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浪想要弄死李文正很容易,不知道有多少种办法。

    但是想要让国君推翻自己的旨意除掉李文正,真的就非常非常难了。

    这个阴谋,沈浪差不多半个月前就开始布置了。

    因为国君不愿意处死李文正,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所以沈浪必须要有后手。

    半个多月的时间,算是很充裕,但也非常赶。

    诸位难道没有发现,自从订婚宴的第二天也就沈浪灭王涟之后,金晦就不见了吗?

    他奉命进入国都办事了。

    他不是一个人去的,带了几十个人,而且还带了一笔数量庞大的金币。

    沈浪害人,从来都是天马行空,让人摸不着方向,更是防不胜防。

    那么,他是如何让国君将李文正凌迟的呢?

    这话要从去年说起了。

    当时李文正刚刚中了二甲进士,春风得意。

    而国都有一个名/妓大家,名字叫何妧妧。

    此人琴棋书画都非常精通,在整个国都的花魁榜中能够排进前十。

    而且长得花容月貌,尤其出名的是她的小蛮腰,让人神魂颠倒。

    这种花魁的客人都很高端的,一般有钱的商人甚至都不好见到她,达官贵人和清贵的书生才是她的常客。

    她可是卖艺不卖/身的花魁,讲究的就是一个逼格。

    每一科的会试殿试之后,高中的那些青年才俊最好的庆祝方式是什么?

    当然是逛青/楼啦。

    当然了,这里的青年才俊指的是二十到四十五岁之间。

    超过四十五岁男人,有些还生龙活虎,比如看这本书的诸位恩公们就是以后超过这岁数还龙精虎猛。

    但有些男人,尤其是天天趴在那里看书,到了四十五岁之后才高中的男人,通常已经不举,逛不动青楼了。

    李文正高中进士才二十八岁,当然阳气还比较旺,所以对逛青/楼这种风流名士的行为趋之若鹜。

    他一见到花魁之一的何妧妧,顿时就有些魂飞魄散。

    好吧,他见到木兰更魂飞魄散。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见到绝色美人都魂飞魄散,人之常情。

    隔壁吴老二还见谁都哆嗦呢。

    当时足足有十几个进士来求见何妧妧。

    于是当然是写诗咯,谁写的诗最好,谁就能够成为何妧妧的入楼之宾。

    不是入幕之宾,更不是入体之宾啊。

    那一天李文正真的是憋得太狠了,骚/性大发。

    竟然写出了一首超级好诗,一下子力压群雄,把得头魁。

    诗曰: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龙游曲沼。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不得不说,这首诗写得极好。

    可见当时李文正确实是被何妧妧大家所惊艳到了,所以才成就了这篇杰作。

    李文正的这首《美人诗》立刻受到了何妧妧的青睐,邀请他上了阁楼,喝了一顿酒,并且为他演奏了一曲。

    这件事情他至今都引以为傲,甚至比中二甲进士还要骄傲

    因为中进士只是打败了一群举人,那天晚上他可是打败了十几个进士。

    不仅如此,何妧妧大家还把这首《美人诗》抄写了下来,挂在她的闺房之内。

    当然了,那天晚上李文正与何妧妧仅仅只是喝酒了而已,没有做别的任何事情,别说一亲芳泽了。

    人家何妧妧大家暂时还瞧不上你一个二甲进士,你李文正出身又不好,等你混到位高权重时,人家都已经人老珠黄了。

    之后李文正再去拜访的时候,人家何妧妧第一次推脱说不太舒服,第二次推脱说身子不太方便。

    这还让李文正好一阵沮丧,第一次认清自己的阶级地位。

    于是更加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位高权重。

    排名第九的花魁何妧妧和李文正之间的故事,其实就到此结束了。

    中了进士之后,接下来就是侯官了。

    这是很难熬的,哪怕你李文正是二甲进士,但没有靠山,出身不好,牛逼的位置都轮不上你的。

    李文正就足足等了几个月,也没有好的官职。

    这个时候,他就要想办法刷名声啊。

    于是,他决定出书《李文正诗集》。

    只不过李文正的诗集和沈浪的《金x梅之风月无边》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销量差得老远了。

