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其实玄武伯金卓并非一定要拿下金山岛。

    望崖岛大战赢了,拿下怒潮城之后,金山岛问题就不大了。

    他是一个保守之人,并不会因为赢了望崖岛之战而在心中藐视天下。

    金山岛守将是仇天危的义子仇嚎,或许谈不上什么名将,但也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况且,这岛上还有五千守军。

    玄武伯手中尽管有一百多艘海盗船,而且有四千人,但是老兵只有区区不到五百人,剩下不是新兵就是民兵。

    金山岛这一战没有八成的把握他是不会打的,哪怕有唐仑在手,哪怕他们可以假扮成为海盗。

    甚至为了保守起见,玄武伯下令一千多人驾驶着几十艘海盗舰船返回金氏码头。

    这一次去金山岛,仅仅只到了不到三千人而已。

    旗舰甲板上,唐仑道:“金卓兄,你已经要大获全胜了,为何脸上见不到半点笑容?”

    金卓当然是在担心沈浪的安危,担心怒潮城之战。

    那才是最关键的。

    怒潮城之战赢了,金氏家族才有未来。若是输了,望崖岛之战赢了也没多大用处。

    但是这些话是没有必要和唐仑说的。

    唐仑又道:“金卓兄,当你面对我的时候,为何眼中没有任何仇恨?”

    玄武伯金卓道:“你我的恩怨是祖宗传下来的,都是身不由己,我为何要恨你?”

    这话一出,唐仑不由得一愕。

    金卓不恨他,但是他却非常恨金卓啊,恨不得扒皮抽筋。

    金卓恨的人很少,包括对太守张翀他内心都没有多少恨意。

    他最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苏难侯爵和武安伯爵府薛氏。这两家都是姻亲,都是盟友啊。结果也就是这两家伤害金氏家族最深,甚至几乎将金氏置于死地。

    玄武伯金卓一直以来都是以诚待人,绝对君子。

    当年苏氏家族意图投靠大王子宁元武,还专门写了一封密信给父亲金宇伯爵,劝说金氏家族共同投效。宁元宪登基为王之后,这封密信就成为苏氏家族一个可怕的软肋。说句难听的话,金氏家族完全可以拿着这份密信对苏氏家族为所欲为。

    但是金卓伯爵没有这样做。

    苏佩佩嫁给他之后,刚刚提到这封密信,金卓就当着妻子的面将这封信烧掉了,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拿着这封密信去要挟任何人。

    没有想到这反而让苏氏家族有恃无恐,当国君露出对付金氏家族意图的时候,苏氏家族迫不及待地和他划清界限,撕毁了两家的婚约,之后更是肆无忌惮地伤害金氏家族。

    妻子苏佩佩每当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都要用拳头捶他两下,怪他太傻了,当年为何要烧掉这封密信,否则也能拿捏苏氏家族。

    当然是苏佩佩提起密信之事,金卓才当着她的面烧掉。不过女人总是不讲道理的,她们心中很明白,但嘴上不讲道理。苏佩佩之所以责怪金卓,其实更多是她自己心里后悔。

    但是她当时还年轻,而且刚刚嫁过来,心中肯定是向着娘家的啊。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看轻了两家的真面目,她才一心一意把自己当成金氏家族的人,如今更是和娘家反目成仇。

    之后苏佩佩就把这件事情当成遗憾和沈浪说起好多遍,所以沈浪才想了办法,仿造出当年这封密信。反正两家是姻亲,金氏家族有好多苏翦侯爵的亲笔信。

    当然,沈浪并没有将这封密信当成多么了不起的武器,只是有备无患而已。

    “主人,金山岛马上就要到了。”金忠道。

    金卓伯爵道:“先打探虚实,未必要打。”

    金忠道:“是!”

