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川宝临行之前却是将怀中玉玺抛到秦威白煜二人面前,“此物关系重大,不便再带在身上,请秦兄白兄好生照看,晓晓姑娘等等我!”随即头也不回的跟着晓晓急匆匆的跑出草棚。?&bsp;?&bsp;?????&bsp;??????

    “外面被叛军重重围困,你们如何出去!”白煜见二人走的匆忙,忙追出草棚,而此话却被大雨瓢泼之音盖住,迎面却是宁舒郡主走了进来。

    “怎么了?”宁舒郡主见二人面带焦急,便问道

    白煜见是郡主,忙将手中玉玺递给秦威,一拱手道“方才晓晓姑娘说囊中无药,要出城去采,人又走的匆忙,可是眼下这睢阳被叛军围得铁桶一般,也不知她要去何处,在下正要追出去问”

    “出去采药?”郡主一听,也是眉头一紧,忽然想起什么,忙对二人道“刚才在城外山坡上时,我曾听晓晓说过,山坡四周长有很多止血疗伤的草药,她八成是返回去那里了”

    白煜秦威二人听了却并没有丝毫轻松,反倒面露惊诧之色,随即也不顾宁舒郡主阻拦,冲到雨中,秦威只觉外面雨水冰冷彻骨,后背重创处骤然一阵剧痛,也开始刚跑了几步,双腿便使不出力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白煜见状,忙返身想要扶起秦威,却被秦威猛地推开手臂

    “白兄不用管我,快快去将他们追回来!快!”白煜也知情势紧急,却见宁舒郡主也跟着二人从草棚里跑了出来,对着白煜道:“你快去吧,我来照顾他!”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将秦威搀扶起来。

    白煜见状,也不多言,当即施展轻功,不顾身周数处伤痛,忙施展轻功,向着晓晓川宝离开的城西方向追去。秦威在宁舒搀扶下挣扎起身,却感身体异常沉重,宁舒终于没能撑住,跟着秦威重重摔倒在地,传国玉玺也因这一摔,从秦威胸前滑落,重重落在满是积水的地上。

    秦威觉玉玺掉出,忙要去捡,伸直了手臂却够不着,宁舒见状,忙帮秦威捡起此物,端在手中端详了一下,“你这里怎么会有一方大印,跟我爹爹的好像”,秦威闻言,忙问道:“郡主认得此物?”宁舒接道:“对呀,以前我经常拿着爹爹的官印玩”岂料宁舒刚开口说了几句,便神情一变,哀伤之情涌上心头,一时间细眉微皱,眼中又氤氲起来,泪水伴着冰冷的雨水悄然滑落。

    秦威见状,心知是郡主想起了余杭横死的太守大人,心中生歉,当即拿过玉玺,揣回怀中,强忍着身周剧痛,歪歪扭扭的挣扎起身,将愣在原地的宁舒郡主扶到了草棚之中。

    ……

    “晓晓姑娘,此处出城去应是比较安全,只是,仍然是十分凶险的”川宝晓晓不避风雨,正伫足在西城城墙之上,晓晓睁大眼睛,凝神眺望着远处被骤雨遮掩的山坡,那便是他们来时的方向,从这里望去,途中驻扎的叛军人数明显要比别处稀松许多,应该是中军受损,叛军收拢右翼兵士的缘故。这里出城应该是最为合适,便道:“就这里吧,不是说自己轻功好吗?快带我出去!”

    川宝见晓晓主意已定,也知多说无益,随即将脸上的雨水用力抹去,伸出右手一脸凝重道“姑娘抓紧我,在下这就带姑娘冲过去”晓晓闻言,也不顾及男女之别,紧紧抱住了川宝的手臂,“快走!”

    川宝随即运气内劲,由于刚刚太青子为他运功疗伤的缘故,川宝只觉全身内力充盈,当即双腿运劲,正要一跃而起,却听见身后一阵破空飞遁之声,却是白煜强忍身周剧痛,拼力赶了过来,

    “燕弟等等!”白煜觉二人正在城头,忙在半空中身形数转,重重落在了川宝晓晓身边,却震得胸口一闷,城外一战的内伤俨然还未完全恢复。白煜挣扎起身,却引得身周疼痛袭来,不禁让他脸色一白。当即也顾不得这些,忙起身挡在川宝晓晓面前。

    “白兄小心!”川宝见白煜如此,也知其伤势不轻,正要解释,却听到一旁晓晓开了口

    “让开,城里那么多人等着药呢!”