    他花了好大一笔钱出了这本书之后,结果当然扑街了。

    谁蛋疼得买一本诗集回去读啊,这些诗应该从那些妹子嘴里念出来才有味道啊。

    看文字,有个鸟意思啊。

    卖不出去,李文正就办法把这本书送出去。

    人家收下这本书的时候,千万般夸奖,说一定拜读大作,而且读书之前还要焚香沐浴。

    但是转身之后,人家就将这本书放在书架上束之高阁。

    又不像是沈浪的这本《金x梅之风月无边》,人家读得美滋滋,三五遍都看不够。

    所以,他靠这本诗集也没有成功刷出名声。

    之后,他卖/身投靠一位大佬,终于当上了银衣巡察使,这就表过不提了。

    这些就是李文正在国都的几乎所有重要信息。

    一般人看到这些信息,想必也找不到任何破绽吧,更加不可能将他害死。

    但是沈浪,立刻挖到了一丝缝隙。

    李文正写过一首诗给何妧妧,国君喜欢美人,喜欢诗词。

    然后,一个阴谋瞬间就诞生了!

    尽管这个阴谋的成功率其实只有五六成左右,但他还是立刻付之于实施。

    第一步,沈浪让人卖了一首诗词给何妧妧,超级超级牛逼的诗词,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当然,这里我就不把这首词抄出来了啊。

    因为它实在被太多作者抄过了,包括我在内,再抄出来我怕你们会吐。

    这首词不愧是千古绝唱,实在是太惊艳,太牛逼了。

    何妧妧唱出这首词后,顿时在花魁大会上瞬间脱颖而出,从第九名飙升到第一名。

    而前三名的花魁,都能够进入王宫为王太后的寿辰表演。

    第二步,沈浪设计了一套超级性感,又超级华丽的裙子,让人给了何妧妧,让他在宫中表演的时候穿。

    王太后寿辰的那天晚上,何妧妧表演无比成功。

    她又唱了一首词,依旧是沈浪让人卖给她的,依旧是一首超级牛逼的千古绝唱。

    她的诗词再一次惊艳全场。

    她的裙子,尤其是她的小蛮腰,更是惊艳了所有人,包括国君。

    第三步,沈浪让人花钱买通了画师,于是那天晚上王太后寿辰图中,何妧妧无比的耀眼性感,掩盖群芳,简直就是鸡立鹤群。

    国君宁元宪是个什么人?

    风流,自恋,自持才华横溢。

    何妧妧如此美丽,如此性感,诗词才华又如此惊人?

    看到这幅画作之后,他的内心更加蠢蠢欲动。

    于是,国君询问,此女可还清白?

    下人回复说何妧妧身子清白,从未有过入幕之宾。

    于是,国君秘密让人把何妧妧召进宫中,睡了!

    当然何妧妧毕竟是名妓大家,肯定是不会纳为妃嫔的,但国君也绝对视为禁脔。

    但是那天晚上,何妧妧没有落红!

    没见血啊,那就不是处啊。

    国君非常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何妧妧泣声如血,向天发誓自己是清白的,纯洁无瑕的。

    至于为何没有落红,她真的不知道,或许是因为骑马?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文正的扑街诗集莫名其妙地火了起来。

    因为李文正出名了,他在玄武城的丑闻传到了国都。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嘛,顺带着他的诗集也小火了一把。

    有人汇报国君,李文正诗集中有一首诗,竟然是歌颂何妧妧的,而且这首诗此时就挂在何妧妧的闺房内。

    接着有人传闻,李文正那首《美人诗》打动了何妧妧,于是成为了他的入幕之宾。

    何妧妧的第一次,就是交给李文正的。

    国君暴怒!

    立刻派人去调查李文正的住处。

    结果,找到了一张何妧妧的美人图,上面还有一些莫名的印记斑痕,仿佛画地图一样。

    闻起来还有一股臭鸡蛋的味道。

    不仅如此,在李文正的住处还搜到了一条丝巾,上面有一片落红,呈现暗红色,应该有些岁月了。

    关键这丝巾上还绣着一朵流泪的玫瑰花,这是何妧妧的专用丝巾啊。

    实锤了啊!

    铁证如山了啊!

    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国君的愤怒。

    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和别人说啊。

    好你个李文正啊,寡人的女人你也敢睡?