    舰队还没有靠近金山岛码头,岛上的海盗们便大声欢呼起来。

    因为这些战船他们太熟悉了,就是大王仇天危的舰队。

    “大王的舰队来了。”

    “兄弟们,望崖岛大战结束了?怎么才结束啊?”

    “是啊,三万人打几千人怎么打了这么久啊?”

    “金矿大不大?”

    岛上的海盗蜂涌而至。

    依旧是晋海伯唐仑露面,他下船登上金山岛。

    “怎么就这么点人?”唐仑惊诧道:“仇嚎呢?码头上的战船呢?”

    岛上的小海盗头目欲言又止。

    这话他不好讲啊,因为大首领带着舰队走了。

    大王的命令是让仇嚎留守金山岛,结果他却率领海盗主力走了。

    “仇嚎大首领身体有些不舒服了,得了伤寒,害怕传染给别人,所以把自己关在一个山洞里面了。”一个海盗首领赶紧道。

    毕竟,仇嚎大首领这是违抗大王命令私自走的。

    尽管他觉得仇嚎大首领做得没错,这金山岛安全得不得了,屁事没有,压根没有必要放五千人在这里守着,一千人就够了。

    唐仑大声道:“你不要哄我,你们大王没来,告诉我真相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罢,唐仑直接扔过去一袋金币。

    那个海盗首领道:“仇嚎大首领不知道怎么想的,他竟然觉得怒潮城有危险,所以带着舰队去怒潮城了。就算有人要攻打怒潮城也打不下来啊,那个女魔头天下无敌。”

    唐仑道:“别废话,你直截了当告诉我,现在金山岛还有多少人?”

    “一千人。”那个海盗首领道。

    唐仑顿时头皮发麻。

    才,才一千人?

    也就是说,仇嚎带着四千人走了,杀回怒潮城了?

    这金卓的运气应该说是好,还是不好呢?

    金山岛就剩下一千人,攻打难度大大降低。

    但是沈浪要夺怒潮城,前面有仇妖儿,后面有仇嚎,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这沈浪是个小白脸啊,万一……万一他和仇妖儿有一腿了呢?

    但是,仇妖儿听说不喜欢男人,但是这种事情谁说得定呢,沈浪压根就不是普通男人啊。

    不得不说,事不关己之后,唐仑的思维也变得大胆起来。

    天马行空的想象,反而才逼近了真相,当然只是逼近而已。

    “才一千人,你们这是疯了吗?一千人守得住金山岛吗?光矿工就有几千人啊。”唐仑怒斥道。

    那个海盗首领道:“那些矿工都是您家的人啊,又有什么要紧的。玄武伯爵府倒是也有一两千俘虏在这里,但他们不知道多乖巧啊,我们七百人在矿上监工,绰绰有余了。”

    七百个海盗在矿场?

    也就是说,守码头的海盗只有三百人?

    那金卓拿下金山岛岂不是轻而易举?

    拿下金山岛之后,自己也就可以回家了。

    对沈浪的人品唐仑是万万不敢相信的,但是对金卓的人品,他又是万万相信的。

    他说会放自己回家,就一定会做到。

    于是,他板着脸呵斥道:“你们真是太放肆了,我这趟来是给你们运粮食来的,没有想到岛上就这一千人,我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给你们增添一些人手,增强防御。”

    那个海盗首领心中不以为然,但是听到运粮食,顿时心中大喜道:“有劳晋海伯了。”

    …………

    回到船舱之后。

    唐仑道:“金卓兄,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你的运气了。此时金山岛上就只有一千海盗,而且还分为两批,码头上三百,矿场七百。”

    金卓没有欢喜,而是紧张问道:“仇嚎呢?他和另外四千海盗去了哪里?”

    唐仑一愕道:“仇嚎去了怒潮城。”

    顿时金卓脸色剧变。

    唐仑道:“金卓兄,接下来看我表现,拿下金山岛轻而易举。但是你要说话算话,放我们父子回家。”

    金卓伯爵摇头道:“不,金山岛不打了。所有人准备,舰队全速赶赴怒潮城。”

    唐仑惊愕道:“金山岛眼看就要拿下来,就如同嘴边的肥肉,你说不要就不要了?”

