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然而……

    木兰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好像没有发现沈浪?

    两只眼睛的对视,仿佛是一对空。

    她扫射到外面黑漆漆的一片后,又将目光移开了。

    沈浪在墙上蛰伏了下来,幸亏小爷穿着黑色的夜行衣,带着黑色的面罩。

    隐藏在这一片黑夜之中,是不容易被发现……吗?

    接下来,木兰仿佛陷入了犹豫。

    大约七秒钟后,她还是从浴桶里面走了出来。

    瞬间,沈浪鼻血真的要出来了。

    整个灵魂都被沉沦了,那是我的……娘子啊。

    很快,美景消失了。

    因为木兰进入内间换衣衫。

    沈浪赶紧沿着梯子,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到房间内。

    直接脱下夜行衣,摘掉脸上的黑色面具。

    深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气定神闲地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院子里面,他遇到了娘子。

    不知道为什么,娘子好像脸有点红。

    不过也正常,刚刚洗了热水澡嘛。

    看看我浪爷,在围墙上读书半个时辰都不脸红。

    “夫君,赶紧去接旨吧。”木兰的神情中带着些许的担忧。

    ……

    在伯爵府大厅内。

    沈浪见到了从国都来的宦官。

    不知道这宦官什么品级,沈浪也没有去关心。

    因为这宦官态度臭得很,下巴朝天,满脸冷漠的样子。

    被阉割了还那么?你有那玩意吗?

    那个宦官冷冷瞥了一眼,他传旨多了,哪一次对方不是战战兢兢啊。

    唯独眼前这个小白脸不但态度散漫,而且还一直盯着我全身看,尤其还朝他没有的地方看。

    “沈公子,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国君圣旨还慢吞吞,让吾等了这么许久,你这是藐视杂家吗?”宦官冷冷道。

    沈浪赶紧上前,给了一个钱袋子,讨好道:“公公息怒,这点钱您拿去吃茶。”

    那个宦官接过钱袋,发现沉甸甸的,里面起码有上百金币吧。

    玄武伯爵府出手这么惊人阔绰?

    没有想到啊,竟然发了一笔意外之财。

    这宦官大喜,心中却又冷笑,真是什么都不懂的土豹子。

    你以为给了钱就不打你脸了吗?幼稚,可笑!

    然后,这位宦官态度稍稍好了一点,瞥了一眼沈浪道:“国君有旨,跪!”

    “国君昭曰,沈浪检举沙矜谋反有功,赐予太学监生出身!”

    就完了?这么短小无力,而且后面也没有钦此?

    沈浪知道,中国古代帝王的一些圣旨后面也没有钦此二字。

    其实,这代表了某种态度,不太友好的态度。

    然而,听到这个圣旨后,屋后的伯爵大人面孔猛地一冷。

    木兰脸色也瞬间变得冰寒起来。

    凭什么啊?我夫君这样才华横溢,国君你凭什么这样作贱他?

    我夫君写的书已经风靡整个天南行省,而且很快就要风靡整个越国了。

    所有人都拍案叫绝,你竟然如此羞辱于他?

    “接旨吧。”这个宦官冷淡道。

    沈浪上前接过国君的圣旨。

    然后,那个宦官走了,准确说是迫不及待地走了,因为他要去仔细看清楚,沈浪究竟给他送了多少钱。

    玄武伯走了出来,拿过国君的诏书,脸色越发难看。

    太学的监生,而且还是例监。

    这什么意思?

    无异于指着沈浪的鼻子说,垃圾!

    最优秀的读书人当然是通过科举考上举人,考上进士做官。

    但有些人考不上进士或者举人,又想要功名怎么办呢?

    那就进太学读书吧,这个时候的太学还是不错的。

    因为,一开始太学招收的都是贵族高官子弟。

    之后一些有钱的商人也纷纷托关系把自己的儿子送进太学镀金。

    这下子太学的那些贵族学生不同意了啊。

    你们这些贱民算什么啊?有几个钱竟然还想要和老子同一个学校?

