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睿的一声叫唤,瞬间打破了这屋里的宁静,而,被完全惊呆的虞芷蕴和陶婉馨,这才有了丝丝的回神,顿时,她们的双眼,便被泪水氤氲,她们的心,依旧突突猛跳不停,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令她们不可思议了,她们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想过,葛天,会这么冷不丁的出现在她们的眼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然,此时的葛天,面目表情依旧平静至极,他的淡然,配上他的服饰,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很普通的居家小男人,不过,小小的小睿竟然过了这么久还认得出自己,这不免让葛天的心颤动了一下,立即,葛天便放下了手中的汤,然后走到他们三人的跟前,轻声道了句:“回来了!”

    说着,他情不自禁的就伸出了手,轻轻的摸了摸小睿的头,欣慰道:“小睿长大了!”

    而,在小睿的眼里,葛天给他的感觉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亲近,他的形象,又是那样的高大,在小睿的心里,葛天就是一个很伟大很伟大的爸爸。

    当然,小小年纪的小睿对葛天有这样的印象,除了很小时候他跟葛天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原因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虞芷蕴对小睿的教导,她常常的跟小睿讲葛天的光辉事迹,把葛天渲染的十分神奇,还给小睿看葛天的照片,让小睿知道,他的爸爸是多么厉害多么伟大的一个传奇人物。

    所以,在见到葛天真人的那一瞬,小睿忍不住就激动了起来,现在,葛天这样亲切地摸着自己的头,小睿的嘴都笑弯了,他仰视着葛天,开心的笑着。

    就在这对父子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时,终于,回过神来的虞芷蕴,开口了,她不可置信的盯着葛天,声音微颤道:“葛天,你怎么会在这?”

    葛天不急不缓的转过视线,看了眼还沉浸在激动中无法自拔的陶婉馨,随即又将目光对向了虞芷蕴,道:“先去吃饭吧,待会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罢,他还主动替虞芷蕴拿掉了手上的包,然后把她和木讷的陶婉馨以及开心的小睿,一起带到了饭桌上。

    吃饭的期间,整个餐厅的氛围还是显得有些怪异,除了小睿在傻傻的开心的吃着饭,陶婉馨和虞芷蕴根本就吃不进任何东西,她们象征性的把饭菜夹到嘴里,咀嚼着,但,一开始的时候,她们根本嚼不出任何味道,因为她们,还在呆呆的盯着葛天,她们真的不敢相信,眼下这样的场景,是现实。

    渐渐的,随着葛天和小睿的时不时交流,陶婉馨和虞芷蕴终于慢慢醒悟了过来,看着葛天为小睿夹菜,跟小睿逗趣,陶婉馨和虞芷蕴的心里,别提有多感慨,感慨中,又充满了温暖和欣慰,她们甚至都不敢去打扰葛天,打扰这片和谐的氛围,只在默不作声的吃着饭,现在,她们能吃出菜的味道了,很显然,葛天的手艺不好,但,对于陶婉馨和虞芷蕴来说,这是天底下最美味的晚餐。

    就在她们沉浸在无限的幸福当中时,葛天的目光,突然扫向了她们,轻语道:“以后家里多添个人,你们不介意吧!”

    一句话,顿时就让陶婉馨和虞芷蕴顿住了,她们呆呆的放下碗筷,痴痴的望着葛天,许久,虞芷蕴才木讷道:“你什么意思,不打算走了吗?”

    葛天微微一笑,回道:“不走了,这就是我的家!”

    轰的一下,陶婉馨和虞芷蕴的心波,瞬间就震荡了,各种情绪纷至沓来,对于她们来说,如今的葛天,已然站在了人生的制高点,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葛天,他变得就像天空中的星辰那般,遥不可及。这样的葛天,能回来看她们一眼,这已经让她们感到激动感到莫大的欣慰了。

    谁成想,葛天竟然还说出,和她们一起生活的话,这怎么能不让她们震惊到无以复加。陶婉馨的脑袋,直接就懵了,她除了不敢置信,就是不敢置信,而虞芷蕴,缓了好久,才终于有了一丝镇定,她怔怔的盯着葛天,道:“那,你的势力,你的兄弟呢?你不管了吗?”

