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军师,不要瞒着李毅,还请直言相告,这里面究竟是何物?”一身银甲红袍的年轻将军,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三个玉匣。?&bsp;?&bsp;????&bsp;?????????

    “将军···”一身儒装打扮的中年人摆了摆手,厅中几位牙将自觉的退了出去。

    “将军,陛下下旨,令我等死守洛阳城,这些,是赐给军士们的”中年儒生沉吟道

    李毅皱了皱眉“还真是死守,洛阳守军现不到五千人,贼子只是前锋军就有十万!”

    “只怕是能拖多久算多久吧···”

    “报~!”自帐外跑进一名校尉:“将军,军师,广平郡王到了,要见军师”

    “广平郡王李俶?他没跟陛下离开吗?怎么这时候来”看着还在沉默不语的李毅,中年儒生脸色凝重起来。

    “什么!你要调走天盾营!”李毅拍案而起,厚重的木质桌案竟裂开了数道裂痕。李毅面前,正端坐着一位英俊青年,身披金甲,装饰着皇族才有资格享用的龙饰,身后披风上的五条金龙更是彰显出了他的尊贵身份,宁静的表情,沉稳的眸子,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面前将军的怒不可遏。“这也是为了拱卫陛下的安全,我想,李将军,朱军师,不会不答应吧。”

    “现在洛阳城中只剩不到五千人,天盾营就有两千人!郡王调走这些人,你让我拿什么守住洛阳!”李毅怒火中烧,但忌惮对方的身份,不得不强压怒火。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儒生又一次开口了:是啊,郡王,如今贼军连克数城,锋芒正盛,五千士兵本就不够,郡王借护卫陛下之名调走两千,臣等不敢保证能守住这洛阳城半日啊···

    听到这里,被称作郡王的金甲青年神色中透露出一丝讥讽:“朱军师,你也知道,本来不就守不住吗?那我替你保存点血脉有什么不好,陛下仓促中也只凑齐了三千人的药量,带走余下的两千人,也是陛下的意思,难道你俩想抗旨?”

    “药?什么药?”李毅瞪大了满是血丝的眼睛

    “哦?军师没和李将军说吗?南诏国进贡的上等药粉,能极大激人的潜力,据说士兵服用后可以以一敌百,不过具体效用如何,就看这场仗了,你们看看,我李唐皇室还是待你们不薄吧”

    ······

    “天盾营听令”李毅看着面前这支整备有素的军队,心中怅然,扬起手中令旗,运足中气,浑厚的声音立时传遍了演武场。“天盾营全员,即日随广平郡王南下,护卫皇室安危!”

    听到这里,场内一片哗然,“什么?将军!”“我等愿随将军一同死守洛阳!”“我们不要偷生!”“天枪天弓天盾三营自成一体,如何拆得开!”“如今天弓营已经折损过半,我们不能走!”“对不能走!”······演武场内一时间吵嚷不断

    “违令者军法从事!”李毅浑厚却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到主帅这一声,场内瞬间安静了,只有战旗在风中咧咧作响,这支训练有素的部队,让一直安坐在李毅身边的金甲青年眉头一挑。而下一刻,这数千将士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将军!我等誓与东都共存亡!”看到这一幕,李毅一世铮铮铁骨的将军,竟也忍不住潸然泪下。“锵”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剑,这时,从演武场一侧,涌进来数队马军,走到演武场两侧,士兵默默下马,缓缓退出演武场,期间人马噤声,而天盾营将士心上不由一紧,进来的赫然是天枪营,大唐最精锐的骑兵之一,如今却默默的将自己的马留在演武场,场中人人疑惑,却没有任何私语声。

    “将军,这是何意?让我们骑马当逃兵吗!”站在最前面的校尉模样的青年终忍不住,起身向着台上大声质问

    看着李毅沉默不语,台上的金甲青年站了起来,走到演武台前盯着喊话的青年笑吟吟的问“这位小将军是···”

    “折冲都尉秦威!”校尉模样的青年看清了金甲青年的服饰,似乎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但仍然不卑不亢的高声答道。