    但是朝廷又不愿意失去这笔财源啊,于是又另外开了一个国子学,所有的贵族和高官子弟进入那里读书了。

    于是太学就成为了有钱人给家族子弟刷文凭的地方,里面已经完全乌烟瘴气了。

    所以毫不客气地说,太学里面的学生八成都是不学无术的垃圾。

    现在连街上骂人都会有这么一句,你家是太学的,你们全家都在太学读书。

    而此时,沈浪就成为了里面的一员。

    关键是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国君竟然派人专门来传旨。

    这个信号,非常之不好啊。

    国君几乎是一个耳光狠狠扇在了玄武伯爵府的脸上。

    关键沈浪和玄武伯这次是真的有功劳啊,不但挽救了宁萝公主的性命,而且提前揭发了矜君的阴谋。

    尽管有点打脸,但终究是有功的啊。

    没有想到,这位国君直接一掌拍下来了。

    而且你还要谢恩,毕竟国君这可是赏赐啊。

    “咱们的这位国君,真是刻薄啊。”沈浪笑道:“岳父大人,抛弃幻想,准备战斗吧。”

    玄武伯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沈浪笑道:“我们大概还有五六天的安静时光。”

    “好好享受这五六天的安静和悠闲吧,接下来我们又要战斗了。”

    “我又要去害人,又要去杀人,又要去打脸了。”

    “我这么一个善良的人,最不爱的就是报复和害人,我最喜欢与人和平相处。都怪这世道,活生生把我逼良为鳝。”

    岳父走了,娘子也走了。

    他们非常有默契的,每当沈浪说骚话的时候,他们就默默离开。

    还是岳母大人最好,总是会迎合,非常懂得商业胡吹。

    沈浪回到自己的院子,木兰也跟了进来。

    沈浪望着墙壁上的仇人名单发呆,手中的笔蠢蠢欲动。

    “夫君,你别乱来啊。”木兰柔声道。

    知夫莫若妻,木兰知道沈浪此时想要把国君的名字也写在这面墙壁上。

    沈浪道:“不,我要把国君名字写在上面。”

    木兰急道:“夫君,真的不可以,被人看到会惹祸的。”

    沈浪道:“不,我一定要写,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受过这样的欺负。不管是谁,只要得罪了我,他的名字就一定会出现在这面墙壁上。”

    然后,沈浪杀气腾腾地把两个字写在墙壁上。

    郭靖!

    位面之外的郭大侠一脸懵逼,为啥啊?

    ……

    沈浪说了。

    接下来的五天是难得的安静和悠闲。

    之后,他又要开启疯狂打脸的历程了。

    所以,这段时间当然要好好嗨皮一下。

    第二天夜里,沈浪又爬上围墙读书了。

    很巧,木兰又在绣楼上沐浴,窗户依旧是开着的。

    只不过这次她一直坐在浴桶里面没有起身。

    只有沐浴完毕后,她站起迷人娇躯,背对着沈浪出了浴桶。

    这一刻。

    沈浪再一次热血沸腾。

    娘子的身材真是……太火了啊。

    穿着衣服火爆。

    不穿衣服,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得,如同地狱魔女一般,吸取男人的阳魂。

    当天晚上,沈浪不得不起床三次。

    ……

    第三天晚上,木兰又又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沐浴。

    沈浪沿着梯子再往上爬围墙的时候,双腿都有点颤抖。

    然后,他又又一次欣赏到了世界上最迷人的画面。

    这天晚上,沈浪起床了两次。

    第四天……

    沈浪眼圈都黑了,手臂和腰一起酸痛。

    他心中几乎在哀嚎,娘子你今天还要沐浴吗?

    夫君我的腰有点受不了了啊,营养跟不上了。

    但是,绣楼最高那一层的灯火再一次亮了,再一次水雾缭绕。

    沈浪心中的魔鬼又蠢蠢欲动。

    偷窥这种事情是会上瘾的啊。

    稍稍挣扎了半秒钟,沈浪再一次扶着腰,沿着蹄子爬了上去。

    双腿都是软的啊。

    然而等爬上围墙之后,透过窗户,再一次看到了绝美无双的木兰。

    那个和白天穿衣服完全不一样的木兰。

    沈浪再一次如痴如醉,魂飞魄散。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迷迷糊糊开门走了出来。

    是小冰。

    今天晚上小冰故意穿得比较薄在沈浪面前晃,结果她发现姑爷竟然没有用流氓的眼睛看她。

    这让她好伤心,于是气愤之下,糖水喝多了,睡到半夜起来小解。

    唉,真不是沈浪不想看她啊,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小冰迷迷糊糊走到院子,想要去茅房,但是还要走几十米,顿时觉得没有勇气。

