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女司机啊,而且还是一个爱飙车超级女司机。

    沈浪大喜!

    因为他的直觉是对的。

    张春华这个妖精果然是来勾引我的,果然是美人计啊!

    哈哈哈哈!

    这证明了什么?

    证明的沈浪魅力无敌啊。

    人家怒江第一美人听说我的才华之后,都忍不住飞蛾扑火。

    唉!

    长得这么帅,这么有魅力,真是一种罪过啊。

    这么多美人喜欢我,纵然我有千万……

    我好累啊!

    ……

    接着沈浪忍不住朝着窗外望去。

    丑时,也就是半夜一点到三点钟?

    在廊桥,距离不远啊,最多十里地。

    夜高风黑,不正是狗男女勾搭成奸的好时候吗?

    呸呸呸!

    有那么一秒钟,沈浪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去。

    那只狐狸精真是很让人心动啊。

    绝对万里挑一的尤物。

    渣男沈浪不断给自己找理由。

    男人身体出轨不算真出轨,精神出轨才算。

    只要我心中爱着娘子,偶尔出去寻欢作乐也是人之常情啊。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使金刚空对月。

    虽然我和外面的女人乱来,虽然我私生活很混乱,但我还是好男人啊。

    再说人家一个妹子怎么盛情邀请你,你不去岂不是太伤人心了。

    不近人情啊,太没有绅士风度了。

    再说我就算去了,我也未必要真做些什么啊。

    就算搂在一起,也不一定要接吻啊。

    就算接吻了也不一定要那啥啊。

    就算那啥了,也不必负责任啊,大家你情我愿的。

    但是,仅仅一秒钟。

    沈浪就把这些绮念全部掐掉了。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半夜真去了廊桥,就成为笑柄了。

    没错,那只狐狸精是在撩拨勾引他,但绝对不会这么快这么直接的。

    她这是使一个大招,瞬间在沈浪心目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平常爱装矜持的千金小姐见得多了,猛地来了这么一个绝美妩媚的妖艳贱货,还真是让人心神摇曳。

    当然,在这里妖艳贱货这四个字是褒义的。

    有些狐狸精就是这样的,撩拨你的时候,简直大胆无边,浪得无边无际。

    但是你真上钩的时候,就会发现连人家的手指头你都挨不到,顶多只能让你闻到狐狸精的骚味而已。

    小娘皮,跟浪爷玩这种游戏?你还太嫩了,小心引火烧身,芳心不保啊。

    紧接着,沈浪忽然头皮一阵发麻。

    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危险的味道。

    求生欲,求生欲。

    越是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飘啊。

    于是,沈浪拿着写好的这首诗飞快冲到木兰的房间。

    ……

    “娘子,不得了,不得了了。”

    “张春华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竟然勾引我。”

    “你看看,这是藏头诗啊,他这是约我半夜去廊桥约会啊。”

    “真是不知廉耻啊,我看她斯斯文文,知书达理的,还以为是什么名门闺秀,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啊。”

    “娘子啊,以后这种女人我们要划清界限,少来往。”

    沈浪拍着胸脯,义愤填膺道:“真是太过分了,我拿她当敌人,她竟然想要睡我,好过分的。”

    然后,沈浪偷偷瞥到木兰的桌子上有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张春华的那首诗。

    而且藏在里面的那八个字(邀君来x,丑时廊桥)已经被木兰用毛笔圈起来了。

    木兰是很耿直,但绝对是聪明的,对诗词也有很高的造诣,只是她不喜欢而已。

    她早就发现这里面的藏头诗了,只不过引而不发,等着看沈浪表现。

    沈浪后背一身冷汗啊。

    幸亏我反应及时啊,要是再晚半个时辰,我……我沈浪就凉凉了啊。

    终于活下来了,太不容易了。

    只不过娘子啊,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啊,你的耿直呢?

    “娘子,你看我为人正不正派?专一不专一?”沈浪一脸正义,如同电视剧男主角。

    木兰柔声道:“夫君你若不去想,怎么会去把这首诗写在纸上,怎么会发现里面藏头诗呢?说明你还是关注她啊,你还是心有绮念啊。”

    沈浪顿时要哭了。

    这是你虽然没有骂我,但是我觉得你心里在骂我的另外一个版本啊。

    这是唯心主义啊,这是诛心啊。

    “噗嗤!”木兰展颜一笑,绝美的面孔如同鲜花盛开。

    “好啦,算你乖。”

    木兰柔声道,然后轻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口。

    ……

    天气已经不热了,还有点凉,但也大约只有十几摄氏度而已。

    张家老宅内。

    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内,烧着无烟炭,使得温度保持在二十摄氏度左右。

    张春华在看书。

    她慵懒躺在柔软的大椅子上看书。

    她身上几乎什么都没有穿,就一件兜儿,用葛优瘫的姿势瘫在大椅子上看书。

    真是美不胜收,迷人无比。

    看的依旧是沈浪写的那本风月无边,第十一遍了。

    她的身体太美,以至于侍女都不敢看,一是因为会自卑,而是因为会心动。

    “小姐,您,您不是邀请了沈浪公子去廊桥吗?怎么还不出发?”侍女问道。

    “他不会去的。”张春华道:“如果他真去了,反而要被我瞧不起了。”

    “啊……”侍女道:“那你还邀请他?”

    张春华道:“我只是撩拨一下他,试试他的成色而已。顺便告诉一下金木兰,老娘打算过来抢她汉子了。”

    接着,张春华慵懒道:“真希望金木兰会发飙啊,希望她是一个真正耿直的女人。”

    ……

    大傻醒了!

