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唐仑醒了过来。

    顿时感觉到身体很冷。

    明明包裹着一层厚厚的被子却还是觉得冷,那股寒意就仿佛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一般。

    于是,他赶紧又抱紧了被子。

    仅仅几个时辰而已,他仿佛老了十岁一般。

    什么雄心壮志全部化为了泡影。

    “唐仑兄醒了?”玄武伯金卓道。

    唐仑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金卓。

    这只不过是一个中人之资啊,就因为招了一个厉害的女婿,就让他站在了胜利者的一方。

    天下何其不公?

    “杀了我吧。”唐仑叹息道:“金卓兄,念在都是老牌贵族的份上,杀了我吧。这里是望崖岛,杀了我神不知鬼不觉,你不会有任何责任的。”

    金卓道:“我不杀你。”

    唐仑道:“那你放了我,放了我。”

    仇天危死了,唐家的私军死光了,他再也没有指望了,回家之后就了此残生吧。

    反正还有美人,还有美酒,就这么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吧。

    金卓道:“我可以放走你,但是你要为我做些事情。你做到了,我就把你和儿子都放走。”

    仇天危道:“什么事?”

    金卓道:“现在海面上上还有一批海盗,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却驾驭着舰船,我需要除掉他们,此时他们肯定都渴望上岛分金子吧。”

    可不是吗?

    平常这些海盗对唐仑都不鸟的,结果今天又是致敬,又是拍马屁的。

    就是想要让唐仑求情,请海盗王下令替换他们上岛。

    大家都在分金子,我们却要在海面上巡逻,凭什么啊?

    唐仑道:“你是想要我去将他们招到岛上来,然后全部杀光?”

    金卓道:“对!”

    唐仑点了点头道:“好!”

    现在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仇天危都死了,剩下的这些海盗又有什么用啊。

    金卓道:“你一个人去,两个儿子押在我这里。”

    唐仑道:“好!”

    ………………

    一个多时辰后!

    在海面上巡逻的两千海盗欢天喜地登陆了。

    终于可以不用在海面上吹风了,整整巡逻了几天几夜了啊,一个鬼都没有。

    大王未免也太小心了啊。

    “多谢晋海伯!”

    “晋海伯就是了不起,我们大王对您真是言听计从啊。”

    “从今以后,晋海伯就是我一生的朋友了。”

    这些海盗对唐仑交口称赞,并且拍着胸脯说以后唐仑伯爵有什么事情,只要一声吩咐下来,弟兄们一定给你办到。

    晋海伯唐仑道:“怒潮侯知道你们心野,所以专门给你们留了一批金子,分完之后还是要赶紧回到海面上巡逻的啊。”

    “一定,一定,哈哈哈!”

    晋海伯唐仑道:“怒潮侯知道你们辛苦,所以你们分到的金子比其他人还要多一些。只不过这些金子刚刚提炼出来不久,可不是金币,都是金块。”

    “只要是金子,谁还管是不是金币吧。”

    “可不是吗?金子更好,打成戒指,打成链子,打成耳环,带出去金光闪闪多威风?”

    唐仑带着这一两千海盗来到了一个冶炼场内。

    这冶炼场是用石头建成的,里面非常大,足足有近万平方米。

    这是岛上的两个冶炼工坊之一,采来的铁矿石经过粉碎之后,都在这里炼铁的。

    冶炼工坊的外面,有几十名海盗武士守护。

    唐仑带来的这些海盗稍稍有点诧异,守护工坊的这些海盗兄弟们,有些眼生啊。

    不过这也没什么,三万多人呢,哪里能都认完啊。

    其中一个海盗头目道:“唐仑伯爵,怎么不是去大王的营寨啊,却来这冶炼工坊分金子?”

    唐仑道:“从矿坑里面挖出来的都是金沙,难道不需要在这里炼成金块吗?”

    “有道理,有道理,我等兄弟见识短浅,让晋海伯见笑了,见笑了。”

    冶炼工坊的大门打开!

    “自己进去拿,每个人拿一块,不许多拿。”唐仑道:“你们在海面上巡逻,劳苦功高,所以每个人分了两斤。”

    这话一出,这一两千海盗眼睛都绿了,疯狂地冲了进去。

    果然,桌面上摆满了金块。

    金光灿灿的,虽然有一点点发红,但肯定是黄金无疑了。

    “每个人一块,不要抢,不要抢!”