    这是提前给寡人戴了绿帽?不仅如此,还查抄出了一堆充满怨怼的诗句,暗讽国君昏聩有眼无珠,不能把好的官职留给有才的人,让人壮志难酬。

    最最关键的是在床下挖出了一个扎满银针的小人,上面的生辰八字竟是太子,这就罪大恶极了,你李文正投靠了二王子竟然对太子进行诅咒?不就是之前你去拜见太子,他说了一句此人行止不端,让你李文正几个月等不到一个官职嘛。

    但这个时候,给李文正的旨意已经发出来了啊。

    不杀,不剥夺官职,不剥夺功名,仅仅只是罚俸一年。

    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

    就这么忍了?怎么可能?

    于是,他派出黑水台高手,没有旨意,没有罪名,直接将李文正就地处死,凌迟处死。

    之后,就直接说李文正暴毙了。而且这样也不影响政/治信号,毕竟公开旨意是罚俸一年,而且死后给予一定名誉和哀荣便是。

    这就是沈浪阴谋的整个过程!

    李文正根本就没有和何妧妧睡过,半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

    他房间里面有何妧妧的画像是真的,但画像上的斑痕地图就是沈浪让人伪造的了。

    还有何妧妧丝帕上的落红印记,当然也是沈浪伪造的。最关键李文正床下埋的诅咒太子的那个小人也是沈浪所为。

    还有何妧妧的保鲜膜为何不见了?国君宠幸她的时候,为何没有落红。

    这……也是沈浪派金晦所为。靠的是致/幻/剂和细长小刀用手术方式取掉了,半个月前就完成了,醒来没有任何发觉,只有一点点不适。

    这样十来天后她侍寝国君,当然不会有落红。

    沈浪的整个阴谋天马行空,歹毒无比。

    最关键就在于诅咒太子的小人,这小人是真的,字也是李文正写的,只不过沈浪将二者合二为一。

    面对沈浪这种人,你别说有破绽,就是有缝隙都不行。

    哪怕一丝缝隙,他都能给你疯狂撕扯开一个巨大的伤口,然后将炸药埋进去,将你炸得粉身碎骨。

    关键你临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当然,这个阴谋能够成功七成在于智慧,三成在于时机和运气。

    还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李文正的命不值钱,是一个草根,随意可以碾死。

    你换成唐允?哪怕换成金木聪这个肥宅,就不是想杀就杀了。

    ……

    “沈浪,你究竟做了什么?你究竟使了什么诡计,竟然让国君杀我?”

    “沈浪你告诉我,让我死个明白!”

    李文正拼命地嘶吼,拼命地挣扎。

    沈浪好难过啊。

    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装逼啊!

    明人不装暗逼。

    他好不容易设计的一个阴谋大功告成了。

    但是……却不能说出来。

    这和锦衣夜行又有什么区别啊?

    好难受啊!

    当日沈浪成功入赘玄武伯爵府后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穿着锦衣,坐着马车会村里装逼显摆了啊。

    现在他完成了这么牛逼的事情,竟然也无处述说。

    真真是要憋死个人哩。

    李兄,我也很想告诉你啊,但是……这是不能说的秘密啊。

    要不然我写在纸上,以后烧给你?

    “沈浪,你告诉我啊,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李文正喉咙直接喊破了。

    沈浪一脸无辜道:“李兄,我……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莫呀?你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我哪里害你了呀,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呆在家里和娘子鬼混,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害你啊。”

    “不信你看看我眼圈,不信你看看的的腰,完全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啊。”

    沈浪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的黑眼圈,敲打自己酸痛的腰。

    那个黑水台的千户忍不住朝沈浪望来一眼。

    还真是如此,一看就知道身体虚了。

    真是少年不知xxx,老年望xxxx。

    又看了木兰一眼,顿时释然了。

    有这样的娘子,谁都会虚成沈浪这样子的。

    李文正心中清楚地知道,这是沈浪害的。

    他拼命大吼道:“黑水台的几位大人,你们告诉国君,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沈浪的阴谋啊。”

    黑水台的千户淡淡道:“你想多了,你以为他是神吗?”

    李文正嚎哭道:“真的是他害我的,真的是他的阴谋啊。”

    “啊……啊……啊……”

    这就是传说中喊破喉咙也没有人相信了。

    李文正被拖进大马车内,开始凌迟。

    国君旨意,马车一路奔驰,一路凌迟。

    一定要让李文正进入国都之后,才能彻底死去。

    所以一边凌迟,一边喂参汤吊命。

    片刻后,大马车里面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已经开始动刑了。

    国君的恨意,还真是强烈啊。

    任何言语也无法形容李文正的绝望。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

    沈浪,我艹你娘啊!

