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明宫顶,忽而泛起一阵阵波澜,转而形成一股股气浪,向着四下激荡而开,气浪威力渐盛,眨眼间已是萧索狂风,翻过城墙,裹杂着无数断木碎石,向着城外数里远的唐军营地扑去。?&bsp;?&bsp;?&bsp;?&bsp;?????????????&bsp;???

    一个哨兵无精打采的嚼着一缕干草,怀抱长枪靠在营门边打着瞌睡,这么燥热的夏天,被派到这毫无遮掩的营门放哨真是最苦的差事了。

    迎面一阵微风,让哨兵感觉到了难得的凉爽,他不禁又换了个姿势,好让凉爽的微风将另一半身躯的燥热带走,微风渐强,渐渐的,竟将哨兵嘴角的干草卷走,哨兵一惊之下,顿时睁开眼睛,然而却刚好看见了迎面扑来的漫天碎屑与尘土····

    “不好!狂风!”哨兵本想大声警报,然而狂风呼啸,早已将他微小的警报声淹没,随后,狂风风卷残云般掠过朔方军的阵营,一时间,终军士的营帐均被吹的七零八落,不少身子单薄的士兵竟被这狂风卷到了空中,被夹杂的碎石断木撞击,转眼便失去了挣扎的力气,随后,重重的摔落到地上,奄奄一息,一时间,朔方军营地满目狼藉,唯有太子李豫和郭子仪的军帐被特别加固过,仍然屹立不倒。

    “好怪的风,保护太子与郭帅!”燕锋掩着口鼻,从一个倒塌的军帐中一跃而出,随即大声呼喝着乱成一团的朔方军士兵,朔方军不愧为训练有素之劲旅,片刻过后,士兵便强压下心中的慌乱,结成了防御阵形,将太子和郭子仪的营帐团团围了起来。

    “燕将军,怎么回事!”太子李豫和郭子仪从营帐中冲出,面色均是凝重异常,显然,这等狂风居然会平地而起,毫无征兆,根本说不通。

    “大帅,平地一阵怪风,冲了我们的营地,目前还不知道伤亡情况,但是营墙和所有营帐都倒塌了!”燕锋同样凝重的答道,

    “那女子呢?本宫的营帐呢!”李豫连忙问到,在尘土飞扬中强睁开眼,觉自己的营帐安然无恙,顿时松了口气。

    “那女子由元士杰五人守卫,十分安全,请殿下放心!巨盾兵何在!”燕锋随即吼道。

    堆叠在一起的盾牌奇重无比,然而仍是被狂风卷的四散,听闻燕锋下令,盾牌兵只得强顶着狂风将散落各处的盾牌拾起,然而刚一拾起却被狂风又吹倒在地,将后面的士兵砸成了重伤,士兵们只得三四个人共同举起一面巨盾,顶着狂风步履维艰的慢慢挪到了两座尚未倒塌的营帐前,在燕锋指挥下,士兵们渐渐筑起两圈盾墙,用数根铁枪重重嵌到地里,另一头抵住重盾,将两座营帐围在了当中。

    “这就是和氏璧碎片的力量么····的确不凡啊”驻足在大明宫顶的云中君,盯着远处已经乱作一团的唐军军阵,不由得感叹道。

    眼见着在燕锋的指挥下,唐军筑起了两圈盾墙,后卿不禁笑道:“这不光是和氏璧碎片的力量,还有恨的力量,区区常人,还想抗拒我,蚍蜉撼树,不自量力。”说罢,后卿手中折扇随即向前重重一挥!

    “不好!”川宝猛地一怔,随即喊道。

    “怎么了燕璇?”飞扬和青云连忙问道。

    “一股极强的灵气正往这扑来!”川宝顿时大惊,隔着营帐,望着长安的方向大声道道。

    “啊!”帐外阵阵惨叫顿时传来,川宝飞扬与青云连音顿时冲出大帐,眼前景象顿时让四人惊骇无比。

    刚刚结成的盾墙已然被冲的七零八落,不少铁枪俨然已经折断,重盾没了支撑,借着狂风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将盾后的数个唐军压成了肉饼,余下为数不多的铁枪也不住呻吟着,随时都可能折断,足可抵挡滚木擂石的重盾,在这莫名其妙刮起的狂风面前竟如此的不堪一击,眼前景象,已然让燕锋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燕璇怎么办!士杰还没醒过来吗?”狂风乱石之中,飞扬大声的吼道。

