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金晦完全惊呆了!

    他知道姑爷做出来的秘密武器威力会很大。

    但,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大。

    简直让人战栗啊!

    那可是用条石垒成大坝,坚固无比,用个几百上千年都没有问题的。

    靠人力挖的话根本就不现实。

    除非一下子动用几百名武士,而且还要有大力士,用全套的工具,花上几个时辰时间才能掘开一个口子。

    而现在靠着姑爷的秘密武器,竟然一瞬间就撕开一个巨大裂口,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姑爷难道真是无所不能的吗?

    接下来,更加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滔天的洪水,如同万马奔腾一般,席卷而去。

    你那股力量完全是摧枯拉朽!

    整个地面都在剧烈地颤抖,金晦胯下的战马,已经在瑟瑟发抖,直接跪在地上不肯动弹。

    金晦下马,抱着那个女人朝着山上狂奔。

    或许是因为颠簸得太厉害了,这个美丽的女人竟然醒了过来。

    ………………

    滔滔洪水,沿着山谷一直奔腾,一路下坡。

    势头越来越惊人,速度越来越快。

    这个画面让人见之,只会感觉到人力之渺小。

    而此时已经天亮了。

    祝氏家族的主人们还在床上酣睡,但是奴仆人早已经起床干活了。

    整个庄园内,奴仆侍女佃农等等加起来,足足有近千人之多。

    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听到了巨响,然后飞快冲出来,顿时见到了这无比可怕的一幕。

    滚滚洪水,从山谷狂涌而来。

    “发大水了,发大水了!”

    “快逃命啊,逃命啊……”

    无数的仆人,佃农纷纷扔下手中的一切,朝着山上冲去。

    如果是普通农民镇民,还会去抢家中的财产。

    但他们都是奴仆,可以说几乎是一无所有的,也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

    就算有,也只是藏起来的一点小钱而已。

    整个庄园里面的仆人鸟兽散一般,朝着两边山上狂奔。

    时间还是来得及的。

    因为大洪水距离还有几里地。

    祝兰亭子爵的儿子朱文台抱着侍妾呼呼大睡。

    忽然觉得地面猛烈地震动。

    地震了?

    他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了窗户。

    然后,他见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滔天的洪水从山谷倾天覆地而来。

    一路上,完全是摧枯拉朽。

    祝氏家族酿酒的种植园,马场,还有各种作坊全部被洪水席卷而过。

    所有的房屋,全部粉碎。

    然后,他衣服都来不及穿,朝着山上狂奔,

    “轰隆隆……”

    “轰隆隆……”

    终于,惊人的洪水来了。

    带着无数的泥土,带着无数的废墟,猛地席卷过祝氏家族美轮美奂的园林府邸。

    那雕栏玉砌,彻底毁了。

    那小桥流水,也彻底毁了。

    那亭台阁榭,瞬间化为了废墟。

    所有的花园,所有的仓库,所有的房子。

    瞬间被洪水席卷。

    因为这冲下来的可不仅仅是祝氏家族的那个水库,还有蓄水湖天文数字的积水也疯狂涌出,甚至怒江之水仿佛也找到了倾泻口。

    所以这洪水的力量是极度惊人了,简直超过了钱塘江的怒潮。

    世子朱文台,子爵夫人,站在山上的高处,望着这一幕,浑身战栗,瑟瑟发抖。

    全完了!

    全完了啊!

    祝氏家族交出封地之后,就剩下眼前这个庄园了。

    现在,这一切都被毁了。

    百年的基业啊。

    全部葬身于洪水之中。

    祝兰亭的妻子先是一阵阵发呆,然后嚎啕大哭。

    “天哪!”

