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太子殿下,此女身份不明不白,就这么安置在殿下的帐中恐有不妥啊,”郭子仪看着榻上昏迷的红衣女子,有些担忧的说道。?&bsp;?&bsp;?&bsp;?????&bsp;??

    “有何不妥?郭将军此话莫非是在说本宫无能么?”李豫轻轻的将女子额前一缕凌乱的青丝拢到一遍,看着她倾国倾城的面容,微笑着说道。

    “末将不敢!”郭子仪见李豫竟如此说,心中一惊,连忙跪倒在地,心中却暗自忖道,太子未入主东宫之时,从不亲近女色,怎么进位太子之后就变得如此了?要说这从长安城外带回的红衣女子的确是一位绝世美女,然而,自古以来,红颜便往往与祸水同在,太子生平最为谨慎,心思缜密,为何今日竟毫无防备的将这红衣女子带回军中,如今这红衣女子尚未醒来,是敌是友尚不明朗,太子竟直接将此女安置在其居住的大帐之中,这让郭子仪如何不担忧。

    “郭将军,你是否觉得,本宫做了太子,就变得好色了?”李豫依旧微笑着说道。

    “末将万万不敢有此想法!末将只是担心将此女留在帐中,会有碍太子殿下安寝,不如,将此女子移到末将的帐中,一来不会影响太子安寝,二来,末将的朔方将士也能更好的保护这位姑娘。”郭子仪拱手说道。

    “嗯,郭将军如此安排,正合本宫心意。”听完郭子仪所言,李豫随即起身,走到郭子仪面前。“不过姑娘如今有伤在身,再挪动恐怕会有碍她恢复,不如,就本宫去将军帐中歇息吧,郭子仪听令!即日起,本宫的此帐就属于此女了,你务必派人好好照看此女!”

    听到李豫竟将太子军帐让给一来路不明的女子,郭子仪顿时不知所措起来,郭子仪已看出李豫很是喜欢此女,但是他作为太子的副帅,更应当将太子的安危置于位,于是,便硬着头皮想要再行劝阻,恰再这时,燕锋在帐外求见,李豫随即将燕锋招进帐中,笑呵呵的说道“燕锋,来的正好,本宫有个极重要的任务要交付于你”

    见李豫又是一脸笑意,燕锋只觉背后一阵恶寒。

    “太子殿下请讲。”燕锋面无表情的拱手道。

    “本宫想让你率卫队,好生守护本宫的太子妃。”李豫满含笑意的双眼,盯着燕锋。

    “太子妃?在哪?”燕锋一愣,李豫明明只带了三百护卫前来,哪有什么女人随从?嗯?女人?燕锋顿时想到了今日白天刚救得的那貌美女子。

    “殿下莫非指的是榻上的女子?”燕锋皱眉拱手道,显然也是颇为出乎意料。

    “怎么,本宫难道不能喜欢女人么?你和郭将军怎么都是这幅表情?”李豫见燕锋和郭子仪均是眉头紧锁,顿时收起笑容,颇为不悦的说道。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此女……”燕锋刚要分辨,却被李豫打断:“你只管好生保护此女便是,她要是醒来第一个禀报本宫,还有,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此女离开这大帐,”

    “殿下,末将居先锋之职,恐无暇照看此女,还请殿下收回成命。”燕锋面无表情的说道。

    “无暇照顾,唉,也是,燕将军乃是钦命的征北先锋,平日十分劳顿,自然是顾及不到旁人,只是。。。”李豫脸上顿时又浮现出一抹笑意:“本宫最近也是公务繁忙,恐怕也顾及不到宁舒郡主了,也不知郡主一个人在灵武行宫,能不能过得适应。”

    听到李豫提到宁舒,燕锋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说起来,那日燕锋呵斥宁舒之后,宁舒一怒之下,跟随李俶的车驾便去了灵武,然而燕锋正准备突袭洛阳,待到想起宁舒想要道歉时,才觉此事,然而却已是三日之后,燕锋后悔莫及,他隐隐感觉,这是李俶阴谋,果不其然,宁舒抵达灵武之后便再也没能回来,只是每月会定时鸿雁传书,在区区数寸见方的纸上诉说相思。燕锋知道,宁舒是被李俶设计软禁了起来,虽然宁舒在信中反复强调是皇帝的意思,害怕宁舒到前线会有危险,留在灵武行宫,先能保证安全,这样,燕锋也就可以不必担心什么,全心全意攻打两京了。