    “没有!我们得想办法化解这狂风!若是这营帐塌了,士杰和那女子一定会受伤的!”川宝吼道,虽然化解这狂风对于这几人来说,其实是轻而易举,然而临行之前,秦威早已再三叮嘱过他们,就算是死也不能使用自己的真实武功,一旦使用了,那无异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只会招致更大的灾祸,所以,几人空有一身本领,然而面对眼前此景,竟生出了些许无奈之感。

    太子帐中,秦威此刻正闭着眼睛,晕坐在床榻边,榻上正躺着那红衣女子,不知怎的,二人犹如沉睡一般,对着外面嘈杂的一切浑然不觉,然而秦威的神识之海中,却要比此时的帐外更要喧嚣。

    “你放我出去!”红衣女子双手一挥,数道锋利的赤色冰晶凭空凝成笔直的刺向对面的秦威。

    秦威猛一挥手,一道薄薄的赤色光幕在他面前凝成,转瞬间,冰晶重重的扎在了光幕上,二者同时溃散不见。秦威轻痛呼了一声,随即紧咬牙关说道“若儿,除非你答应我不掺手此事,否则我只能把你强行封印在这里了!”说罢,数道透明的水柱从秦威脚下的深潭中涌了上来,试图将红衣女子整个包裹起来。

    红衣女子却并不肯束手就擒,轻喝一声,又是数道赤色冰锥凭空凝成,重重的扎在了四周的水幕上,原本快要凝结到一起的水幕骤然破碎,消失不见了。秦威也痛呼一声,一时间面无血色。

    “秦威,不要再打了,你打不过我的!快放我出去,我不想伤害你啊”若儿见秦威面色苍白,不由得一阵心疼,她知道,在秦威的神识之海之中,不论她是攻击还是防御,所耗用的,均是秦威的神识,同样,秦威所用的手段,也都是来自于神识的力量,二者强攻,最痛的只有秦威,这痛,不亚于生生撕裂魂灵,然而,即便如此,若儿也不想就这么放弃挣扎,因为秦威要让她置身事外,这是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在阅读了秦威的记忆过后,若儿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帮他,不只是因为秦威身具着山鬼的力量,更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这个男人的灵魂。那是怎样令人心疼的灵魂啊····

    “秦威!快放我出去!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不能与云中君抗衡,更别说是和魔星后卿一战了,秦威,你的事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坐视不管的!”若儿冷冷说道,一条闪烁着妖冶紫芒的巨大冰锥转眼便在若儿手中凝成,锋利的尖角直直的对准了下方的秦威。

    秦威仿佛没看见一般,低声说道:“若儿,除非你答应我不掺手此事··否则,就永远沉睡在这里吧·····”说罢,双手一挥,脚下深潭中清澈无瑕的水顿时化作厚重的水幕,直直的向空中的若儿裹去。

    秦威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执念,在心里,自从若儿出现之后,秦威便将她看成了山鬼,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在心中告诉着秦威自己,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山鬼死在自己面前,绝对不能!

    若儿眼见着厚重的水幕袭来,心中挣扎不已,以她的功力,粉碎秦威的攻击其实轻而易举,然而这里是秦威的神识之海,若想让秦威放自己出去,就得让彻底将秦威击垮,这等于粉碎秦威的神识,若儿清楚的知道,神识破灭的后果,那就是世间只可能余着一位名为秦威的呆傻之人,却再无一缕秦威的心魂······

    “秦威,不要逼我啊···”眼见着水幕渐渐将自己包裹,若儿手中的冰锥竟开始四散分解开来·····两滴晶莹的热泪从若儿的眼角飞出,悄然融入了四周的水幕······

    帐中,秦威悄然醒来,一阵剧痛涌上秦威的脑海,竟至秦威跪倒在地呻吟起来,片刻过后,秦威攥住了若儿的小手,虚弱的低叹道:“你的心意,我怎能不知···你放心,我一定会没事的····”

    若儿那两滴晶莹的泪珠,早已融入到了秦威深不见底的神识之海中,当中包含着的情愫,秦威又怎能不知。

    帐外,此刻狂风更烈,两座营帐俨然已经支撑不住,四下的士兵也已是东倒西歪,站立不住,燕锋不住的派士兵撑起巨盾护住缺口,然而却是徒劳无功。

    青云早已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大声叫道:“有了!燕将军!用游鸿阵!”