    “老天爷啊,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们祝氏啊。”

    ……………………

    沈十三一路换了六匹马,终于赶到了苦水地。

    这片陆地靠近海边。

    无数年前因为海平面上升,所以海水倒灌,将这篇土地全部掩了。

    之后海水褪去,这片土地就成为了盐碱地。

    种什么都活不了,所以也没有人生活。

    因为这里的水都是苦的,所以被称之为苦水地。

    这一路上,沈十三如临大敌,随时准备战斗。

    虽然他没有问过具体要做什么事情,但心中却知道此事关系重大,甚至关乎玄武伯爵府的生死存亡。

    不为了别人,就算是为了父母安享晚年,他也会拼命的。

    沈浪,我会让你看到我沈十三是何等的了得?

    我一定要让你因为将我闲置在一边而后悔。

    这一路上,他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但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的!

    沈十三连一个鬼都没有遇到,顺利无比到达了目的地,让他好一阵失落。

    来到了苦水地大坝后,他测量好了位置。

    然后开始用尽全力进行挖掘。

    挖出了一个深深的洞穴,然后将那只大箱子塞了进去。

    用火石点燃了长长的引线。

    接着,狂奔离开。

    差不多两分钟后!

    “轰!”

    一阵巨响。

    苦水地大坝猛地被撕开一个巨大的裂口。

    怒江蓄水湖的洪水找到了一个真正巨大的宣泄口,狂涌而出。

    加上大雨已经停了。

    所以,怒江蓄水湖的水位不断地下降。

    …………………………

    玄武伯爵府北边的宁序大坝。

    雨竟然停了。

    五百名精锐武士分散开去,一部分去巡逻,清扫可能一切存在的敌人。

    一部分去大坝上的哨所,去剿杀玄武伯爵府的守卫小队。

    最后一百多人去挖掘大坝。

    然而,周围空无一人。

    就连大坝的哨所也是空的。

    这不对啊,哨所内应该时时刻刻都有人啊。

    尤其这天降暴雨的,怎么可能没有人防守。

    唯一的解释就是玄武伯爵府的人发现了他们的队伍,所以哨所内的人提前逃跑了。

    “我们被人发现了,赶紧动手挖掘。”

    祝兰亭下令道。

    然后,一百多人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开始狂挖。

    祝兰亭野心太大了。

    他想要直接挖出一个两三丈宽的巨大裂口。

    所以,让二百人分散开来挖掘。

    这种条石大坝,你想要挖出一个洞塞入炸药还算容易。

    但你想要靠人力掘开一个几丈宽的裂口就难了。

    因为这大坝是非常厚的,足足十几米厚。

    “快,快,快……”

    祝兰亭大吼。

    二百多人,拼命地挖掘。

    用尽一切力量。

    大坝上的条石,一块一块地被翘起,然后扔到蓄水湖中。

    祝兰亭子爵大喜,按照这样速度下去,最多不到两个时辰,就能掘开一个巨大裂口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整个蓄水湖的水面忽然猛地一抖。

    接着,有人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啊,怎么我发现水位在下降啊。”

    其实水位下降得非常缓慢,几乎肉眼不可见。

    但是经过几分钟时间后,明显见到水位线已经下降了一些。

    不久之后。

    水面又是猛地一阵颤抖。

    是沈十三炸开苦水地大坝泄洪。

    这下子,水位下降得已经相对明显了。

    因为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泄洪口。

    这二百人依旧在狂挖大坝。

    然而,水位下降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最后竟然比挖掘的速度还要快。

    祝兰亭子爵惊呼“这,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虽然雨停了,但水位也不应该下降得这么快啊?

