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云中君一剑劈下,然而,却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鲜血飞溅。?????&bsp;??原本已经闭目的他略一差异,缓缓睁开眼睛,忽然现面前竟空空如也,要知道,上一刻,这二人就几乎已经是自己的剑下亡魂了。

    “嗯?看起来还有点本事”云中君沉吟片刻,忽然手中天堑剑又猛地挥出,一道乳白色的剑气向着虚空斩去,只听一声痛呼,剑气落处居然显现出了川宝和飞扬的身形,只见川宝伏在飞扬身后,二人右侧面颊均是鲜血淋漓。

    “嗯?”云中君又一次诧异起来,要知道,他为求战决,不在横生枝节,一连两击,都拿出了他的看家本事,天堑剑气至快至阴,悄无声息却又杀伤力极强,然而这已然重伤的二人居然一连两次躲过了,虽然第二次差一点就劈中了,但是云中君知道,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二人的感知与预判,已经在他之上了。

    川宝和飞扬此刻心有余悸,二人之所以能够一脸两次躲过云中君的剑气,都是因为二人将自己的功力搭配起来,飞扬的瞬移身法世间罕有,而川宝感应灵气的功力更是时间无几,只要川宝稍一用心,便可知晓云中君的招式所向,然后给飞扬预警,飞扬便可以高的身法躲避云中君的攻击,虽然第二次被剑气刮中了一次,不过面对云中君这种千年不死的存在,已经是难得的了。

    “哦?看来我还小看了你们,想不到,还是有两下子的,不知道,接下来的攻击,你们是否承受的住。”云中君沉吟一生,他已然判断出,二人是身怀异术之辈,但是由于重伤在身,不能远遁,干脆不再使用天堑剑气,转而使用威力稍弱但是面积广大的太罡剑风了,覆盖在长安城上空的就是这太罡剑风,无影无形,但是覆盖面积极为广泛,偏偏消耗的内力又极少,此时拿来针对两个重伤之辈,还真是有点大材小用了···云中君在心里暗叹,手中乳白色的剑气骤然消散,悄无声息的舞动了起来,然而川宝则感知的一清二楚,虽然乳白色的天堑剑不见了,但是,此时此刻,这附近所有虚无飘渺的灵气,正缓缓地凝聚到云中君的身周,随后,云中君的身周,居然凝现出无数柄淡青的长剑,绕着云中君缓缓旋转,这一刻,云中君已宛若剑神。

    这便是太罡剑风,只需施展者灌注少许内力,引动天地灵气,便可形成无穷无尽的剑气风暴,这风暴也许伤不了真正的强者,但是面对普通的常人和重伤之人,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然而飞扬却察觉不到什么,只看到云中君空着双手在空中缓缓比划着,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是危险来临的预兆,也是飞扬一直以来都存在的本能反应。

    “行川,他这是要干什么。”飞扬不禁皱眉问道。

    “虽然这灵气比刚才的剑气弱了狠多,但是现在已经是铺天盖地了,飞扬,我们俩处境不妙啊”

    “嗯?你也没有应对办法了么?”听到川宝这么说,飞扬一愣。

    “飞扬,你还记得,临行前,秦威教给我们的铁牢律么?”川宝面对着越来越盛的太罡剑风,心中反而更加冷静了。

    “当然记得,铁牢律,身如玄铁,意如坚牢,但是那只是常人用的极为普通的防御心法,要拿来抗衡这剑风,还不如一元无极功来的效用大些,”飞扬寒毛直竖,显然,云中君此刻的剑气已经蓄势待了。

    飞扬无数次想背着川宝飞出金殿,但是都被川宝否决了,因为以目前飞扬的状况,想要瞬移出金殿实在是太过勉强,而且,身后还有一个已经活了一千多年的云中君,万一二人再一次撞到剑气上可就不妙了,但是,像现在这样在狭小的金殿中躲避,也不是一个好办法,云中君一旦施展起太罡剑风,这金殿必然会变成二人的葬身之所。

