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浪真是好奇,锦绣阁林默这个小强是靠什么活到现在的。

    而且仿佛还有些要出头的意思。

    他身后跟着的这个官员是谁呢?仿佛有些眼熟啊。

    是越国织造府的官员。

    原本织造府合作的大商人是徐光允,现在他死了,林默或许接了这个空档?

    沈浪道:“林东主,莫非您接了徐光允的生意?”

    林默道:“区区不才,承蒙织造府诸位大人错爱,接替了徐光允东主的位置。”

    沈浪道:“恭喜恭喜,徐东主之仙逝真是让人扼腕。我玄武伯爵府也是养蚕大户,未来还要靠林东主多多帮衬。”

    你玄武伯爵府已经没有未来了。

    林默皮笑肉不笑。

    他之前是非常谨小慎微之人,但是他儿子林灼死了之后,他就失去了这种虚伪的表演欲。

    那么他是靠什么接替徐光允,成为织造府合作商人的呢?

    靖安伯爵府。

    伍召重派人杀了林灼,原本他杀死林默也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他看到了潜藏的巨大利益。

    徐光允死了,徐家倒了,

    但是织造府的生意总要有人接吧,天南行省这无数的养蚕人总要有出路吧。

    徐家轰然倒下,留下了巨大的市场份额,直接填不上就是了。

    所以,林默的锦绣阁完全奇货可居啊。

    所以靖安伯爵府和林默一拍即合,从此之后林默成为伍氏家族的白手套。

    而靖安伯也为林默拿下了王商资格,与织造府进行合作。

    所以,锦绣阁的这位东主林默这才重新抖了起来。

    这不,直接上门打脸沈浪来了,而且还带着织造府的官员撑腰。

    玄武伯确实是整个家族的擎天玉柱啊,他这一病倒,什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了。

    当然,林默可不是专门跑过来打脸的。

    他这是替背后之人来试探的。

    看玄武伯爵府是否真的到了绝境,如今玄武伯爵府的承受底线在哪里!

    再看祝文华!

    他身上竟然穿着官服,玄武城主簿,主管刑狱。

    没错,就是之前王涟的那个位置。

    他也是一名举人,做这个位置是绰绰有余的。

    此时跟着祝文华来的,不仅仅有柳无岩城主,还有太守府,甚至总督府衙门的官员。

    不仅如此,竟然还有一个国都来的官员。

    “下官大理寺丞王启科,听闻沈浪公子前些日子曾经南下,路径和祝兰亭子爵之死区域有所重叠,所以特来调查。”

    大理寺,可是整个越国最高的刑狱机构啊。之前称之为廷尉府,后改制为大理寺,专门负责大案。

    如今连这个机构都出动了,手笔非常大啊。

    仅仅凭借祝文华是不可能指使得动大理寺的,背后还有大人物。

    那么是谁指使这位大理寺丞来找沈浪麻烦呢?

    种妃?

    又比如说某个王子之类。

    肯定不会是国君。

    玄武伯已经病倒了,玄武伯爵府眼看覆灭在即。

    在这个时候,国君只会不断施恩,表现自己的仁慈。

    一边弄死你,一边不断派御医来给玄武伯看病。

    墙倒众人推那是下面人的事情,国君却是不能做的。

    又或者是祝戎总督?

    不,不会是祝总督,他如今也要施恩于玄武伯爵府。

    因为灭亡玄武伯爵府他是主要推手之一,他眼中只有大局,绝对不可能为了祝兰亭子爵的死而大动干戈。

    不是国君,不是祝戎总督,那就没有什么杀伤力了。

    几乎片刻之间,沈浪脑子里面将这一切想得清清楚楚。

    然后,他朝着锦绣阁林默道:“林东主,真是没有想到什么事都赶到一块去了啊。”

    林默冷笑。

    墙倒众人推嘛。

    人倒众人踩。

    这是很正常的,而且这只是刚刚开始呢。

    玄武伯爵府眼看着就要完蛋了,接下来有仇报仇,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来趁机踩一脚呢。

    因为再不来踩就没机会了。

    沈浪温和道:“林东主,我是欠您一千金币对吗?”

