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丑女高手黄凤在前面驾车,沈浪带着他完整的一套工具箱,坐在马车内。

    距离海边还有几百里,差不多需要天亮的时候才能到达海边码头。

    从这里一直到海边其实可以一直走玄武伯爵府的封地,而且那里有专门的金氏码头。

    当然并不是玄武伯爵府的封地有那么狭长,而是当年金氏家族专门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开辟了一条道路通往海边码头。

    这当然又是先祖金纣的手笔。

    当年他率领大军横扫沿海的所有海盗,但是金氏家族的封地又不完全靠海,于是他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筑路权。

    金氏家族花费巨资修建这条二百多里的道路通往海边,根据契约这条道路属于玄武伯爵府的势力范围。

    当然这不是永久的,金氏家族只能拥有这条道路二百年时间。

    二百年之后,这条道路将归国君所有,但是金氏家族拥有永久的通行权力。

    也正是因为这条道路,才使得金氏家族的军队可以自由出入海面前往望崖岛,而不需要经过阳武郡。

    但为了掩人耳目,沈浪走的还是阳武郡的码头方向。

    “黄姑娘,你知道仇妖儿吗?”沈浪问道。

    黄凤道:“知道。”

    何止是知道啊,仇妖儿简直就是她的偶像,准确说是所有练武女子的偶像。

    沈浪又道:“黄姑娘,你兄长说你武功非常高,那么在越国的年轻一代高手中,你能排名第几?”

    黄凤道:“排不上。”

    沈浪不由得一愕道:“可是,你兄长说你比我媳妇木兰厉害啊。”

    黄凤道:“我是比她厉害,但还是排不上。”

    呃!

    我觉得我媳妇已经很厉害了啊。

    事实上沈浪想差了,木兰确实很厉害,但是她一边修炼个人武道,一边又修炼战场武道,关键她年纪还那么小,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武功就是这样的,越练越强。

    沈浪又道:“那谁是越国的年轻第一高手。”

    “不知道。”黄凤道:“那些顶尖高手又不会天天比武,非要比出一个高低,有三四个人都可能是年轻第一高手。”

    沈浪道:“比如都有谁?”

    黄凤道:“祝红雪。”

    听到这个名字,沈浪目光猛地一缩。

    竟然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这位祝红雪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王后之侄,祝戎总督之子。

    但是祝霖大将军,就是为祝红雪向木兰求婚的。

    沈浪不由得道:“祝红雪不是学文的吗?”

    黄凤道:“他文武全才。”

    沈浪道:“凭什么说他可能是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

    黄凤道:“因为他的老师是左辞!”

    这个名字沈浪听过,但是一下子有些想不起来了。

    是钟楚客大宗师说过?

    不是!

    那是剑王李千秋前辈说过?

    也不是!

    对了,记起来了。

    是听天涯海阁那个美女学士张玉音说起过这个名字。

    左辞,天涯海阁的名誉阁主。

    天涯海阁有多么牛逼就不用多说了,整个东方大陆南方的武学圣殿。

    第一代南海剑王丘巨就出身于天涯海阁,而且仅仅只是一名候补学士。

    而天涯海阁的创始人,就是左氏家族。

    这位左辞便是左氏家族的继承人,只不过他常年云游天下,而且大部分时候都在海上航行,所以便被称之为名誉阁主。

    沈浪道:“越国有六大宗师,为何没有听过左辞这个名字啊?”

    黄凤道:“越国还有五大贵族,为何没有宁氏这个家族呢?”

    呃!

    这话有道理啊,因为宁氏是王族,不屑列入排名的。

    左辞也一样,作为天涯海阁名誉主人,他也不屑列入六大宗师的排名。

    但总之这个人很牛逼就是了,逼格太高了。

    而祝红雪竟然是他的弟子,真是太让人妒忌了。

    沈浪道:“那仇妖儿的老师又是谁?”

    这事剑王李千秋没有提过,沈浪也查询了很多资料,没有找到仇妖儿的师傅。

    黄凤道:“她的老师叫螺祖!”

    螺祖?

    这么奇怪的名字?

    “她又是谁啊?”沈浪问道。

    黄凤道:“不知道,一个神秘的女人,永远在海面上,不踏上陆地的女人,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我不信。”沈浪道。

    黄凤道:“左辞就是为了她放弃天涯海阁而云游海上的。”

    那这女人有些牛逼了啊。

    左辞此人逼格超高的,竟然为了她而放弃天涯海阁?