    “不是,你记不记得,铁牢律中,有一种借力御力的一招,借敌之力伤敌!”川宝面色凝重的说道。

    “绝渊?可是那招需要用到盾的啊,如今我们身上哪怕一片硬一点的铁片都没有,怎么施展那一招····”飞扬回道。

    “谁说盾就一定要用铁片来做,呵呵”川宝抹去面颊上的血迹,双目如炬。

    “嗯?行川你要干嘛?你疯啦?!你的肉身怎么可能承受的住云中君的剑气啊!”飞扬惊呼道,原来,川宝竟运起已然不多的内力,在自己面前凝结出一面青中带红的光盾,川宝的想法,竟是亲自来充当盾的角色,这让飞扬如何不惊。

    “快啊!云中君的剑气要释放了!”川宝狂催着渐渐干涸的经脉,以全身之力灌注到光盾之中,一时间,这盾竟青的刺目,红的耀眼!

    “切!大不了一起死!”飞扬顿时单手掐诀,运起全身内力,重重一掌拍在了川宝的后背,大吼一声:“给老子返回去啊!”

    恰在这时,云中君的太罡剑风也铺天盖地的向着二人扑去,沿途所有的一切,灯台,龙柱,均被搅的粉碎,整个大明宫竟跟着震颤起来。

    “呵呵,居然敢正面挡我的太罡剑气,以你们这点修为,也太自不量力了,呵呵,原本还以为这一战有点意思,结果还是这么无趣。”说罢,云中君竟再也不看二人,缓缓转过身去,等待着二人化成血雾碎肉。

    “身如玄铁,意如坚牢,就看你的了,铁牢律,秦威,这一次,我们二人已经为你赌上了性命!”川宝低吟着,缓缓抬起双眼,死死地盯着迎面而来的太罡剑风,双目中,竟满是绝决!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大明宫金殿一阵剧烈震动,随即便骤然倒塌,一代皇宫,竟化成了一座废墟。

    秦威冷冷的看着对面一个暗红色的光团,周围的尘埃散去,只见暗红色的光团之中,后卿身上的红袍已经被烧灼的不成样子,白玉覆面也化成了齑粉,露出的覆面下那张狰狞的免控,秦威顿时心下一沉,显然,刚才的一连十几次全力以赴的轰击,居然只是毁了后卿的衣物,居然毫无损,只是后卿那张狰狞的面孔,让秦威隐隐觉得十分的不舒服。秦威又一次缓缓提起手中燃着熊熊血焰的长枪,想要再强攻一番,这时,脚下忽然一阵震颤,随后,整个大明宫居然坍塌了,秦威不禁皱眉向下方看去,显然,大明宫的金殿内,此刻也在进行着殊死的较量,不过让秦威稍稍心安的是,在尚未散尽的瓦砾尘埃之中,隐隐有两团青红相间的光团在闪耀,这说明,川宝和飞扬仍然还活着。

    “啊?呵呵,看不出啊,有了灵器相助,你的功力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啧啧啧”暗红光团中的后卿呵呵笑道,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一抹自己的面颊,似乎有些惊讶,随即一摆手,一件崭新的红袍便重新罩在了后卿的身上,后卿展开手中折扇,在面前一抚,覆面又完整的显现在了后卿脸上。做完了这一切,后卿轻轻一摆手,身子周围的暗红光团顿时消散殆尽,这时他忽然惊讶的叹道:“嗯?承受了云中君的一击居然还或者,你这两个兄弟还真是不一般啊。诶?云中君,居然受伤了?这可不好······”

    “怎么样,这就是小看别人的下场,来,再战!”秦威冷哼一声,身上的赤红光铠光芒一盛,手中的血焰长枪重新变得巨大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惊讶你们,而是,怎么说···是惋惜,你们居然让云中君受伤,真是不一般,但是,你那俩兄弟,考没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后卿轻摇着手中折扇缓缓说道。

    “后果?后果就是云中君和你,都要死!”秦威低喝一声,手中的血焰长枪再次刺出,只见一条赤红色的巨龙张开血盆大口,满嘴獠牙俨然绽放着寒光,吼叫着像后卿扑去,只不过,比起一开始的攻击,这一击却暗淡了不少。

