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正当沈浪鬼鬼祟祟走到门口的时候。

    “嘎吱!”忽然门开了。

    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正是徐芊芊。

    你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眼圈发黑,双眼充血,而且一副疲倦得要死的样子。

    沈浪低声道:“我们昨天晚上该不会发生了什么吧?”

    徐芊芊低声咬牙道:“你想得美。”

    沈浪道:“那药效这么猛,你是怎么过去的啊?”

    “呵欠,呵欠……”徐芊芊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本能地甩了甩手。

    沈浪朝着她的右手望去,竟然被水泡得发白,再看左手,也同样被水泡得发白,都出现褶皱了。

    靠,你真牛逼!

    沈浪不由得道:“你辛苦了。”

    徐芊芊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句,我就打死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这个小贱人,之前在我玄武伯爵府的时候怎么不嚣张啊?

    “唉!”沈浪叹息道:“幸亏我们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否则我真的会愧疚的。”

    徐芊芊道:“你这个恶棍会愧疚?”

    沈浪道:“当然会愧疚,只不过不是对你愧疚,而是对我娘子愧疚。”

    “啊……”

    这个小贱人真的上前一个膝撞。

    沈浪哪里已经受伤这么重了,她这一膝撞,顿时撕破皮一样的痛。

    其实,徐芊芊的力气用的很小,只不过是沈浪那太脆弱了而已。

    她现在的心绪万般复杂,而且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视为奇耻大辱。

    昨天晚上她在浴桶里面所做的事情,简直就是噩梦,她这辈子都不愿意提起,恨不得直接从脑子里面彻底删除。

    结果沈浪还要一直提,一直提。

    结果,就把她惹毛了,直接报复了。

    沈浪道:“她……她呢?”

    现在沈浪连仇妖儿的名字都不敢喊出来,实在是……太可怕了啊。

    我知道我存了四十几年的处,我知道我非常渴望这一刻。

    但是这太狠了啊。

    这相当于什么,一个穷了半辈子的男人,每天都是喝稀饭吃白菜,从来没吃过肉,也没有食过半点荤腥。

    他真的很想吃肉啊。

    哪怕只是红烧肉也好啊。

    结果端上来是是超级奢侈的豪华大餐,几十上百万一桌。

    上万块一斤的顶级雪花牛排。

    一斤一头的超级鲍鱼。

    七八斤一只的超级龙虾。

    一千块一斤的狗爪螺。

    还有十几万一瓶的罗曼尼康帝。

    好吃吗?

    好吃!

    每个男人都想吃。

    完全是天下顶级美味。

    但是……你也不能全部塞到我嘴里啊。

    我明明已经吃不下,还要困住我的双手,不断往我肚子里面塞,差点死人啊。

    “将军在接待一个人。”徐芊芊道。

    “谁?”沈浪道。

    “怒潮城主仇天危。”徐芊芊:“他看上你了,打算纳你入府,正在向仇妖儿将军要人呢。”

    沈浪猛地一哆嗦,不会吧,太可怕了啊。

    徐芊芊道:“没错,就是纳妾的那个纳,你自求多福吧。”

    别说纳入府中了,就算让仇天危看到他的长相,沈浪也几乎必死无疑了。

    仇妖儿不认识沈浪,并不代表仇天危不认识,他或许是见过沈浪画像之类的。

    ………………

    白色城堡的大厅内。

    仇妖儿已经完全恢复了,依旧是之前的豪迈霸气。

    昨天的病痛,仿佛没有留下一点点痕迹。昨天晚上的疯狂,也仿佛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仇天危道:“妖儿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追查到底。那个厨娘舒淑一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那个幕后想要害你的人,不管来头有多大,我都绝不放过。”

    “嗯!”

    仇妖儿随口应了一声。

    仇天危道:“妖儿,接下来可能会有大事发生,我会率军出战,怒潮城需要交给你镇守。”

    “嗯。”

    哪怕这么大的事情,仇妖儿也只是随口应一声。

    因为对于她而言,镇守一个怒潮城完全是轻而易举。

    城主府城堡如此坚固,万夫莫开,若是有她坐镇还守不住,那真是可笑了。

    “对了,妖儿还有一件事。”仇天危道。

    “嗯。”

    仇天危道:“听说来了一个女大夫,医术非常高明,竟然治好了你的毒?”

