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区区一个副千户,当然是不敢和玄武伯爵府作对的。

    他的背后肯定是有靠山的,而且是很硬的靠山。

    而且一个武举人就算封官,也很少直接为实职副千户的。

    林默把沈浪出卖了,趁机搭上了和徐光允,张晋的关系。

    但是这一层关系实在太浅了,想要让你通过武举或许可以,但是想要给你一个实职的肥缺,那就是做梦了。

    这位锦绣阁老板林默的儿子林灼,他为什么就这么牛逼呢?

    为什么敢扣留玄武伯爵府的骑兵呢?

    因为他走了和沈浪一样的道路。

    吃软饭。

    沈浪吃的是玄武伯爵府的软饭,林灼吃的是靖安伯爵府的软饭。

    当然,这两个伯爵府是不一样的。

    玄武伯爵府是有封地的老牌贵族。

    而靖安伯爵府则是国君册封的新贵,没有封地,没有私军。

    从此时的权势上,靖安伯爵府更牛逼一些。

    讲真,玄武伯还不愿意招惹晋海伯。

    在天南行省,镇北侯南宫敖是军方第一巨头,而这靖安伯伍召重就是第二巨头,掌管越国数万大军。

    这位靖安伯有三个女儿,两个女儿都貌美如花,长得像是她们的母亲。

    唯独这三女儿,长得实在是有些无法下咽。

    如果用打分制的话,这位靖安伯爵府三小姐伍幽幽最多只能有三分。

    当然就算只有三分,毕竟是军方大佬的女儿啊,还是会有许多人趋之若鹜啊。

    但她有隐疾,从娘胎里面带来的隐疾,而且越长越胖,如今二十三岁了,二百七十多斤。很多大夫断定,这位三小姐以后生不了子嗣。

    整个靖安伯爵府可为她的婚事愁坏了。

    稍稍有点出身的少年,都不愿意娶这样的女子回家吧。

    这个时候,林灼刚刚考上了武举人,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分配的过程。

    眼看着好官位一个一个被人占走了,林灼好急啊。

    但是他根本没有靠山啊,父亲给的钱不知道送出去了多少,都是豆包子打狗。甚至有钱都不知道往哪里送。

    而且已经有风声放出来,他可能会被调去南方守海岛,任百户。

    林灼真是吓坏了。

    那些海岛上可什么都没有啊,水都是带咸的,洗澡都很困难啊。

    而且说是百户,手下不会超过二十人。

    二十几个大男人守住一个孤零零的海岛,上面连一个女人都没有,那到时候发生什么事情谁敢保证啊?

    而且父亲传来书信,说仇人沈浪入赘玄武伯爵府,已经一飞冲天,林家大祸在即。

    于是林灼一咬牙,一跺脚,就去了靖安伯爵府毛遂自荐。

    他长得英武不凡,而且还是武举人出身。

    伍幽幽顿时满意了,晋海伯也满意了。

    就这样,林灼一步登天,成为了靖安伯爵府的未婚夫婿,直接担任了盐山千户所的副千户。

    为了避他锋芒盐山千户所的主官都装着公干离开,去谋求调走。

    如今这位林灼公子返回玄武城担任千户,掌军过千,可谓是衣锦还乡啊。

    一个人忽然发达了,那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办同学聚会,朋友聚会啊。

    若是不能显摆装逼,岂不是锦衣夜行。

    这就如同考上名牌大学要办酒,也是差不多道理。

    前天晚上,林灼千户已经办过了。

    林灼之前的故交同学大部分都来了,足足几十人。

    众人纷纷拍林灼马屁,真是把林灼给爽坏了。

    人生得意莫过于此啊。

    但也有一个巨大的遗憾。

    有一个人没来。

    那就是王涟。

    当然不是因为林灼和王涟关系好啊?

