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今天晚上干嘛这么早就吃饭,而且还要我买了水果和干果,家里要来客人吗?”陆琨瑜一边收拾客厅一边问道。

    她心里是不愿意让别人打扰自己二人世界的,女孩子嘛,都喜欢浪漫温馨的氛围和环境,但随着陈明翔的地位越来越高,手里的权力越来越大,注定无法实现这样的愿望。

    “我花的每一分钱都不是白花的,估计稽查队很快就有人来给我送钱,两个副队长加起来得二十根大黄鱼,四个科长加起来也差不多这个数,还有副科长和科员,今天晚上是个丰收的时候。”

    “你虽然是家里的女主人,可这都是下属,见与不见随便你,无所谓的,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自己吃亏!”陈明翔笑着说道。

    “没关系,既然成了女主人,总要给你撑起面子来,以后这样的时候很多,慢慢学着说话接待吧!”陆琨瑜说道。

    听到是稽查队的人,陆琨瑜倒是松了口气,物资采购小组的领导要她逐渐介入陈明翔的生活,多熟悉一些关系渠道,有些事情自己能够借助陈明翔妻子的身份处理最好,不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找陈明翔去办。

    陈明翔倒也不是说不帮地下党,比如运输方面就在暗中给了帮助,但是他目前给日本人做事,不太方便不说,组织的任务也要对他保密。

    但日本人在沪市杀了那么多的同胞,欺压老百姓掠夺沪市的财富,陆琨瑜对于特高课的日本军官反感到极点,强颜欢笑的滋味可不好受。

    稽查队虽然也不干好事,也是为日本人的经济掠夺服务,可好歹里面的人也算是华夏人。

    再说稽查队的工作是物资检查,和那些横行霸道、伤天害理、为虎作伥的特务们是有区别的,因此说话的时候,反感要稍微差那么一星半点。

    “稽查队的职责很明确,只要是进出沪市的物资,我们都有权力检查,但是要注意,只有那些明确属于违禁品的物资,我们才能扣押和实施处罚,不在违禁品禁运规定内的物资,一律放行不能胡乱下手,那样会激起民愤的。”

    “我们是个遭人嫉妒遭人恨的机构,本来就树大招风,所以行事风格一定要低调,日本方面和新政府方面,都不想看到沪市的进出口,被稽查队搞得鸡飞狗跳,连普通物资也要插手,我们就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新政府对违禁品有详细规定,汽油和润滑油、矿产和金属材料以及制品、棉麻、橡胶及制品、机械、蚕茧、皮毛、油漆、油墨、燃料、猪鬃、电池、油料、火柴、蔗糖、化学原料、盐、药品等,这就是工作的范围。”

    “战争时期违禁品也是暴利,不可能完全控制住,对待这样的情况你们要把握一个原则,大宗物品的进出,价值只要超过一万元的单子,卖方必须先到队部找我盖章,否则即视为走私。”

    “如果他们没有我的通行条,而货物却超出规定价值,各检查站立刻予以查扣,相关人移交宪兵司令部处理。”

    “日军和日本企业的货物属于免检,除非有特殊要求,华通贸易公司和东南贸易公司属于免检,其余的我们都要检查,不管是沪市的帮会还是有什么强硬背景。”

    “为了支持我们的工作,宪兵司令部给每个检查站,都会配备一个宪兵班或者一个宪兵小队,你们不要傻乎乎的顶在前面,发现有可疑问题就和宪兵汇报,他们出面进行查处。”陈明翔说道。

    第一批到家里来的访客,是稽查队的副队长秦鸿涛,他带着二科马庆宇和三科朱瑞邦,还有三科副科长曹彬和四科副科长魏金浩,算起来这就是半壁江山了。

    但好玩的是,秦鸿涛负责一科和二科,负责管理三科和四科的,是另一个副队长赵乐康,他挖了整个三科,以及四科的副科长。

    金条和大洋是必不可少的,他们另外带了一箱价值昂贵的法国红酒,还有两桶进口咖啡和两斤龙井茶。

    “队长,如果检查站遇到有违规的情况,各科该如何处理?是罚款还是扣押货物?”秦鸿涛问道。

    其实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一句,就是问问怎么分赃!

    “违规是不可避免的,财帛动人心啊,日本人也默许有限度的暗中走货,这个事是可做不可说。”

    “队部的收费基础数额为百分之十到二十之间,这笔钱给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五成,特工总部和警察局一成,稽查队占据四成,”

    “一万元货物价值以下的单子,你们各执行科自己来处理,额度为百分之十,当场拍照记录档案,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每个执行科的罚款上交队部六成,你们留下四成作为经费。”

    “但日本人和新政府,不希望这些东西大批量进入国统区和根据地,同样的货物同样的卖家,一个月最多只能走两次。”

    “宪兵司令部有专门负责督察的,随时都有可能到检查站抽查,你们自己小心点,稽查队求的是稳定,把眼光放长远一些,不要为了点蝇头小利犯到这些人手里。”

    “关上门说话,沪市是个聚宝盆,一个科室一天的打点费,最少也得四五千块的流水,哪怕上交给队部一半,一个月科室能留下六七万,真出了事,到时候我也救不了你们。”陈明翔说道。

    第二批到家里送礼的是,一科的科长宋博海和一科的副科长姜洪升,这两个凑到一起,代表着第一执行科自己拧成了一股绳。

    管着港口的宋博海,出手还是很大方的,拿来了二十根大黄鱼,姜洪升给了十根大黄鱼。

    “港口虽然驻扎日本海军华夏方面第三舰队,但还是沪市最大的海上运输集散地,也是进出口的主要渠道,第一执行科的任务非常重。”

    “除了新政府和日军规定的违禁品检查登记,别的大宗货物进口也要详细记录,务必真实,比如说鸦片和军火。”

    “特高课需要我们掌握各种物资进出信息,你们科要负责协助我完成这个任务,我要得到最真实最权威的资料。”陈明翔吩咐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