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沉默半响,这才又问:“那你觉得苦么?你觉得值得吗?”

    “苦吗?大概是不苦的。至于值得不值得,我想是值得的。最初的时候,我四处游走,是念着不入世又何谈出世,是为了磨砺道心。后来我发现,天地果真有大美,四时亦有明理。先贤所言,实非为虚,且未有尽也。渐渐的,就沉入其中了。犹如春天的花,东风一来就开了。且逢人世轮转,虽有无尽的黑暗和贪痴离苦,亦有大光明和真情在,此亦足矣。或许这其中就有我的道,只我先前并未发觉罢了。

    我欲成仙,自是想着长生久视,得大逍遥大自在。可是什么是大逍遥?什么是大自在?我现今还不甚明白。我只知道如今的我,念着坐望长生,更多的是对未知的渴望。我想去最远的地方看看,去看看这天到底有多高地又有多广。亦想观最美最绮丽的风景,想见到更多有趣的人和事,想知道昨日今日甚至于明日。你说,我是不是有些贪心?我原以为我该是无所求的。”云草忽然展颜笑着道,眼里隐隐有着一丝明悟。

    “是有够贪心的,不过很多人可比你贪心多了。”云朵忽然有些不敢直视云草。此时的云草,似乎就像一颗突云破月的星星,正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光芒。她这才明白,先前她以为云草只是运气好,是大错特错。

    “我此次来中洲,原是接了无双神君的帖子。来梨花山,一来是应陈小果之邀,二来也是想着与你久未相见。如今两厢事了,自是该去天青宗了。”云草见云朵一直有些怔怔然,想是她还未从和陈小果的纠葛里彻底走出来,这便请辞,想着让她独自待一会。

    “如此,我便不多留你了。”云朵点点头。她如今不过强撑着,内里却实在有些狼狈。

    云草朝她点点头,唤出七星剑,很快就消失在远天。

    云朵见云草走了,原本紧蹦的腰身瞬时软了,只好靠在身后的梨花树上,任头顶上的梨花洒落一身。

    ...

    云草一路顺着梨花江往上游飞,快到望月洞的时候,忽听见江边的密林中传来一阵打斗声。本不欲多管闲事,忽听见一个小孩凄厉的喊了句:“娘。”

    心中微叹,人已经出现在林中。只见一柄弯刀就要穿过一名女子的胸口,在那女子后面正躲着一个绑着双丫鬓的小女娃。

    这名女子她也认识,正是她那只见过一面的侄女夏芳菲。待她出手止住那柄弯刀,这才转而一掌拍向那行凶者。那人不过堪堪结丹初期,怎受得了她这一掌。在吐了几口血后,人就爬在地上死了。

    “娘,你不要死?”小女娃见夏芳菲忽然倒下,慌忙喊道。

    “矜矜,不要怕,娘没事。”夏芳菲扭头安抚小女孩道。云草来的及时,那柄刀并未伤及心肺。说完她又扭头去看云草,道了一声:“姑姑。”

    “这东西你拿着吧。这人你可认识?”云草将那黑衣人腰上的储物袋解下后,这才抛给了夏芳菲。

    “不认识。”夏芳菲摇了摇头。

    “他一个金丹修士也犯不上打劫你,这么说怕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你心中可有什么章程?”云草说着将手放在她的伤口上,团团生之气从她手上飞出,萦绕在伤口上。只她的眼睛却是看着小女娃的,见小女娃正好奇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多谢云姑姑。对了,这是我女儿夏矜。矜矜,快过来见过祖姑婆。”夏芳菲艰难的扭头对夏矜道。

    “姑祖婆婆,我是夏矜。”夏矜忽闪着眼睛道。

    “真乖。姑祖婆婆这里有好吃的果子,你快拿去尝尝。”云草说着掏出一块护身玉佩并一盒子灵果递了过去。

    夏矜却是不接,扭头去看夏芳菲。夏芳菲摸了摸女儿的头,这才道:拿着吧,这是你姑祖婆婆的心意,等你长大了,可要记得孝敬姑祖婆婆。”夏芳菲摸了摸女儿的头道。

    “多谢姑祖婆婆。”夏矜先是将那枚玉佩系在自己的腰上,这才拿过玉盒子打开,抓起一个果子赛进嘴里后,忍不住咧着嘴道:“真甜,娘,你也吃一个,吃了伤口就不痛了。”

    “娘不吃,矜矜自己吃。我跟你姑姑有些话要说,你到一边玩会可好?”夏芳菲慈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才道。

    “哦,那边有一丛小花,我就去那边玩,娘走的时候记得叫我。”夏矜懂事的点点头,临走的时候还给了云草一个甜甜的笑容。这个给自己果子吃的姑祖婆婆,是个大大的好人。

    “来苍梧前你可有回过西风城?可有临风他们几个的消息?”云草扶着她靠着树坐起来。

    “回过,我爹去了,临风跟着他师傅早来了苍梧,临山也在外游历。因着白家被人灭了,族里也没了危险,姑姑你也莫再担心。”夏芳菲看着远处的女儿道。

    “矜矜她爹呢?”云草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夏矜。

    “我这次来天青宗,就是为了带矜矜找她爹,谁知道半路上就遇见了这事。多亏碰见了您,不然我和矜矜可就...”夏芳菲忽的掩了脸。

    “矜矜他爹莫非不知道她的存在?”