    他的身体非常特殊,之前伤得那么重,仅仅不到半个月就差不多痊愈了。

    而且别人断掉骨头需要很久才能愈合,他不到一个月,就完全长好了。

    这让安在世大夫非常惊诧。

    不过就算痊愈了,大傻依旧昏迷不醒,让人非常不解。

    然后忽然某一日,他就醒来了,这个大猩猩一般的男人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经典三问题。

    我是大傻我知道。

    但这是哪里?我为什么要在这里?

    ……

    沈浪非常高兴。

    但是总有一种人,你非常关心他,关系非常亲密。

    但就是和他没话说,没法聊天。

    就比如沈浪和大傻。

    大傻醒来,沈浪非常激动,第一时间就冲过去看他。

    然后,两个人默默无言。

    没话说啊。

    “大傻,你好啦。”沈浪。

    大傻:“是啊,我好了,二傻。”

    沈浪道:“以后别叫我二傻了,你应该叫我少爷。”

    大傻:“好的,二傻。”

    沈浪道:“叫我少爷,不要叫二傻。”

    大傻道:“没有问题,二傻。”

    木兰在边上噗呲一笑道:“大壮,以后叫沈浪少爷知道吗?”

    大傻立刻喊道:“是,少爷。”

    沈浪抿着嘴,生气地盯着大傻,他怀疑这只猩猩在装傻,不是真傻。

    木兰道:“大傻,以后你就住在这里知道吗?”

    大傻道:“俺爹,俺娘,俺弟弟呢?”

    木兰道:“你弟弟出远门了,你父亲受伤了,就在不远处,你后母也在这个家里。”

    大傻还是沉吟不语。

    他有些不想住在别人家里,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木兰柔声道:“大壮,沈浪需要你,有很多人想要欺负他,你要保护他知道吗?”

    大傻顿时猛地站起道:“谁要欺负二傻?他们打我可以,就是不能打二傻。”

    其实,沈浪到现在都不知道,大傻为什么从小对他那么好。

    其实原因很简单,仅仅只是因为当时低能儿的沈浪给了大傻一块糖。

    仅仅只是一块糖而已。

    因为从小到大,没有人给过大傻糖吃,没有人愿意和他玩。

    对于处于孤独和寒冷的人,一丝甜意足够铭记终身,尤其是对脑子有点傻的人。

    木兰道:“那以后你们两兄弟就呆在一起好吗?你后母也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将你父亲也接过来。”

    ……

    大傻答应留下来。

    木兰和沈浪回到自己的院子。

    “夫君,明天我们打算测试一下大傻的筋脉和骨骼,我们怀疑他可能会有很高的练武天赋。”木兰道。

    沈浪也非常期待。

    因为大傻的身体太特殊了,仿佛基因突变一样,长得如此高大雄壮。

    而且,受这么重的伤竟然这么快就痊愈了。

    最关键是沈浪刚刚用x光看过,他之前断掉的骨头,竟然没有一点点伤痕。

    这太不可思议了啊,这明明是主角待遇啊。

    我才是主角啊,为啥这个天赋不给我呢?

    不过说不定我沈浪有更牛逼的天赋也说不定呢?

    明天我也去测试一下。

    我肯定是百年不遇,不对,是万年不遇的练武奇才,一定是的!

    虽然我不打算练武,但是凭啥不把万年不遇的练武奇才天赋给我?

    木兰看到夫君好像又陷入了某种乱七八糟的幻想之中,顿时心中无奈。

    她柔声道:“夫君,天色不早了,该歇息了!”

    沈浪道:“哦,好!”

    然后,她走上了自己的绣楼。

    ……

    沈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自己的房间内,沈浪又一次辗转难眠。

    真是太无聊了啊。

    已经几天时间过去了,国君那边的旨意还没有下来。

    一切都太平静了。

    而就在此时,沈浪从窗户看到木兰的绣楼上水雾缭绕,而且她的窗户好像没有关。

    莫非,木兰在沐浴?

    沈浪顿时心痒痒了。

    脑子里面开始幻想那无比美妙的画面。

    要不要去偷窥?

    算了,这样做也太没品了啊。

    我沈浪乃是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以做出这样龌蹉的事情?

    若是让木兰知道了,我沈浪还有什么脸面做人啊?

    我沈爷风/流不下流,我是要脸的人啊。

    ……

    一刻钟后!

    沈浪带着一个面罩,遮住了自己的脸,小心翼翼,手脚并用爬到围墙上去。

    既然怕丢脸,那就遮住脸好了。

    再说我沈浪爬到围墙上,是为了月下看书啊,绝对不是为了偷看娘子沐浴。

    就算被你抓住了,我也有话说的。

    唉!

    娘子绣楼太高了,也只有在围墙上才看得见啊,我有恐高症啊。

    但是为了看娘子沐……不对,是为了月下看书,我也只能冒险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围墙高处,沈浪打开书本,然后目光漫不经心朝着木兰的绣楼望去。

    透过窗户他看到了娘子。

    果然……她在沐浴,有时候坐着,有时候站起来。

    那画面,美丽得如同梦境。

    沈浪心跳如雷,口干舌燥。

    一时间,几乎忘乎所以。

    我的娘子……太美了。

    然后,沈浪就这样陶醉在美丽的景色之中。

    而就在此时,忽然一道急迫刺耳的声音响起。

    “国君有旨,沈浪接旨!”

    “国君有旨,沈浪接旨!”

    这道身影瞬间刺破了黑夜的静寂。

    围墙上的沈浪猛地一哆嗦。

    绣楼上,正在沐浴的木兰也微微一颤,美眸猛地射来。

    顿时,她和围墙上偷窥的沈浪四目相对!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多字,真的累瘫了,还有月票的兄弟千万别留了,我太需要它了。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 史上最强赘婿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史上最强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最强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