    林默道:“连同利息,已经一千三百金币了。”

    沈浪道:“对不住,对不住,这笔债我都差点忘了。来人去取一千三百金币。”

    金忠一愕道:“姑爷,家中真的没有多少钱了。”

    沈浪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去拿钱。”

    “是。”金忠道。

    片刻后,他抱着一只箱子过来,里面整整有一千三百金币。

    连同箱子差不多一百来斤。

    沈浪道:“林东主,您点一点。”

    林默用丝绸垫手打开箱子,然后用丝绸捂住鼻子,看了一眼箱子里面的金币。

    经常和钱打交道的他,一眼就看出这里面有多少钱了。

    不过这笔钱他是不会碰的。

    沈浪太毒了,谁知道这金币里面会做什么手脚啊,他连呼吸都屏住了。

    沈浪道:“林东主,那咱们就两清了吧,我再也不欠您债务了吧。”

    林默冷道:“你欠我债务已经还清,但是玄武伯爵府欠我债务,却还没有还清。”

    沈浪一愕道:“我玄武伯爵府什么时候欠你债务了?”

    林默道:“玄武伯爵府封地子民养蚕,所收蚕茧都是卖给我和徐光允两家,对吗?”

    沈浪道:“对,有这一回事,其中七成卖给徐光允,三成卖给你锦绣阁。”

    林默道:“正式因为如此,所以每年你们的蚕种都是我们提供的。今年的秋蚕,我总共为玄武伯爵府封地提供了五万张蚕种。但是今年秋蚕你们的蚕茧却没有卖给我家,所以这五万张蚕种的钱你们是不是该还给我。”

    每一张蚕种大概有三万颗卵,价值一个银币,所以五万张蚕种就相当于两千五百金币。

    “两千五百金币,加上四个月的利息,总共三千三百金币。”

    沈浪顿时乐了。

    当初玄武伯爵府可是主动要将蚕茧卖给你林默的,是你为了联合徐光允封杀玄武伯爵府经济,所以坚决不收。

    如今却以蚕茧没有卖给你家为名义,前来索取蚕种的钱。

    你这是在为你主子不断试探我玄武伯爵府的底线吗?

    试探我们究竟有多惨吗?

    沈浪为难道:“我玄武伯爵府最近在金山岛之战损失太大,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一时周转不灵,林东主能不能缓几天?”

    林默道:“那究竟缓几天啊?”

    沈浪道:“就三天,缓三天。”

    林默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不想缓这三天,我现在就想要索回这笔债务。”

    哪怕是为背后主人不断试探玄武伯爵府底线,林默也不敢如此嚣张的。

    但是因为黑水台的千户就在边上,所以他才敢这么放肆。

    因为接下来,沈浪大概就要被黑水台衙门抓去问话了。

    而进入黑水台大牢的人,不管有没有罪,先丟半条命。

    沈浪道:“不如这样,林东主缓我三天,三日之后我还您三千五百金币,我可以写下借据,如何?”

    林默想了一会儿道:“看在玄武伯的份上,我答应了。”

    接着,沈浪写下了一份借据。

    欠锦绣阁林默三千五百金币,三日之内归还。

    如不归还,林默有权力收走玄武伯爵府五百亩良田。

    “告辞!”锦绣阁林默。

    然后,他直接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林默忍不住道:“沈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之前嚣张跋扈,全无底线,今日如此悲惨,心中可有后悔啊?”

    然后,林默扬长而去。

    新任玄武城主簿祝文华道:“沈浪,你那边的债务还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们这边了吧,跟我们走一趟吧,把你如何杀我父亲一事仔仔细细道来。”

    刚才林默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向沈浪索取债务。

    结果沈浪不断妥协,任由对方敲诈。

    如此软弱,简直可笑之至。

    之前沈浪你是何等嚣张啊?

    如今玄武伯爵府面临绝境,你沈浪也成为了一个窝囊废。

    连一个小小商人,都可以来踩你了啊!

    那更何况我这次带来的阵容更大呢,连大理寺丞也找来了。

    寻常人一听到大理寺的名号,几乎都要吓尿了。

    进入大理寺的人,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大理寺内的每一个主官,几乎都是超级酷吏,杀人不眨眼的酷吏。

    沈浪躬身道:“诸位大人,不知为何,我竟然有些汗流浃背,为了不失礼,我去换两件衣衫,在来和诸位大人说话。”

    祝文华大笑道:“秋冬时分,如此寒冷,沈浪姑爷竟然热得流汗,你究竟是害怕,还是心虚呢?”