    但现在说这样的话又有什么用?

    这一两千海盗冲进去之后,疯狂地抢夺金块。

    左手拿一块,右手拿一块,胸口揣一块,裤裆里面又塞一块。

    速度慢的人,一块都没有抢到。

    顿时,这些海盗又厮打在一起。

    “大王说了,一人一块不要抢。”

    “黄金到了我手中就是我的,休想我拿出来。”

    “我打死你,打死你!”

    顿时,这个巨大冶炼工坊内的一两千海盗拼命厮打成一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砰!”

    工坊的大门关闭。

    有些海盗警觉了。

    关门做什么啊?

    紧接着,他们发现身边堆满了各种木柴。

    还有好几个木桶,猛地一劈开,里面的鱼油哗哗流了出来。

    几个海盗小头目顿时警觉,惊呼道:“别打了,别打了,这是陷阱,快跑,快跑……”

    然后,一部分海盗拼命地朝着外面跑去。

    而大部分海盗,依旧疯狂厮打在一起,拼命争抢黄金。

    而就在此时。

    “嗖嗖嗖嗖……”

    从窗户外面,射进来了几百支火箭。

    瞬间,点燃了鱼油。

    点燃了工坊内的柴火。

    “轰轰轰……”

    顿时,整个大工坊内熊熊燃烧。

    与此同时,外面金氏武士的士兵直接将盔甲展开,钉在窗户上,彻底封堵住任何缺口。

    整个工坊之内,变成一堆火海。

    幸存的一两千名海盗疯狂地惨叫,疯狂地谩骂,拼命地挣扎。

    他们用刀子,用身体,拼命地撞门,撞窗户。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仅仅十几分钟后!

    里面再也没有任何惨叫,没有任何挣扎了。

    仅存的这一两千海盗死得干干净净。

    外面,唐仑伯爵望着冲天的浓烟,朝着边上玄武伯道:“金卓兄,你要我做的事情已经做了。这批海船都归你金氏家族,你发大财了。”

    这个时候,哪怕唐仑心如死灰,也无比的妒忌。

    一百多艘舰船啊,哪怕用来卖钱,也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真是仇天危跌倒,金氏吃饱。

    接着,唐仑道:“金卓兄,现在可以放我们父子走了吗?”

    金卓道:“不急,你还需要为我们做一件事,最后一件事。”

    唐仑道:“何事?”

    紧接着,他马上想到了道:“你,你是想要假冒成仇天危的海盗大军去金山岛,你想要利用我夺回金山岛?”

    金卓伯爵点头道:“对!”

    唐仑望着玄武伯道:“金卓兄,都说你耿直,你哪里耿直了啊,你很奸诈啊。你就不怕吃得太饱,活活撑死吗?”

    玄武伯道:“唐兄这是不答应吗?”

    唐仑悲愤道:“我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

    玄武伯爵府内。

    这些日子,木兰真是累到了极点。

    整整二十几天了。

    整个伯爵府城堡的防御,全部压在她一人身上。

    而她的手中仅仅只有一千家族私军,而且有一小半是新兵。

    当然,因为坐拥城堡之坚固,所以失守是不可能的。

    再说不管是仇天危还是唐仑,都不敢直接来攻打。

    但每一天木兰睡觉的时间还是不超过三个小时,偏偏每天都要洗白白,喷香香。

    所以,她每天睡觉不是在床上,而是在浴桶。

    小冰一边给她洗澡,她一边睡觉。

    人累点还没什么,关键是心累。

    尽管夫君妙计安天下,但木兰怎么能够不担心呢?

