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恭喜书友书友201704160226661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莫名)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乌龟。

    第一种是玄武,防御型的,但却也充满了倔强。

    还有一种,就是千年王八万年龟。

    玄武伯属于前一种,镇远侯苏难就属于后面一种。

    出头鸟先死,出头的椽子先烂。

    镇远侯一直将这个真理秉持到底,时时刻刻都顺着国君的意志。

    明明是老牌贵族的领袖,却装着一副和我无关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国君始终没有拿镇远侯爵府开刀。

    因为国君清楚地知道,一旦选择向镇远侯开刀,会引来强烈的反击。

    为了自保,镇远侯会瞬间从乌龟状态变成领袖状态,几十个老牌贵族会立刻选择他为主心骨和国君对抗,一盘散沙的老牌贵族联盟立刻会拧成一股绳。

    到那个时候,对于国君来说就是最糟糕的局面。

    先把大的放在一边,将小一些老牌贵族一个个先料理了,最后再动这个大的。

    届时,镇远侯想要反击,身边已经没有可以召唤的小弟了。

    镇远侯苏难当然也看到了这一点。

    但是他又相信另外一个名言,我不需要比猎人跑得快,我只需比同伴跑得快就可以了。

    至于那些同伴全部死光了,轮到他了应该怎么办?

    那也至少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

    这十几年内会发生什么?

    国君今年五十多了,说句诛心的话,他还能在位几年?

    十年之内,越国一定会发生夺嫡之战,太子和二王子势均力敌。

    越国之外,吴国和楚国之间也会分出胜负,届时越国还有这样安定的外部环境吗?

    到那个时候,国内外的局势都紧张无比,哪里还顾得上收拾他镇远侯?

    太子和二王子为了夺嫡,巴结他镇远侯都来不及。

    人人都笑镇远侯窝囊,但是苏难却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真理。

    出头鸟先死是真理,唇亡齿寒也是真理。

    所有的真理,都要看时机。

    ……

    “拜见姑姑,拜见姑父!”

    镇远侯世子苏剑亭一丝不苟地行礼。

    玄武伯还给点表情,点了点头。

    而夫人则一脸寒霜,面对这个亲侄子没有一点点好脸色。

    “喝茶。”玄武伯道。

    “是。”苏剑亭坐了下来,端起茶杯,也并不恼。

    然后,气氛彻底冷了下来,显得尤为尴尬。

    片刻后,木兰走了出来。

    苏剑亭眼眸深处飞快闪过一丝亮芒,一丝复杂的目光。

    曾几何时,这个表妹本应该是他妻子的。

    她这样的气质和容貌,真是天下难寻,现在却成为别人的妻子,真是让人……

    紧接着,他见到了木兰身边的沈浪。

    对于这个赘婿,苏剑亭已经听说了许多故事了。

    苏剑亭起身,拱手道:“妹夫,表妹。”

    “表兄。”木兰。

    沈浪没有招呼,因为他从来都不讲礼貌。

    但他脖子上的每一根汗毛几乎都竖起来。

    因为眼前这个苏剑亭,竟然长得这么帅。

    沈浪看其他男人的时候,都是自动带着贬低三成的buff,就算如此,他看苏剑亭的时候,竟然快要和他沈浪一样帅了。

    伯爵夫人忍不住道:“苏剑亭,还没有恭喜你父亲啊,担任了镇军大将军,重新进入中枢了。我听说他接到旨意后,迫不及待就赶往国都了,还是连夜出发的。”

    夫人每一句话都忍不住带着讽刺。

    苏剑亭道:“让姑母见笑了。”

    玄武伯道:“你这次为何而来?”

