大人这次回来,主要不是为了谈脱离赘婿的事情,而是来解决一下个人生活问题的。

    非常值得怀疑。

    因为第二天早上,他起来得比较晚。

    当然,岳母大人起来得更晚,但是她每天都这样的。

    ………………

    日子依旧一天天过去。

    金氏家族开始大规模地迁移百姓,把封地上的子民迁移到雷洲岛上去。

    因为玄武伯爵府的税赋太低了,金卓伯爵又爱民如子,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逃民进入金氏家族的封地。

    这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封地整整有十万子民,可谓是人满为患。

    也幸亏是种植桑树,养蚕赚钱,如果单纯种粮食的话,靠封地上的这些田是养不活十万人。

    所以,先后迁移了两万人前往雷洲岛。

    那个岛屿可是有足足五千平方公里,可耕种的田地面积足足是原来封地的两倍以上。

    原来仇天危统治雷洲岛的时候,这大片的土地几乎都是荒废的。

    海盗可不会种田,也不喜欢种田。

    但两万人前往雷洲岛开垦种地可谓是杯水车薪啊。

    这个时候,天道会的作用显现出来的,它们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运来了战争难民,成为了金氏家族的新子民。

    这种移民可是要钱的,而且需要的钱是天文数字。

    毕竟你让这些子民举家迁移雷洲岛,总不能空口白牙吧。

    所以要给安家费,还要建房子,前后几万人的移民,付出的金币达到大几十万之巨。

    这笔钱是天道会借的,而且同样是没有利息,没有归还期限。

    黄同本来是个胖子,这段时间到处奔波,活生生变成了一个瘦子。

    沈浪本来以为他瘦下来会帅一些的。

    但没有想到,竟然更丑了。

    唉!

    黄同的幻想被打破了。

    他本一直以为长得不帅是因为太胖,结果不是。

    总之,整个雷洲岛和怒潮城的建设,如火如荼。

    想要见到成效,大概需要两三年左右。

    玄武伯爵府得到怒潮城后,不但没有发大财,反而欠下了近两百万金币的巨债。

    有人说你打下仇天危的城主府,难道没有钱吗?

    海盗不是最有钱的吗?

    他难道没有藏金库吗?

    确实有!

    拿下怒潮城之后,沈浪第一时间就去打开金库了。

    结果里面就……三十万金币。

    沈浪知道,开战之前仇天危洒出了大笔的金币作为开拔费。

    但是,堂堂海盗王也不至于只有这么一点钱啊。

    沈浪觉得仇天危肯定还有其他藏宝库。

    结果安再天告诉他没有!

    仇天危真就这么多钱。

    因为,他要养一万多嫡系海盗,而且这个城堡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这些年弄到手的钱全部投入到这座城堡了。

    沈浪疑惑,怒潮城到处都是贸易,到处都是钱,收税就发大财了啊。

    结果查清底细后才发现。

    怒潮城所有的生意,仇天危是可以分成,但是没有控制权。

    所有控制权,在隐元会手里。

    望崖岛是彻底荒废了。

    因为整个大矿坑里面都是海水,还有无数的尸体。

    经过半个多月的清理,所有的尸体都打捞上来,然后彻底挖了一个大坑掩埋了。

    但是大矿坑里面的海水是排不出去了,就只能等着蒸发干涸掉,这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不过幸好已经得到金山岛了。

    那里铁矿的品位要高得多,玄武伯爵府的所有冶炼工坊全部转移到那里去了。

    ………………

    徐芊芊回家了,开始了艰难的重新创业之旅。

    她现在可谓是什么都没有。

    没有钱,没有作坊,甚至所有的店铺都被强行卖掉还债了。

    连徐家的宅邸,都烧掉了大半,所有的奴仆跑得干干净净。

    于是,她再一次来到玄武伯爵府。

    但是见的不是沈浪,而是金木兰。

    目的很简单,借钱!

    讲真的,现在玄武伯爵府比她还穷。

    她算是一点钱都没有了。

    但玄武伯爵府负债近两百万金币了啊。

    当然,天道会的镜子已经开始卖了。

    只不过还处于造势阶段,每一面镜子都是超级奢侈品,都用来拍卖的。

    为了逼格,价格简直往天上喊。

    但不管赚多少钱,金氏家族就只有卖玻璃的钱。

    这笔钱其实很多,但是花钱的地方更多啊,不管是练兵,维持航线,还是移民都是无底洞。

    但是金木兰还是把钱借给徐芊芊了。

    五万金币!