    金卓嘶声道:“比起我的女婿的命,金山岛又算得了什么?”

    片刻后,五万斤粮食抬到金山岛码头,里面没有毒。

    然后,整支舰队风帆张满,全速冲向怒潮城。

    就这样,为了沈浪可能存在的危险,金卓伯爵直接放弃了唾手可得的金山岛。

    唐仑沉默了。

    或许,这也是一种人格魅力?

    金卓伯爵完全心急如焚。

    仇嚎的四千海盗竟然杀向了怒潮城,这对沈浪是巨大危机。

    而且这意味着敌人看出了沈浪的计划。

    浪儿,你千万不要有事!

    你坚持住,为父马上来了!

    …………

    怒潮城内!

    张晋的六千精锐,潮水一般朝着城主府主城堡冲去。

    从天上看下去,如同铁甲潮水一般。

    这是怒潮城官军,虽然比不上边军,但也极其精锐,至少超过了大部分贵族私军。

    张晋骑在战马上,浑身热血沸腾。

    “父亲,你看到了吗?孩儿建功立业,就在今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马上就要成功了。”

    “孩儿一定要将沈浪和海盗全部斩尽杀绝。”

    “孩儿一定让您建立百年不遇的丰功伟业,一百多年前金纣伯爵能够做到的事情,您也可以做到。”

    “孩儿一定一战功成,将您送到艳州下都督宝座上,一定让您封侯拜相!”

    “您口口声声说沈浪有多么出色,我会向您证明,您儿子才是最出色的,三个儿子中,我张晋才是最出色的。”

    “沈浪只是一个跳梁小丑,他比起我来什么都不是。”

    六千精锐行军,整个地面都在颤抖。

    怒潮城两边的店铺,所有的房子,全部门窗紧闭。

    这……这是要变天了吗?

    怒潮城以后难道要成为越国的领土了?

    千万不要啊!

    罪恶之城不好吗?自由之城不好吗?

    ………………

    城主府内。

    传来了一阵阵喊打喊杀声。

    听上去杀声震天,惨叫连连。

    但实际上,沈浪和仇妖儿的军队都在对着空气乱喊,互相挥舞着兵器乱拍。

    一个身影冲了进来。

    她算是沈浪的专属保镖,黄凤。

    这次沈浪攻打怒潮城,随同而来的还有天道会的几十名高手,几十名管事。

    一旦沈浪拿下怒潮城,他们将会在最短时间内接管怒潮城的商业秩序。

    “张晋已经出兵,六千精锐正杀来!”

    沈浪心中大喜,终于来了啊!

    此时,仇妖儿二话不说,抄起两支鬼头刀要冲出去。

    沈浪道:“你干嘛?”

    仇妖儿道:“杀出去。”

    沈浪道:“你疯了吗?有好好的城堡不守,却要主动出战?”

    仇妖儿一字一句道:“我不喜欢演戏,我不喜欢防守!”

    看出来了,否则我会被你睡得半死不活?

    仇妖儿目光朝着徐芊芊望来,露出难得的温和道:“徐芊芊,你的仇人是张晋对吗?我这就去给你报仇!”

    “沈浪这个城堡交给你了,我再也不会进来了。”

    然后,这个女魔头就带着两千嫡系精锐,直接杀了出去。

    两条超级大长腿跑起来,比战马还要快。

    你问她为什么不骑马?

    她两支鬼头刀加起来两百多斤,战马实在跑不动啊。

    沈浪望着徐芊芊道:“这个女人脑子有病的。”

    徐芊芊眼睛发红道:“你脑子才有病,她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根本就没有男人配得上她,你更加不配!”

