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传闻中的千骑军!”郭子仪听了秦威说的话,不由得惊讶起来,而燕锋也早已赶到,本是安静的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然而,听了来人自报家门,顿时震惊不已,他快步走到秦威面前,激动的说道:“你说什么?你是谁的手下?”

    “天盾营秦威秦都尉,将军莫非认得我家都尉?”秦威面容平静的说道。????&bsp;??&bsp;??&bsp;?????&bsp;???

    “认得认得,我和秦威打小就在一起长大,如何不认得,”燕锋激动不已的将施礼的秦威等人扶起。秦威问道:“不知将军名讳?”燕锋随即说道:“鄙人姓燕,单名一个锋字。”秦威随即做恍然道:“燕锋···燕将军!以前常听我家都尉提到您,您率领的玄甲营所向披靡,镇守北疆十年,功绩卓著,我家都尉也说过,你虽与他并非兄弟,然而却胜似兄弟,唉··可惜我家都尉已经随着大将军战死东都了····如今我们空有报国愿望,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唉··”见面前之人越说神色越低沉,燕锋忍不住想要劝一句,然而待他听到此人说秦威战死东都时,燕锋的神情也是一暗,犹豫了片刻,随后说道:“秦威并未战死在东都,而是···”燕锋本想说秦威如今已经下落不明,然而这事李豫却不知道,李豫自始至终认为秦威已经被他处死,如今太子在场,燕锋只得将这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并未战死东都?莫非将军知道我家都尉的行踪,还是说我家都尉还活着?”秦威假装激动不已的说道。

    “这····”燕锋欲言又止,恰在此时,李豫开口说道:“秦都尉忠肝义胆,在东都之战前奉命护卫太上皇离开,然而却在护卫途中英勇战死了”

    “还是死了吗···”秦威一脸失望的回道,随后便单膝跪地,拄着长枪沉默无语,然而心中却是冷笑不已,毒蛇永远是毒蛇,纵然披上了人皮,仍然是毒蛇,明明当时是他一手操控陷害了自己的性命,如今竟说自己是英勇战死的,真是可笑至极。川宝青云飞扬连音见秦威如此,也纷纷表现的落寞不堪,颓然拜倒,修习了千面之术的他们,控制表情简直易如反掌。

    “各位壮士年少有为,且身法了得,不如就留在我朔方军中吧,既然你们的都尉和燕将军亲如手足,不如你们此后就跟随燕将军吧。”郭子仪对着众人朗声说道。

    “谨遵将军将令,”秦威随即对转向郭子仪,重重一拜。

    “燕锋,刚才本宫看了三场比试,很是不过瘾啊,早就听闻你是朔方军中最厉害的,怎么样,要不要和几位壮士比试一下?”李豫微笑着说道。

    飞扬一听,面前的黑甲将军竟是这军中武艺最强之人,立马来了兴致,猛地站起身,提起长枪便要上马,却被秦威拦住,只听秦威说道:“杨兄,如今你已经胜了三场,想必已经累了,这一局不如让给我”

    飞扬一愣“士杰你行吗?下手别太重”

    秦威笑了笑“我自有分寸”

    在场的朔方军听了飞扬的话,神情均是一怔,随后竟颇不服气的叫嚣起来,显然,这句‘下手别太重’和这句‘我自有分寸’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在蔑视燕锋。不少军士纷纷吵嚷着,让燕锋不要手下留情,打死这几个混蛋。

    青云为秦威迁来马,秦威却摇了摇头:“不用骑马了。”随后,便拎起手中木枪,走到场中央,看着沉默的燕锋。

    燕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刀,又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书生模样满面镇定的年轻人,低声叹道“你是叫元士杰吧,果然不愧是千骑军中人,年纪轻轻便能有这等气魄,不过比武切磋,刀剑无眼,来人,给这位壮士取一副铠甲来!”

    “不必,燕将军,比武点到为止,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做一件事”秦威笑着说罢,随后竟抬起一只手,向着手中长枪重重劈下,喀喇一声,木枪上的枪头应声而断。看到这一幕,燕锋忽然一愣。

    “他在干什么?”

    “这小子真不知死,他这分明是小看咱们燕将军”、

    “太狂妄了!燕将军打死他!”