    仇妖儿道:“义父,你是如何知道的?”

    仇天危朝着边上的侍女绿漪望去一眼。

    绿漪道:“小姐,那个给您下毒盐的厨娘舒淑不是已经被杀人灭口了嘛?我觉得这件事情必须禀报给城主大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所以我就将女大夫的事情也说了。”

    “哦。”仇妖儿淡淡道。

    绿漪为何要说出那个女大夫的事情?

    当然是为了报复。

    就是想要让仇天危要走那个女大夫。

    而一旦落入仇天危手中,任何女子只怕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仇枭的那套折磨女人手法像谁学的?

    还不是仇天危吗?

    只不过这个海盗王收敛了很多,而且没有那么张扬。

    但那个女大夫落入海盗王手中,绝对会丢掉半条命。

    这个女大夫竟然敢多管闲事来给仇妖儿治病?那你就应该去死!

    “对了小姐,听说那个徐芊芊竟然是怒江太守张翀的儿媳啊,而且听说已经死了啊。”绿漪又道:“现在怎么又活过来了,而且还出现在您的身边,真是太巧合了啊。”

    这话,又是无比阴险。

    绿漪的目的依旧很明确,想要引起仇天危的注意,将徐芊芊和那个女大夫一起霸占。

    仇天危对这句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对于徐芊芊这个女人,他是有兴趣的,但却是利用的兴趣。

    对她的女色?

    说句实话,仇天危什么都玩过了,除了极个别女人他充满了志在必得,其余的他也没有什么特别渴望了。

    仇天危道:“为父在海上纵横多年,风吹日晒,加上多次大战,多多少少都有些内伤,所以这个女大夫能不能割爱。”

    仇妖儿道:“那义父的割爱是什么意思?”

    仇天危眉头一皱,这个仇妖儿就是这么耿直,完全听不懂人话的。

    仇天危道:“为父想要将她带入城主府,一个高明的大夫非常有用,当然你需要治病的时候,我随时可以派她过来。”

    仇妖儿摇头道:“不行。”

    仇天危不由得一愕。

    拒绝得这么直截了当?

    我可是你的义父啊,可是怒潮城主啊,也算是你的主君啊。

    向你要一个女大夫,你都不答应?

    “哦?为何啊?”仇天危道。

    仇妖儿道:“因为我们睡过了。”

    顿时……

    大厅内一片静寂。

    仇妖儿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点扭捏都没有,就好像说我吃过了一样。

    你可是女神啊,你可是女霸王啊,怎么一点矜持都没有呢。

    连绿漪也惊呆了,忍不住道:“主人,她……她可是一个女的啊。”

    “嗯。”仇妖儿。

    仇天危目光闪烁了一下,道:“既然如此,就当作我没说,哈哈哈!”

    然后,他开口道:“我不带她进城主府,但你让她出来给我看一眼总是可以的吧。”

    “不行。”仇妖儿又直截了当道。

    顿时,仇天危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这个义女一而再,再而三地顶撞他。

    尽管她不是刻意有心的,完全出于本能,但这更加严重啊。

    “为何啊?”仇天危寒声道。

    仇妖儿道:“因为经过昨天晚上的疯狂之后,这个大夫身体受伤了,身体和面孔都不能见人。”

    大厅内又是一片静寂。

    玩得这么疯?

    你仇妖儿武功逆天,她……该不会是被你弄死了吧。

    既然义女已经开口拒绝了,那仇天危也不好再坚持。

    接着,仇枭转移话题,安慰仇妖儿。

    毕竟接下来的大战,还需要她镇守怒潮城。

    “昨天仇枭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会派最好的大夫给你受伤的那些女武士治疗,如果有个别不治,我也会给足抚恤金子。”仇天危道:“昨晚我知道那个畜生所做作为后,立刻就要去抓他,打算当着你的面打断手脚。但是这孽畜逃得快,已经出海了。”

    仇妖儿道:“他毕竟是我弟弟,这次就算了,但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休怪我下手无情了。”

    仇天危道:“下一次?那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就打断他的手脚。”

    仇妖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那为父便告辞了。”仇天危道,起身离去。

    仇妖儿送了十步。

    走出白色城堡后,仇天危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目光闪烁着极其复杂的光芒。

    他为了专门来索要这个女大夫?