    葛天淡然的点点头,道:“嗯,现在已经没有纷争了,我把手底下的一切,都交给合适的人打理了,我置身事外了,打打杀杀了这么多年,我时候该清净,过自己的生活了!”

    葛天的意思,非常的明显,那就是,他放下了他的江山,想返璞归真,过安宁的日子了。

    听到这里,陶婉馨和虞芷蕴真的激动的内心都颤抖了。

    多年前,陶婉馨,是那么渴望和葛天双宿双栖,躲避纷争,过着不被人打扰的平静生活。她记得很清楚,当葛天扳倒了栾家之后,她曾劝葛天放下一切,陪她一起过安稳的日子。

    只是,世事无常,终究,他们没有走到一起,而葛天还是被卷进了杀戮中,并且,他越混越大,从省城,打进了京城,他就像是一个战神,总活在血雨腥风当中。也正是因为葛天的不断奋斗,永不言败,才成就了他自己,让他终于成为了一代霸主,到如今,可以享受着世人的崇拜。或许,这也是葛天想要的最终结果,他的生活,不拘于平淡,要的就是名传千古。

    但,让陶婉馨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当葛天做到了,做到了名传万里,他却舍得就这样放下他的一切,趋于过平淡的生活,要知道,有些人,为了江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做出任何事来,而葛天,付出了鲜血去拼搏,打下了江山,现在竟然说放下就放下,谁能置信。

    不过,关于葛天释放了黑夜领的事,陶婉馨也是有所耳闻,这件事,充分证明了葛天的胸怀大度,可是,再大度,也不能大度到放弃一切吧,这种胸襟,简直越了凡人的度量啊,这样的葛天,心里面还会有自己的位置吗?陶婉馨不敢想象,也不敢相信。

    虞芷蕴,同样不敢相信。

    可是,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容不得她们不去相信,葛天的言行举止,以及他的作风,现在看起来,都如同常人一般,根本不像世人所吹捧的那样,遥不可及。或许,她们认识的那个葛天,真的回归了。

    就在她们狂乱的激动之时,突然,葛天站起了身,悠悠的走到了虞芷蕴面前,一本正经道:“现在的我,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了,我也就不搞年轻人的那一套浪漫求婚了,干脆直白点吧,芷蕴,我们已经有了小睿这个孩子,我知道,他就是我葛天的儿子,所以,你,必须是我葛天的女人!”

    又是一记响雷,顿时在虞芷蕴和陶婉馨的心里炸开了花。

    此时的陶婉馨,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而虞芷蕴,兴奋,激动,感动,不可置信,太多太多的情绪喷涌而出,她听的出,葛天这看起霸道的语言,却真真切切表达了他的心,一颗负责任而又充满情感的心,对于这样的时刻,虞芷蕴当初期待了多久,盼望了多久,但是,后来所经历的一切,让她失去了这份希望,让她觉得,这样的事,变成了奢侈,因为,她和葛天之间,从那个时候起,就存在了芥蒂,不可磨灭的芥蒂。

    想起过往的种种,再看看眼前的葛天,虞芷蕴忍不住的含住泪水,吞吐着道:“可是,我以前”

    不等虞芷蕴说完,葛天直接摆摆手,打断她道:“不用解释,我都知道了,你的身上,有着我母亲的影子。所以,黑夜的领,对你情有独钟!”

    虞芷蕴一听,浑身一颤,立马解释道:“不过,我跟他之间,什么都不是,什么也没生!”

    闻言,葛天轻轻的咧起了嘴,温柔道:“我相信你!”