    沈浪道:“那左辞和螺祖睡过没有?”

    顿时黄凤有些被噎住了。

    这么下流的问题,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像她这种习武之人,对左辞和螺祖这样的名字是充满无限敬仰的,如同神祇一般不敢亵渎。

    结果你口口声声睡,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下流吗?

    “没有。”黄凤道。

    沈浪道:“你怎么知道没睡过,或许睡过了没有对外面讲呢?”

    黄凤忍无可忍道:“左辞很爱螺祖,但螺祖只是将左辞当成了知己,她们之间的感情很纯洁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龌龊。”

    “呵呵!”沈浪冷笑道:“男女之间就没有纯洁的感情,要么是睡不到,要么是硬不起。”

    你给我闭嘴!

    黄凤心中怒吼,但是嘴里却不能说出来。

    因为兄长说过,不能违逆沈浪的任何要求。

    她心中不由得不忿,练武真没有出息。

    练得再好又怎么样,还不是给眼前这个人渣小白脸做保镖?

    甚至,眼前这个人渣连小白脸都算不上了。

    穿上裙子比女人还要美,老天爷怎么不劈烂你的脸啊。

    沈浪又问道:“黄姑娘,那你的老师又是谁啊?”

    黄凤一言不发。

    沈浪又道:“那唐炎武功排第几?”

    黄凤依旧一言不发。

    沈浪内心叹息,人丑心眼也小啊。

    不就是编排你的偶像了吗?至于不理人?

    ……

    次日一早!

    沈浪终于到了阳武郡的码头,从这里出海前往怒潮城就不那么显眼了。

    当然为了避免过于瞩目,他还是蒙上了面纱。

    但……还是非常瞩目。

    被许多男人盯着看的感觉,好反感。

    上了海船之后,沈浪直接花大价钱要了一间单独的舱房。

    黄凤守在门外,不是因为守规矩啊,而就是单纯不愿意和沈浪呆在狭小的舱房之内。

    就在此时,外面来了一个年轻公子,穿着锦衣玉服来到门口拜下道:“在下白玉郎,请问小姐仙乡何处?怒潮城不算太平,在下会些武功,愿意照料一二……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发出一声惨呼。

    因为黄凤直接一脚将他踢飞出去几米远。

    沈浪几乎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紧接着,外面又接连响起了一阵惨呼声。

    很显然,是那个白玉郎的手下纷纷过来报仇,但是黄凤完全不需要动手,一脚一个,全部秒杀了。

    然后,沈浪就清静了!

    船上的其他人仿佛也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去了怒潮城就是法外之地了,在船上打架不要太正常哦。

    接下来,沈浪打开箱子,找出面膜贴在脸上,然后美美地睡觉。

    昨天熬夜赶路,正好白天睡觉,千万可不要熬憔悴了啊。

    不过这板壁有点太薄了啊。

    周围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左边的舱房很不要脸啊,一个男人,两个女人。

    世风日下啊!

    右边的舱房,四个男人,更加可怕。

    不过仔细一听,仿佛没有发生什么,只是在闲聊而已。

    上面一层舱房就都是穷人了,全部席地而坐,根本就没有床睡的。

    前后左右所有的声音,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本来他不想听的,但不经意间听到沈浪这两个字,然后就竖起耳朵听了。

    整艘船上的人都在讨论一件事。

    望崖岛出了大金矿,金氏家族发达了。

    这件事情,已经成为整个越国最风靡火爆的话题了。

    “其实望崖岛发现金矿一点都不奇怪?”

    “怎么不奇怪了?”

    “金氏家族姓什么?姓金啊,发现金矿又有什么奇怪的?”

    众人拜服。

    沈浪拜服,你说得好有道理啊。

    “你们知道金氏家族为何会招沈浪为赘婿,金木兰为何会嫁给沈浪吗?”这个天才又道。

    “为什么?”

    沈浪都很想知道答案了。

    “金木兰三个字,包含了金,木,土,火,五行缺水啊,而沈浪全是水,所以金氏家族就纳他为赘婿了。”

    有人疑惑道:“金木兰这三个字,只有金和木啊,哪里来的土和火啊。”

    那个天才道:“兰花种植于土中,不就是土吗?金钻木不就生火了吗?所以这个名字就包含了金,木,火,土。”

    众人拜服。

    沈浪更加拜服,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你们可知道,仇妖儿命不久矣了吗?”这位天才又道。

    众人低声问道:“这又是为何啊?”