    当然不是为了她的美色,也不是对她产生了什么怀疑,甚至也不是为了她的医术。

    而是为了别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仇天危可比仇枭想象的更加复杂危险。

    …………

    仇天危走了之后。

    绿漪道:“主人,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真是该死,应该一直呆在主人身边的。”

    仇妖儿道:“绿漪,你跟我来。”

    然后,她带着绿漪来到了她的房间。

    进去之后,见到沈浪此时正捂住裤裆低声惨叫。

    而沈浪见到仇妖儿,某个地方本能一阵哆嗦,又是一阵抽痛。

    然后,关于昨天晚上无数的回忆全部涌上心头。

    完全没有想到啊,你竟然是这样的女野兽。

    如今的仇妖儿看起来,风轻云淡,霸气豪迈,就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但是,气色反而好了很多。

    穿着丝绸袍子的她,身材依旧好到让所有女人绝望,那秒杀级的曲线,哪怕现在看了,沈浪都石了一下。

    然后又一阵疼痛。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

    这裙子里面的身体,他曾经享用过?

    真是非常不真实啊。

    这就仿佛你看了某个超级女明星的电影,然后在睡梦中和她xx了。

    醒来之后,再一次看到她的电影,再一次看到她傲人的身姿,依旧充满了期待和神秘感。

    毕竟只是在梦中xx过而已,只会让内心更加渴望。

    可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啊。

    只能说仇妖儿女霸王太强大了。

    哪怕已经睡过了,依旧如同梦幻一般不敢置信。

    关键是发生了昨天晚上那样的事情,你不应该尴尬吗?你不应该觉得不好意思吗?

    但是从仇妖儿的表现看来,一点点异样都没有。

    就仿佛昨天晚上她什么都没有做过。

    可是沈浪脑海的记忆中,仇妖儿做的事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比那些特殊电影还要特殊。

    否则沈浪会这么惨?

    而此时的绿漪,望向沈浪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她……她不是女人吗?

    为何现在竟然变成了男人?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仇妖儿坐了下来。

    今天她已经舒服得多了,头也不胀痛了,也不天旋地转了。

    整个人感觉非常美好。

    当然,有些地方有点痛,甚至火烧火燎的痛。

    但是区区这点疼痛对于她而言,根本什么都不是。

    “昨天的焚香有问题,里面下药了,有人勾结仇枭。”仇妖儿淡淡道:“我们这座城堡里面都是可怜女人,若是有人背叛,勾结外人,那就罪不可恕。”

    绿漪惊诧道:“竟然有此事?”

    然后,她充满怨毒的目光朝着徐芊芊望来,厉声道:“你这个贱人,还不从实招来,你什么时候和仇枭少主勾结的?你为何要给大小姐下毒?”

    徐芊芊一愕。

    绿漪道:“这些焚香本就是你去采购的,我现在怀疑那个卖焚香的店铺也有问题。小姐,这件事情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什么人,全部格杀勿论,您是我们的天,有任何人想要还您,就是我们的死敌。”

    这个绿婊,那有情毒的焚香分明是她调换的。

    不过她倒是误打误撞说了真相,徐芊芊去的那家香料店确实有问题。

    但是徐芊芊做事非常小心的,她光顾过很多香料店,完全是一副货比三家的架势,根本没有破绽。

    “小姐,这徐芊芊身份诡异,她潜伏到您身边的目的绝对不纯。”绿漪寒声道:“将她拿下,用大刑侍候,我不信她不招供。”

    徐芊芊道:“绿漪,你不要血口喷人。”

    绿漪道:“这些焚香难道不是你买的吗?”

    徐芊芊道:“确实是我买的,但是已经被人调换过了。”

    绿漪道:“你说被人调换过了,你有证据吗?”