    宁舒时常在信中提及自己在熙妃的宫中过的是何等的悠闲与自在,但是却因为日夜思念燕锋而郁郁寡欢,想燕锋快点结束两京战事,二人早日相见。燕锋自然也是极其思念宁舒,虽然实际上宁舒是被李俶软禁起来,然而的确也让宁舒处以一个相对安全的境地,比呆在前线不知要好上多少倍,想通这一点,燕锋便再也没了顾虑,在战场上奋力拼杀,一骑当千。不过,虽然他也知道宁舒如今已是被李俶,如今的太子李豫捏在手中的把柄,但是真正听到李豫拿宁舒来威胁自己时,燕锋心中还是顿时如一团乱麻。

    “末将领命”看着李豫满是笑意的面庞,燕锋却只觉背后阵阵寒凉。因为秦威一事,他对眼前此人早已是心怀芥蒂,后又因睢阳一事,燕锋更是恨极了李豫,然而,也不知是不是老天不开眼,这种坏到骨子里的人,竟天生便是王室贵胄,如今还做了太子,燕锋只觉一种无力之感渐渐浮上心头。人可逆水,却不能逆天,也许,让这样的人坐上皇帝大位,便是天意使然。

    片刻过后,郭子仪跟随李豫从帐中走出,向着郭子仪的帅帐走去,燕锋则被留下来,指挥卫队,将原本的太子行帐严密的保护了起来。第二日,燕锋特地花了白两银子,从附近的镇甸之中连哄带拐,顾了五个懂得洗浆的老妈子,将她们安排在红衣女子所在的帐内,定时为女子上药,洗漱,更衣。而燕锋及一干护卫则将大帐团团围住,恨不得连一只蚊子也不放进去。

    第五日,几个老妈子有按时带着药膏来到帐中,解开女子的衣服和绷带,惊奇的觉女子身上原先密密麻麻的伤口居然凭空消失了,肌肤光滑柔嫩,连一点伤痕也未曾留下,几个老妈子哪里见过如此情形,本身面前此绝世女子数日未醒就已经颇为蹊跷了,如今女子身上所有的伤口竟然全部不见,更是太过离奇,毕竟,昨日几个老妈子还刚给女子换过伤药,亲眼看着女子身周数道恐怖的切口,然而今日,这些切口居然全部不见了。其中一个老妈子端详着女子的面庞,然后竟觉女子双目竟是睁开的,正直直的看着她。

    老妈子随即大呼一声,却只觉脑中嗡的一声,随后便人事不知了,而其余几个老妈子听到惊呼,正愣间,几乎是同一时间,纷纷栽倒在地,而帐外的燕锋,也听见了帐内的呼喊,随即抽出长刀率护卫猛地冲进帐中,然而却在踏进帐中的一刹那,脑中一阵嗡鸣,随后便栽倒在地,人事不知了。

    红衣女子缓缓做起,微微泛红的双目幽幽的扫了一眼帐内,此时,所有进入帐中的人均已栽倒在地,昏了过去,红衣女子随即坐起,一双赤足点在微凉的地面上,女子随即揉了揉额头,显然,刚才的神识冲击释放的十分勉强,红衣女子不由得低哼一声“该死的云中君,居然肯为了安庆绪对我出手,待我功力恢复,定报此仇!”红衣女子说罢,随即缓缓站起身来,然而周身经络一阵生疼,显然内伤并没有恢复多少。

    若是秦威也在营中,就会认出此女,便是离开兰若寺前来寻找云中君的山鬼后人——若儿。

    若儿本想着在秦威以前,先行一步来寻云中君,说服他主动交出他这一脉的血液,然而云中君却在明白若儿来意之后突然出手,以无上剑法重创若儿,本身以一个长辈欺负晚辈就已是过分,然而若儿没想到的是,在听了安庆绪要纳若儿为废的想法之后,云中君竟毫不犹豫的要上前生擒自己,若儿只得使用秘术,逃离长安,然而重伤之下,施展秘术的后果便是体力耗尽,勉强冲出长安城后,若儿便失去了意识,这才被李豫所救,昨夜,若儿便悠悠转醒,她本以为自己已经陷入贼手,然而在检查了自己的身体过后,却现身上被仔细的上了药膏,却并没有。若儿松了口气,随后便悄然放出功力,将自己的意识延伸进了帐外守卫的神识之中,这才知道,自己是躺在了朔方军的军营之中,然而自己如今重伤未愈,呆在这军中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若儿随即便要设法逃离此地。