    恰恰相反。

    王涟少年中举,年少得志,天天都在林灼面前显摆。

    哎呀,我王涟十六七岁才中举,越国还有十四岁中举的呢,我真是差得太远了。

    唉!人家做官的起点都在国都,而我竟然只能做一个玄武城的主簿,排名才第四。

    每当林灼听到这些炫耀,真是恨不得将王涟掐死。

    但是,他还不得不陪着笑脸。

    因为,他家是商人啊,他还没有考上武举人啊,他就是要装孙子啊。

    王兄厉害,王兄高才,王兄牛逼。

    这样的马屁,从林灼嘴里不知道说出了多少。

    现在我林灼发达了,牛逼了,衣锦还乡了。

    之前你们欠我的马屁,统统给我还回来。

    之前你们吃了我多少跪舔,也统统给我吐出来。

    王涟兄,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地想你。

    若没有你,我的装逼和显摆是不完整的啊。

    林灼对王涟真是念念不忘。

    于是他想办法打听王涟的消息,得到了统一的回复。

    王涟人间蒸发了。

    他陷害沈浪不成反被捅,被剥夺了功名。

    最关键是他睡了柳无岩的小妾,给城主戴了一顶绿帽子。

    所有人都判断,王涟大概已经被柳无岩偷偷灭了。

    因为柳无岩城主那个小妾,也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

    当然在林灼的小本子上,王涟只是排名第二。

    排名第一的仇人是沈浪。

    两个原因,第一沈浪娶了林灼的梦中情人金木兰。

    夺妻之恨啊!

    虽然金木兰和我没有说过一句话,但这也不妨碍我白日做梦啊,在脑子里面我已经幻想娶他一百次了。

    又是一个迷恋金木兰的,没有办法,沈浪情敌满天下。

    第二个原因,沈浪和林家有仇。

    是沈浪和林家有仇,不是林家和沈浪有仇。

    当田横死的那天晚上,锦绣阁林老板林默几天几夜未眠,吓得魂飞魄散,几乎连遗书都写好了。

    林灼当时虽然中了武举人,但是官职没有分配下来,传言要去守鸟不拉屎的海岛。

    到那个时候,沈浪若是派人陷害他,又该怎么办?

    所以不仅林默,就连林灼也整日担惊受怕,唯恐受到沈浪的报复。

    这也让他下定了决心。

    你沈浪会吃软饭,难道我林灼就不会吃吗?

    于是,他就成为了靖安伯三小姐伍幽幽的未婚夫婿。

    然后,他也牛逼了。

    当日他拜见岳父大人问了玄武伯爵府如何,靖安伯说了一句,冢中枯骨,命不久矣。

    他又问那沈浪呢?靖安伯说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于是,林灼心中有底了。

    国君的信号一发出,林灼雄赳赳杀回了玄武城。

    他和李文正一拍即合,制造了一起玄武伯爵府骑兵当街撞死人的惨案。

    并且,林灼直接将十几名玄武伯爵府的骑兵扣押下来,关入大牢之中。

    我林灼不但是在报复敌人,也是为国君分忧啊!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声音。

    “大人,玄武伯爵府姑爷沈浪求见!”

    ……

    在军营的偏厅中,林灼接见了沈浪。

    沈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玄武城有名的青年俊杰。

    然后脑子幻想着,他被近三百斤伍幽幽压在下面是什么画面。

    顿时有点不寒而栗。

    都是吃软饭的,沈浪这一碗是世间罕有的美味佳肴。

    而林灼吃的就是一盆猪油啊,男人饿了吃一口冷猪油还没什么,吃一脸盆下去,那真是要死人的。

    为了荣华富贵,这位真是够拼啊。

    沈浪道:“林灼公子,替我向靖安伯问好。”

    林灼淡淡道:“沈浪姑爷这话我不好带,毕竟你只是一个赘婿主动向我岳父这样一个朝廷重臣问好,不合适吧。如果是金木聪和金木兰说出这样的话,比较恰当。”

    真是迫不及待,一上来就装逼打脸啊。

    我林灼面对你沈浪还是有优越感的,你只是伯爵府的一个小赘婿,而我是真正的女婿,并且我还是一个掌握兵权的权贵女婿,接下来前途如锦。

    况且,我在的靖安伯爵府也比你玄武伯爵府牛逼。

    沈浪道:“李文正死了。”

    林灼一愕,欲言又止。

    李文正私通何妧妧的事情在国都传得沸沸扬扬了,但是这话他不能说出口。

    沈浪道:“所谓玄武伯爵府的骑兵冲撞无辜百姓,这件事的真相不重要对吗?”