    苏剑亭道:“祖母许久未见姑母和表妹,心中非常想念,所以特派小侄来邀请姑母和表妹去家里小住一段。而且祖母也想要见见这个妹婿,听说极其出色。”

    苏剑亭朝着沈浪望来,发出了邀请。

    “不需要……”伯爵夫人道:“我就算死在玄武伯爵府,也不愿意去你镇远侯爵府避祸。我生是金氏家族的人,死是金氏家族的鬼。”

    苏剑亭道:“祖母年纪已经大了,您是她最疼爱的女儿,这些日子她每当想起姑母都频频落泪。”

    伯爵夫人道:“当年你们做出那个选择的时候,我就不当自己是你们苏氏的女儿了。你就回去告诉你祖母,说苏佩佩已经死了。”

    苏剑亭道:“姑母,当年家族悔婚的时候,我远在万里之外……”

    伯爵夫人打断了他,淡淡道:“苏剑亭,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过于良好,当日是我们金氏家族先撕毁婚书的。”

    “是!”苏剑亭躬身道。

    伯爵夫人道:“如果没事的话,你就走吧,我们家没有准备晚饭。”

    苏剑亭道:“还有一事。”

    伯爵夫人道:“说。”

    苏剑亭道:“听说表妹马上武功强,手中剑术更强,小侄想要领教一二。”

    木兰想要拒绝。

    沈浪却向她点了点头。

    “好,去院子。”木兰道。

    ……

    院子内!

    金木兰和苏剑亭间隔一丈。

    “请!”

    “请!”

    两人同时出剑。

    那一剑的风情,无法诉说。

    快!

    就是快!

    快到以沈浪的眼睛,根本就看不清楚。

    快到看上去只有一剑,但实际上却刺出了十七剑。

    但哪怕以沈浪这个外行人的眼中,也能够看出此时的木兰,才是她真正的巅峰。

    比起杀田横的时候,不知道厉害了多少。

    当日她一剑秒杀四个杀手,最多只用了五成功力。

    当日一招秒杀田横,最多只用了七成。

    而如今的木兰,用了几乎十二成功力,在透支。

    两支剑瞬间触碰在一起,然后仿佛巨大的电光,瞬间将两人猛地弹开。

    苏剑亭仿佛一只大雁落地。

    木兰仿佛一只蝴蝶落地。

    苏剑亭拱手道:“表妹,承让!”

    木兰没有说话。

    苏剑亭道:“表妹,我曾经和晋海伯武痴唐炎比过剑,我输了!他的那一招天外流星,我接不住。试过十次,十次都接不住。”

    然后,他朝着沈浪和木兰拱手道:“妹夫,表妹,告辞!”

    苏剑亭走了。

    木兰一脸冰霜,显得尤其不甘。

    沈浪上前,轻轻将他拥入怀里。

    木兰眼泪滑落,抱着沈浪泣声道:“夫君,我输了。”

    沈浪拿起她的玉手,虎口都流血了。

    而且她的气息非常混乱,很显然刚才那一剑受了一点内伤。

    沈浪亲吻着木兰的手,抚摸着她的秀发。

    木兰道:“我原本不会输的,但是我又要练剑术,又要联马上的功夫,所以才会输给他。”

    此时在沈浪面前,木兰显得非常孩子气。

    但她说的是真的。

    武道分为两种,一种是战场上的,一种是武林中的。

    武林中的武道,适合单打独斗。

    战场上的武道适合于作战。

    一般来说只能专注于一样,比如镇北侯世子南宫协专注于战场武道,晋海伯爵府的武痴唐炎则专注于个人武道。

    木兰将脸蛋紧紧贴着沈浪的胸膛,脆弱道:“夫君,我连苏剑亭都打不过,怎么打得过那个武痴唐炎?若我输给了唐炎,三战就输了一战,或许就会导致我们永远失去金山岛。那我就是家族的百年罪人了。如今我算是看出来了,尽管我没有和唐炎交手过,但我的剑术起码差他两个档次。”

    沈浪很心痛,吻着她的耳垂,柔声道:“宝贝,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木兰柔声道:“夫君,你在我心中是无所不能的。”

    她抬起双眸,点漆一般的美眸含着泪光,如同天上星辰一般迷人。

    沈浪道:“那我向你保证,你和唐炎一战,一定能赢!金山岛之争,我们也必胜!”

    接着,沈浪笑道:“娘子,我有一个想法始终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嗯?”木兰。

    沈浪道:“我要把你培养成天下第一高手,以后谁要是敢惹我,你就帮我打屎他。”

    “好。”木兰用力点头道。

    接着,木兰道:“不过,我怀疑到时候大傻会是天下第一高手,怎么办?”

    沈浪道:“那就让他废掉一半武功。”

    “呃!”