    说罢,她朝着城堡上冲去,她要站在最高处观看仇妖儿大战张晋。

    ………………

    张晋六千精锐距离主城堡越来越近!

    他心中越来越兴奋,全身的热血几乎都要飙出。

    距离大城堡还有几百米的时候,他就放声大吼道:“沈浪小儿,你给我出来送死!”

    “沈浪,纳命来!”

    “沈浪,你自以为妙计安天下,却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父亲算死了。”

    “这里,就是你的死地。”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玄武伯爵府,金氏家族,从今日起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我张氏家族崛起,就在今朝!”

    “杀,杀,杀!”

    张晋狂吼,杀气冲天!

    然后……

    他见到了海盗王城堡大门杀声冲天,杀出来一道光影!

    这光影速度太快。

    气势太猛!

    几乎看不清人影。

    但是,这冲天的杀气。

    这爆炸的身材,

    这两条超级长的腿。

    尤其是两支鬼头刀,深深出卖了来人的身份。

    魔罗刹!

    女魔头!

    勇猛无敌的仇妖儿!

    怎么会是她?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的很多手下亲眼看着她死的啊?

    难道,难道她在演戏?

    她这样的无敌猛将也会演戏?

    她为什么要配合沈浪演戏?莫非……莫非她也被沈浪睡服了?

    张晋感觉到一阵阵战栗。

    但是很快,他更加涌起了冲天的斗志。

    都说你仇妖儿天下无敌,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我张晋这就来会会你这个女魔头。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冲出去。

    周围的忠诚将士立刻就将他保护在身后。

    “保护将军。”

    “保护二公子!”

    几百名将士,顿时将张晋团团保护起来。

    仇妖儿冲锋速度太快了。

    她嫡系的几百名女武士骑马,她作为主将却甩开两条大长腿狂奔。

    但是却比骑马还要快。

    猛然间!

    她一个人,直接冲向了张晋的六千大军。

    那架势真是太惊人了!

    这就有一种我一个人包围你们六千人的气势。

    就仿佛一头史前暴龙,猛地冲入了狼群之间。

    “唰!”

    她手中的两只鬼头刀,疯狂地旋转。

    没有招式。

    他妈的要什么招式啊?

    就是电风扇啊。

    甚至这速度看上去,比电风扇还要快啊。

    逆天武器战!

    就这样!

    仇妖儿一个人,碾压了过去。

    所过之处!

    敌人不要说伤她一根汗毛了。

    就靠近她都做不到。

    两支鬼头刀几乎旋转得密不透风。

    周围两米之内,全部成为地狱!

    无一合之敌。

    所过之处,任何人都是粉身碎骨。

    死无全尸!

    就是杀,杀,杀!

    这根本不是无敌猛将,这几乎是一个战争机器,就仿佛一辆母坦克,就这样碾压过去。

    不管你穿不穿铠甲,不管你穿多厚的铠甲。

    我就是一刀。

    不管劈中哪里,全部一刀两断。

    在我仇妖儿刀下,没有全尸!

    所过之处,遍体尸骸。

    城头上的徐芊芊,还有沈浪,完全看呆了。

    头皮一阵阵发麻。

    尤其是徐芊芊,看得竟然有一股潮意。

    天下间,竟然还有这么逆天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沈浪也看石了。

    靠!

    这种女战神,竟然睡过我?

    为什么我觉得好骄傲的感觉啊?

    而且竟然活下来了?还没有被她弄死?

    而金士英也完全看得浑身战栗。

    他本来觉得仇妖儿名声虽然大,但是他还是能够一战的。

    毕竟,他和仇枭交手过。

    现在他彻底知道了,幸好姑爷被仇妖儿睡过,幸好姑爷安排好了一切。

    要不然!

    金氏家族带来的这两千人,压根屁用都没有,不到一个时辰,就会被杀得干干净净。

    难怪仇妖儿从来不问敌人有多少人,只问敌人在哪里。

    也压根不问敌人是谁,两只鬼头刀挥舞过去,谁都成为厉鬼了,名字什么都无所谓。

    整整杀了两分钟!