    “嗯,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受了重伤,失去了先前的记忆。为了照顾他,我们俩在俗世里生活了一段时日。后来某一天,他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了这枚玉佩。我原以为他是恢复了记忆,不知道如何面对我,所以选择了不告而别。我原是想着,就此忘记他也就罢了。谁知道后来会有矜矜,矜矜又时常问她爹是谁?我这才想着找他问问,问问他愿不愿意认矜矜。只这玉佩上写的是上青宗,我问过很多人,才知道天青宗原先就叫上青宗,这才赶了来。我想着他是大宗弟子,矜矜跟着他总好过跟着我。”夏芳菲喃喃的道。

    云草瞄了眼她手里的玉佩,见上青宗三个字下面有着两个小字:连颂。“有没有可能那杀手和矜矜她爹有关?”

    “不,不可能的,连大哥不会如此绝情的。”夏芳菲面色忽地变得惨白,头剧烈的摇了起来,连着胸口上的伤口也溢出了点点鲜血。

    “你别激动,兴许是我想多了。罢了,我如今正要往天青宗去,你和矜矜且跟着我一同前去就是。”云草无奈的道。

    “如此再好不过。姑姑,你可是结婴呢?才我见着你一掌就将那黑衣人打死了。”夏芳菲忽然生了些许期盼。若是有姑姑跟着,自己总不至于连天青宗都进不去。她其实也有些怀疑连颂的,毕竟这些日子她拿着手上的玉佩四处问人。天青宗弟子无数,总有些风声传出来。若是当真有心,怎没来寻自己和矜矜。自己也就罢了,可是矜矜若是出了事,她绝不会饶过自己。

    “嗯,你可能站起来?我们这就走吧。”云草说着朝不远处追蝴蝶的夏矜朝了朝手。

    “哇,好漂亮的飞剑。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有这么一柄剑。”夏矜满眼羡慕的看着漂浮在头顶的七星剑道。

    “那你可得快快长大,不许不好好吃饭。”待夏芳菲飞上了飞剑,云草这才抱着夏矜落在飞剑上。小丫头年纪小,一不小心掉下去可就糟了。

    “姑祖婆婆,我瞧着你比我娘还年轻,为什们我却要叫你姑祖婆婆呢?难道不是叫姨姨?”夏矜窝在云草怀里问。

    “因为姑祖婆婆我辈份高,如今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云草忍不住揉了揉她头顶上的小揪揪才道。

    “可是我才这么小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夏矜看着自己的小手小脚才道。

    “哈哈哈...你这丫头可真逗。要这么急着长大做甚?”

    “等我长大了,就可以像姑祖婆婆一样厉害,就能保护娘亲了。姑祖婆婆你不知道,好多姨姨都说,我娘亲将我带大可不容易了,可辛苦了。”

    “矜矜...”夏芳菲感动的看着云草怀里的小小人。

    “娘亲。”夏矜朝着夏芳菲伸出了双手。刚才看着娘亲流了好多血,她可害怕了。

    “去吧。”云草将她小心的放在了夏芳菲的怀里。

    “娘亲不苦,娘亲有你这么孝顺的女儿,可幸福了。”夏芳菲紧紧的抱着夏矜道。

    “矜矜只要跟阿娘在一起,也觉得可幸福了。娘亲,要不我们不找爹了,我们回曲水村吧。”夏矜忽地抬起头道。都怪她,要不是她一直嚷嚷着要找爹,娘亲也不会受伤。她虽只有四岁半,可是很多事都懂,曲婆婆说这是早慧。她知道娘亲想将她送给爹,可是她早打算好了。等问过爹爹为什么不要她后,她也不要他。她还得跟着娘回去,娘亲可舍不得不要她。

    “等见过你爹爹,我们就回去。”夏芳菲强忍着泪水道。

    “那好吧。”夏矜眼珠转了转才道。

    云草微弯了弯嘴角,没有出声打扰她们母子。

章节目录

仙无常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君有一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君有一言并收藏仙无常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