    沈浪几乎可以看到他们问这句话的时候脖子缩了起来。

    因为仇妖儿这个女魔头凶名太盛啊,杀人无数,以至于听到她的名字这些男人都哆嗦。

    那个天才道:“仇妖儿的名字拆解之后,就是女人儿九夭,意思是她二十九岁就可能夭亡啊,而过完年后她就是二十九岁了。”

    众人无人敢回应。

    然后有一人幽幽道:“我看你是命不久矣了,仇妖儿仙女人多好啊,你竟然敢诅咒他死。”

    于是,众人纷纷跟这个天才划清界限。

    就好像隔着几百里,仇妖儿都能够听到这里,看到这里一样。

    仇妖儿这个名字仿佛一个禁忌,瞬间让整个船舱安静了下来。

    甚至左边一男两女都停了。

    “怎么就结束了啊,人家还没有过瘾呢?”女人埋怨道。

    男人哆嗦道:“听到那个名字就……完了,太可怕了。”

    女人道:“仇妖儿怎么可怕了,我觉得她很好啊,对我们女人很好。”

    男人道:“因为你们是我买来的,如果被他知道了,我要被扒皮抽筋的。”

    此时,沈浪是真真明白仇妖儿的威风了。

    何止是小儿止啼,简直让男人止硬,瞬间萎掉啊。

    没人聊天,沈浪也听不到八卦,不由得呼呼大睡。

    傍晚时分,外面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怒潮城到了啊,怒潮城到了啊!”

    “所有人都记住,千万不要在怒潮城打女人啊,否则会死人的啊。”

    “所有人记住,男人不要靠近东边那座白色的城堡太近啊,那是仇大小姐的城堡啊,路过那里也可能会死人的啊。”

    “最关键的是,在街上走路蒙着面纱的女人千万不要惹啊,因为她可能是仇大小姐城堡内的侍女,惹了会死人的啊。”

    …………

    进入怒潮城!

    沈浪顿时感觉到无比的繁华。

    比起怒江城真是要繁华得多了,仿佛到处都在流淌着金币的味道。

    简直就是不夜城啊。

    无数的商行,酒楼,客栈。

    但唯独没有看到青/楼。

    真是诡异啊,在这座海盗之城竟然没有青/楼。

    不过稍稍一想就明白是为什么了,谁敢在仇妖儿的眼皮地下开青/楼,完全是找死啊。

    所以几乎所有的有钱人来怒潮城,都要自带女伴。

    不过很快沈浪发现怒潮城还是有青/楼的,只不过里面都是……兔儿爷。

    关键生意还很好。

    唉,生活在怒潮城的男人真是不容易啊,完全屈服于仇妖儿的雌威之下。

    沈浪尤其关注这座城市的防御。

    这是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

    仿佛完全不设防一般。

    但某种程度上,它也不需要城墙,因为这个城市孤悬海外。

    只要海军足够强大,能够守住海面,大股的敌军就很难登陆。

    但是很快沈浪就有些窒息了。

    因为,他看到了仇天危的城主府。

    这……这简直比乌龟壳还乌龟壳啊。

    这简直是无法攻陷的堡垒啊。

    太可怕了啊。

    这城主府的城堡竟然如此之高,墙壁如此之厚。

    玄武伯爵府的城堡已经算是易守难攻了,眼前这海盗王的城堡简直让人绝望啊。

    沈浪稍稍估计了一下。

    这座城堡哪怕只有一两千人防守,就算来了一万人也攻不下。

    而且整座城堡都是巨石垒成的,连放火都烧不了。

    整个怒潮城总共有三个城堡,左边一个城堡应该是仇嚎的,右边一个城堡应该是仇妖儿,中间这个大城堡属于仇天危父子。

    三个城堡互为犄角,互相拱卫。

    只要这三个城堡没有拿下,怒潮城就拿不下来。

    正常手段想要拿下这三座城堡,完全难如登天啊。

    二十年前,宁宇伯爵率领着上万大军,一整支舰队都没有打过仇天危,全军覆灭了。

    而当年这怒潮城,可还没有这三个城堡啊。

    如今拿下怒潮城的难度比起二十年前,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

    强攻是不可能的,只能智取。

    所以沈浪才要布置一个惊天的陷阱。

    ……

    来到怒潮城的某个香料店铺。

    这里就是玄武伯爵府的几个接头地点之一。

    金氏家族在怒潮城的秘密据点不下十个,每一个都经营了十几年,几乎完全没有破绽。

    而且这十来年时间,这些秘密据点几乎从未启动过,潜伏在怒潮城的近二百名武士,也全部没有启动过。

    从中可见,岳父大人虽然保守古板,但手段还是非常老练的,绝对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

    按照约定,傍晚徐芊芊会来这个店里购买焚香。

    当然严格意义上,焚香不怎么属于香料,但这个店铺里面还卖玫瑰精油呢。

    沈浪进入这个店铺的地下密室等待徐芊芊前来接头!