    “李将军手下果然英才辈出,军容不凡呐”金甲青年依旧笑吟吟的,但深沉的眼眸中精光闪烁,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有此等将士,逆贼何愁不灭,好!好!秦威,秦都尉,本王且问你,你为何在这里”

    “守卫东都!”青年都尉毫不迟疑的回答道,金甲青年目光里的笑意却更盛了。

    “守卫东都,好!那为何要守东都?”“这···男儿保家卫国还要被问为什么吗!”青年都尉迟疑了一下,答道。

    “好一个保家卫国!”金甲青年猛地提举中气,用不同于李毅的浑厚,但同样振聋聩的声音在演武场上传开“这天下乃是我李氏的天下!你们竟然不愿跟本王去护卫陛下!!还说什么保家卫国!”话语间透露出的丝丝王侯气息,竟让在场将士心头为之一塞。

    李毅听到这里,忽然大步走到金甲青年一侧,将手中佩剑抛下台,“锵”剑笔直的插在秦威面前的土地上

    “今日起,秦威秦都尉,这支天盾营就由你统领,务必好生辅佐郡王,保护好陛下安全!

    “将军!”

    ······

    夕阳余晖下,李毅和中年儒生并立在洛阳城头,看着远处的如火云霞,“军师,你说,我们能撑多久”中年儒生撵着一侧的须髯,“如今城中还有天弓营八百人,天枪营一千七百人,可是天枪营的马已经交由天盾营带走了,唉,这不到三千人,我还征调了一些民夫罪犯一起守城,但是,没经过训练的他们,跟叛军对阵,恐怕···”

    “药已经分下去了吗”李毅看着远处的夕阳,仿佛凝结的血块,红的刺目。想握紧了腰间的配剑,却现已然是空空入也。

    “下去了,余下了一些,我也命人撒入了这洛阳城的各大水井中···这帮小子,好像没什么怨言啊”中年儒生手扶着城墙,感受着指尖传来的绵延凉意,城头的战旗依旧随风尽数展开,作响。

    “报!南城门外五十里处现叛军斥候队!”

    中年儒生苦笑着看了看李毅“不知明日,可还有机会与将军共赏这落日余晖啊”

    “有!”李毅依然是盯着远处已落的太阳。许久······

    ······

    翌日,清晨的洛阳,伴随着稀疏的薄雾,给这座百年老城平添了些许诗意,如果不是城墙外的马嘶人声,洛阳城的百姓或许还真的以为这是一个平常的早晨。

    此时城外数万叛军已经在洛阳城外列好冲阵,便派出一个小校,单骑来到城下,叫嚣:“城里的守军听着!马上开启洛阳城!如若反抗,大军一到,片甲不留!”

    忽然从城头飞出一箭,将此小校钉落马下。

    “呵,看来是要反抗到底了”叛军先锋一见如此,冷笑着说“孤城残兵,自不量力,”当即下令大军前进至城下,城上弓箭稀疏的落下,却均被前排盾兵格挡,叛军几乎毫无损的推进了两百步,先锋稳若泰山的坐在马上,对着城头大喊“李将军,朱军师!大唐覆灭已在弹指之间,如愿归降我主,保你们不死,一生荣华富贵,兴许还让你们掌管这繁华的东都,毕竟,我也不舍得这么好的城池有什么损伤啊,啊?啊哈哈哈”

    李毅身着明晃晃的铠甲,并将身后的披风扎进腰里,手中长枪向城下一指:“逆贼!汝等攻掠我大唐城池,屠戮我大唐良善之民!致使生灵涂炭!实属奸贼恶贼禽兽不如!今日有我冲云将军李毅在,汝等休想踏过这洛阳城半步!”

    “冲云将军,呵,好大的名头,既然敬酒不吃,那别怪我无情了”先锋手中令旗一指

    “攻!”黑压压的叛军潮水般涌向城池。

    城头稀疏的箭忽然井然有序起来,专挑护甲不及之处,骤雨一般自城头倾泻而下,攻城的叛军瞬间死伤不少。

    “这就是天弓营?果然名不虚传”先锋军阴鸷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城头攒动的人影,丝毫不顾及第一波安放云梯的士兵已经死伤过半。

    先锋官一招手,“飞羽骑!一个时辰之后,我不想看到城头还有弓箭射下来!”“飞羽骑得令”

    “论骑射,中原岂能比得上胡人精准,李毅,你的天弓营,恐怕要从大唐精锐里除名了,可惜,可惜啊”先锋指尖轻轻敲击着马鞍,似乎在计算着时间。

    一个时辰后。飞羽骑一骁骑军官飞马来到先锋官面前,下马回报,“报尹先锋,城头已肃清!”

