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鼓掌声想起,秦威和燕锋朝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觉竟是李豫,正一脸笑意的向他们走来。???&bsp;?????&bsp;??&bsp;???????&bsp;?

    “虽然只是三招,但是着实让本宫开了眼界,燕锋,不愧是朔方军第一猛将,元士杰,果然士中豪杰,竟能在燕锋刀下还不落下风,实属难得。”李豫笑着说道。

    秦威随即对着李豫拱手道:“太子殿下谬赞了,是燕将军让着在下,微末技艺,让殿下见笑了。”

    “不错不错,我记得你们之前曾说过,若是有人能战得赢你们,你们就入我朔方军,既然如此,你们几个就跟随燕锋燕将军吧,元士杰,你看如何?”

    秦威毕恭毕敬的施了一礼“殿下之命,怎敢不从,大家还不赶紧来参拜燕将军!”秦威随即转身对身后的川宝等人一挥手,大家见状,连忙上前对着燕锋毕恭毕敬的施了一礼。

    一时间,军中又添猛将,刚才还对秦威五人叫骂不已的士兵们见这几人竟能与燕锋打平手,心中的愤怒悄然转变成了崇敬,这五个身着粗布手执木枪的年轻人,一时间竟成了各营军士茶余饭后的谈资。

    五日后,宫中传来李亨的诏令,命朔方军在今年入冬以前,务必攻下两京,如今离入冬还有两个多月,宫中罕见的没有再催促朔方军短时间强行攻取长安,而是在诏令中提及,建宁王李倓已反,让太子严防建宁卫的偷袭,这不禁让在场所有听见此诏书的人心中又喜又惊,喜的是短时间不用强攻长安,造成无谓的伤亡,惊的是,建宁王明明率军前往了回纥边境,却为何在诏书中说建宁王已反,诏书最后,痛斥建宁王种种过失与无礼之处,直接严明,若谁擒住了建宁王,不必押回京城,就地正法,执其归京者,赏万金,封万户侯。这更让燕锋李豫和郭子仪震惊不已。

    “小心肝儿,你在哪儿呢?”深宫之中,张皇后蒙着双眼,正与一位头生双角的红衣男子在追逐嬉戏,此地原本是一座荒废的宫殿。在新皇李亨登基不久后的一个夜里,张皇后做了一个梦,在灵武行宫的一座年久失修的破败宫殿中,有一口井,井中住着一位头生双角,极为英俊的男子,二人纵享鱼水之欢,梦醒过后,张皇后仍然春意未尽,第二日,便按照梦中所记,去找行宫中的那座废弃宫殿,果然,在行宫北面,真有一座宫殿,且年久失修,破败不堪,由于此宫过于阴森,加之身后有侍从跟随,张皇后只好打消了进入宫中的念头,回到宫中,当夜却又梦见了那头生双角的男子,男子告诉张皇后,自己本是天上龙王,却因触犯天条被镇压于此,只有寻到了能破自己命格的真凤天女,才能破除封印,回到天宫,翌日,张皇后醒来,仔细思索了梦中男子所讲,越觉得自己便是男子所说的真凤天女,当夜,皇帝李亨来到宫中,要求张皇后侍寝,然而张皇后却以身子不适为由婉拒,李亨还当真以为是张皇后身子有恙,找来太医为张皇后诊治,太医一查之下,直说皇后体虚气亏,需要好生条理,李亨还以为是张皇后掌管后宫劳累过度所致,遂命其好生休养,自己则去了别的妃子那里。

    当夜,张皇后又一次梦见了那红衣男子,二人再次,缠绵许久过后,男子直言,让张皇后去废宫找他,然而转眼就失去了踪影,张皇后随即转醒,却现身下已经秽湿的不成样子,凤榻上俨然还沾染着些许男子的气息。

    第二日,张皇后支走侍从,自己则小心翼翼的来到皇宫北面的废宫之中,强忍着心中的惶恐,走进废宫,觉废宫之中果然有一口荒废的古井,上面还刻满了奇怪的符号,一切都与梦境之中一模一样,张皇后小心翼翼的来到古井边,探身一看,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而恰在这时,背后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张皇后一惊之下,竟直直的坠入井下,失去了知觉。