    林灼点头道:“对,真相都不重要。”

    不是每一个案子都要弄个水落石出的。

    沈浪道:“请林大人释放我玄武伯爵府的那些无辜骑兵。”

    林灼摇头道:“不行,他们犯下了天大的罪行,当街践踏百姓致死,我当然要问出幕后主使,然后递交给太守府,今天晚上就动刑审问。”

    沈浪道:“你千户所,没有动刑的权力吧。”

    林灼道:“玄武伯爵府骑兵踩死人的那一条路,归我盐山千户所军官,而且踩死的几个人中有我麾下将士的家属,我怀疑这是一宗谋杀。为了给我麾下讨回一个公道,当然要动刑审问。”

    沈浪没有说话。

    林灼道:“听说这支骑兵为首的是一个女子,名字叫金剑娘,长得还很美丽,我真是不忍心辣手摧花啊。”

    沈浪道:“林灼兄,那要怎么样,你才肯释放我玄武伯爵府的这支骑兵呢?”

    林灼道:“两条路!”

    沈浪道:“愿闻其详!”

    林灼道:“第一条路,当然是金木兰率领伯爵府的大军直接杀过来,把人劫走。当然这就是谋反了,相信我岳父和张翀太守做梦都会笑出来吧。”

    沈浪道:“那第二条路?”

    林灼道:“你想我求情请罪,向我的父亲请罪。不需要你跪下磕头,只需要当众鞠躬拜下就可以了。”

    沈浪道:“明明是你父亲出卖了我,我从未又过冒犯他的地方吧。”

    林灼道:“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他老人家担惊受怕,田横死的那天,他老人家连遗书都写好了,还让我躲在国都不要回来。你可知道我当时是何等之耻辱?”

    “有仇不报非君子。”林灼淡淡道:“沈浪,你一个赘婿尚且知道报仇。我堂堂靖安伯爵府的女婿,又如何不懂得这么一点?这个世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玄武城内,大概只能容得下一个强大的年轻人。我们两个人中,总有一个人要低头的,你说不是吗?”

    难怪这个林灼自信心十足。

    玄武伯爵府是国君的眼中钉,肉中刺。

    而靖安伯则是国君的心头肉了,嫡系心腹。

    虽然没有封地,没有私军,但掌握着几万大军的靖安伯伍兆,确实有些藐视玄武伯金卓。

    在他眼中,玄武伯爵府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双方是阶级敌人,靖安伯是国君的打手,而林灼则是靖安伯爵的打手。

    他对沈浪下手,理所应当。

    林灼道:“沈浪,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只需向我和父亲躬身拜下赔礼道歉,就可以带走玄武伯爵府的十几名骑兵。否则过了明日,那个金剑娘和十几个骑兵的下场,就不好说了。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讲,玄武伯爵府连自己的士兵都保不住,颜面尽失的。”

    沈浪朝着林灼笑道:“我回去考虑考虑,明日给你答复,如何?”

    林灼道:“好,我也去准备一些黄纸,爆竹。找来一些宾客,好见证你我一笑泯恩仇的过程。”

    然后,沈浪离开了!

    见到沈浪垂头丧气的样子,林灼真是好痛快啊。

    哈哈啊哈哈!

    你沈浪也有今天啊。

    有靠山就是了不起,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沈浪你的靠山不如我啊!