    沈浪低声哀求道:“娘子,晚上沐浴你还关窗户吗?”

    木兰装着没有听见。

    沉默,就是默认不关了。

    沈浪幽幽道:“娘子,我……现在就石了。”

    木兰猛一跺脚,扭头走了。

    最讨厌夫君这样了。

    这么甜蜜的时刻,总是这样耍流氓煞风景。

    人家男女谈恋爱是花前月下,吟诗作对。

    夫君你和我谈恋爱,每天都在飙黄/段子。

    现在好了,曾经纯洁无瑕什么都不懂的木兰,现在什么都懂了。

    理论知识比实战了二十年的母亲苏佩佩还要丰富。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上十年床。

    木兰走了之后,沈浪望着苏剑亭离去的方向。

    到现在为止,沈浪面对过许多敌人。

    基本上没有一战之力,全部都被沈浪碾压弄死了。

    眼前这个苏剑亭,仿佛是一个有分量的敌人啊。

    尽管今天他表现得完全不像是一个敌人,不但彬彬有礼,而且还主动和木兰约战,就是想要提醒木兰,你的武功和武痴唐炎差得很远,这一战你毫无希望的。

    但他越是彬彬有礼,就越是充满优越感啊,就是那种我看所有人都是傻逼的那种感觉。

    还是那个真理!

    比我沈浪会装逼的人,都该死!

    ……

    靖安伯爵府。

    “妈的,都是孙子啊。”靖安伯伍召重大怒。

    哪怕作为贵族,伍召重也是粗话连篇的。

    “镇远侯苏难就是个孙子,就是个小人,就是该千刀万剐的混蛋!”

    “老子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窝囊的侯爵,狗都没有你那么听话啊。”

    “国君一下旨,你就屁颠屁颠去国都赴职,三推三拒不会吗?狗赶着吃屎都没有你那么积极啊!”

    就如同草原上的尸体和秃鹫。

    原本玄武伯爵府这块肉只有三家在吃,新政派,镇北侯爵府,晋海伯爵府,靖安伯爵府还是借着地理位置近,强行冲上去撕咬一口下来。

    其他家都在看戏,心中蠢蠢欲动却不敢冲上去。

    现在好了,镇远侯苏难接旨前往国都赴职,那无非是告诉天下人。

    虽然我和玄武伯爵府是姻亲,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啊,你们尽管动手,不要给我面子。

    而那些老牌贵族唇亡齿寒之下,原本还想要对玄武伯爵府伸出援手。

    现在好了,镇北侯爵府奏请国君,派遣家族私军去南殴国平乱,这等于把刀子递给了国君。

    镇远侯爵府也怂了。

    你们谁敢跳出来,谁跳出来国君就一刀斩下。

    卑劣,不要脸啊!

    玄武伯爵府还没有倒下,就有无数秃鹫盘旋在天空,等着分食金氏家族的尸体了。

    “望崖岛的盐场,我靖安伯爵府要一半。”靖安伯爵寒声道:“这块肉谁敢跟我抢,我就跟谁拼命。祝兰亭子爵是什么东西,阿猫阿狗一样的东西,他也想要来抢肉吃?凭他也配?”

    “去给林灼下令,更加疯狂一些,更加狠毒一些。不要怕死人,不要怕杀人,不要怕打战。不要再隔靴搔痒地骚扰了,可以越境,可以攻击,哪怕引起小规模的战端也不要紧。”

    靖安伯爵府世子伍元化皱眉道:“盐山千户所的军队虽然还算精锐,但是面对玄武伯爵府的骑兵,怕还是要吃亏。”

    靖安伯伍召重沉吟片刻,然后一拳砸在桌子上道:“把家族中的高手秘密调过去,充斥到林灼麾下。告诉林灼一定要以众敌寡,碰到小规模的玄武伯爵府巡逻骑兵,全部吃掉。”

    “抓人!把玄武伯爵府的私军抓得越多越好,然后全部吊起来示众。”

    “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我靖安伯爵府才是最卖力的一个,未来分肉我一定要分一块大的。”

    “是!”世子伍元化道。

    半个多时辰后。

    一支百人的精锐骑士飞奔而出,赶赴玄武城。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一个老牌贵族倒下,会有多少利益啊。

    国君吃大头,我们吃小头,若放过这次机会,靖安伯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上一次东江伯爵府倒下,有多少人吃得脑满肠肥啊,当时靖安伯爵府离得太远了吃不着。

    这次玄武伯爵府就在边上,若是不抢一口肉吃,上天都会看不过去的。

    所以,千万别怪我伍召重吃相太难看。

    也千万别眼红啊,哈哈哈哈哈!