    待到张皇后再次醒来之时,觉自己正躺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张皇后低头一看,顿时惊慌失措,自己竟是不着一丝的,张皇后连忙扯过一条锦绣薄被遮住傲人的身子,一扯之下竟现被中还躺着一位赤身的男子,此男子头生双角,面容俊秀,正是在梦中与自己欢好过数次之人!只见男子悠悠醒来,一双夺人心魄的眼眸深情的看着张皇后,灼热的目光甚至能将皇后融化,看的她直燃,忍不住又一次与其鱼水交融,而这一次,整整做了一天一夜。

    皇后在宫中失踪,这可急坏了宫中下人,宫女侍卫们顿时翻遍了整个后宫,却无一人敢奏报陛下,这失察之罪,足可让自己及自己的家人命丧九泉。然而幸运的是,李亨一连三日未曾去往皇后的寝宫,而在第三日夜里,皇后也重新出现在了宫中。此事最终不了了之,知道皇后失踪之人无一不是缄口不言,毕竟,这是关乎性命的事情,谁会去主动找死呢?

    失而复返的张皇后精神头儿似乎比从前好了数倍,不知为何,原本就妖娆的身子愈的丰腴性感,李亨见张皇后恙疾已去,又见其愈美丽动人,一连数日与皇后夜夜笙歌,甚至都忘记了宫中还有其他的妃子。这等恩宠,让不少妃子为之眼红,然而又无可奈何。渐渐地,张皇后日渐骄横,皇帝李亨对她的宠幸却是有增无减,一时间,偌大的后宫,被张皇后掌管的服服帖帖,李亨更加觉得,张皇后贤良淑德,品才双馨,甚至偶尔也会将家国大事告诉皇后,让张皇后出谋划策。

    然而张皇后如此得宠的原因,却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一日,皇后坠入井中,见到了比皇宫还要富丽堂皇数倍的华美宫殿,还有那头生双角的男子,种种迹象无一不在告诉她,面前这男子就是天上的龙王,不知为何,她总是忍不住想要和这位男子欢好,数次过后,皇后精疲力尽,而男子却依然活力充沛,这不同寻常的体力更是俘获了张皇后的芳心,张皇后不禁询问起男子有关真凤天女的事情,然而男子的回答却让她甚是为难。

    男子坦言,真凤天女只是说给她听的,只是他的确是被镇压在这里的,所以不能离开这废宫,然而本来还要几年就可以脱身,却不想李唐皇室迁到了这里,并在此建都,他又一次被皇气镇压,难以脱身,寂寞难耐,所以才勾搭上了她,皇后见男子如此坦诚,并没有丝毫怪罪他的意思,还关切的询问有没有可以解救的办法,那头生双角的男子直言,只要皇气散尽,他便可重新脱离此地,返回仙界。皇后问是不是只要皇都迁走,皇气就散尽了?男子却道,皇都虽迁,然而只要李唐子嗣在世,皇气就不会散,张皇后极为聪慧,哪儿会听不出男子的意思,要想男子顺利脱困,必须尽除李姓宗嗣,然而就是此事让张皇后颇为为难,当然,不是因为要除去李氏为难,而是怕这男子脱困之后,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张皇后询问男子飞升仙界时候能不能带她一起走,男子的回答却让她失望无比,随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张皇后的脑中产生,她恳求男子脱困之后不要立即回到仙界,在这尘世陪她走完一生,并直言道,除掉李姓宗嗣之后,以他的威能足以掌控天下,因为他是真龙,真龙即为天子。在人家当皇帝总好过去仙界受管束,张皇后的一番苦言相劝,让男子颇为为难,最终却是答应了张皇后的要求,张皇后激动万分,忍不住又将男子压在了身下······

    之后,二人商定了计划,男子便将张皇后送回了井边,之后,二人依然经常在此幽会,商讨对策,今日,张皇后又来到了井边,觉男子竟早已在井边伫立,张皇后玩心大起,竟拽着男子玩起了捉迷藏。片刻过后,张皇后累了,妩媚妖娆的靠在了男子怀中,男子关爱不已的为其拭去额头上的汗珠,亲昵温存了一番,之后,二人便开始商议起来。