    终于,虞芷蕴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她的心,彻底的化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什么都不用解释,葛天已经了然了一切,那个对她来说无可磨灭的芥蒂,竟然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她知道,如今的葛天,本事通天,或许,他已经查出了一切,所以相信了自己。但,毕竟,她跟黑夜领的许多私事,外人是不知道的,这中间,确实有不少曲折经历,而黑夜领对她的关注,似乎从很早就开始了,就连周忻瑾,都是黑夜领一早就派在自己身边的幌子,周忻瑾的存在,就是为了赶走她身边的所有男人,不让任何男人有机会接触自己。

    一开始的时候,虞芷蕴根本不知道周忻瑾是别人派来的,更不知道所谓的黑夜领,而,直到她的儿子小睿被抓走了,虞芷蕴,才终于知道了一切,但,为了儿子,很多事,她都选择了对葛天隐瞒,为了儿子,她也甘愿继续做黑夜领身边的替代品,其中的苦,没人知道,那些事,讲出来,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但,她真的没想到,所有的这些,都被葛天体谅了,那么,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顿时间,虞芷蕴就站起了身,猛地扑到了葛天的怀里,她抱的他很紧很紧,她想抓住这一刻,抓住这个男人,此刻的虞芷蕴,心里终于明白了,有胸怀有气度的男人,魅力真的无法阻挡,而今,任谁,都阻挡不了她跟葛天在一起了,她,跟定了这个男人,再也不退让了。

    当然,这一幕,落在陶婉馨眼里,对陶婉馨来说,终究是莫大的打击。虽然,她为表姐高兴,也真心希望表姐幸福,希望表姐有个好的归宿,希望小睿找回丢失已久的父爱,但,当亲眼看到自己挚爱的男人,和表姐如此,陶婉馨的心,怎么能不痛。

    不知不觉,眼泪已经在陶婉馨的眼眶里打转,带着这份深深的刺痛,陶婉馨在心里,还是默默的祝福表姐,祝福她和葛天,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这个时候,葛天突然轻轻的松开了虞芷蕴,把她扶着坐回了原位,继而,他又来到了陶婉馨身前。

    此刻的葛天,眼神里又带着另外一番深情,他深深的盯着满含泪水的陶婉馨,柔声道:“馨儿,是我葛天,害你受了太多苦,经历了太多磨难,不过,过去的事,已经无法挽回,但,我会珍惜现在,过好未来,未来的日子,我想有你陪伴,从今往后,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我爱你!”

    葛天的这一番话,简单,霸道,却又深情,显然,对于过去给陶婉馨造成的伤害,葛天仍旧心存愧疚,所以,他不容许历史再次重演,曾经的他,一定要在虞芷蕴和陶婉馨之间做出一个抉择,这也是最让他头疼的一个问题,一个是和自己有过孩子的女人,一个是她最爱的女人,正因为这个选择题难倒了他,才让他的感情变的一团糟。

    如今,葛天明白了,想不伤害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唯有把她们两个都留在身边,以前的葛天,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葛天有这样的魄力,更有这样的能力,去爱去保护两个女人,毕竟,只要这两个女人不反对,天下的人,没人敢有异议。

    至于当事人虞芷蕴和陶婉馨,对这件事,虞芷蕴当然不会反对,她心里最清楚,陶婉馨对葛天的爱,已经越了一切,最主要的,陶婉馨失去了家人失去了所有,作为表姐,她绝对不能抛弃陶婉馨,更不能伤害这个可怜的表妹,不过,她自己,也确实再也离不开葛天,所以,也唯有两个人都呆在葛天身边,才能不辜负自己和儿子,同时,又不伤害陶婉馨。

    而,此时的陶婉馨,直接激动的都说不出话了,她原以为,葛天对自己还记着恨,不会原谅自己犯过的错,她原以为,她只有默默的祝福表姐和葛天,然后自己悄悄的退出,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没办法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了。

    但,猛然间,葛天竟然对自己表白了,竟然一点也不介意自己所做过的一切,竟然愿意这辈子都和自己相守,这对陶婉馨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惊喜,这份惊喜带给了她人生的希望,带给了她过好未来的勇气,带给了她自内心底里的幸福和满足感,她怎么可能还会在意和表姐共侍一夫,更何况,当初就是因为自己太介意这个,才导致后来一不可收拾的悲剧接连生,现在的陶婉馨,只想珍惜眼前的幸福,珍惜未来,她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

    这个时候,陶婉馨的泪水已然夺眶而出,她对着葛天,激动的点了点头,继而,又慌张的摇了摇头,她哽咽着冲葛天问道:“我以前伤害过你,你不怪我了吗?”