    父亲率领四千人在望崖岛,面对仇天危的三万多人。

    夫君那边更危险,仅仅率领两千人去夺怒潮城。

    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当然,没有消息就是好像消息,至少代表着还没有出事。

    真是让人心焦啊。

    夫君不会受伤吧,他那么弱。

    仇妖儿那个女变态武功那么强。

    每当想到这里,木兰就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着翅膀飞到怒潮城,飞到沈浪的身边。

    当然,若能够一剑刺死仇妖儿这个女暴龙就更好了。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总有一天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你竟敢蹂躏我的夫君,竟敢夺走他的第一次。

    一边咬牙切齿想着,木兰闭上眼睛睡着过去。

    …………

    伯爵夫人苏佩佩跪在祠堂面前。

    上面摆着列祖列宗的牌位,还有一副画像。

    这是祠堂内唯一的画像,画的是祖宗金纣。

    金氏家族最伟大的一代玄武伯。

    她已经跪在这里几天几夜了。

    而且为了心诚,她不吃东西,只喝米汤。

    “列祖列宗再上,保佑我丈夫金卓,保佑我儿沈浪平安无事,旗开得胜。”

    “列祖列宗再上,保佑我夫君金卓,保佑我儿沈浪!”

    之所以说我儿,不是说女婿,她担心如果自己说女婿,列祖列宗会觉得这是个外人,那索性就不保佑了,要么保佑的力度小一些。

    女人都是很唯心的。

    而就在此时!

    城堡大门开启了一个门洞,一人一骑飞驰而入。

    是金剑娘。

    她浑身浴血,胯下战马也鲜血淋淋。

    “小姐,夫人,有敌情,有敌情!”

    顿时,木兰被惊醒。

    夫人苏佩佩猛地起身,拿起宝剑冲了出来。

    ………………

    “夫人,小姐,我们封地上出现了大股的盗匪,举着苦头欢的旗帜。”

    苦头欢,整个天南行省有名的超级大盗,麾下有几百人,杀人无数,无恶不作。

    而且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听说没有人见过他的阵容。

    “他们在我们封地上大肆烧杀抢夺,无恶不作。”

    “已经有几个村子被烧,几百间房子化为灰烬。”

    “被杀死的无辜百姓,超过百人。”

    “我带着巡逻队刚好遇到他们作恶,所以冲上去战斗。但我只有二十几人,遇到的那股匪徒有一百多人,我们二十几人全军覆灭,就我一人杀出重围,回来报信。”

    “现在这群匪徒正在疯狂地杀人放火!”

    金剑娘跪在地上,顿时鲜血流淌了一地。

    安再世大夫,还有伯爵府的三名女大夫飞快冲了进来,准备随时给金剑娘疗伤。

    木兰直接冲上来,上上下下摸了几下金剑娘的要害,然后松了一口气。

    剑娘身上伤口虽然多,但没有伤到要害。

    “他们本来是可以杀我的,但……仿佛故意让我杀出重围回来报信。”金剑娘道:“卑职怀疑里面有诈。”

    木兰道:“三位姐姐,带着剑娘去治伤。”

    因为男女有别,没有让安再世大夫去。

    但如果伤势很重的话,那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救命要紧。

    “小姐,这里面有诈,这是有人假冒大盗苦头欢,他们是想要引蛇出洞,声东击西。”林老夫子道:“苦头欢虽然是大盗,但是他从来没有在怒江郡出现过,这里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安再世大夫道:“对,定是如此,小姐万万不可上当!”

    他是医生,在家里平常是不发表意见的,但此时太关键了。

    木兰皱起眉头。

    这里面肯定有诈,就是想要将她引出伯爵府城堡。

    那敌人想要做什么呢?

    直接攻打城堡?

    绝对不可能!

    不管是仇天危还是唐仑都没有那么疯狂,这几乎是谋反啊。

    而且玄武伯爵府城堡在山上,城墙又厚又高,就算五六千人也拿不下来。

    那么敌人是什么目的呢?

    直接抛开敌人的真实目的。

    要不要去救封地上的老百姓?

    还是任由这些匪徒烧杀劫掠?

    是真救,还是假救?

    所谓的假救,就是派出一队骑兵,到处巡逻,到处奔袭,但是却不正面交战。

    而真救,就需要金木兰亲自率领骑兵去追杀这群盗匪。

    木兰闭上眼睛,心中暗道:“夫君,我应该怎么办?我若离开城堡,就随了敌人的心愿。我若不去救,我金氏家族的子民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无家可归。被杀的人可能还有孩子,甚至还有婴孩。”

    “对,我一定要去救。”

    “金木兰你这是怎么了?你若见死不救,还有什么资格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

    “我和夫君以后也会有孩子,难道不应该为孩子积德吗?”

    木兰睁开美眸,道:“母亲,你的剑法还记得吗?”