    周围十几名武士立刻监视这店铺周围的每一条道路,确保绝对安全。

    …………

    仇妖儿又赶走了一批大夫。

    然后,她就躺在榻上,闭着眼睛。

    因为一旦睁开,整个人立刻天旋地转,连站都站不住。

    她已经吐了三回血了。

    双眼中布满了血丝,嘴唇也变得青紫。

    几十个大夫都看过了,完全找不到任何病因。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听徐芊芊讲《西游记》。

    对于死亡她有遗憾,但毫无畏惧。

    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又何欢,死有何惧?

    这一回的西游记又讲完了,仇妖儿又再一次陷入回味之中。

    这故事太美了,这世界太美了。

    以至于都舍不得结束,哪怕如今只讲到二十几回。

    “凌晨丑时末的时候叫醒我。”仇妖儿道。

    徐芊芊道:“是,将军有什么事吗?”

    仇妖儿道:“和人决斗。”

    徐芊芊不由得一愕,你都这个时候了还和别人决斗?

    你头痛欲裂,吐血几次,而且一睁眼就头昏目眩,天旋地转。

    就这样子,连站都站不住吧,你怎么和人决斗?

    徐芊芊无比心痛道:“您要和什么人决斗?”

    仇妖儿道:“祝红雪,几年前就约好的。”

    竟然是他?

    徐芊芊当然听过祝红雪的名字,但就知道他是天之骄子,王后的亲侄子,祝戎大都督的儿子。

    至于祝红雪是左辞阁主的徒弟,越国年轻一代最强者,徐芊芊却是不知道的。

    接下来徐芊芊陷入了犹豫。

    因为有些话不该她讲出来,她在仇妖儿身边的地位还没有那么高。

    如今在整个怒潮城,只有仇天危有资格为女儿找大夫,连仇枭都没有资格。

    至于徐芊芊这个第二侍女,更没有资格了。

    “将军。”徐芊芊还是说出口。

    “嗯。”

    徐芊芊道:“我认识一个人,非常非常聪明,他或许能够治您的病,至少他可能知道您为何会出现这些症状,我可不可以让他来看看您?”

    仇妖儿陷入了安静。

    足足好一会儿,她点头道:“行!”

    “是!”徐芊芊高兴得飞奔而出。

    仇妖儿当然没有报任何希望,父亲仇天危为她找的大夫已经是最好的了,连他们都看不出是什么病症,徐芊芊找的那个人当然也看不出来。

    只不过她听出了徐芊芊声音中真实的关切,所以她答应了。

    …………

    徐芊芊进入了玄武伯爵府的秘密接头地点,也就是这家香料店。

    金氏家族的卧底道:“小姐又来了,我这就带着您去看新货。”

    然后,他将徐芊芊带到了密室之内。

    事实上徐芊芊刚刚进入这个院子的时候,就已经被十几名武士盯上了,确定没有任何人跟踪。

    进入密室之后,徐芊芊本能道:“你终于来啦。”

    密室内漆黑一片,她完全看不见的,但是她嗅到了沈浪独特的气味。

    要命啊!

    她竟然记住了沈浪的气味。

    烛火亮起,徐芊芊看到了沈浪。

    然后,她彻底惊呆了。

    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个绝色美人。

    我……我的天那!

    我徐芊芊的眼睛要瞎了啊。

    我知道你沈浪没有底线,但没有想到竟然到这个地步?

    你……你还要颜面吗?

    你竟然扮成了女人,关键还那么漂亮?

    你以后还让我怎么面对你啊?