    徐芊芊道:“购买焚香这件事,本来是你亲自做的。但是几天之前你却把这差事交给了我,为什么?你平常一直都在打压我,那天怎么又那么好的心,把这差事给我了?目的就是想要祸水东引。”

    “证据,证据呢?”绿漪道:“徐芊芊你本是张翀太守的儿媳,外面都传你死了,但结果你没有死,结果却潜伏到小姐的身边来。不仅如此,你还用上了有毒的焚香,而且还把一个男人带到小姐身边,竟是男扮女装。你的阴谋已经非常清晰明了了,你故意给小姐下了情毒,目的就是让这个男人夺走小姐的贞/操,你好歹毒的心啊,现在被你得逞了。”

    “小姐何等高贵人物?简直如同女神一般,岂是这等卑贱男人所能染指的?如今小姐纯洁之躯被他所玷污,徐芊芊你是罪魁祸首。”

    绿漪猛地指向沈浪和徐芊芊道:“小姐,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不多,将这两个人杀了,然后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个绿婊真是狠毒啊。

    直接就要弄死沈浪和徐芊芊。

    仇妖儿依旧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绿漪道:“小姐,您在这里等着,我立刻叫武士进来,将这对狗男女抓了,大刑侍候,一定会招供他们不可告人的阴谋。”

    顿时,绿漪就要走了出去。

    沈浪淡淡道:“绿漪,和仇枭勾结谋害仇妖儿小姐的人是你。”

    “你这卑贱之人,不要信口雌黄。”绿漪厉声道:“死到临头还想要攀咬,莫非将我们主人当成傻子吗?你说我和仇枭少主勾结,有证据吗?有证据吗?”

    沈浪当然有证据。

    这个绿婊此时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是谁留下来的,当然是仇枭。

    “你脖子上的伤痕,是哪里来的?”沈浪道。

    绿漪道:“昨夜不知道沾染了什么,觉得非常痒,就用指甲抓了全身,难道这也不行吗?这样也可以当成我勾结仇枭少主的证据?那真是荒谬可笑了。”

    接着,她咬牙切齿道:“徐芊芊,迷香是你买的,这个男人是你带过来的,而且他玷污了主人的清白,这一切都明明白白,就是你们的阴谋,你们就该死,还试图攀咬别人,真是可笑!”

    沈浪淡淡道:“那你屁股上的两个字,也是自己指甲抓出来的吗?”

    绿漪心中一颤,寒声道:“我屁股上哪有字?分明就是你胡说八道,小姐我这就去叫人将这对狗男女绑起来。”

    然后,她直接走了出去。

    “慢着!”仇妖儿道。

    绿漪一颤。

    仇妖儿道:“你解下裙子。”

    绿漪身体僵硬在那里。

    “立刻!”

    绿漪浑身颤抖,站着一动不动。

    片刻后,仇妖儿麾下的两名女武士冲了进来,直接就要抓住绿漪扒下裙子。

    而就在此时,绿漪忽然疯狂朝着外面冲去。

    她要用最快速度冲到城主府去,把这一切都告诉仇天危城主。

    尽管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但肯定身份不简单。

    但是下一秒钟,她就被抓住了。

    二话不说,直接被撕开了裙子,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臀。

    上面纵横交错都是巴掌印。

    而且,还刻着几个字。

    仇枭之贱人!

    没错,不是纹身,而是用指甲活生生刻出来的。

    当时流血如注,可见有多疼。

    而且这些字迹太熟悉了,分明就是仇枭的手笔。

    徐芊芊寒声道:“贱人,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绿漪顿时直接跪在地上,拼命磕头道:“主人,都是仇枭少主逼我,都是他逼我的啊。这个禽兽,她趁着您不在的时候将我强/爆了,只有又用性命来威胁我。但是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做过害你的事情啊。”

    仇妖儿依旧一声不发。

    绿漪哀求道:“主人,小姐,我侍候了您这么多年,完全将您当成亲姐姐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是您第一个救出来的女孩啊。”

    仇妖儿依旧不为所动。

    几个心腹女武士直接就要将绿漪拖出去。

    绿漪忽然变得疯狂起来,大喊道:“仇妖儿,这一切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我拼命地讨好你,靠近你,就是想要成为你的妹妹。你当众认我你是你的义妹有这么难吗?我凭什么要做一辈子的下人,我凭什么要做一辈子的奴才?你这个狠毒无情的女人,当时救了我,为何不帮助我倒地?”

    “我仅仅只是想要成为这个城堡的女主人之一,又有什么错?”