    “晓晓姑娘!城外驻扎那么多贼军,贸然前去凶多吉少,不如先和燕将军和秦兄商议一下,想个万全之策,再”

    “商议什么!那些人现在急等着我救他们,快让开,不然我用针扎瘸你!”晓晓紧皱黛眉,冰冷的雨水顺着她头流淌下来,一时间竟觉得寒冷刺骨,身子不禁又瑟瑟抖起来,不禁将怀中手臂报的更紧了些,看上去竟分外的楚楚可怜,但是看着白煜的眼神却仍然异常坚定。

    川宝怎会感受不到晓晓的颤抖,但是如今暴雨滂沱,四下又无什么可以遮挡,只得暗运内力,一时间,右手手臂渐渐变得滚烫。川宝见晓晓娇躯不再抖,便面生欣慰,看着白煜道:“白兄莫急,此行主要是去采药,大队人马出城反倒容易被觉,我现在内伤痊愈,太青子前辈更是为我补满了一身内力,我想由我保护着她悄悄潜出城去,躲过叛军耳目,去采些草药,应该不成问题,白兄就在城里等我们回来就好”

    白煜闻言,也知自身伤势,去了只能凭添累赘,只得叹一口气“燕弟小心,晓晓姑娘就拜托给你了”

    “放心,等我们回来”川宝说完,便汇聚内力,轻喝一声,竟身若游龙,携着晓晓自高高的城墙上一跃而起,腾空踏出数步,在空中暗道一句:“抱紧我”随即将晓晓护在胸前,内力收放间,二人俨然已跃出数丈之远,晓晓只觉耳边风雨呼啸,豆大的雨滴撞在身上隐隐作痛,只得紧紧抱住周身滚烫的川宝,一时间,整个天地仿佛温暖起来,任由天地间冷雨肆虐,罡风凛冽。

    白煜眼见暴雨如帘,将二人身形遮掩,看不真切,随即长叹一口气,不禁攥紧了拳头,身周数处伤口俨然渗出丝丝鲜血,和着雨水将白衣渍的血迹斑斑,白煜却毫无察觉,怅然道“白煜,你怎会如此无用,怎的如此,但愿燕弟晓晓能平安归来”。就这样,在城头久久伫立。

    川宝怀抱晓晓,在空中跃出数丈之后,足下力道慢慢卸去,半空中又无物可借力,只得调整身形直直落地,然后借力再往前跃出数丈,数跃之后,由于身负一人,川宝也觉内力有些消耗的厉害,不料一分神,眼中被罡风吹进异物,川宝吃痛,身形一晃,便直直的向地面坠去,眼见要重重摔至地面,川宝凭着直觉急忙调整身形,堪堪在落地前重新运起内力,稳住下盘,二人才没摔着,晓晓抬头一看,前方不远便是叛军的营地,当即庆幸,没有落到叛军营中,川宝和晓晓随即便趴在冰冷泥泞的草地上,借助低矮的灌木遮掩住自己身形,川宝好容易将眼中异物挑出,定睛一看,竟是一片被卷到空中的细嫩树叶,如此小的东西竟差点害的二人摔死,也是十分无语,便将此物拿给晓晓看,原本一脸愁容的晓晓,见到此物,竟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声说道“想不到威风凛凛的燕大侠,差点被一片树叶打败,啧啧”川宝闻言,不禁苦笑,往前方军营略一打量,见营中一个放哨兵士也没,当即心下拿捏不定起来,川宝见不远处的另一营地里竟矗立着几个高高的箭塔,里面几个弓箭手四下张望,也打消了用轻功跃过去的念头。如果是他一人,他早已直直的闯过去了,可是两个人却完全不能那样鲁莽了,一旦晓晓有所闪失,不只是他自己,城中负伤的士兵都会有性命之忧,而且,他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多番打量之下,当即按捺住强冲过去的冲动,对一旁的晓晓说道:“小小姑娘,此贼营看起来疏于防卫,此刻周围阴暗,雨又如此大,估计哨探都在躲在帐中,应该不会现我们,我们不如小心穿过此军营,应该不会被现”