    而这个得意的时候,林灼就尤其想念王涟。

    王涟兄,你究竟在哪里啊。

    我真的好想你啊。

    当年我拍了你多少马屁,你在我面前显摆了多少次啊。

    此时,林灼的心腹飞奔而来。

    “主人,打听到一些消息。”

    林灼道:“说。”

    那个心腹道:“当日张晋大人订婚宴,王涟出丑离开之后,中途被人劫走。而宴会当场,有人见到柳无岩城主向心腹武士使了一道颜色,然后那个高手就匆匆离去了。”

    林灼道:“王涟果然是让柳无岩抓去,真希望他别死啊!”

    ……

    林灼的这一击非常突然,让玄武伯爵府有些措手不及。

    国君的信号一下来,果然这些人纷纷扑咬上来,几乎算是撕破脸皮一般。

    就连靖安伯这样的军方巨头也忍不住了,争做国君的马前卒。

    这个时候,玄武伯爵难道率领大军杀过去?

    那就是谋反啊,东江伯爵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还尸骨未寒呢。

    林灼一个副千户之所以有恃无恐,完全是背后站着靖安伯啊。

    而且还有一个更不好的信号。

    靖安伯和张翀,隐隐有联手的趋势了,再加上北边金氏家族的世仇晋海伯爵府。

    这是上演十面埋伏吗?

    不过对于沈浪,破解这一招,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

    ……

    那个秘密房间内!

    自我阉割的王涟,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宫的痛苦了。

    他根本就看不上那二两肉带来的快活,他升华了。

    因为,他感受到了十倍,百倍的快活。

    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当然,并不是他成为o了。

    而是因为,他对沈浪给的致/幻/剂上瘾了。

    这玩意比任何du品都厉害。

    那种飘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身处宇宙之中,仿佛灵魂出窍。

    真是太爽了。

    比起这美妙的滋味,男女的那点事有算得了什么啊。

    我王涟都要成仙了啊。

    这半个月,王涟每天都要成仙一次。

    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

    每天就只有成仙的那一个时辰是最最美妙了。

    为了成仙的那一刻,为了沈浪赐下神药,他什么都愿意做。

    只要有了神仙药,给个皇帝都不换。

    或许每一个瘾君子,都是这样的。

    只为成仙,别无所求。

    沈浪来到了王涟面前。

    阉割掉后,他竟然皮肤竟然白皙细腻了许多,瘦了许多,还多了几分雌性的气息。

    他体内的各种病毒,已经开始发作了,所以每一次出恭的时候有些难耐。

    但身体表面,好像还没有发作出来。

    “恩公,恩公……”见到沈浪出现,王涟谄媚道:“您这是给我送神仙药来了吗?”

    沈浪道:“对,而且从明天开始,我给你得到神仙要增加三成。”

    王涟无限狂喜道:“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沈浪道:“王涟,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

    王涟叩首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沈浪道:“你的老朋友林灼回来了,他成为了靖安伯爵府的女婿,发达了,他非常非常想念你。”

    王涟已经吸坏了的脑子顿时恢复了一点点清明,道:“他这是想要在我面前显摆吧,之前他在我面前如同狗一样的跪舔,如今发达了,就想要我去跪舔他了。”

    这个时候的王涟,双目中露出了一丝怨毒。

    之前跪舔我的人,凭什么能够发达,凭什么混得比我好?

    沈浪道:“他既然那么想要见你,你不如给他一个惊喜,去见见他。然后晚上喝个小酒,不小心喝得大醉,神智全无。”

    沈浪停顿了片刻,继续道:“然后你趁机让林灼把你睡了,第二天早上你要尖叫,让所有人都看清楚,林灼玷污了你。”

    如果那个时候,靖安伯爵府的人恰好看到这一幕,应该非常过瘾精彩吧。

    顿时,王涟头皮一阵发麻。

    哪怕他脑子已经吸坏了一半,也深深感觉到,恩公还是那么歹毒啊!

    ……

    注:第二更五千字送上,起床就码字到现在。我去吃点东西再继续码字,晚上十点左右更新第三章。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