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查队的挂牌仪式结束了,我们的人报告,说是张骁林的车正在往家开,大家准备行动。”军统沪市区第二行动大队的队长陈莫说道。

    第二行动大队在极司菲尔路附近有专人观察张骁林的动向,看到他的车出来,急忙到最近的公共租界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打的也是个公用电话,有专人负责接听。

    不要奇怪,沪市早在九年前,租界就安装了投币式公用电话亭,而七十四号附近是英美租界的准租界,也就是西方列强扩大地盘号称越界筑路的强横行为,找个公用电话亭并不难。

    这次还是采取老办法,在华格臬路张骁林家的附近路口动手,这个大汉奸也想不到,会在同一地点遇到两次袭杀。

    为了一举杀掉张骁林,第二行动大队费尽心思把四支毛瑟98k步枪带入了法租界,枪里面全部都是号称k子弹的穿甲弹,也叫做钨芯k子弹。

    山城政府因为与德国的钨矿出口贸易,从德国购置了一批,具有在两百米打穿二十毫米钢板的威力。

    步枪这种打一发子弹就拉一下枪栓的枪械,特工是很少使用的,除非进行远程狙击,冲锋枪和快慢机两百米射程,毛瑟98k八百米射程。

    “来了,狙杀组注意!”陈莫坐在汽车里,使用望远镜看着远处,助手下车通知打扮成摊贩和黄包车夫的弟兄们。

    张骁林的车队共有三辆车,前后都是保镖的车,他坐在中间的车里,有防弹玻璃和防弹车体,他还是非常放心的。

    “麻痹的,这个陈明翔到底是什么来头,日本人凭什么这么信任他,不光扶持他的公司,还当上了稽查队的队长!”张骁林很是不满的发牢骚。

    华通贸易公司现在是一座金光闪闪的金山,仗着有宪兵司令部的免检通行权力,大肆和蒋统区做生意,简直富得流油。

    张骁林也看着眼红,以为自己在日本人心里很有地位,曾经向三浦三郎提出要取而代之,结果却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搞得很没面子。

    宪兵司令三浦三郎也是华通贸易公司的受益人,每月都能分到几万块的分红,而且陈明翔是高学历人才,办事干练思维灵活,搞得公司红红火火财源广进,已经成为宪兵司令部不可缺少的金母鸡。

    在三浦三郎的心里,对张骁林这样的汉奸很鄙视,无非就是沪市街面的流氓地痞,他哪有能力经营这样的公司?

    更何况,华通贸易公司肩负着别的使命,为皇军收购战略物资,搜集国统区经济情报,并且执行金融方面的任务,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接手的。

    张骁林这个人贪婪成性,做事还小气吧啦的,想谋夺华通贸易公司,居然也不知道给宪兵司令下重注,以为张嘴说说就完了?想什么美事呢?

    华通贸易公司可是一只下金蛋的母鸡啊,假如到了张骁林手里,用不了多久,就要鸡飞蛋打了!

    “张爷,我们的很多生意,都在稽查队的管辖范围之内,您今天可是没给陈明翔面子,他以后会不会刁难我们?”司机说道。

    像是张骁林这样恶贯满盈的地痞流氓,能有什么正当生意可做,自然是离不开黄、赌、毒三样。

    这个丧尽天良的恶棍,公然开设烟馆、赌场和妓院,荼毒沪市的老百姓。这里面烟馆的利润最高,所用的烟土,需要从外面运到沪市。

    稽查队控制着港口、码头和交通要道,烟土肯定要受到稽查队的检查,得罪了陈明翔,以后会有麻烦的。

    “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和我张骁林相提并论?找我的麻烦,他是不想活了!”张骁林很是狂妄的说道。

    砰砰砰,一连串的响声,猝不及防的张骁林,被子弹穿透玻璃和车门,腹部和肩部各自挨了一枪,其余两枪从眼前和脑后飞了过去,没有打中。

    司机也是悍勇至极,把油门踩到底,疯了一样的在大街上奔驰,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至于张骁林死没死,那就不知道了。

    陈莫命令赶紧收队撤离,这可是法租界的地盘,听到枪响,巡捕房一定会赶到的,而且张骁林家里有日本宪兵,距离这儿也很近,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恋战的好。

    张骁林的车有防弹玻璃加钢板,可是保镖的车却没有,四把冲锋枪两把驳壳枪,十几秒钟就把车子打成了马蜂窝,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着的人,那得有极大的运气才行。

    “这个事情真是有意思,张骁林半个多小时前,竟然被军统的人给袭击了,还在上次偷袭的地点,华格臬路他家的附近路口,人被送到医院了。”岗村少佐放下电话说道。

    这是特高课在法租界巡捕房的内线,电话打到特高课,随后值班人员又把消息打到了陈明翔的办公室。

    参加挂牌仪式的大人物们和商人们都走了,特高课的几个人却没走,留在陈明翔这里喝茶抽烟闲聊,中午的时候要到王宝和吃饭。

    “张骁林上次被军统偷袭,要不是车子防弹,早就被打死了,军统的人不会犯第二次错误,估计是有别的准备,看起来现在军统沪市区的行动对象,已经不是特工总部了。”冢本大尉说道。

    “这个帮会头子仗着为皇军做事,在沪市横行霸道,与特工总部的吴四保倒是一对,搞得社会秩序一团糟,严重影响了皇军的名声,军统找上他是迟早的事情。”涩谷准尉摇了摇头说道。

    陈明翔倒是没有对这个事情说什么,他知道日本人的想法,张骁林是一条忠实听话的狗,日本政府需要这样的大汉奸来维持自己在沦陷区的占领,关键在于,军统的行为是在向皇军挑衅,必须要从严惩处。

    “张骁林在沪市的势力很大,手里有很多的帮众弟子,这样的人对帝国还有用处,陆军需要他帮助收集粮食、煤炭、棉花和别的必需品。”

    “马上给李仕群打电话,要他抓紧对军统沪市区展开行动,保障重要人员的人身安全,帝国的威严不容挑战。”岗村少佐果然这么说。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