    葛天微笑着,轻声道:“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怪你!”

    这是葛天自内心的最真切的表达,多少年了,他和陶婉馨的感情起起伏伏,两人经历过太多,不论是幸福还是痛苦,不论是欢乐还是伤害,都深深的刻在了葛天的心里。一份感情,雕刻的越深,越难以忘怀,而陶婉馨,就像是葛天心上一颗朱砂痣,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抹去,只会越来越深刻,不管他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样,王者也好,神人也罢,他,依然爱着陶婉馨,愿意和她相守到老。

    而陶婉馨,在听到葛天这样一句话之后,顿时就激动的站起了身,猛地扑到了葛天的怀里,身子都抽泣了起来,她的激动,无法言喻,她的幸福,来的太突然,她只想紧紧的拥住这份幸福,紧紧的抱住这个她爱到死的男人。

    一旁的虞芷蕴,看到这一幕,眼里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掉了下来,但,这是欣慰的泪,是满足的泪。而,可爱的小睿,则是懵懵懂懂,不知道大人在搞什么,但他知道,妈妈和小姨现在的样子都是高兴的,就算流了眼泪,也是高兴的眼泪,所以,他也很高兴。

    一顿饭,如此的漫长,却又如此的温馨,一顿饭过后,幸福的生活,就此拉开帷幕。

    接下来的几天,葛天便和虞芷蕴,陶婉馨,一起过着温馨美妙的家庭生活,不过,毕竟,这只是开始,开始的时候,很多事都不能如预想的那般融洽和美好,所以,葛天一直在适应,适应这简单的幸福,适应这平淡的日子,同时,他还要做到,让两个女人都感到幸福,让她们渐渐的抛开芥蒂,由不便而变得融洽。

    经历过大起大落,已经越过了人生巅峰的葛天,心态确实强大到了一定的境地,他真的就这样抛开了一切,荣誉,或者说,地位,轰动,他就这样,归于了平静。对于生活,葛天的要求并不高,对于物质,他更没有什么要求,简单的粗茶淡饭,他都变得很适应,甚至很多时候,他亲自下厨,为陶婉馨和虞芷蕴做饭,在葛天看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而对陶婉馨和虞芷蕴来说,这就是天大的幸福,是上天对她们的眷顾。本来,两个人侍奉同一个男人,多少有点不适应,毕竟,现在的社会,和以前不一样,没有一夫多妻制,所以,难免会有些尴尬,只是,相处几天下来,她们都觉得,只要心态放的好,这根本不是问题,她们,都很享受这种珍贵的幸福,这其乐融融的氛围。

    虞芷蕴作为表姐,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懂得体谅,更加的包容,她知道,自己和葛天已经有了小睿,有了这个结晶,他们的爱,就自然而然的牵在了一起,不需要再刻意培养,她把机会,留给了表妹,葛天和表妹幸福,虞芷蕴也开心。所以,葛天来了之后,虞芷蕴依旧女强人的本职工作,上着班,享受着生活。

    至于陶婉馨,她确实感觉和葛天的爱落下了太多的缝隙,她想把这些缝隙给填补完整,所以,常常的,她和葛天在这个城市四处走,走去有他们美好回忆的地方,回顾当初的点点滴滴,每到一处熟悉的地方,陶婉馨就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想到葛天从以前的小混子,成为现在的王者,她的内心更是无限感慨,同时,又非常的骄傲。

    随着时间的流逝,陶婉馨已经抛却了从前所有的阴影,她的性格又变得开朗透明,她的心里,更是充斥着满满的幸福,而虞芷蕴,依然成熟婉约,但同样的,她也是那么的幸福。

    一星期后,中秋节。

    这是一个预示着团团圆圆的节日,对陶婉馨和虞芷蕴来说,能和葛天还有小睿在一起,就算是一家团聚了,和谐又美满,所以,中秋的这天,她们都十分的开心。

    不过,这一天的葛天,却似乎跟这和谐的氛围有点不协调了,他淡然的眼神中,隐隐的透露出了一些哀愁,虽然不那么明显,但,敏锐的虞芷蕴和陶婉馨,还是感觉到了,其实,她们不傻,这些日子,葛天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沉浸在和她们的幸福中,但内心深处,似乎总带着一点遗憾和哀愁。

    只是,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在这美好的中秋时节,葛天的这种哀愁甚至明显了几分,这不得不引起虞芷蕴和陶婉馨的重视了,于是,她们两个同时来到了葛天的身边,静静的伫立着。

    良久的沉默过后,虞芷蕴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声道:“葛天,你是不是在外面还有放不下的女人?”