    二人当即商定主意,小心翼翼的轻手轻脚的挪到叛军营地前,营中果真四下无人,原来此处为奚族驻扎的营地,数日攻城,奚族蛮兵早已认定,唐兵不会再主动出击,每次攻城之后,均都乏累之极,回到营中多半倒头就睡,不顾其他,尹子奇曾经也为此事大为光火,但是又拿这些蛮族士兵无可奈何,只得调配其他卫士来充当此营哨探,此时大雨滂沱,加上中军受损,早已无人为此安排哨探,这军营也就无人防备了。

    听得营帐中鼾声如雷,连人语之声也没,川宝心下大定,沿着军帐小心翼翼的通过此军营,偶有一两个出来解手的蛮兵,也被川宝悄无声息的掐断喉管,送了性命。

    二人正挪动间,忽然,听到不远处一个帐中一阵杂物破碎的响动,紧接着,一个少年拎着一柄弯刀从里面冲了出来,后面还追出几个蛮兵,川宝探头打量,只见少年提着刀竟直直的向他们二人所躲的营帐方向前来,当即以为自己行踪被现,暗道不好,忙运起内力,听着脚步声临近,想着先下手为强,便准备随时跃出将此子掌毙,不过他也知道,此时动手,一样也会被后面的蛮兵现,暴露自己的行踪。一旦争斗声起,很有可能陷入重围,那才真真正的凶多吉少了。晓晓也知情况不对,指尖捏住三枚银针,虽然她也知道凭自己的那点三脚猫的拳脚,恐怕并不能起什么大的作用,但是事态紧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少年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川宝正要跳出来,忽然听到不远处,一浑厚的声音对着少年呵斥了几句,少年脚步骤然止住,两人听得呵斥声,心下一惊,“奚族人?”

    要知道奚族人属于北方游牧民族,士卒均都悍勇无比,如果被他们现,那二人突围的可能性便几乎为零了。

    那声音对着少年呵斥了数句,而少年也回驳了几次,却被身后赶来的蛮兵追上,紧紧扛起,任由少年挣扎踢蹬也浑然不顾,见到众蛮兵注意力都在少年身上,川宝与晓晓则趁机向着前方的营帐小心翼翼的挪动过去,川宝小心翼翼的探头看去,这才觉,军营中间的大帐外,站着一位虎背熊腰,面目粗犷严峻的大汉,此时正对着身旁被抗着的少年大声呵斥,少年俨然已有哭腔,随即被扛进帐中。

    川宝仔细打量了几眼,见此汉铠甲繁复,身着裘皮大氅,猜测此人应是这营中领无疑,但见此人双目有神,裸露的手臂肌肉虬结,,说话声如洪钟,应该是有硬功夫在身,不宜正面冲突,当即小心翼翼的躲在营帐后面,待到壮汉回了帐中,二人才总算送了口气。

    也是上天眷顾,后面一段路程,二人竟极为顺利的通过了,待到冲出奚族军营之后,川宝立即运起内功,揽着晓晓腾空而起,连踏数步,将奚族军营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又是数跃过后,二人终于来到了最初的山坡上,此行还是十分顺利的,没有被叛军现,二人环顾四周,眼见四周因雨水冲刷,草木都倾倒在地,晓晓紧皱眉头,当即从身上掏出一把精巧的药锄,冲着乱草略一打量,便蹲伏在地开始挖起其中一株草药来。川宝见周围并无危险,当即便脱下外衣,小心翼翼将晓晓挖出的草药包在衣服中。

    暴雨如注,半日过去,天空仍然是墨云滚滚,不知会下到何时,晓晓此时毫不顾忌山坡上罡风呼啸,任由豆大的雨滴如长鞭一般,抽打在她瘦弱的身上,只顾低头认真的寻找着药草,一点点计算着分量,这山坡毕竟小了些,数盏茶过后,采到的草药也不过刚刚够百人之用,眼见着视野之内已经无一株药草,晓晓草草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对着一旁的川宝说道

    “小心包好这些草药,我们回去吧”

    川宝闻言,将装完草药的衣服仔细捆扎好,仿佛一个包袱般系在身后,将晓晓一揽入怀正要腾空而起,晓晓却忽然喊道,“等等!你看那儿!”

    川宝循着晓晓的目光看去,顿时眉头紧锁起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