    “果然是安大人手中精锐”先锋官凝神望向城头,箭簇林立,这五千飞羽骑来自一个大型胡人部落,自小便熟稔骑射,纵然天弓营再厉害,终究不是他们的对手。可谓安大人最为依仗的军队之一。

    洛阳城内,李毅看着面前多半负伤的士卒,李毅却是一脸欣慰,问道“战况如何”

    “将军,天弓营八百将士,重伤三十人,轻伤十人,其余···”

    “是时候了····命天枪营和天弓营所有能活动的士兵集合!我们出城迎战!”

    城门缓缓打开,千百士兵手执长枪,整齐的走出洛阳城,并在城门不远处列开阵势,这倒让他很是诧异,当下下令不可进攻,低声沉吟“这就是李毅的天枪营,传闻个个是骑马善战的飞将军,怎么····马呢?看这架势,是要拼死一搏了,好吧”

    当下先锋军旗展动,军中走出一队黑甲蒙面,身披狼皮的蛮人。“李毅,今日就让我的狼牙营,会会你的天枪营,攻!”数千蛮人手举长刀怒吼着冲向对面的天枪营阵地

    “诸位,我李毅有幸与你们并肩作战,男人,喋血沙场就是最好的归宿,今日大家一起,打完这一仗!我请大家喝酒!”“好!哈哈哈,杀!”虽只有千百士兵,一时间却势若滔天,惊得反贼马军不住的安抚胯下战马,方才坐稳。

    已经不记得刺翻了多少蛮兵,手中长枪已经换了两支,身周数道伤口血已不止,看着身边的蛮人渐渐围了上来,李毅知道,所有同袍已经战死,他一枪触地,撕下袖袍,将腹间一道恐怖伤口紧紧缚住,蛮人的力量果然不是中原人所能抗衡的,想到这里,用力一勒,腹间的剧痛让李毅本已模糊的视野骤然清晰起来,“呃”趁周围蛮兵一愣之际,手中长枪脱手而出,将最前面的一个蛮兵贯穿,紧接着,几柄寒刀入体,李毅却感到了一阵难得的轻松“还···真是··自在啊···”

    “报!先锋,洛阳守城军已被肃清,是否进城!”“进!”

    “啊啊什么怪物!”正在城头搬运尸体的军士突然现已经死去多时的士兵缓缓的站了起来,甚至还有缺少肢体的,“它们”仿佛不知道痛一般,机械的举起手或者还紧紧攥在手里的武器,用力插进了临的最近的几个叛军身体里。“啊!”

    城外,狼牙营的蛮兵正将一具具尸体扔向护城河,却不曾注意这些尸体都渐渐睁开了眼睛,直到“他们”的手插进蛮兵的身体,将心脏一捏而碎。

    “报!先锋大事不好!洛阳城里的死人全都活了过来!”“报!城外天枪营阵地有异!”“报!安大人命我们快撤出洛阳城!”

    “这是些什么啊!!!”

    “我们出不去了大人!”

    “啊!”

    ······

    身着一席白衣的中年儒生,在雄伟的凌烟阁前,默默伫立

    ······

    又是夕阳西下,天边红日鲜艳欲滴,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安禄山起二十万虎狼之师叛唐,中原大地,一时满目疮痍。

    ·····

    “放!”随着传令兵令旗下落,城下的数千架投石机纷纷启动,熊熊燃烧的火石油罐雨点般呼啸着被投进了这座百年繁华却又一片静寂的东都洛阳城,百年都城,瞬间化作一片火海。

    ······

    同年十二月,叛军兵临潼关,大唐气数危在旦夕······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百度搜索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 江山如画之风雨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江山如画之风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玄月寒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玄月寒江并收藏江山如画之风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