    然而这颇有声势的一击,竟被后卿轻摇折扇,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后卿不禁戏谑着说道“嗯?这么快就力竭了么?真是可惜,拼尽全力就摸到了我的衣角,真是可悲啊,秦威,废物终究是废物,这句话我就留给你了,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强者!”后卿双目一凝,手中的折扇一抛,折扇旋转着飞至半空,紧接着,天空中微红的云霞竟仿佛被吸纳一般,天地灵气居然均都向着旋转的折扇涌去。

    见到此幕,秦威顿时一惊,他俨然察觉出,不仅是天地间的灵气,连自己身子中的灵气也在不住的透体而出,涌向这折扇,任由自己如何压制,这些灵气竟丝毫不受控制,秦威这才反应过来,不是灵力自涌向扇子,而是被这扇子强行吸了去,这旋转的小小一柄折扇,居然能驾驭天地间的灵气,这时怎样霸道的力量啊!

    “秦威,感受一下,被自己的力量毁灭的滋味吧,哈哈哈,哈哈哈”后卿轻一招手,折扇悄然落回到了后卿手中,随即便对着秦威用力一扇。

    天地间的风云忽然骤变,原本昏暗的夜空顿时变得清朗无比,明月与星辰好不保留的绽放着光芒,然而,却没有人来得及欣赏这美妙的景色,秦威只觉面前忽然出现一道厚重而无形的墙,向着自己挤压过来,任由秦威如何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这无形的墙居然彻底将秦威包裹了起来,秦威顿时只觉身子如同坠入了粘稠的浆液之中,身体四肢均沉重无比,紧接着,秦威忽然觉面前一黑,然后,自己竟有了窒息的感觉!

    “秦威,你是第一个中了天绝域的人,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永远的品尝窒息与孤独的滋味吧,哈哈哈”后卿狂傲的笑着。

    “我不能····就这样···可是···我··动不了啊···”在秦威意识的最后一丝清明中,桎梏着若儿的无形枷锁悄然破碎······

    秦威的身躯,随后竟在空中缓缓消失了,如同一颗红星燃尽,竟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天绝域,九幽绝域之一,后卿自己领悟并命名的招式,以至强的力量,将对手送往一片虚无之中,不同于山鬼一脉精神上的禁锢,这虚无会吞食对手的一切,,灵魂。这似乎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后卿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秦威,别说我不照顾你,天绝域是九幽绝域之中最好的一个了,因为你不会死,不过····”后卿狞笑着自言自语道:“你就永远的在这片虚无里享受孤独吧,呵呵。”

    “成功了么?”川宝伤痕累了的双臂颓然落下,此刻,双臂上的皮肉已经十去七八,不少地方俨然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不过他们二人终究还是办到了,以绝渊之力,成功将云中君的太罡剑风返了回去,然后,大明宫便在一阵巨响中化为了瓦砾。现在看来,云中君多半已经被自己的太罡剑风消灭了。

    “云中君死了吗!我们做到了!”飞扬吐出一口鲜血,颓然瘫倒在地,显然,刚才也受了不小的内伤,和川宝的外伤比起来,恐怕只会严重。

    “我感觉不到云中君的灵气了···恐怕他多半已经···啊!”川宝忽然震惊无比的低头,看着自自己胸口面前透出的乳白色的剑芒,意识消散之前,仍在想着:“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他的灵气····”

    “行川!你!你没事!”飞扬听见川宝痛呼,抬头一看,觉云中君居然生龙活虎的悄然出现在了川宝的身后,手中乳白色光芒闪烁的天堑剑正自川宝胸前透体而出,再看川宝,俨然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为行川报仇!”飞扬顿时双目如血,身形重重的冲向了一脸泰然的云中君。

    “呵呵,报仇?下辈子吧”云中君缓缓抽出天堑剑,上面沾染的川宝的鲜血瞬间被蒸腾干净,随后,毫不犹豫的向着飞扬刺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