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查队洋溢着一片欢声笑语,五月一日是队部发奖金的时间,也就是收获的时候,不高兴那才是怪事了。

    四月份的“检查费”总收入,是六十六万多法币,陈明翔这个稽查队老大,伸手就把“零头”拿走了,其余的按照比例进行分配。

    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是大头,分走了五成,这就是三十万法币,其中还有陈明翔的三万法币,算是给他的奖励。

    警察局和特工总部分走一成,这就是六万法币,剩余二十四万法币,是稽查队自己的费用。

    陈明翔砍掉六万法币,作为稽查队的办公经费,这里面包括了日常开支和所有人员的工资,表面上稽查队的待遇和其他部门大致相仿。

    其余的十八万法币,两个副队长是三万法币,四个正科长是四万法币,四个副科长、两个秘书、总务室和机要室两个主任每人五千法币,这又是四万法币,加起来是十一万法币。

    目前稽查队的编制是九十二个人,减去十四个人,还有七十七个人,每人奖金五百块,这是三万八千五百。

    警卫班四十八人,每人也是五百的奖金,这就是两万四千块,还剩余七千五百块,给了宪兵队驻稽查队联络办公室。

    “怎么样,这个分配比例大家还觉得合理吧?”陈明翔坐在办公室里笑着说道。

    “非常合理,超出大家的预料,都觉得在跟着队长在稽查队工作,以后将是钱途无量!”刘妮娜也笑了。

    她和徐彩立每人领了五千块,哪怕在黑市,也能兑换十根小黄鱼,足以支撑她的日常消费水平不下降。

    “我们刚开张,起步阶段的收入还不算高,我敢这么说,到下个月你们两个最少能拿到一万块,但再多也不可能了,总要顾忌日本人的想法,也要考虑到其他单位的想法,放的人太多,是要惹麻烦的。”

    “你替我盯着点来谈出货的商人,收费的规矩你知道,出货的排序你也清楚,在这个范围内你做主就可以,我得到警察局去一趟。”陈明翔说道。

    警察局的一份是送给局长卢应,各个关口和检查站都需要警察的协助,反正也不用自己掏钱,还能落个人情,何乐不为呢?

    陈明翔这时候心情很轻松,自己该做的事情做的都很到位,无论是窃取情报还是搅浑水的手段。

    接下来该如何处理的问题,就由局本部和军统沪市区负责,他只是个情报人员,行动多有不便,还容易暴露自己。

    其实就凭着拿到日本军队轰炸山城的计划,还有日本军队制造法币假钞,意图扰乱国统区经济的计划,今年这家伙就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

    张骁林被自己设的局,收拾的有点像惊弓之鸟了,死了一大批心腹手下不说,还损失了上百万的货物。

    军统沪市区的行动队,居然连他的手下都不肯放过,可见要杀他的心思多么坚定,如果被对方逮到机会,下场肯定是死路一条。

    他尽管是混帮会出身,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投靠日本人当了汉奸的时候,就该知道自己不得好死,但真遇到危险,还是选择躲在家里不出门,汉奸比谁都怕死!

    至于傅箫安,陈明翔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吧,他也不是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否则,军统沪市区几千号人都成饭桶了。

    “老弟,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卢应笑着说道。

    他在办公室很是热情的招待了陈明翔,又是递雪茄又是泡茶的,三万块钱也不是小数,他当然要热情的对待财神爷。

    其实警察局也没有出多少力,就是帮着维持秩序,但执勤的警察跟着执行科混饭吃,还有可观的出勤费,这是稽查队给警察局送福利,为了争夺这个差事,各分局都快打破头了。

    “卢局长要向外走货?您打个电话给我就行了,没必要屈尊到稽查队。”陈明翔笑着说道。

    “走什么货啊,是你们特工总部的行动总队和警卫总队,天天在街面上相互找茬,打架更是家常便饭,闹腾的乌烟瘴气,宪兵司令部很不满意。”

    “我去李次长说这个事,但他不管,让我找你这个督查室主任解决,你得给我想个办法,刚才傅市长给我打电话,也说了这个事。”卢应说道。

    “卢局长,您也知道我这个所谓的督查室主任,就是个摆设,警卫总队的吴四保那是主任的嫡系,横行霸道惯了,行动总队的那伙人,我也招惹不起,连李主任也不管,您这是找错人了吧?”陈明翔说道。

    沪市警察局名以上属于汪伪政府的警政部管理,李仕群是警政部次长,也是卢应的顶头上司,所以称作李次长。

    但沪市的地位特殊,日本人无论如何不肯放手,所以卢应还是属于宪兵司令部管,市政府的傅箫安,也是直接领导,警察局是市政府的组成单位。

    “我也知道老弟的难处,无论是警政部督查室主任,还是特工总部督查室主任,都是挂个名的虚职,手里没有实权。”

    “可吴四保仗着是李次长的嫡系心腹,向来不把警察局放在眼里,特工总部这次成立行动总队划地盘,把市北区给了行动总队,吴四保多贪财,少了十几万的收入,他心里能受得了吗?”

    “本来吴四保想要架空行动总队,但被宪兵司令部狠狠一巴掌硬逼着收了手,他这口气出不来,就派人到市北区的场子里闹事,几乎是天天都在打架,把市北区折腾的苦不堪言。”卢应说道。

    陈明翔也明白其中的关节,敢在沪市开赌台、烟馆、娱乐场所的老板,背后都是有人的,不是市政府就是帮会,有些甚至还是原来伪维新政府的大佬们罩着。

    被警卫总队和行动总队搅了买卖,这些老板们肯定要找后台出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些大人物们就开始发力了。

    特工总部不好得罪,这是日本人罩着的特务机构,急了眼是要杀人的,于是,警察局自然就成了背黑锅的。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