    “燕将军,杀了他!”一时间,朔方军中人吵嚷不断,郭子仪眉头微皱,紧紧盯着场中这个叫元士杰的年轻人,心中想着:这小子只凭一杆无头木枪,就想战赢刀法娴熟的燕锋,这根本不可能,但凡这小子有一点识人观人的阅历,就能看出燕锋的身法绝非寻常,唉····如今的年轻小辈都是这么狂傲吗,····除非,这小子这么做,别有深意,到底是什么····

    “郭将军,你看,他们二人比试,谁会赢呢?”恰在这时,一旁的太子李豫开了口,对郭子仪说道。

    “如今尚未开始,连太子殿下都看不出,末将有岂敢妄语猜测”郭子仪拱手道。

    李豫罕见的收起了笑容,双目紧紧的盯着场中二人,低声叹道“说出来郭将军也许不信,我觉得,这位元士杰会赢,千骑军,总会给人惊喜,呵呵。”

    燕锋与秦威各自手执武器伫立场中,场中忽而刮起阵阵微风,扬起点尘土,一时间,朔方军中安静异常,他们知道,这忽然刮起的微风并不是自然而来,而是燕锋激荡的内劲。

    只见燕锋并不将长刀出鞘,而是取出一截粗布,将长刀与刀鞘紧紧固定在了一起。低声说道:“你既然去了枪头,那我也不必以利刃相对,”说罢,便将长刀拄地,对秦威说了一句:“来吧。”

    秦威面色如常,然而心中却是一阵感叹,显然,燕锋的武艺又精进了,只是常人之驱,竟也能修习出如此惊人的内劲,看来这段时间燕锋并未松懈。想到这里,秦威不由得在心中低叹,若是自己没有山鬼内力作为后盾,恐怕早已不是燕锋的对手。

    看秦威有些走神,燕锋低声说道:“元士杰,来吧,让你先。”

    俗话说,先制人,尤其是兵家,不论是排兵布阵还是单打独斗,先手永远是最重要的,而燕锋这么做,也让围观的朔方军将士啧啧赞叹。

    “不愧是陛下钦封的骠骑大将军,单单是这份气度都让人佩服。”

    “是啊,你看,我们燕将军多懂礼数,这次,这几个不知死的小子必败!”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众人又热闹起来,这时,李豫对身旁的郭子仪低声说道:“郭将军,你怎么看?”

    “虽然凡事讲究先制人,但那说的是在了解敌人之后,才可以这么做,一位的先手,有时间会适得其反,暴露自己的缺点,这元士杰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显得高深莫测,让人无从判断,而燕锋这么做,亦是不让元士杰对其有所了解,同时,燕锋将内劲外放,实则是在心态上压制敌人,如此心思缜密,燕锋不愧是难得的将才啊”郭子仪叹道,

    “是啊,让这样一位将才去护卫一个女子,是不是有些不妥啊”李豫忽然笑着说道。

    “····恕末将直言,燕锋身具先锋之位,职责甚重,还请太子令派人手护卫那女子,让燕锋归营吧。”郭子仪脸色数变,最后叹了口气说道。

    “燕锋是难得的将才,本宫怎会不知,但他频频忤逆于本宫,郭将军,你是明白人,你明白本宫要的是什么。”李豫眉头微皱说道。

    “可是····唉,殿下,想要燕锋改变性子,难啊···殿下平时也最懂得知人善任,可是为何唯独对燕锋如此呢?·”郭子仪叹道。

    “正因为他太难得了,本宫才必须如此,磨砺他的性子,改变他的执着,让他真正为本宫所用。郭将军,你和燕锋都是忠于我李唐的忠臣良将,每一个都十分难得,所以,本宫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的。”李豫说道。

    “好!”这时,周围的士卒兵将出阵阵惊叹,李豫与郭子仪顿时向场中看去,觉二人已经交上了手。李豫也不再说话,专注的看着场中。郭子仪叹了口气,在心中默默想道:李豫啊李豫,你这么做,只会讲燕锋越推越远,他跟你,根本就是不是一种人······

    秦威手中断枪一挑,一记千骑军中最为平常的招式:其疾如风顿时施展而开,只见断枪在空中化作圈虚无的枪影,直直向驻足不动的燕锋身周空档刺去,眼见秦威迎面扑来,燕峰却依然站在原地不动,双目紧紧盯着秦威的枪影,忽然低喝一声:“我看到了!”随即手中长刀一横,挡在胸前,砰的一声沉闷声响,秦威的断枪竟直直抵在了燕锋胸前的刀鞘上,燕锋随即一震内劲,将秦威震退数步,低叹一声:“好俊的枪法,已经不输你们的秦都尉了,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你们之前应该在千骑军身居高位才对,怎么会只是小小的斥候?”