    沈浪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掏出来大得吓死你。”

    徐芊芊道:“你闭嘴,不要开口说话。”

    然后,她前后左右看了沈浪好一会儿,道:“真的没有破绽啊,真像女人啊。这样反而正好,仇妖儿不让任何男人触碰她的,女人就不要紧。不过你千万不要开口说话,最好蒙住脸,我怕万一你被人认出了这张脸。”

    沈浪叹息道:“唉,美男子到我这个份上也真是愁人,走到哪里都怕被人认出来,因为这张面孔是独一无二的。”

    话还没有说完,徐芊芊直接捂住了他的嘴:“你不要说话,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哑巴了。”

    沈浪闭嘴。

    徐芊芊道:“走,跟我去治仇妖儿大小姐。”

    接着,她不放心道:“你之前跟我说过你会治病是真的吧,不是骗我的吧?”

    沈浪幽幽道:“你忘记了你的痛/经是谁给你治好的吗?”

    “你给我闭嘴!”

    然后,徐芊芊带着沈浪前往仇妖儿的城堡!

    进去的时候,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因为,整个城堡里面都是美人,而且很多都带着面纱。

    ……

    过去的时间内,沈浪耳朵里面实在听了仇妖儿太多的事情了。

    简直是如雷贯耳啊。

    更何况她是怒潮城计划的最关键人物,沈浪为了讨好她甚至抄了一整本的《西游记》。

    在无数传说中。

    这就是一个女魔头,杀人如麻,穷凶极恶。

    传说中她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传说中她凶神恶煞,几乎比黄凤还要面目可憎。

    而密信中徐芊芊从来没有提过仇妖儿的长相。

    所以沈浪先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反正我连黄凤这样丑的女人都看得下去,我就不信还有什么女人能够惊得着我。

    然而等徐芊芊推进门去,见到仇妖儿的一瞬间。

    沈浪这个人呆住了。

    他脑子里面本能地回忆起自己的青春岁月。

    脑子里面浮现出自己见过的所有女人。

    正常电影里面的,特殊电影里面的,海报里面的,杂志封面里面的,真实世界里面的。

    仿佛,依稀没有哪一个女人,像眼前仇妖儿这样富有强烈的冲击力。

    这身材,这长相,简直瞬间要锤爆男人的心脏啊。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充满了无敌的霸气同时,确有充满了女人无限的诱惑。

    真的性/感绝伦啊。

    此时沈浪心中只有一句话:我石了,简直不可救药。

    不行,不行!

    这样会露出破绽的。

    沈浪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开始回忆黄凤的长相。

    心中不断念道,黄凤要睡我,黄凤要睡我!

    果然片刻之后,他蛰伏下去了。

    果然有效啊!

    黄凤妹子,你真是神了!

    “你就是徐芊芊找来的大夫?”一个美女尖酸道。

    沈浪抬起头,这位想必就是徐芊芊信中的那个绿婊了吧。

    她该不会是看出什么破绽了吧?

    沈浪多心了,女人见到女装的他第一眼就是妒忌。

    而一旦妒忌,就不会怀疑了,因为理智都没有了啊。

    此时,仇妖儿睁开眼睛。

    那目光仿佛星辰,又仿佛闪电。

    哪怕充满了血丝,也依旧无法掩饰其中之魅力。

    见到沈浪,仇妖儿不由得一愕。

    竟然是一个女大夫?

    然后,她又闭上了眼睛,伸出手腕,但是却没有抱有任何希望。

    天下有名的几个大夫都瞧不出来她是什么病症,眼前这个女大夫如此年轻,怎么又瞧得出来?

    这仇妖儿是顶尖高手,所以沈浪真是有些担心,她会不会一眼就看出沈浪是男扮女装。

    沈浪又想多了。

    仇妖儿几乎不屑去查探。

    “我们主人的病,连天下最有名的大夫都瞧不出来,更何况是你?赶紧看完了走人,不要试图在这里招摇撞骗。”绿漪寒声道。

    沈浪上前,先为仇妖儿把脉。

    然后,翻开她的眼睛查看瞳孔。

    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用光透视扫描仇妖儿的全身。

    顿时他心中真是无比惊奇震撼啊。

    这……这女魔头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换成其他人,早就死了八百回了啊。

    徐芊芊在边上道:“大夫,能治吗?”

    “能治!”沈浪点了点头,然后用双手比划。

    徐芊芊不由得一惊,沈浪你这人渣想要做什么?

    因为,沈浪比划的意思竟然是,让仇妖儿解开身上衣衫。

    …………

    注:第一更送上,我要去睡几个小时然后起来继续码字。实在是疲倦欲死,完全靠兄弟们支持撑住意志,拜求大家了。

    谢谢千飞夏和开大的后羿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