    真是太凄惨了。

    ……

    房间内,沈浪又在唱歌。

    “无敌是多……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多么空虚?”

    木兰咬着牙,忍得好辛苦。

    终于木兰道:“夫君,你一首歌唱三十九遍我没有意见,但是能不能不要只唱这两句啊。”

    沈浪无奈道:“娘子,我就会这两句啊。”

    木兰终于大发雌威道:“那你不许唱了,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地等着吗?”

    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吗?

    我很擅长的。

    于是沈浪安安静静地端坐在那里,等着消息。

    李文正被凌迟了,相信那个盐山的千户应该怂了吧,应该将木兰手下的金剑娘还有十几名骑兵释放回来了吧。

    两个时辰前,金忠就带人去盐山千户所要人了。

    区区一个千户所,还不敢和玄武伯爵府作对的。

    安静了大约两分钟,沈浪觉得过了好久啊,他忍不住道:“娘子。”

    “怎么了?”木兰道。

    沈浪道:“我出一个谜语让你猜好不好?”

    “不好。”木兰道。

    用她的眼睫毛都可以想得出来,这位夫君的谜语会是什么类型的。

    肯定不会脱离下三路,要是号不住夫君的脉,她就不当兽医了。

    “哦。”沈浪扭过身去生闷气。

    “唉!”木兰叹息一声道:“好吧,什么谜语,你说。”

    木兰真的很无奈啊,明明他是夫君,却每次都要我去哄他?

    沈浪兴奋道:“我胡乱想了一首乱七八糟的歪诗,里面蕴含着我无比真实的心声,我每日每夜都在心中呐喊这四个字,娘子猜猜看。”

    木兰道:“行!”

    沈浪幽幽念道:“浑浑噩噩找白头,娘子施舍心良善。本日心生又一变,倾心相对明月下!”

    果然是一首歪诗。

    木兰开始绞尽脑汁,开始猜这个谜语。

    这是四个字的谜语。

    木兰是很聪明的,很快找到了破解之法。

    猜到前三个字的时候,木兰的表情还是正常的。

    这三字分别是:我,好,想。

    但猜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木兰脸色红透,顿时咬牙切齿。

    粉拳蠢蠢欲动。

    金氏家训,我不能打夫君,我不能打夫君。

    因为,最后那个字的谜底是:昆。

    而就在此时,金忠进来了。

    “姑爷,小姐,盐山千户不在,是副千户扣押了我们的骑兵。”

    木兰道:“副千户?区区一个副千户,竟敢私自扣押我们的骑兵不放人?”

    金忠道:“对,而且他坚决不肯放人!他说想要放人可以,让姑爷亲自去求他。”

    沈浪立刻把昆扔在一边,寒声道:“这个副千户是谁?他不想活了吗?“

    金忠道:“他两日前刚刚上任,说来您也认识,就是那个您曾经卖染料配方锦绣阁老板林默的儿子林灼。他刚刚中了武举不久,上任盐山副千户。”

    竟然是他?真是冤家路窄啊。

    那个林默得到沈浪的金黄色染料配方后,立刻将沈浪出卖给徐光允,差点将他害死。

    所以,他也在沈浪仇人名单中。

    但比起田横和徐光允来说,林默的分量太轻,所以他的名字没有上墙。

    在此时沈浪眼中,这林默更是一个小人物了。

    而且在接下来让徐光允破产的计划中,沈浪还要利用到这个小人物。

    所以,沈浪就让他苟活到现在。

    然而没有想到,沈浪没有去报复林默,对方反而找起他的麻烦了。

    沈浪不气反笑道:“他是疯了吗?一个商人的儿子,区区一个副千户,竟敢和我作对?他亲口和你说,让我去求他放人吗?”

    金忠道:“对!他说让姑爷亲自去请求他放人,他才考虑一二。”

    沈浪眯起眼睛,来到这个世界后,沈浪还真的没有做过一件事情。

    杀人全家!

    ……

    注:第一更五千多字送上,这章写到凌晨五点钟,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我去睡几个小时再起来码字。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