    旁边有人道“除非,有人在其他地方泄洪。”

    听到这话,祝兰亭子爵不由得毛骨悚然,心脏猛地一抽。

    因为他联想到了一个无比恐怖的可能性。

    然后,头皮一阵阵发麻。

    “走,走,走……”

    祝兰亭子爵狂呼。

    怒潮城少主仇枭道“为何要走?就算水位下降,我们也依旧可以开凿大坝,就算洪水不猛烈,也依旧可以淹没玄武伯爵府封地啊。”

    祝兰亭子爵道“不可能了,不可能了。有人在最低的地方挖开大坝泄洪了,接下来水位会下降到比大坝还要低,光靠山谷就能拦住了,没有用了,淹不了玄武伯爵府了。”

    而且,现在祝兰亭子爵根本顾不上水淹玄武伯爵府了。

    毁掉敌人的基业虽然痛快,但更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基业啊。

    他二话不说,骑上战马,带上队伍朝着家里狂奔而去。

    “千万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一边狂奔,祝兰亭子爵一边祈祷。

    千万不要出现最可怕的局面啊。

    一定是苦水地的大坝崩塌了,一定是这样的,因为那里的地势最低,那里的水压最大。

    沈浪又不是神,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会来掘开宁序大坝准备水淹玄武伯爵府?

    而且,他此时应该还在怒江猎场呢,分身乏术,根本不可能来害他。

    我一定是自己吓自己。

    我家族的百年基业一定没事的,一定!

    祝兰亭子爵不断劝慰自己,一边疯狂策马狂奔。

    快,快,快!

    ………………………

    玄武伯爵府的队伍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怒江猎场,返回玄武城。

    沈浪,金卓伯,木兰都在一辆大马车内,

    肥宅金木聪在另外一辆马车上,因为他吨位太重了。

    浪爷又开始了他的表演,而且是最重要的表演。

    因为,他将要部署金氏家族一劳永逸,长治久安之策。

    岳父大人道“晋海伯会将金山岛顺利给我们吗?”

    “不会。”沈浪道“我特别渴望他不要给我们。”

    岳父大人道“为什么?”

    沈浪道“金山岛之争对我们最重要的就是金山岛的拥有权,这一点我们已经成功了。但就算拿回了这个岛屿,想要让他产生利益,至少是一两年以后的事情了。”

    金卓同意。

    因为接下来要开发金山岛的矿产,要建造新的冶炼场,都需要时间,人力,财力。

    唐氏家族不可能把这些都交给你的。

    沈浪道“张翀太守是一个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人,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坚毅果断。一旦棋局失利,他就会立刻放弃这一步,立刻进入下一步。他宁可牺牲眼前的利益,也一定要掌握主动权。”

    金卓伯爵感觉到了。

    今天早上见到的张翀,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失败的打击,又再一次如同一支寒光逼人,却又内敛深藏的利刃。

    这次金山岛之争,沈浪和张翀真的勉强只能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因为运气站在沈浪这一方,张翀才输了。

    否则,鹿死谁手真是难说。

    这位太守大人眼光,手段,决心,心胸一样不缺。

    关键他望向沈浪和玄武伯的目光,没有任何一点点敌意。

    是真的没有敌意。

    不像是晋海伯,靖安伯等人,望向沈浪的目光简直仇恨滔天。

    对你没有敌意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仇人让人头脑发昏,冷静的敌人才能时时刻刻寻找你的破绽,然后在关键时刻向你捅出致命一刀。

    沈浪道“尽管金山岛之争我们赢了,但我若是张翀大人,应该会如何弄死玄武伯爵府呢?”

    沈浪又开始了代入法。

    “第一步,我一定会劝说晋海伯,立刻把金山岛转交给我们金氏家族,丝毫都不拖沓。”

    玄武伯惊愕道“哦?这是为何?”

    沈浪道“让金山岛成为一个绞肉场,让我们流尽最后一滴血。”

    玄武伯道“浪儿,你细细说来。”

    沈浪道“一旦唐氏家族把金山岛完完整整交给我们,甚至那些炼铁场,矿场丝毫不破坏,完整无缺地交给我们,只要我们派人过去就立刻可以开采,立刻进行冶炼。那我们家会作何反应?”