    伍召重看不惯这些老牌贵族已经很久了,你们牛什么牛?

    有封地,有私军就那么了不起吗?

    平时见面的时候,这些老牌贵族一个个脸上装着笑嘻嘻,但是眼中却充满了优越感,对这些新贵族千百般瞧不起。

    现在好了,你们一个个都要倒霉了,死无葬身之地。

    若是不趁机狠狠在你金氏家族的后背捅上一刀,我伍氏家族也不配在这狼群中生存下去了。

    “元化,张翀此时应该在晋海伯爵府,你去一趟。”伍召重道:“直截了当告诉他,我们要玄武伯爵府盐场的一半,不管以后还有谁加入这场盛宴,这块肉谁也不能抢,否则以后他谋求艳州下都督一事上,别怪我给他制造麻烦。”

    世子伍元化道:“要这么直接地说吗?”

    伍召重道:“这个时候就是要直接,你若拐弯抹角,到时候玄武伯爵府倒下大家分肉的时候,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军中的贵族,就算不粗鲁霸道,也要装着粗鲁霸道的。

    “是!”伍元化道。

    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充满恐惧和胆怯的呼喊声。

    “爹!”

    伍召重一皱眉,是他的三儿子,伍元雄。

    这个儿子他是喜爱的,因为读书学问非常好,也中了举人了。

    但是,私生活实在太乱,太放荡形骸了。

    不过,这些都是小节,作为贵族玩几个女人算什么?玩几个男人又算得了什么?

    “又怎么了?”靖安伯伍召重道:“你又闯什么祸了?又非礼了哪个良家女子了?送钱过去堵嘴,不行就送刀子。”

    三儿子伍元雄走了进来,形销骨立,满脸绝望。

    进来之后,他直挺挺跪下。

    伍召重寒声道:“究竟怎么了?不要这么一副窝囊的样子,玩死人了?那也不至于这幅样子,死人就死人了。”

    伍元雄二话不说,直接扒下了裤子。

    他命根子上长满了疮,有梅花,有菜花。

    “爹,儿子完了!儿子完了。”

    “爹,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靖安伯伍召重顿时惊呆了。

    如同一道惊雷在脑子里面炸起。

    整个人,彻底僵硬,浑身冰凉。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伍召重嘶吼道:“你们玩的都是良家女子啊,每次玩之前,都让大夫检查身体,干干净净的才玩啊。”

    三儿子伍元雄大哭道:“我也不知道啊,玩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出事,为何这次就出事了啊。不止我一个啊,五弟也出事了,当时十几个人都出事了。”

    伍召重头皮一阵阵发麻。

    接着,他想起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快,把府里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召集起来,检查身体,看看有多少人中了?”

    “老三,把老五叫进来,你们老实告诉我,府里的女人你们究竟睡过谁?睡过几个人?”

    一个时辰后!

    结果出来了!

    让人不寒而栗。

    让人魂飞魄散。

    整个靖安伯爵府,已经发现染病的,足足有几十人人之多。

    ……

    房间之内!

    一个妩媚美丽之极的年轻妇人跪在地上哭泣,目中充满了惊惶和绝望。

    她就是伍召重最宠爱的小妾,绝对的禁脔。

    现在她也染上了,伍召重亲眼看了,简直让人发指。

    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着他的儿子和自己的小妾有染啊。

    “啊……啊……”

    伍召重疯狂嘶吼。

    无比暴怒!

    小妾抱着他的大腿哭泣道:“夫君,一定能治好的,一定能治好啊。”

    “治,治你娘的x!”

    伍召重拔出刀,猛地斩下!

    杀,给我杀!

    ……

    注:第二更送上,第三更依旧是十点之后,拜求兄弟们支持啊!

    谢谢臭美的流夜的万币打赏,谢谢。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