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和松植两人对视的眼神,似乎都在噼里啪啦冒火花,日本海军和陆军竟然掐到这个份上,那也是独一份了。

    说起来很有意思,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故事,不会是事先算计好的吧?

    可宪兵司令部和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所在的办公地点不在同一条路上,也不在同一个区。

    宪兵司令部到这里来的路途较远,虹口的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到了这里路途比较近,或许是巧合。

    但有巧合这样的事情吗?还特么巧合到这个份上?

    还真不是巧合,松植少将早就安排人盯着宪兵司令部,等到三浦三郎的车出门,他算好时间,喝了两杯茶抽了支雪茄,这才慢悠悠的赶往极司菲尔路,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

    能算计到这个份上,全世界仅日本陆军和海军一家,别无分号!

    “居然来了两个少将,这稽查队成立还真够有面子的,海军和陆军的将官同时到场,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特工总部的一群汉奸,看着眼前的一幕,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海军的活动陆军不去参加,陆军的活动海军不参加,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突然之间陆军一个下属机构成立,海军却来了这么多人,怎么看都有点邪乎。

    “海军方面居然这么重视陈明翔,出乎预料啊,可看这两位将军的眼神,不会在这里打起来吧?”涩谷准尉小心翼翼的说道。

    “应该不会吧,这里是公众场合,为了皇军的颜面,他们也会克制自己的。”岗村少佐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连螺丝都要反着拧的日本海军和陆军,对立的情绪已经进入到了骨髓中,中下层军官和士兵,相互之间发展到拳脚相向,那不是什么新鲜事。

    影响更为严重的是四年前,日本曾经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兵变,因为是二月二十六日发生的,称之为二二六事件。

    日本陆军的一些激进分子,刺杀了政府和军队的高级成员,其实也是内部斗争的恶果,连当时的日本首相也差点被打死,重要人物死了不少。

    最让海军生气的是,大难不死的首相冈田是海军大将,被打成马蜂窝的内大臣斋藤也是海军大将,挨了两枪没有挂掉,担任天皇侍卫长的铃木还是海军大将,麻痹的,而陆军却只死了一个教育总监渡边,他是陆军大将。

    从那时候起,海军和陆军的仇恨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加上资源争夺产生的矛盾,北进还是南进的战略方向而导致的矛盾,哪怕是天皇也无法阻止双方的争斗。

    “我们宪兵司令部下属的机构成立,居然劳动松植君大驾光临,还真是够荣幸的!”三浦三郎阴阳怪气的说道。

    “稽查队不稽查队的海军不在乎,陈桑为海军做出了贡献,他举办的仪式我们海军当然要来捧捧场。”松植少将也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总算让军官们长出一口气的是,三浦三郎和松植对视了几秒钟,并没有拔出刀来对着砍,这时候傅箫安和张骁林也到了。

    “傅市长,稽查队挂牌这样的小事也麻烦您亲自来一趟,稽查队全体人员倍感荣耀。”陈明翔笑着说道。

    “应该的,以后沪市的经济发展和进出口贸易,还要仰仗稽查队来维护,我作为市长,肯定要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随时欢迎到市政府找我。”傅箫安不缺说话的艺术。

    张骁林对于陈明翔的招呼,不过点点头而已,话也没有说一句,忙着向两个日军少将大献殷勤,眼睛里根本没有陈明翔这号人。

    旁边的岗村少佐看的皱起了眉头,麻痹的,你架子倒是很大啊,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在陈明翔的邀请下,一群人到了二楼,三浦三郎进了稽查队的会客室,由周坲海陪着,松植和儿玉与士夫到了他的办公室,由傅箫安作陪。

    “主任,这个事情有点蹊跷,丁部长怎么也来挂牌仪式了,我记得名单上并没有邀请他啊?”陈明翔刚出办公室,就看到了李仕群,脸色很不好看。

    对于李仕群来说,丁墨村这位前主任,等于是被他一脚踢出了特工总部,两人结了死仇,现在居然在稽查队的挂牌仪式又见面了,他心里当然不高兴,直接从会客厅出来了。

    “真是阴魂不散,说是要回来收拾东西,恰好碰到这件事,就跟着一起来表示祝贺,鬼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存心给我添堵。”李仕群说道。

    丁墨村对日本人还有利用价值,对他的到来,无论梅机关还是宪兵司令部,都没有说别的,李仕群也只好笑脸相迎,总不能一见面就恶语相向,心里不郁闷才是怪事。

    “今天你可是出尽了风头,稽查队成立有这样的阵容,以后不管谁想给你点压力,都得考虑考虑。”穿着军服佩戴少佐军衔的南造云子,凑到陈明翔的耳边轻声说道。

    麻痹的,我未婚妻就在不远处看着呢,你这是故意败坏我的名声!

    陈明翔看到,陆琨瑜很不高兴的撅起小嘴,露出生气的眼神,对着他挥舞了一下小拳头。

    “课长说笑了,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一是沾了宪兵司令部下属机构的光,二是沾了特高课的光,就凭我,别说是将军、省主席或者市长,能请到卢应局长就算是顶天了。”陈明翔急忙退了一步。

    “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妻管严啊,你的小未婚妻长得倒是挺漂亮,不过吃到嘴里也不怕麻舌头吗?”南造云子故意再次靠近他。

    “我未婚妻当然不如南造课长这么风情万种,您可是帝国之花,我这人胆小怕疼,玫瑰虽然漂亮,可是带着刺呢,一般的凡夫俗子哪有资格享受,我能远观一眼,就觉得心满意足了。”陈明翔头顶都冒汗了。

    “真会说话,我觉得自己真有点喜欢你了,倒是可以考虑和你更进一步,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很多,帝国的女人,就欣赏有本事的男人。”南造云子也没有逼迫太甚。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