    然而,只是释放了神识冲击,若儿便已经感觉到自己内力开始枯竭了,看来,以她现在的状况,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一时间,若儿只得一边四下张望,一边苦思逃离之策。忽然,一个熟悉的面庞映入视野,若儿强撑起身子,走到晕倒在地的燕锋面前,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顿时想起,这个人的模样,曾在秦威的记忆中见过。

    这人是叫燕锋吧····若儿暗自思忖道,仔细看了看他的面容,觉比秦威记忆中的样子更多了几分沧桑与坚毅,“唉···燕锋,恐怕你不会想到,秦威还活着吧,对了,那一日,你为何弃他而去呢····你可曾经是他最信任的朋友啊···”若儿低叹道,随即伸出一个手指轻轻的点在燕锋的额头,开始阅读起燕锋的记忆来。

    “竟是···竟是如此····想不到,你竟是如此重情重义之人,是秦威错怪你了····”许久过后,若儿睁开眼睛,低声叹道。她在燕锋的记忆中清晰的看到,燕锋不顾疲乏,竟用两条腿拼尽全力向睢阳赶去,清楚的感受到了燕锋心中的焦急万分,在看到宁舒喝药郭子仪颁旨的时候,若儿竟隐隐觉得有些心疼。秦威果然没有看错燕锋,重情重义,然而秦威也错怪了燕锋,秦威一直在心底以为,是燕锋抛弃了一城的人,为求独活而已。他早就下定决心,这辈子再也不与燕锋相见。这一切,在秦威的神识中,无比清晰,而在燕锋的神识之中,充斥着的,却是对秦威的愧疚,对燕行川,对白煜,对海棠,对晓晓,对睢阳城一城官兵百姓的歉疚,还有对宁舒的亏欠,除此之外,便是无尽的仇恨,恨叛军,恨李俶,恨天地不明不仁。

    紧接着,接着燕锋的记忆,另一个人的身影在若儿面前凝聚而成,此人衣着华贵,气宇轩昂,俊俏非凡,眉宇间的王者气息彰显无遗,然而,双目中却满含着令人极为不舒服的笑意,正是那个曾经设计陷害秦威的广平郡王,也是那个阻碍燕锋援救睢阳的楚王,让秦威和燕锋均都恨之入骨的人,曾经的李俶,如今的太子——李豫。

    “本宫想让你率卫队,好生守护本宫的太子妃。”在从燕锋的记忆中看到这一幕时,若儿顿时对这太子李豫充满了厌恶,想不到,这坏到骨子里的人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若儿只觉胸中一阵翻涌,竟隐隐有了想吐的感觉。

    “呵呵,就算你已经贵为太子,也不过是一个披着人陪的蟾蜍。”若儿面容骤然冷了下来,燕锋记忆中的李豫顿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绞的粉碎。

    即便是在昏迷之中,燕锋也能感觉到脑中忽然一阵剧痛,疼的他忍不住微微皱了一下眉····

    ·······

    “秦威,长安如今已经被唐军围的水泄不通了,不过不知为何,他们只是围而不攻,”飞扬说了一句,随后,川宝接道“原因恐怕是长安城城墙上如今已经是布满了由精妙的剑气汇成的罡风。”在一个茶馆中,飞扬和川宝你一言我一语一脸严肃的对面众人说道,这是一个距离长安不远的镇子,他们一路到此,见这镇子中还有些人气,便找了一个地方落脚,飞扬便带着川宝前去查探了一番,而飞扬所带回来的消息更是让秦威眉头紧锁起来。

    “剑气汇成···罡风?你们怎么现的?”秦威不禁问道。

    “秦兄,你也知道,我能感知天地灵气,而剑气,也是由天地灵气汇聚精炼而成,所以我感知到的尤为清晰。”川宝说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