    “冯夷,前几天,我已经按你教我的一字不差的对李亨说了,不过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让我诬陷建宁王,李亨就真的信了?”张皇后皱着黛眉对男子说道。

    “那是因为你生的可人儿啊,”冯夷笑了笑,手却不安分的探进了张皇后的胸口,轻轻一握那两团温软如玉之物。

    张皇后小脸儿一红,试着扭了扭身子,“啊讨厌,谈正经事呢···”

    冯夷却是更加肆无忌惮,直接将张皇后胸前的衣服扯了个干净,“我觉得这才是正经事,哈哈”

    ······

    许久过后,张皇后一脸满足的离开了废宫,冯夷则是满面凝重的回到了井下。井下,并不是张皇后之前见到的那样,金碧辉煌,富丽堂皇,井下四壁皆是光秃秃的青石,散着腥臭的气息,随处可见的只是一堆堆森森白骨,数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早已侍候在一旁,见冯夷翩然而至,随即单膝跪地拱手道:“参见鬼主!”

    “恩,起来吧,鬼冢情势如何了?”冯夷面色忽然变得阴沉无比,声音也不再儒雅动听,而是尖锐嘶哑,颇为刺耳。

    “秉鬼主,鬼冢一切安好,夫人让属下带话给鬼主,说蓬莱东君数次修书前来,要求与鬼主见面。这是书信”说罢,便递出一沓书信,冯夷接过其中一封,打开来看,

    “河伯吾弟如晤,近来天有异象,乱贼四起,愚兄偶闻山鬼已死,玉玺现世,恐又有大灾降至,愚兄在此告知,切莫涉足尘世,以观后变。”

    “呵呵,东君这个怕死的性格还是没变啊,你们即刻出,给夫人带个话,让他修书给东君,说如今我已经涉世,山鬼都被他们杀了,我还能置之不理吗?毕竟我河伯不像他那样胆小怕死。”

    “属下得令!”几个身着黑衣斗篷之人说吧便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黄河鬼冢果然是高手如云啊,河伯,你的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一阵女子的声音忽然在冯夷的耳边响起,冯夷呵呵笑道:“高手?如果你有心杀了他们,他们现在恐怕早就死了吧。”随即转过身来,只见一位身着红衣的女子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女子看上去颇有些姿色,然而,面颊上的那一抹赤色红蝎的纹身却让这张脸显得颇有些狰狞。

    “有河伯你在,我哪儿敢动手啊,”女子痴痴一笑,却忽然知觉腰间被人一揽,扭头一看,觉正是河伯。

    “怎么,刚才那个张皇后还没喂饱你么,老色鬼?”女子身形一闪,顿时从冯夷怀中消失,在他面前两丈处又重新现身。

    “我河伯活了千年,对万事万物都十分厌倦,不过唯有对女人是永不厌倦的,哈哈。”冯夷阴测测的笑道。

    “言归正传,主人让我来问你,你的计划到底执行的如何了?”红蝎女子皱眉问道。

    “不急不急,慢慢来,如今这世道不比从前了,居然有人敢把手伸到我们九巫头上,真是不知死活,可惜山鬼这美人坯了,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杀了,可惜,可惜啊。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让他暂时别把手伸到灵武,我要在这里,好好消遣一番,哈哈哈”冯夷笑着说道。

    红蝎女子一皱眉头,低声说道:“河伯,我家主人说,时间紧迫,请你务必尽快解决灵武的事情,否则,他会亲自动手的。”

    “你家主人动手?不会又要用他那万蛊噬心虫了吧,把人都杀了,还有什么乐趣?真是一个不懂得杀戮美感的家伙,回去告诉你家主人,让他把精力放在两京之地,别好不容易到手的地盘,又被李唐夺了去。”

    “···我家主人自有分寸。”

    冯夷盯着女子,忽然笑道:“还不走,怎么着,今晚要留在这陪我睡?”(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