    仇妖儿的嫡系军队冲上来了。

    两千名嫡系武士,基本上都是女人。

    每一次都威风八面。

    疯狂冲杀!

    这些女人武功不算高。

    但是……身上却感染了仇妖儿的气质。

    那股杀气冲天,那股有我无敌的气概,简直就是超低配版的仇妖儿。

    金晦在边上道:“姑爷,我们……我们还打吗?”

    那意思是,我们玄武伯爵府的士兵要冲出去助战仇妖儿吗?

    沈浪想了想,摇头道:“算了,我怕这个女魔头杀疯了,敌我不分,顺便将我们的人也宰了一批。”

    这才是个人武道和战场武道结合的巅峰啊!

    难怪仇天危容不下她,要想办法除掉她。

    这个人太强了,已经严重威胁到仇氏家族的地位了。

    …………

    几百名嫡系将士拼命地保护张晋。

    前仆后继地挡在前面。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轻而易举,就被仇妖儿杀穿了。

    拦在张晋面前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很快!

    仇妖儿就杀到了张晋面前。

    她的脚下,密密麻麻都是尸体,不完整的尸体。

    张晋骑在马上。

    他的内心在颤抖,他头皮在发麻。

    但是,他不能后退,他也不会后退。

    懦夫才后退!

    仇妖儿停了下来,反而后退了几十步。

    这什么意思?

    这是让张晋骑马冲刺去撞她。

    这个女魔头,真是狂傲啊。

    张晋感觉到自己受到了羞辱。

    仇妖儿,你虽然很强,但我张晋也不是不堪一击的。

    你竟然如此托大?

    那就不要怪我胜之不武了。

    我战马冲刺的力量何止几千斤?

    你就算再强,也是血肉之躯。

    我不信你挡得住?

    然后,张晋调转码头开始后退。

    足足后退了二百多米。

    这是最合适战马冲刺的距离。

    整个战场都停了下来。

    空出一大块地。

    留给张晋和仇妖儿一战。

    “驾!”

    张晋起码开始加速,加速,加速……

    加速到了极致!

    瞬间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20米每秒。

    这是一匹千里马,战马加上张晋的重量,足足有一千多斤。

    所以这冲上去的速度,几乎相当于一辆时速七十二公里的汽车撞上来。

    “杀!”

    “杀!”

    “杀!”

    张晋举起战刀,催动战马,带着无比惊人的速度,无比惊人的力量,朝着仇妖儿冲撞而去,朝着她斩杀而去。

    顿时,所有人都止住了呼吸。

    有人竟然有血肉之躯,挡住千里马的冲撞?

    仇妖儿你不躲?

    仇妖儿就这么站在原地,任由张晋骑着千里马冲上来。

    距离十米。

    五米。

    一米!

    猛烈撞击!

    仇妖儿没有动刀,而是猛地一拳砸出去。

    “砰!”

    一声巨响!

    这匹千里马一声惨叫。

    她高大的千斤躯体,直接横飞了出去。口吐鲜血,筋骨断折,彻底死去。

    马背上的张晋,直接摔飞了出去。

    但……仅仅摔飞出半米,就直接被仇妖儿凌空抓在手中。

    张晋很强!

    但此时……就如同一只小鸡一样,被抓举在空中。

    张晋很强,但是在仇妖儿眼中,他和沈浪没有什么区别。

    都是弱鸡!

    战斗,哪里来的战斗。

    从来都只有秒杀!

    一刻钟后!

    战斗结束!

    怒潮城之战结束!

    沈浪和他的军队,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战斗就结束了。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一万九!兄弟们,保底月票给我!糕点会用行动告诉你们,什么是拼命,什么是勤奋!

    谢谢auy,超神小蝌蚪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