    于是犹豫半秒钟,小冰就在蹲在院子里面的大树下就地解决了。

    然后,小冰忽然发现了围墙上有人偷窥。

    “啊!”顿时惊呼一声。

    但很快,她认出了那个身影是沈浪姑爷。

    尽管姑爷带着黑色面具,穿着黑色夜行衣,但就算烧成灰她也认得出来。

    因为天下谁还有这么帅的身影啊。

    连猥琐偷窥的时候都这么迷人。

    于是,刚刚惊呼一般的小冰立刻捂住了小嘴。

    但是,她惊呼了一半的声音,还是惊了很多人。

    沈浪被吓了一跳,脚下一空,直接踩碎了好几片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响。

    木兰也受惊了,飞快朝着外面望来,本能地捂住了胸口。

    紧接着,院子里面的许多烛火亮起,十几个侍女打开了窗户。

    “喵,喵……”沈浪在围墙上赶紧趴伏下来躲着,学了几声猫叫。

    别提有多响了,而且还是没有被骟过的那种公猫。

    这十几个侍女朝围墙上望来一眼。

    “看什么看,一只野猫吓了我一跳而已。”小冰雌威大作。

    顿时,十几个侍女纷纷关上窗户,吹灭烛火。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小冰狠狠瞪了沈浪一眼,低声嗔道:“姑爷,你真是讨厌死,竟然半夜蹲在偷看人家,人家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然后,她捂着脸跑了。

    沈浪很想提醒她,小冰你的裙子还没有拉上去。

    ……

    第五天晚上。

    沈浪捂着后腰在床上哀嚎,好酸好痛啊。

    娘子求求你不要那么爱干净,今天晚上就不要沐浴了吧。

    你要是沐浴的话,也请关上窗户好不好啊?

    夫君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这样的美男子通常都比较羸弱,体力和精力都有限啊。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彻底被掏空了,昨天我也已经去像安大夫要补肾丸了。

    我发誓,今天晚上早点睡觉。

    就算娘子再沐浴,就算窗户大开,我也我绝对不上围墙读书了。

    我沈浪若是再上墙,那我就是你金木兰的孙子。

    为了戒掉这个瘾,沈浪早早地上床睡觉。

    但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就好像有一个重要任务没有完成一般。

    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

    娘子绣楼的最高层灯火再一次凉了,隔着老远沈浪几乎都能听到水声。

    娘子又要沐浴了?

    心中的魔鬼再一次复苏了,蠢蠢欲动。

    这简直比戒烟还要难啊。

    沈浪不由得起床。

    我肯定不偷窥,我就是出门溜达溜达。

    屋里太闷了,我需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然后,沈浪再一次换上黑色的夜行衣,戴上黑色面罩。

    至于为什么出去呼吸新鲜空气还要戴面罩?这点不重要。

    一切武装完毕,沈浪走出了房门。

    我只是不小心来到围墙下,然后不小心爬上围墙而已。

    但是……

    当沈浪再一次爬上围墙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

    因为,娘子沐浴时候,绣楼第二层的窗户竟然关了。

    竟然关了!

    竟关了。

    关了!

    沈浪顿时就怒了。

    金木兰,你什么意思啊?

    竟然关窗户?

    当天晚上,沈浪一夜没睡,胸中的燥火消散不去。

    金木兰,你怎么可以这样?

    太过分了啊!

    ……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

    沈浪阴沉着面孔,仿佛谁欠了他一万金币似的。

    吃东西的时候,摔筷子砸碗的。

    小冰见到姑爷这幅样子,都是有些疑惑了。

    “哼!”

    吃到半碗,沈浪就将筷子重重放在桌子上,赌气道:“不吃了。”

    木兰挥了挥手,让小冰出去,然后温柔道:“夫君,怎么了?”

    沈浪望着木兰,颤声道:“你是不是因为我出身卑贱而歧视我?”

    木兰一愕,摇头道:“怎么会,没有啊。”

    沈浪悲声道:“那你是不是因为我贪慕虚荣来你们家吃软饭而歧视我?”

    木兰急了,声音微微颤抖道:“怎么可能?夫君你不要乱想啊。”

    沈浪哀声道:“那你是不是因为我手无缚鸡之力,不会武功,没有功名,也没有什么出息而歧视我?”

    木兰眼圈都红了,泪水盈眶,掏心掏肺急切道:“夫君,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啊。”

    “夫君,我……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你,你不要这样。是我什么地方做得有不好,让你误会了吗?

    沈浪悲愤道:“既然你没有歧视我,那你洗澡的时候为什么要关窗户?”

    “难道你觉得我会去偷窥吗?难道你觉得我是这样人品卑劣的人吗?”

    “金木兰,我们夫妻之间还能不能有一点起码的信任了?”

    ……

    注: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我继续拼命码字,今天依旧一万多拜求兄弟们的支持啊,我真连出去理发时间都没有了。

    谢谢飞雀夺杯的两万币打赏。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