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不能怪陆琨瑜和周海文想不到,这两个人毕竟不是职业特工,没有那种专业敏感性。

    更不能怪地下党的领导不为自己考虑,或许人家真的以为自己是个见钱眼开的汉奸,自己的身份只有戴老板和潘琦吾知道。

    “我们的合作不是很顺畅吗?给出了比市价高四成甚至五成的费用,运输费翻两倍,也没有拖欠一分钱,充分考虑到了你的安全,交货地点都是山城军队控制的地盘,没有什么遗漏啊?”郑同辉好奇的问道。

    接到陆琨瑜的电话,郑同辉晚上到了陈明翔的家里,作为主编到下属家里串门是正常的。

    “第一,你们运输货物的密度太大,一个月就是六次,还不是大宗的货物,这是不正常的,华通贸易公司不做小生意。”

    “第二,只有利润是行不通的,这不能成为保护我的理由,日本人还需要更多的条件。”

    “第三,你们的接收地点是不存在的,只要有人去调查,事情就会露馅,危险系数太大。”陈明翔说道。

    周海文和陆琨瑜顿时明白了,地下党没有那么多钱采购大宗物资,每次运输都是一到两辆卡车,其次,交货地点确实不存在,留给华通贸易公司的都是假地址,真实地址是周海文交给运输司机。

    “陈先生为我们帮了大忙,既然有疏漏,那你说这个事情该如何解决,我们全力配合你。”郑同辉说道。

    虽然陆琨瑜发动了周海文作为帮手,但华通贸易公司的事情,还是要陈明翔决定的,日本人对周海文根本不放在眼里,没有陈明翔的电话,宪兵司令部不给通行证。

    “我需要你们加大采购量,资金不够我来垫付,但你们要在当地为华通贸易公司收购物资,比如棉花、桐油、粮食、茶叶等等,以此来作为交换,价钱绝对公道。”

    “你们必须组建随时可供调查的接货地点,不能再用假地址了,我也会在你们指定的地区,开办一家收购站,派专人主持物资收购,这样就增加了安全系数。”陈明翔说道。

    “陈先生果然是心思缜密,佩服,你简直就像是一位成熟老练的地下工作者。”郑同辉说道。

    这绝对是他的真心话,转为地下工作者,单纯在沪市也有五年时间了,论经验应该比陈明翔要强很多,可他就是没有想到这些疏漏和弥补措施。反过来说,他要感谢陈明翔,这等于是弥补了运输线的漏洞,更好地为根据地服务。

    “郑主编,你可不要忘记,我工作单位是特务委员会的特工总部,打交道的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这样的环境你不具备,加上又是采购物资的性质,没有这么敏感是正常的,环境让人成熟。”陈明翔说道。

    稽查队的工作走上“正规”后,队部办公室保险柜里的钱,像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二十多天就收入了六十多万法币。

    这说明过关的“违禁品”货物,最少要达到一千多万的额度,才能有这样的产出,还不算那些正常的货物。

    陈明翔不是专门的商人,也就无法做出准确判断,随着沪市的局面逐渐稳定下来,交通恢复,租界居然产生了一个畸形的繁荣经济。

    “课长,这是稽查队四月份的收入,我至少阻拦了七成以上的违禁品外流,否则这个数字还要多很多。”陈明翔拿着三十万法币来到特高课。

    “你做事情我很放心,尺度的把握非常好,符合帝国利益,既不能让大量的战略物资流入蒋统区,又不会因此断了一些人的财路,一个繁荣的沪市是帝国需要的。”

    “你来的正好,有个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一下,这是皇军的高度机密,万一消息泄露,连我也保不住你,这也是帝国对你的信任。”

    “为了摧毁蒋统区的经济,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帝国陆军省决定发动一次金融战,促使山城政府的法币迅速贬值,为此,一个陆军省下属的特殊机构,印制了大量的法币。”

    “先期抵达沪市的有五百万伪钞,梅机关的意思,是想让你和华通贸易公司负责流入蒋统区,你是什么意见?”岗村少佐说道。

    日本鬼子终于要实施卑鄙无耻的伪钞战了,五百万法币伪钞,肯定是用来做实验的,想要印制其他国家的钞票,不是那么容易的,也就是说,这些伪钞并没有仿制成功。

    “属下个人愿意为帝国效劳,但是华通贸易公司,肩负着为帝国获取战略物资,为特高课获取经济情报的重任,一旦大量使用假钞,势必引发客户的不满,后果是灾难性的,等于把这家公司毁掉了,实在太可惜,我作为特高课的情报员,请求课长再考虑一下。”陈明翔说道。

    这家公司是会下蛋的金母鸡,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每个月都能分到三四十万法币,陈明翔打赌日本人也不愿意失去这家公司。

    “很好,你能够履行特高课情报员的职责,维护特高课的情报网络,我非常欣慰,实话告诉你,梅机关的要求被我拒绝了,他们要打金融战,也需要华通贸易公司的情报。”

    “我决定让你加入杉机关,等会你和我一起见见负责人岗田中佐和阪田诚盛,为这次的计划提供必要的帮助。”岗村少佐说道。

    “课长,法币毕竟是山城政府的货币,想要仿制,难度肯定很大,我怀疑这些假币,到底有没有达到流通的要求,万一仿制不过关,那就要打草惊蛇,让山城政府警惕起来。”陈明翔说道。

    这句话的意思是想要摸摸底,但他却摆出一副为日本人着想的姿态,我是支持这场金融战的,但陆军省的印制机构没有吃透法币的技术,搞出一堆废纸来,还被闹到国际社会,日本政府也跟着丢脸不是?

    “你说对,帝国还没有掌握法币的机密,这些假币虽然经过做旧处理,落在行家眼里仍然错漏百出,但对于老百姓来说,已经能鱼目混珠了,这是几张假币,你带回去研究一下。”岗村少佐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