    在虞芷蕴和陶婉馨看来,葛天那隐隐的哀愁,似乎就是和女人有关,这个问题,是她们最想回避的,她们也尽量装作不知道,不去问,但今天,却不得不问,她们无法再眼看着葛天这样带着不快生活。

    而葛天,猛然听到虞芷蕴问这个,顿时间,他的脑海里就浮出了几个女孩子的影像。

    面纱女孩?他已经用行动表示了,以后,不会再有纠葛。

    柳飘飘?从来没有过什么。

    沈雪?他已经托风爷,让他撮合唐送跟沈雪在一起。

    小玥?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想到这,葛天直接就坚定的回道:“没有!”

    两个字,表明了一切。

    对于现在的葛天,陶婉馨和虞芷蕴都是非常的信任,知道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所以,当他否定了这个,两人不约而同的都松了口气。

    顿了一顿,陶婉馨又接着问道:“葛天,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关,打拼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成就了自己,成为了最强,可你为什么甘愿放下一切,不要权,不要名利,不要人的敬仰,只和我们过这平淡的生活呢?”

    既然葛天的哀愁不是为了女人,那么,虞芷蕴和陶婉馨,自然会想到名利地位,事实上,这也是她们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她们觉得,就算葛天再淡泊名利,但可能也无法真正的抛下一切。一个正常人,怎么能做到,对任何事任何东西都不为所动,更何况,他已经有了资本,囊括一切,他怎么能做到就这样放下,这样一来,他以前拼死拼活奋斗,是为了什么?

    而,听到这个问题,葛天淡然的神色忽然变得一本正经,他认真的盯着陶婉馨和虞芷蕴,郑重的回道:“因为,我以前奋斗,拼搏,一直往前冲,都是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不让自己身边的人受伤害,为了消除敌人,消灭隐患,现在,天下和谐了,你们也平安了,我就别无所求了,有你们在我身边,其他一切都对我毫无意义了,我只想过回正常人的生活!”

    这是葛天的心里话,听得陶婉馨和虞芷蕴一阵感动,不过,葛天既不是为了女人,又不是为了名利,那他的不开心从何而来?难道,是她们感觉错了?想到这,虞芷蕴忍不住的又问道:“那,你为什么看起来还是不开心的样子?”

    闻言,葛天的眉头,难得的皱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望向了天上的圆月,在明月的映衬下,葛天眼里的哀愁,越的明显,而,他的声音,也带着点黯然:

    “这些年来,我,软弱过,也疯狂过。享受过,也悲惨过。战斗过,也退隐过。美满过,也堕落过。人生的大起大落我都经历过,什么样的滋味,我都尝受过,人生已然无憾。本来,有你们在我身边,我应该完全的幸福,可心里总时不时的空落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今天,在这月圆日,我突然明白了,我是,想家了!”

    从小,葛天最缺乏的,是家的温暖,而父母双亲,更是葛天最大的遗憾。当初进入林家,葛天以为自己找到了父亲,回到了自己的家,可以感受到家的圆满了,但终究,一切不过是一场空。后来,到了武学世家,葛天确实感受到了母爱,但那个地方,却不属于自己,它始终是一个陌生之地,它留不住自己,也留不住母亲,母亲要为爱下山寻找父亲,而葛天,想要一个完整的家,似乎是那么的难。

    听到葛天的一番话,虞芷蕴和陶婉馨越的懵了,她们不太明白,为什么葛天会忽然想家,更不知道,葛天所说的家,到底是哪个家。

    不过,不等她们问出这个疑惑来,葛天兀自的又加了句:“我农村的那个家!”

