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远方的天际是无尽黯淡的夜空,灰色的云在漆黑的夜空中翻滚不息,风中也带着湿冷的气息,然而秦威却直直的伫立在城头,抚摸着身上沾了些许露水有些冰冷的银色盔甲,最后手停留在胸口处,久久无言。?&bsp;??????????

    白煜慢慢登上城头,一手提着川宝的酒葫芦,放在了秦威一旁,打开葫芦,倒了两碗酒,递到秦威面前,却是一改平日的玩世不恭,面色平静的道:“秦兄,明日便是决战了,也不知这之后,能不能再和你对饮上一杯,来,干了这碗!”

    “白兄,你还有伤…”

    “少废话,喝!”砰的一声,两个酒碗重重一碰,些许酒浆洒落,白煜随即一仰头,将酒倒入喉中。便要再去葫芦中倾倒,却现已经没有多少了。

    秦威凝神看着手中的酒,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川宝的模样,犹豫着将酒碗递到嘴边,一饮而尽。

    “白兄去领一套盔甲吧,明日决战,用来护身。”

    “不用,我穿着这个,会施展不开。可惜,我的竹枝不在手中…”白煜看向黑色的无尽虚空,随即长叹一口气。

    秦威犹豫着说出了内心所想:“白兄不打算带着他们离开吗?”

    “离开?去哪儿?”白煜却是骤然将他的话打断,“我白煜有两个结拜兄弟,一个已经死了,一个即将赴死,我白煜难道是那种苟且偷生之人吗?秦兄不必多言了,至于海棠,你也知道,我在哪,她在哪,晓晓姑娘那里,却是终日守着那奚族人,也不知她的心意。”

    秦威闻言,心中一热,随即却又慨然

    “她的心意…唉,白兄你说,这场战争到底有何意义…张大人靠吃百姓也未能守下此城,叛军更不惜让自己的士兵服毒却仍然未能打开睢阳大门,虽然都是各为其主,可是…”

    白煜闻言,轻轻拍了拍湿漉漉的城头砖石,不禁也叹道;“都是人心作祟吧,秦兄不用想太多,明日一战过后,这些都与我们何干呢?二十年后,再想这些事情吧,哈哈”

    白煜说罢,便提起川宝的葫芦,摇摇晃晃的下了城,几声轻笑,却在空中久久回荡。

    见白煜走远,秦威长叹一口气

    “终究是我秦威把你们带到这死地来,我怎么可能会不多想…”说罢,便又漠然,看着远处迷茫遮掩的大好河山,秦威忽然有些理解李毅的心思了,不知李毅目送自己和天盾营离开时,会不会感觉到一丝欣慰?

    ……

    燕锋焦急的在马车外来回踱步,车中此刻正有两名随军的大夫,满头大汗的用尽各种方法为宁舒解毒。

    李俶从一旁慢慢踱步过来,“想不到将军还是个重情之人,如果刚才将军执意要走,本王还真没有办法阻拦。还是王妹有办法啊”

    燕锋拧头满眼血丝的盯着李俶“殿下!你就不担心郡主的安危吗?”

    “担心,当然担心,我现在就去给我王妹祷告,我可不想因为这事,损失一员大将!”说罢,便拍了拍燕锋的肩头,随即拧头回到自己车中去了。

    燕锋仰头看着阴暗的夜空,闭上眼睛静静祈求着。

    “秦兄,一定要坚持住,睢阳,一定要等我啊!”

    “宁舒啊…你这是何苦,此去睢阳乃是救国救民,你怎么就是不懂…宁舒啊…玉皇王母,道祖仙尊,保佑宁舒不要有事啊”平生从不信鬼神的燕锋,第一次虔诚的对着上苍祷告起来。

    “将军!将军!郡主快不行了!”一个大夫满头大汗的冲出马车,燕锋闻言,顿时三魂散尽,面孔煞白,一把推开大夫,冲到马车中。

    ……

    东方泛起鱼肚白,第一丝晨曦映亮了四周的树林,艳红中透着金色的霞光,为大道上的众多士卒身上镀上了一层金黄,众军的铠甲兵器此刻都仿佛被装点上了纯金,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光芒中,大地开始震颤,无数骑兵滚滚而来,整齐划一的长枪仿佛如冰冷的树林,如雷的马蹄声令人震耳欲聋。

    一个英气逼人的将军驾马当先,身着金灿灿的制式铠甲,气势巍峨,身后的骑兵也是人若虎,马如龙,气势冲天。

    燕锋骤然惊醒,从沉睡不醒的宁舒身边爬起,冲出马车,却见李俶早就站在那里,对着来将大声呼喊。

    “郭将军,你终于到了!”