    “游鸿阵?云青!这阵法我不知道!”燕锋一愣,显然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眼见身旁一个重盾倒下,燕锋随即以自己身躯在盾后重重一顶,巨大的压力还是让燕锋喉咙一甜,不过巨盾也因此而勉强没有倒下。

    “哦对,就是鸟翔阵!燕将军!鸟翔阵!”青云这才记起,游鸿阵是很久之前的名字,如今已经叫做鸟翔阵了。

    “鸟翔阵?哦!懂了!”燕锋恍然大悟,鸟翔阵,乃是一种偏重防御的战阵,以盾牌连缀而成,前低后高,形似一只展翅低翔的巨鸟,一般攻城时用来防御箭阵,想到这里,燕锋顿时醒悟,这狂风虽大,却是从长安一个方向涌来,只是一味强行抵抗终究不是办法,然而却可以以鸟翔阵的盾阵,将这狂风引向阵后,这和大禹治水是一个道理,以疏导,代替拥堵,则会轻而易举的化解灾祸!

    “朔方军将士听令!结鸟翔阵!”燕锋运足中气,大声吼道,慌乱不堪的士兵一听此话,顿时来了力气,纷纷捡起倒在地上的重盾,簇拥起来,燕锋则是一马当先,抄起一面重盾顶着狂风冲到了最前面,砰的一声,将重盾重重的斜插进了地面中,蹲伏在地,以一己之力,咬紧牙关,死死地撑住重盾,其余,郭子仪见状,不由得叹道:“燕将军果然无愧先锋之名啊···”转眼工夫,一只用重盾和将士的血肉之躯构成的巨鸟便将两座营帐紧紧翼护在了自己身下,纵然狂风如何剧烈呼啸,均被流线型的军阵引向了别处,全无用武之地。

    “嗯?后卿,看来唐军军中有高人啊,竟能剑走偏锋,用这等军阵破了你的狂风。”云中君依然单足屹立在大明宫顶,双目盯着远处的鸟翔阵,低声叹道。

    “区区军阵,还想与我抗衡!”后卿双目中精光一闪,手中折扇又要挥出,然而却听身后云中君叹道:“后卿,刚才的回忆,带来的恨意蒙蔽了你的眼睛,别忘了你的计划。处死这些唐军对你来说虽然轻而易举,但是你的计划可就彻底破灭了。”

    后卿挥到一半的折扇骤然停住。许久过后,竟轻声笑了起来,“哈哈,还是云中君懂我,是啊,这区区十万唐军,怎么够平息我心中的怨恨呢?我们走吧,再过一会儿,殿中的尸可就不能用了,哈哈”说罢,后卿便将手中折扇一收,身形悄然飘下了大明宫顶······

    云中君并没有紧随后卿的脚步,而是又在大明宫顶伫立了许久,双目紧紧盯着远处的唐军军阵,许久过后,轻声叹道:“山鬼,别怪我,你的后人实在不应为不相干的人来取我的血····九巫之血,青芒再现,这等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谁再讲秘密泄漏出去,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的······即便是你的后人,也不例外!”

    大明宫顶的无数飞檐,悄然碎成了齑粉····

    狂风散去,天边也已沉暮,烟霞满天,暮色遍地,洒满了整个狼藉的朔方军军营。不少士兵已经开始打理四下的碎片与尸身,一队队的士兵被派去重新修筑帐篷与寨墙,郭帅的帅帐之中,此刻也是聚满了人。

    “燕锋,你临危不惧,一马当先,郭将军都赞你无愧先锋之名,说吧,想要什么奖励,本宫给你。”李豫一脸笑意的看着燕锋。

    “殿下明鉴,此次是千骑军云青之智,末将才会以鸟翔阵化解此邪风,更兼元士杰等人拼死保护殿下营帐,帐中之人无一伤亡,所以,理应奖赏他们才是,”燕锋单膝跪地拱手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