    玄武伯爵道“肯定是欣喜若狂,将望崖岛的大量矿工和冶炼工人送到金山岛,最快时间恢复金山岛的铁矿生产。不仅如此,还要派遣一部分军队去守住金山岛的矿场。”

    “对。”沈浪道“我们家会这么做,这样刚好落入了张翀的毒计。”

    玄武伯道“愿闻其详。”

    沈浪道“如果我是张翀,一定会让晋海伯将金山岛送给两家,一边送给我们,一边送给怒潮城主仇天危,您说仇天危会放过这块肥肉吗?”

    玄武伯道“不会,海盗王仇天危是天下最贪婪之人,而且他不缺钱,最缺的就是铁和武器,因为雷洲群岛没有铁矿,他的武器和铁主要是靠与唐氏家族的贸易。”

    沈浪道“到时候,海盗王仇天危就会派出大量军队和我们争夺金山岛,我们和仇天危就会在金山岛疯狂厮杀。您说到时候,国君会派出军队帮我们剿灭海盗吗?”

    当然不会,国君巴不得借海盗王仇天危之手灭了玄武伯爵府。

    沈浪道“岳父,仇天危总有多少军队?”

    “两万左右。”玄武伯道。

    如果加上他麾下的那些海盗,可能还要不止一些。

    要知道上一代玄武伯雇佣了三千军队,一整支舰队,加上玄武伯爵府的私军去攻打仇天危的海盗大军,结果失败了,近乎全军覆灭。

    而如今,仇天危已经发展了二十几年了。

    他还占据东部海面上几十个群岛,光怒潮城所在的雷洲岛面积就超过五千平方公里,而且还在上面建造了坚固巨大的城堡,加上周围群岛,恐怕面积有上万平方公里了。

    所以,仇天危尽管是海盗,但实力已经远远超过玄武伯爵府了,否则他也不能掌控越国东部海面上的航线贸易权。

    沈浪问道“金山岛不是我们的主场,他被唐氏家族经营了几十年,到时候唐氏家族和仇天危联手,那么金山岛上爆发的战争我们会赢吗?”

    玄武伯摇头道“不会。”

    沈浪道“所以,一旦我们接管金山岛,那我们家族将会在上面流尽最后一滴血。最后还会丢了金山岛,而到那个时候,隐元会再向我们讨债,我们依旧还不出这笔债务。而我们所有的资源和力量都投入了金山岛之中,届时国君判决将望崖岛交给隐元会,那我们将一无所有。”

    玄武伯想到那个结局,顿时不寒而栗。

    届时玄武伯爵府大量的私军死在金山岛,又失去了望崖岛,那金氏家族将彻底灭亡,而且是加速灭亡。

    木兰道“夫君,如此一来,我们赢了金山岛非但没有用,反而成为了累赘?”

    “不,当然有用!”沈浪振奋道“首先金山岛的永久拥有权已经属于我们,这是最重要的,这是百年基业。”

    “其次,我就是要用金山岛吸引海盗王仇天危,让他将大量兵力驻守在金山岛。”

    “接下来,我们的望崖岛战略将会爆发出惊人的成果,会震惊天下!”

    “在望崖岛,我们会赚取天文数字的金币,不但偿还隐元会的债务,还能源源不断产生巨大利益,而且让望崖岛名扬天下,成为一个流着黄金的岛屿,惊爆所有人的眼球。”

    “当望崖岛名扬天下,成为黄金之岛,让天下无数人垂涎的时候。我们用最残忍手段杀了海盗王仇天危的儿子仇枭,您说到时候会发生什么?”