    燕锋喉咙一紧,李俶却是微笑着凑到了他身旁,“将军,圣旨到了,接旨后如何,将军可自行拿主意,宁舒王妹如何了?”

    燕锋嘶哑着声音回到;“不牢殿下挂心,宁舒郡主安好。”

    李俶眉头一挑“当真稀奇,大夫不是说救不了了吗?看来是本王昨夜祈祷的很有效果啊。哈哈哈,走,随我去迎接郭子仪将军吧!”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乱贼四起,海内疲敝,更兼两京沦落,王室偏安,朕苦民生,不忍涂炭,欲起三军屠灭乱贼,兴吾李氏,还民安宁,现擢升燕锋为骠骑将军,加封征北先锋,愿爱卿倾力助朕,扫平乱贼,廓清环宇,钦此!”郭子仪优雅而从容的读完圣旨,燕锋接过,李俶随即拍着手笑道;“恭喜将军拜将一品!可见父皇对你是多么的倚重!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郭子仪也是面露笑容,对燕锋说道

    “陛下钦封将军为先锋官,就请将军先行点兵吧,我的十万朔方精锐,可任由将军挑选,不知殿下的意思呢?”郭子仪看向李俶,而李俶居然欣然一笑,点头接受了他的说法。

    “将军,末将有一请求”燕锋凝神看着郭子仪,缓慢而坚定的说道

    “将军何必客气,但说无妨”郭子仪见燕锋模样,当即面色凝重的回答道

    “请将军准我带上十人,前往睢阳!”

    “睢阳?”郭子仪一愣,随即看向李俶,却见李俶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说道

    “将军有所不知,昨夜探报,睢阳外围的叛军已经整顿全军,准备今日强攻睢阳了,将军此时前去,恐怕来不及了吧”

    “什么!让开!”燕锋闻言,却是急匆匆跳上一匹战马,用力一抽马鞭,战马吃痛,立即撒丫狂奔而去,只余一路尘土飞扬。

    郭子仪看着燕锋消失的方向,不明所以的看着在一旁并未开口的李俶,随即拱手道

    “殿下,怎么不拦下他呢?”

    “他会回来的”李俶眉眼带笑,却是回头看了看宁舒所在的马车,嘴角微微一翘。

    “郭将军,派一队人去保护燕锋吧,其余人,可以启程北上了。”

    “是”

    ……

    燕锋此刻内心已是焦急如焚,只得用力抽打胯下战马,快一些,再快一些,“秦兄,晓晓姑娘,白少侠,海棠姑娘,你们可要千万坚持住啊!”想起晓晓,他心中更是一痛,昨夜后半夜,宁舒本已毒入心脉,万事休矣,然而,不知为何,宁舒浑身渐渐烫,后来竟如沸水一般滚烫,最后,剧毒居然自行消散,宁舒气息也渐渐平和,这种反应,让燕锋回忆起来,赫然是服下还阳散时候的迹象!晓晓姑娘当日赠与他的还阳散,居然再一次救了宁舒的姓命!城中的人,对他,对宁舒,都有救命之恩,他岂能弃置不管,当下不顾战马已满口泡沫,一下接一下的猛抽战马,向着睢阳疾奔而去。

    “等我啊!你们等我啊!”

    ……

    正午,烈日当头。

    咚咚的战鼓声擂的震天响,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开始列阵,数以百计的冲车,床弩,投石车,被轰轰隆隆的推到阵前。装满桐油的酒坛此刻被三三两两的固定在一起,放到了投石车上的掷中。数百军士手举熊熊燃烧的火把,站定在投石车旁边。一干虎背熊腰的蛮兵,将碗口粗精铁铸造的弩箭,扛到弩上,扭动齿轮,十几股牛筋扭成的弓弦此刻也被扯的呻吟不已,片刻之后,重弩已尽数填装完毕。冷冷的瞄准了睢阳城头。

    李小二坐在帐车之中,远远的看着这个横亘在征南大军路上数月的睢阳城,随即吐了一口唾沫,狂吼了一声。

    “攻!”