    ………………

    国君的旨意依旧没有下来,张翀依旧在大理寺牢房里面。

    怒潮城就好像被国君遗忘了一般。

    但是他的册封旨意不下来,金氏家族就不能名正言顺统治怒潮城。

    就差最后这一哆嗦了。

    哪怕玄武伯这样报仇的人,都有些忍不住了,再一次回家问沈浪。

    吴国的使者已经来了十几波了。

    喊出的价码,一次比一次高。

    “他们最新的价码是出兵帮我们灭掉仇嚎,替我们拿下整个雷洲群岛。”玄武伯道:“条件是我们率领雷洲群岛叛出越国,吴国国君答应册封我为玄武侯。”

    玄武伯说出这话当然没有要叛出越国的意思。

    只是问沈浪,是不是要放出这个风声。

    是不是要透露出去,金氏家族正在和吴国谈判,让宁元宪紧张一下。

    “不,不要。”沈浪道:“这差不多是最后的招术,不到迫不得已,是万万不能使出的。”

    一旦玄武伯爵府主动透露出这风声,那就是有叛国的嫌疑。

    金卓道:“国君这是什么意思啊?这都拖了快两个月了啊。”

    沈浪道:“一,他在等南殴国战局。二,他在等我们的反应。”

    …………

    两日之后!

    沉寂已久的国都,传来无比震惊的消息。

    经过两个月的审理,原晋海伯爵府叛国罪名确凿。

    唐氏家族一家七百多口,其中三百五十八人斩首示众,三百八十五人发配为奴。

    原晋海伯唐仑,腰斩!

    国都刑场,血流成河,人头滚滚。

    观刑的百姓,一开始还看得兴致勃勃,到后面直接呕吐,晚上噩梦发作。

    国君的屠刀,杀得所有人闻风散胆。

    之后!

    终于有了一道旨意来到玄武伯爵府。

    但却不是册封玄武侯的旨意,也不是把怒潮城封给金氏家族的旨意。

    “雷洲群岛划分入怒江郡,建制怒潮城和天风城,册封金士英为怒潮城主,钦此!”

    之前国君给玄武伯爵府所有的旨意中,都不含钦此二字。

    这次册封金士英的旨意,反而带上了钦此。

    另外还有一道旨意前往天风岛,册封仇嚎为天风城主。

    这一道旨意,直接让玄武伯金卓懵了。

    然后大怒!

    国君你这是何意?

    金士英明明是我的家臣,你竟然越俎代庖,册封他为怒潮城主?

    这不是离间之计吗?

    接到这份旨意后,金士英赶紧返回玄武伯爵府,对天立誓,坚决不接旨,坚决不担任这个怒潮城主,他可以自杀明志。

    玄武伯当然不会让金士英自杀。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遵旨或者抗旨!

    最终玄武伯选择了接旨。

    因为沈浪点头了。

    于是,怒潮城和天风城正式成为了越国的领土,成为了怒江郡管辖之下的两个城。

    金士英从伯爵府私军千户,直接晋升为怒潮城主。

    当天晚上,金士英跪在沈浪的面前。

    “我金士英是个孤儿,从小在金氏家族长大,完全将玄武伯当成了父亲。”

    “我是对木兰非常爱慕,甚至因为这个而到现在都没有成婚。”

    “我是对姑爷娶到木兰小姐也不甘不忿,甚至心中埋怨。”

    “但是我对金氏家族的忠诚,天地可表!”

    “从今以后,我对姑爷马首是瞻。玄武伯是我的主君,您和金木聪世子便是我的少主。”

    “金士英拜见少主。”

    “日后不论少主有任何命令,金士英当赴汤蹈火,哪怕是死,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若违背此诺言,当如此剑。”

    金士英猛地将手中的剑折断,顿时手掌鲜血如注。

    ………………

    玄武伯爵府接旨,让金士英成为了怒潮城主之后,便静静等待国君的反应。

    现在应该将怒潮城册封给我金氏家族了吧。

    现在应该晋升金卓伯爵了吧。

    这最后的一哆嗦,应该要完成了吧!

    当然,沈浪这最后一哆嗦是完成了。

    木兰喘息,甜甜夸奖道:“夫君好厉害,人家都快被你折腾得散架了。”

    沈浪明明知道娘子在拍马屁,但还是生受了。

    他真的是拼命了啊。

    木兰真是一匹超级胭脂马,很难驾驭的。

    论体力木兰秒杀十个沈浪都有余。

    但好就好在她太爱沈浪,所以每一次都爱意澎湃,所以勉强能够战个旗鼓相当。

    沈浪迷恋地闻着娘子头发的芳香,柔声道:“真舍不得离开我宝贝。”

    木兰一愕,然后爬起身子道:“你要离开我?不可能,不可以。”

    沈浪道:“若我所料不差,近日我就要进国都了。”

    …………

    次日!

    国君旨意再一次来到玄武伯爵府。

    “宣沈浪觐见国君,立刻成行,不得拖延!”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了一万八千五!前所未有之累,真是竭尽所有意志力支撑到最后,叩拜兄弟们的月票,极其需要!

    谢谢酒中逍遥书中醉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