    玄武伯道“仇天危会报复,会率领大军来攻打我们。但是他的海盗军队不敢深入陆地,所以会攻打我们的望崖岛,夺取这个流着黄金的岛屿。”

    “对!”沈浪道“他之前已经分兵一部分到了金山岛,这次又来攻打望崖岛,会几倍于我们的力量。然而在这个时候,我们彻底舍弃整个望崖岛,将它变成一个有毒的诱饵。”

    “望崖岛战略,会给我们赚取几十上百万的金币,会让天下人震惊。我们要让天下人觉得,望崖岛是我们最最核心的基业,我们宁可舍弃封地,也不可舍弃望崖岛。”

    “我们要做出一副假象,假装所有的兵力都会聚集在望崖岛,保护这个核心要地。”

    “但是当仇天危率领几倍大军来攻打望崖岛的时候,我们会彻底抛弃这个岛屿,哪怕它能赚取几十上百万金币,我们也直接抛弃。并且事先将整个望崖岛变成一个毒地,让仇天危大军死绝的毒地。”

    “而那个时候,怒潮城已经空虚了,我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而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夺取怒潮城,夺取雷洲岛!”

    “隔海为王啊!”

    “越国有大规模的水军吗?没有!”

    “越国能派出军队横跨几百里海洋去攻打怒潮城吗?不能!”

    “而且,雷洲群岛距离吴国也很近的。”

    “一旦我们夺取了雷洲岛,北边的吴国就会拼命对我们示好,会疯狂拉拢我们,甚至愿意开出侯爵之位,效仿当年越国拉拢卞逍公爵一样。”

    “到那个时候,岳父大人上表国君,金氏家族成功扫除海盗,为越国夺取了雷洲岛,为越国开疆拓土。”

    “届时国君会怎么办?”

    玄武伯道“册封我为侯爵,然后冰释前嫌,新政之火再也烧不到我们的头上,我金氏家族头顶之剑彻底离开,永保百年基业,更加兴旺发达。”

    “对!”沈浪道“这就是我完整的计策,一劳永逸,解决家族危机。”

    “什么金山岛,什么望崖岛,他们太小了,无法大规模筑城,不可以种田发展,而且距离陆地也太近了。”

    “这两个岛就算能赚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只要不解决新政危机,钱再多也只是待宰杀的猪羊。所以不管金山岛还是望崖岛,我们先全部丢出去作为有毒的诱饵。”

    “而且一旦我们隔海为王战略成功,望崖岛和金山岛,还是我们的!”

    玄武伯和木兰顿时完全震撼惊呆了。

    沈浪竟然如此大的手笔。

    他解决家族新政危机,竟然如此天马行空?这已经不是提前一步两步棋了,而是三步四步!

    望崖岛是金氏家族的核心资产,金山岛更是重中之重。

    但是现在沈浪竟然将他们都抛出去,成为诱饵,目标是为了吊到仇天危的雷洲群岛。

    用两个岛屿,换取雷洲群岛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真是好大的气魄,天大的手笔啊。

    隔海为王战略!

    真是让人身心战栗啊。

    玄武伯光想想,就觉得浑身发烫,热血沸腾啊。

    这个战略一旦成功,他金卓的丰功伟业岂不是超过先祖金纣,成为最伟大的一代玄武伯了?

    “隔海为王战略,不但一劳永逸解决家族危机,而且会将所有的敌人全部葬送!”沈浪道“所以我们接下来所有的部署,所有的资源,都只为这一个目标,夺取怒潮城,夺取雷洲群岛。”

    “我们的兵力远远少于仇天危,但我们的优势就在于看得远,能够提前部署一切,一步步引仇天危入局。”

    金木兰道“夫君,你就是为了夺取怒潮城,所以才让徐芊芊潜伏到仇妖儿身边吗?”

    沈浪道“对徐芊芊我抱有巨大希望,她可能是我们计划中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棋子,但是却不能完全指望她!”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种事情沈浪已经不止见过一次两次了。

    如今金山岛之争大获全胜,按照之前的约定,徐芊芊应该听从沈浪的话,去投靠怒潮城大小姐仇妖儿了。

    希望她能够说话算话。

    如果她不算话,难道要我浪爷睡服她?

    芊芊前妻,你可千万不要让我这个前夫君失望啊!

    ………………………

    注第一更送上,竟然只写到了凌晨六点。我赶紧去睡几个小时,一早还要出门办事呢。

    拜求兄弟们的支援呀,拜托拜托!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