    听到这,虞芷蕴和陶婉馨几乎是同时瞪大了眼,她们简直不敢置信,葛天怎么会对那个家还有留恋,她们很清楚,农村的父母,根本不是葛天的亲生父母,而且,他们一直对葛天都不好,葛天怎么会想那个家。其实,就连葛天自己,对这莫名的思念,都有点不敢相信,但,这种感觉,他越想忽视,就越明显。

    半天的沉寂之后,葛天才悠悠的感叹道:“缘起缘灭,叶落归根,感觉自己走了一个圈,经历过太多,最终,还是想回归原点,城市的风波让我疲惫了,但儿时的记忆,农村的生活,却烙印在我的内心最深处,那是最初最淳朴的生活,是最贴近自然的生活,感觉在那里,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

    说完这些,葛天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是他最好的兄弟,哑巴。看着这熟悉的面孔,葛天眼里的忧愁,更浓了,他的声音,也越的沙哑:“我的兄弟哑巴,和他的爷爷,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最后还因我而死,可我,从没为他们做过什么,这一份恩情,成了我一生最大的遗憾。而,我乡下的养父母,是他们俩的至亲,现在,我的养父母,也没人赡养,所以,我想回去,给他们养老送终!”

    对于养父母,葛天终究还是存在感情的,虽然曾经他们对自己并不算好,但,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真真切切,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哑巴和王永红的亲生父母,是穆爷爷的儿子儿媳,葛天不能弃之不顾,所以,到最后,葛天还是想回归故里。

    但,那毕竟是一个穷山沟,城市的人,根本无法适应那里的生活,葛天怕虞芷蕴和陶婉馨过不了那样的日子,所以,他也只是提了一下这个想法,同不同意,还得看她们的意思,而,让葛天意外的是,她们俩几乎连考虑都没有,直接就同意了,并且非常支持葛天这样做。

    确实,对陶婉馨和虞芷蕴来说,繁华的都市生活让人疲倦,而她们对物质也没多大的追求,反而,她们也期待那种最淳朴的生活,当然,最最重要的,对她们来说,是只要和葛天在一起就够了。

    毕竟,在这个城市,她们和葛天待在一起也不是特别的方便,容易遇见熟人,出去都有点偷偷摸摸,再者,让别人知道两个女人同时跟一个男人,也不是很好。去了农村,她们就不用顾虑这些了,可以真正的回归自然,返璞归真,享受最自由的生活。而且,她们也为葛天的孝心感动,她们更不愿看到,葛天为那一份恩情而抱憾终身,所以,当下,她们就决定,一起陪葛天,回家乡!!!

    择日不如撞日,第二天,他们一行四人,就踏上了回乡的路。

    这一天,葛天依旧异常低调,他穿着朴素,坐着最原始的火车,和虞芷蕴陶婉馨小睿一起,回家。下了火车,来到家乡所属的那个小城市,又转了几趟车,终于,坐到无车可坐了,他们只有步行前往那山沟沟。

    这些年,国家在展,城市在展,农村也在展,但,葛天老家的山村,却似乎没任何展,进村的路,依然是那样的艰辛,一般人根本都找不到路去那个村子,只有葛天这种从小在那长大的,才轻车熟路,不过,他扛得住,他的儿子,小睿,可受不了这路,最后只得让葛天背着。

    而虞芷蕴和陶婉馨,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知道葛天的老家偏僻难行,但她们没想到,真走起来,这路会这样的难走,走的她们两个香汗淋淋,气喘吁吁,浑身酸疼。

    只有葛天,不仅走起路来轻飘飘,连心情,都飘起来了,这里山野的空气,熟悉的气息,一下就让葛天感觉心旷神怡,神清气爽,这片天,就是属于他的真正的天,这种生活,就是他想要的真正生活。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漫长山路,葛天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村口,顿时,一股农村的田园气息,扑鼻而来,漫山遍野的黄色绿色映入他们的眼帘,他们还能看到,烈日下,好些人,光着膀子,在田野里挥汗如雨的收割着,这,是丰收的季节,是欢快的季节。

    面对眼前的景象,陶婉馨和虞芷蕴忍不住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她们的嘴角,都不由的浮出了自由的笑意。

    而葛天,也情不自禁的感叹道:“要是我从没有离开过这里,要是能回到以前,那该多好啊!”