    夫人苏佩佩道:“就算忘记了,一旦拼命,也自然记起来了。”

    木兰道:“我率领三百骑兵去救封地子民,去斩杀所谓的匪徒。留七百多人给你,你来守卫家族城堡。”

    夫人苏佩佩道:“好,娘会守住的。”

    木兰道:“我料想敌人不会光明正大攻打玄武伯爵府,还没有人有这个胆子,他们应该会派遣小规模的高手突袭我们家,所以接下来的战斗思维也要根据个人武道而指定,多用密集弓弩杀人。”

    “好。”苏佩佩道。

    然后,她的侍女拿来了一身铠甲。

    伯爵夫人苏佩佩,第一次穿上铠甲。

    男人们都出门办大事了,家里就交给我们女人了。

    我苏佩佩虽然又偷懒,又爱美,每天不是在做美容,就是在做面膜。

    但是关键时刻,我也能保家安民。

    安再世大夫匆忙走了出去。

    木兰道:“安叔叔,你要做什么?”

    安再世大夫道:“披挂上阵,随着小姐出战。”

    “不,安叔叔你武功比较高,留在家里更有用。”木兰道。

    而此时,一个人冲了进来。

    是沈浪的弟弟沈建,他也披着一身铠甲,手握一支战刀。

    “嫂子,是不是要出去打战,我也去。”

    沈建每天都在练武,他的老师有很多。

    金晦,金忠,木兰,玄武伯,金士英都指点过他武功。

    因为他的性子太活,一下子都找不到他应该学习哪一方面的武道。

    “胡闹,你留在家里,保护爹娘。”木兰道。

    沈建道:“嫂子,我已经练武半年,我觉得自己挺厉害了。”

    木兰道:“服从命令。”

    沈建悻然退下,发誓一定要变强,成为有用之人。

    …………

    木兰再一次披上铠甲,来到了院子外面。

    三百骑兵,已经全部集结。

    就在此时,金剑娘冲了出来。

    “小姐,我随你出战。”金剑娘道。

    木兰道:“你身上有伤!”

    剑娘道:“我的伤不碍事,我亲眼见到弟兄们被那些禽兽杀死,我若不去,这一生都不安。”

    “好!”木兰道:“那我们姐妹一起杀敌。”

    木兰翻身上马,金剑娘翻身上马。

    二人率领三百精锐骑士,冲出了玄武伯爵府城堡。

    如同一支离弦之箭。

    …………

    此时夕阳西下,很快就要夜幕降临。

    玄武伯爵府不远处的山上。

    上百个黑衣武士静静埋伏在这里,为首一人站在树上,目光复杂地望着山下马背上的金木兰。

    他,就是镇远侯爵府的苏剑亭!

    金木兰!

    本来应该成为他妻子的。

    如此美丽!

    如此火爆。

    如此纯真无暇。

    沈浪马上就要死了,她也要沦为寡妇了。

    可惜啊,太子将她视为禁脔。

    夜幕彻底降临。

    苏剑亭从树上跃下,拉上面罩,低声下令道:“调虎离山已经成功,所有人绳钩等工具可准备妥当?”

    “全部妥当!”

    苏剑亭道望着灯火通明的玄武伯爵府城堡。

    那件东西就在城堡之内,父亲的命令,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将那东西抢到手。

    不管死多少人,不管杀多少人。

    总之,一定要将那东西拿到手。

    “出发,潜入玄武伯爵府。”

    “若遇到任何抵抗,不管任何人,哪怕是苏佩佩,全部格杀勿论。”

    随着他一声令下。

    镇远侯爵府的一百名黑衣高手,接着夜色,朝着玄武伯爵府飞驰而去。

    苏剑亭一身黑衣,带着面罩,也隐藏在这群高手之中。

    一百人,如同一百条毒蛇,潜入金氏城堡。

    ………………

    十几里外!

    武痴唐炎骑着一匹马,站在一个路口发呆。

    这是一条三岔路。

    我是该走左边,还是中间,还是右边啊?

    哪一条路通向玄武伯爵府啊。

    天外流星剑法不练了,师傅李千秋为他准备了一套新剑法!