    秦威将手中断枪一横,笑了笑说道:“千骑军藏龙卧虎,在下这点微末技艺在千骑军中实在说不上厉害,燕将军,不要走神,我来了!”说罢,手中长枪有舞动起来,正是那招‘侵略如火’秦威猛抡长枪,这次却在枪中注入了些许内力,燕锋以前曾见过千骑枪法,见是这招,本能的竖起手中长刀,想要挡住这一抡,眨眼间,断枪重重砸在了燕锋的刀鞘中央,然而一股巨力传来,燕锋双手顿生酸麻,身子竟倒退了几步。

    周围士卒看到这一幕,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这元士杰的招式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看样子也不像是体术精湛之人,但是却一招将燕锋逼退数步,这只能说明一点,此人的内功,还在燕锋之上。一时间,周围众军议论纷纷。

    燕锋举起长刀,看到鲨鱼皮所制坚韧无比的刀鞘竟被此人震的龟裂,顿时笑笑说道:“好厉害的内力,小兄弟,你的武功绝不是如你所说的微末功夫,既然如此,那在下就要认真对待了。”说罢,燕锋随即倒提长刀,列开了架势。

    “这才对,燕将军,看好了这一招,将军也应该认得,动如雷震!”秦威低喝一声,随即身形凌空一跃,竟在空中将断枪刺出,一时间,手中断枪竟如入海蛟龙,声势凌厉的向燕锋胸前刺来,而燕锋也不再驻足不动,见其声势凌厉,顿时运起十成内劲,随后,竟身形一跃凌空迎向了秦威。

    “嗯?”不远处的太子李豫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凝神看了看那名叫元士杰的男子,双目中精芒闪动,随后却摇了摇头,低叹一声:“没问题,这人灵气完全正常,唉,看来最近实在是太累了····”

    “砰!”断枪又一次重重的刺在了刀鞘上,一股气浪随即激荡而开,周围风沙骤起,看热闹的众将不由得掩住看眼睛口鼻,过了好一会儿,尘土散去,大家才看清,场中二人早已错身站开,秦威手中的断枪只剩短短一截,而燕锋的刀鞘则被彻底毁掉,残片散落在各处,明晃晃的刀身在阳光下绽放着如霜寒芒。

    秦威将手中的木棍扔到一边,笑了笑拱手说道:“燕将军神武,在下不是对手,在下输了。”

    燕锋看了看手中长刀,也拱手回了一礼,说道:“小兄弟,切莫言输字,刚才在下已是全力而为,却只与小兄弟打个平手。所以此次比试,实则是在下输了。”

    飞扬在不远处对身旁的川宝皱眉说道:“这算什么··打个平手?”

    川宝皱眉沉默道:“士杰这么做果然有深意,刚才,我感应到对面有一人,身上的灵气短暂的与别人不同,应是异人无疑,看样是个很懂得隐藏的高手。”

    青云一听,顿时也神色一紧:“燕兄可知是谁?”

    “就是那个太子····看来士杰兄不让我们用原先的异人功力是正确的,好在我们现在身具的都是山鬼精纯无比的内力,他分辨不出,不然一定会露出马脚。”川宝皱眉道。

    “想不到,太子竟是异人···”青云叹道。

    飞扬忽然想到什么,凑到川宝面前说道“燕璇,照你这么说,你能感应到他的话,他会不会也能感应到你呢?”

    川宝道“他应该只是身具异人之血,不像我是被玉玺赋予的本能,就如同呼吸一般,是不需要施展什么功力催动的,外加有秦威传给我的内力掩护,就算是这个太子想从我身上看点什么,也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赤影而已,而这赤影像极了一般兵将身具的杀伐之气,所以大家不必担心身份泄漏。”(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