    听到这话,一旁的陶婉馨直接不乐意了,她立马冲着葛天道:“什么嘛,你现在不好吗,学了一身本领,还带了两个大美女回来,别人都会羡慕死呢,你为什么还想回到以前啊!”

    葛天听完,表情依旧怅然,他再次悠悠的感叹道:“因为,那样的话,我傻子哥哥,还在家!”

    闻言,虞芷蕴和陶婉馨,顿时没声了。

    短暂的静默后,四个人,终于踏开了步子,走进了山村里面。

    只是,葛天本打算低调回家,但,或许是他身上的强大气息太摄人,又或许,他们这几个人,是外来之客,以至于,葛天他们一进到村庄里面,顿时,就有一只狼狗,朝着他们不停的吼,一只狗叫了起来,其他的狗,也跟着凑热闹,争相吼叫。

    顷刻间,原本寂静安详的小山村,突然陷入了喧嚣,被狗吠闹的轰轰烈烈,这奇怪的现象,立即引起了村民们的警觉,很多人都拿出了锄头,扁担之类的家伙,想要抵抗这些外来者,不过,当他们看到,来的人只有四个,其中还参着两个让他们眼花缭乱的大美女,顿时,这些没见过世面的村民,就呆住了。

    他们都非常的奇怪,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两个这么漂亮的女人跟在左右。一时间,各种议论声,伴着狗吠声,充斥在了这僻静的村庄。

    而葛天他们,任由村民注视,议论,他们的步伐依旧坚定不移,等到他们终于移到了葛天老家房屋的时候,整个村庄的村民似乎都被惊醒了,好多人都朝这围了过来,以至于葛天家的小院,顿时人满为患。村民们都怀着好奇心,想看看,这几个外来客,到底是什么人。

    葛天的目光,微微扫视着这些淳朴又熟悉的村民,他的心中,不免又是一片荡漾,不过,没有过多的感慨,他带着虞芷蕴陶婉馨和小睿,穿过院落,径直朝自家的大屋走去。

    但,他们还没走到屋门口,就看到,一个头花白的村妇,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村妇,一到门口,整个人就愣了,被眼前的景象给搞懵了,似乎,她家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而,一阵愣神之后,这白村妇终于回过神,她激动的朝里叫唤了一声老头子,很快,一个秃头的农夫从屋里走了出来,显然,他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到了。

    这对老夫妻,莫名其妙的盯着葛天这四张陌生面孔,盯了好久,秃头农夫才用那一口乡村方言问葛天道:“小伙子,你来找谁?”

    看着这两位迅老去的农妇农夫,一向淡然的葛天,内心都忍不住震颤了起来,他红着眼,声情并茂的回应道:“爹,娘,我是葛天,我回来了!”

    葛天的话音一落,哗的一下,全场都轰动了,村民们惊呼的惊呼,感叹的感叹,睁大眼的睁大眼,呆的呆,各种声音,各种表情,在他们之间荡开了。

    而,葛天面前的秃头农夫和白村妇,再次盯着葛天看了半天,那眼神里,还是不可置信。他们在这张秋小白的脸上,根本找不到多少葛天的原貌,愣了半天,他们只有对着屋内,扯着嗓子大喊了句:“儿子,媳妇儿,你们快出来!”

    听到这,葛天的心跳,猛地就加了起来,他的脑袋,在这瞬间似乎都短路了,就连虞芷蕴和陶婉馨,都惊的瞪大了眼,他们一起,紧张的盯向了屋门口。

    不一会儿,他们就看到,有两个人,从屋子里面,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这两人,一个是,挺着大肚子,穿的十分朴素,但样貌却相当标志的女人,小玥。

    而,扶着这个美丽孕妇出来的另一个人,个头高大,长相憨厚。他,竟然就是葛天的傻子哥哥,王永红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最强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沦陷的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沦陷的书生并收藏最强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