    听说这是一套特别牛,特别厉害的剑法。

    但是,这套剑法还只是一块玉。

    这是上古秘籍,玉块里面铭刻着无数层图案的那种,还没有被解析出来。

    老师说若是由他来解析的话,或许需要十年不止。

    但是有一个超级天才,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解析出来,那个人就是沈浪。

    于是,唐炎就一个人来了。

    真的好艰难啊,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

    一路上竟然遇到了三波拦路抢劫的盗匪。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原本他可以遇到更多盗匪的,只不过前面三波被他秒杀了之后,后面的十几股劫匪都决定不来了。

    遇到劫匪还不要紧,关键是不知道该怎么走啊,迷路十几次了。

    天天都在问路啊。

    地图倒是有准备,但那鬼东西谁看得懂啊。

    文字放在武功秘籍上唐炎秒懂,放在其他地方,他真不知道是啥意思。

    唐炎让师傅带他来,结果师傅说不来,还一脸害怕的样子,真不知道玄武伯爵府有什么可怕的。

    但是现在又天黑了,没人可以问路啊。

    不过师傅说了,遇到岔路,如果两条就选右边。如果三条,就选中间。

    此时眼前有三条岔路,那我就走中间吧。

    虽然以前选中间经常错,但是师傅的话还是要听。

    武痴唐炎,骑着战马,沿着中间这条路驰骋而去。

    唉!

    这个白痴这次终于选对了。

    左边是去玄武城的,右边是去兰山城的,中间这条路就是通往玄武伯爵府。

    ………………

    怒潮城,主城堡内!

    这个厨娘舒淑显得特别安静,仿佛没有丝毫畏惧。

    只是偶尔目光会朝炼金道士安再天望去。

    “大小姐救了我,我非常感激,我出手害你,禽兽不如。”舒淑道:“但是我若不给你下毒,我的儿子会死,女儿也会死。”

    仇妖儿摇头道:“我不怪你,那不久之前你为何忽然消失了?为何中止给我下毒了?”

    舒淑道:“一,因为我怀孕了。二,因为局势变化了,仇天危忽然又需要你了。”

    这话一出,沈浪顿时对这个厨娘刮目相看,不愧曾经是书香门第的千金小姐。

    说话非常清晰,见识也很深。

    本来仇天危觉得仇妖儿已经没用了,留她活着害处多过于好处。

    但是,传来望崖岛有上古金脉,所以仇妖儿一下子变得重要起来。

    怒潮城需要她镇守啊,所以就暂停给仇妖儿下毒。

    再加上舒淑已经怀孕了,所以索性让她消失了,装出一副杀人灭口的假象。

    仇妖儿闭上眼睛。

    义父想要杀她?

    竟然要杀她?

    这些年,我对你忠心耿耿,你竟要杀我?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任何野心,不会威胁到仇枭的地位,你依旧要杀我?

    就是因为我风头盖过了你?

    就是因为我的武功让你畏惧了?

    男人会因为畏惧而杀人吗?

    仇妖儿不震撼,甚至不愤怒。

    只是有些失望,还有一股解脱感。

    沈浪说得对,我已经不欠仇天危一条命了。

    这笔债,还清了!

    忽然,仇妖儿道:“舒淑,你和仇天危是心甘情愿的吗?”

    舒淑道:“不是,我被他强/爆的,这是一个禽兽,蹂躏我的时候,嘴里喊得最多的是你的名字。”

    顿时,仇妖儿感到一阵阵恶心。

    长长呼了一口气,仇妖儿道:“舒淑,你要跟我走吗?依旧给我做饭?你做的饭好吃,我习惯了。”

    你这个女人心真大啊。

    舒淑曾经给你下毒,你还要让她给你做饭?

    舒淑跪下叩首道:“谢谢大小姐,但是……我有男人了,我们有孩子了,我要跟他回家过日子。”

    然后,她美眸朝着炼金道士安再天望去。

    顿时,安再天的眼泪瞬间就涌出来了。

    卧底在仇天危身边十几年,没有什么建树,但是找了一个女人,这……这就足够了吧。

    仇妖儿朝着沈浪望来。

    足足好一会儿,她开口道:“沈浪,这座城堡也给你了,怒潮城也交给你了。我带着我的人远走高飞,后会无期!”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三更两万多字!十根手指都抽了,泪求兄弟们支持,糕点叩首拜之!

    谢谢怎么这么下得去手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