    “没错,我是被仇枭蹂躏了,我是被他利用了。但是他至少答应过我,要娶我为妾,那样至少我会成为半个女主人,不再像她们那样,只是一个卑贱的奴仆。”

    仇妖儿站了起来,走到绿漪的面前。

    绿漪眼中顿时又露出希望,哀求道:“主人,只要你收我为义妹,我一定全心全意效忠于您我一定会去城主大人面前把仇枭少主所有的阴谋全部说出来,一定给他严惩。”

    “主人,只要你收我为义妹,让我成为这个城堡里面的半个女主人,今后一生我都是您最忠诚的追随者。”

    仇妖儿没有说话,伸手轻轻拂过绿漪的眼皮,让她眼睛闭上。

    “主人,您答应我了是吗?”绿漪颤抖道。

    仇妖儿手掌轻轻一拍,仿佛没有用任何力气。

    顿时!

    绿漪身体表面没有任何伤痕,但是整个大脑瞬间成为一团烂泥。

    没有惨叫,没有痛苦,直接死去。

    很多人都无解了她仇妖儿。

    以为她不杀女人。

    没错,她确实拯救了无数女人,而且还专门建造了一座城堡作为这些女人的庇护所。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会对某个女人产生任何情感,

    身边的人一旦背叛了,那就杀掉。

    反正没有在她心中留下什么影子,自然也不会刻下印记。

    仇妖儿挥了挥手。

    两个女武士将绿漪拖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了沈浪和徐芊芊。

    ………………

    接下来的场面会非常尴尬。

    因为沈浪男扮女装这件事,如何也洗不掉。

    而且,他是徐芊芊找来的。

    所以……这件事情徐芊芊也脱离不了任何嫌疑。

    “不必解释,我什么都不想听。”仇妖儿举起手:“我不管你们是谁?不管你们来到我身边有什么目的?我统统都不感兴趣。”

    然后,她望向沈浪道:“《西游记》也是你写的?”

    沈浪点了点头。

    “写得真好。”仇妖儿道。

    然后她起身进入房间之内,抱出来一只箱子,放在沈浪的面前。

    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堆金币。

    “拿着这些金币,你走吧!”

    沈浪不由得说道:“这算是给我的……嫖/资吗?”

    仇妖儿一愕道:“昨天晚上滋味确实很好,几乎让人沉沦,所以你说是嫖/资也没错。”

    我日!

    接着,仇妖儿朝着徐芊芊道:“你们既然是一伙的,那你也走吧,回去吧。”

    徐芊芊顿时脸色剧变,娇躯颤抖。

    仇妖儿:“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什么阴谋,都不可能得逞了。离开我的身边,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这怎么可以?

    拿下怒潮城,这仇妖儿可是绝对的关键啊。

    沈浪可以走,但徐芊芊必须留下。

    对,徐芊芊必须留下来!

    怒潮城战略,仇妖儿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

    如今局面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根本停不下来了。

    望崖岛那边的天罗地网已经轰轰烈烈展开了。

    怒潮城战略若不成功,玄武伯爵府将面临灭顶之灾。

    沈浪的脑子飞快转动,解决眼前这个致命难题。

    而就在此时,徐芊芊直接跪了下来,哭泣道:“主人不要赶我走,我要留下来,我要留下来。我要为我父亲报仇,为我家人报仇,我未婚夫张晋杀了我的全家。”

    “你眼前这个男人叫沈浪,他也是一个人渣恶棍。他说可以帮我报仇,所以我才和他勾结的。”

    “但他也是我的生死仇人,就是他让我家破人亡,几代家业全部毁掉。”

    “他居心叵测,让我潜伏到您的身边,她以为您喜欢女人,所以让我勾引您。”

    “我没有勾引到您,但是……我自己却沦陷了。”

    “您是我的偶像,是我的女神,为了您我愿意付出一切,愿意牺牲一切。”

    “求求您不要赶我走,沈浪就是一条毒蛇,难道您要让我回到这条毒蛇的身边吗?我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主人若赶我走,若是让我回到沈浪身边,我立刻自杀。只有在您的身边,我才获得了新生,想要让我回到过去暗无天日的日子,我宁可死!”

    然后,她无比坚决,猛地朝着桌角上撞去,直接就要自杀。

    …………

    注:第一更送上,昨夜凌晨吃药后本来要提前睡觉,调整作息。但因没写完稿子心里抓心挠肺地难受,根本睡不着,枯躺了几个小时依旧起来码字,写到十一点多终于完成这一更,还是下个月再调整作息吧。

    我这就去睡几个小时,拜求大家支持伴我入眠,实在太需要了。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