    “见笑了,见笑了。”沈浪躬身道。

    然后,他退到后间去换衣衫。

    沈十三跪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

    “去杀了林默。”沈浪命令道。

    “是!”沈十三道,然后直接便要出去办事了。

    沈浪道:“毛毛躁躁的,你知道怎么杀吗?”

    沈十三又贵了下来道:“请主人示下。”

    沈浪道:“这位锦绣阁东主真是了不起啊,田横死了,徐光允死了,祝兰亭死了,这位林默还没死,竟然还跑出来打我的脸,了不起,了不起。”

    沈十三跪在地上不敢动。

    沈浪道:“他这么牛逼,就让他死得别致一些!一定要最惨,最臭,最离奇,但偏偏和我们玄武伯爵府不能有任何关系。”

    沈十三道:“十三愚钝,请主人示下。”

    沈浪道:“林默家还有其他人吗?

    沈十三道:“之前林灼死的时候,他家的仆人小妾都跑了,剩下一个妻子,两个儿子。”

    沈浪道:“全部弄死,还有那个织造府的官员,如果也住在林默家里的话,也一起弄死!”

    沈十三一颤。

    那个织造府的官员虽然只有从七品,但毕竟也是织造府的官员啊。

    一起弄死,后果会非常惊人的啊!

    沈浪闭上眼睛想,想一个将林默全家弄死,却又不会有任何嫌疑的法子。

    仅仅半分钟后,就有法子了。

    沈浪道:“林默之前逃亡,所以林家宅子荒废已久,百废待兴,仆人缺乏,没有人刷马桶了,肯定特别脏。你想办法潜入林家,就算有马桶也弄得无比恶心,让人没法用。”

    沈十三面孔一颤道:“是!”

    沈浪道:“然后,你给他们食物中下一点点泻药,让他们拉肚子。”

    沈十三道:“是!”

    沈浪道:“这样马桶不能用,那么就只能去家里的茅厕了,而茅厕里面很久没有清理,积攒了无数的存活,肯定生了很多的沼气,你再带一小桶硫酸去,倒在茅厕里面,这样就能挥发出大量的氢气。氢气和沼气混在一起,当这些人去上茅房的时候,你引火点燃茅房里面的沼气,让整个茅厕爆炸。”

    “对,这个死法够别致!”

    “掉进茅坑被屎尿淹死,被炸死。”

    接下来,沈浪详细将每一步都告诉了沈十三,让他根据这法子操作。

    “好了,去办事吧,我在家里等待你凯旋。”

    沈十三跪伏在地,道:“是!”

    他真的头皮发麻啊。

    这个主人绝对是一个魔鬼,杀人也就算了,还用这么残忍可怕的法子。

    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啊。

    沈浪不由得道:“十三,你抖什么啊?”

    沈十三内心战栗道:“主人,你说我在抖什么啊?”

    幸好主人你没有想要弄死我,要是我知道了,我肯定提前自杀。

    你这脑子里面害人的手段简直层出不穷。

    就你这么狠毒的人,玄武伯爵府会灭亡?

    阉了我,我都不信啊。

    ……

    小冰给沈浪换衣衫。

    沈浪一边把玩,一边绞尽脑汁。

    小冰的浑身都抖了。

    因为姑爷走神之后,动作太过火了。

    她一个小姑娘,哪里受得了啊。

    接下来,该怎么弄祝文华,柳无岩,还有那个大理寺丞呢?

    全部弄死?

    不行,不行!

    弄死林默一家,外加一个织造府官员就差不多了。

    大理寺丞毕竟是国都来的官员,弄死的话责任就太大了。

    而且,他们可是还在伯爵府内,万一出了人命的话,后果太严重。

    那么应该怎么害他们呢?

    而就在此时,小冰忽然颤抖娇呼道:“姑爷,人家受不了了。”

    沈浪一愕,不由得将手抽出来。

    难怪我脑子有些迟钝,原来你是这个小娘皮在边上拉低了我的智商。

    都说xx上脑,你这幅模样在边上勾引我,我能聪明的了吗?

    就在此时,金忠在外面道:“姑爷,祝文华他们等得不耐烦了,让您赶紧出去,否则他就进来抓人了。”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狂求支持啊,拜托拜托了!

    谢谢牛回头,我是楊大大的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