    一声令下,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油罐和带着雷厉破风之声的弩箭呼啸着飞进了睢阳的城头。

    数波投石床弩之后,睢阳城头已是一片狼藉,化为火海,数千弓箭兵在惨叫与熊熊的烈火声中化成了焦尸。

    “攻!”万余手举盾牌的蛮兵,护送着冲车,每走几步便重重击打一下盾牌,大喝数声,气势犹如千军万马。缓缓的向城门开来。

    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推开,却是秦威引着数百玄甲营士兵鱼贯而出,虽然没有战马,但是人人都视死如归,紧紧盯着不断逼近的盾牌军阵,随即高举长刀齐声大吼,一时间,亦是气焰滔天,

    “誓守大唐每一寸土地!杀!”

    紧接着,却是白煜和海棠手牵着手,单手提剑,飘然跃出城门,翻身从秦威等人头上跃过,只留下一句语气戏谑却满是绝决的话。

    “秦兄保重!我们二人先走一步!”

    “保重!”秦威暗自叹道,随即高举银芒迸现的月牙长戟,大声怒吼

    “杀!”

    秦威大力挥起长戟,重重的劈在一个盾兵的黑铁盾牌上,闷雷一声巨响,盾牌兵手中的盾牌寸寸断裂开来…

    白煜兴奋的仿佛每个毛孔都在狂吼,手中长剑宛如一条长龙轻而易举的绞碎了敌人的身躯,将他们的血肉剥离开来,他大力将长剑刺入一个蛮兵的身躯,用力一绞,蛮兵顿时鲜血喷涌,头颅和身体仅剩了一点肉皮相连……

    海棠双目无神,身形却愈迅捷,轻而易举的洞穿了叛军的护甲,将兀自跳动的心脏一捏而碎……

    ……

    晓晓面色凝重的将最后一枚银针刺入少年身躯,少年面色一白,再一次吐了一口鲜血,殷虹的血液中,仅剩一丝蛊虫尚在蠕动,日夜诊治,终于将少年身体里所有的蛊毒排出,晓晓胡乱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抬眼望向四周,却是一片火海。

    晓晓苦笑一声;“可惜啊,出不去了…”少年默然,却紧紧攥紧了晓晓得手…

    ……

    张巡看着面色苍白却满脸坚毅的南霁云和众位将领,随即下令,全军出城,与叛军决战。想起自己曾经嘲讽过的,弃城出战的李毅,张巡顿悟……

    ……

    “燕锋你…终究…没有来…”秦威一走神的功夫,两柄长枪轻而易举的洞穿了秦威的腿,将他牢牢固定在了地上,只是他仍然颤抖着挺起手中长戟,将两个贼军削去头颅,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被银甲包裹的腹部更是有一个碗口大的血洞,那是被一根重弩箭硬生生射穿而来。一群盾牌兵渐渐围了上来。但是纷纷不肯上前,秦威满脸鲜血,一张口,又是满口的鲜血涌出,“燕锋…啊…”秦威想上前一步,扯动腿上的长矛,一股剧痛让他颓然一软,堪堪用月牙长戟撑住了身体,“来生…誓不…遇你…”

    秦威只觉面前忽然出现一人,竟是镇国将军李毅,只见他笑呵呵的对自己说:“好样的,我东都男儿,从未负过大唐!”

    “誓···守····大···唐····”

    眼前渐渐模糊起来,周围的贼军也渐渐围了上来。秦威的脑海里骤然浮现出了余杭初见的一幕。

    “我秦威,在此多谢各位了!”

    “哈哈,你甭谢他!谢我啊!”

    “敢喝酒就扎瘸你!”

    ……

    天地间一声惊雷。风云滚动,空气中居然弥漫出一阵沁人的清香,将这溢满战场的血腥冲散。秦威只觉面前骤然落下一蓝袍之人。

    “还好还好,还不算晚”

    睢阳风云卷完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卷:太华传奇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