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桑,我要感谢你对日本海军做出的杰出贡献,来,干一杯!”得到红酒和雪茄的松植少将,很高兴的亲自和陈明翔碰了一杯。

    当然,身为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官,海军少将的他,也就是这么点表示了,然后,就特么没然后了。

    即便这样,也给很多来参加酒会的海军军官,造成了一种错觉,陈明翔很得松植少将的看重。

    也就是一个来小时的时间,陈明翔离开了酒会现场,装着要去厕所的样子顺着拐角的楼梯到了四楼宿舍区,这里不是办公场所,也没有日本兵把守。

    几个海军军官在下面边喝酒边吹嘘,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实际上就会开始到现在,陈明翔一直很孤独,除了司令部两个熟悉的军官和他说了几句,别人都不搭理他。

    速记是他在青浦特训班机要组学习的基础技能,必须在各种各样,厚薄不匀的资料中,以一目十行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需要的重点。

    他溜进了小野中佐的宿舍,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把大轰炸计划的要点记在脑子里。

    这不是日军一零一计划的原件,而是这个作战参谋关于大轰炸的设计方案,这比原件的价值更高,上面还有大西泷治郎的批示,遵照此计划执行,细节方面继续完善。

    日军的轰炸计划存在着变数,天气情况会严重干扰行动,所以只能是大约的时间,陈明翔只要确认轰炸重点就可以了。

    为了绝对安全,他没有随身携带微型照相机,那是作死的行为,再说,他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会遇到参加大轰炸的日军军官。

    “听说你也来到酒会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你去哪了?”南造云子突然出现在陈明翔的背后。

    什么特么的找了半天,我前后也不过上个厕所的时间,你还真够阴魂不散的,老子到哪里,你就追到哪里。

    “去洗了洗手,云子小姐真是无处不在啊!”陈明翔端起一杯酒,递给了南造云子,并举起自己的酒杯。

    “陪我跳支舞怎么样?”南造云子与陈明翔碰了碰杯,稍微抿了一口。

    但是陈明翔发现,她只是做了个姿态,并没有真的喝酒,因为杯子里面的酒一点也没有减少,这个细节也看得出来,这个女特务的警惕性太高了。

    “当然,能够与帝国之花共舞,是无数男人心里的梦想,我很荣幸,云子小姐,请!”陈明翔笑着说道,并作出了邀请的手势。

    伴随着音乐,两人到中间的舞池翩翩起舞,周围也有十多个日本军官,抱着身穿洋装的女人跳舞,他们的眼睛里,满是羡慕的神色。

    尽管是自己必杀的美女蛇,可陈明翔还是觉得满足了一种刺激心理,这温软的身体、这优美的曲线、这风情万种的脸蛋、光滑的肌肤,特别是雪白的脖子,好想看看一把扭断了会是什么样子。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南造云子低声说道。

    她靠的陈明翔很近,近的都贴在一起了,这哪像是跳舞,简直就是在,换个男人早就把持不住了。

    但是陈明翔虽然做出迷醉的样子,可死去兄弟们的音容笑貌,却让他身体有些僵直,不愿意距离靠的这么近。

    不对,南造云子是在探查他身上有没有异常物品,人家好歹也是堂堂的帝国之花,自己的这点资源,还不值得她投怀送抱!

    这是个死忠的分子,男人对她来说就是玩物,因此,她做事情肯定有别的目的。

    海军陆战队司令部也是相当重要的军事机构,与海军舰队的关系很密切,这里藏着很多的军事机密,南造云子担心自己暗中窃取,所以采用这种“特别”方式来探查。

    幸好今天只带了一个钱包,还有雪茄、火机和车钥匙,真要拿了什么东西,这次自己就完了。

    “华通贸易公司肩负着特高课交办的重要任务,实在是无法为云子小姐效劳,非常抱歉,这是岗村课长的命令,我不能违背。”陈明翔依然推辞。

    他并不知道梅机关和特高课的阴谋,这番话只是狐假虎威,把岗村搬出来压制南造云子。

    “那是什么任务呢?”南造云子眼波一转笑着说道。

    “这是特高课的绝密,不能对外泄露一个字,云子小姐有兴趣,请直接询问岗村课长,就不要为难我了。”陈明翔说道。

    “不就是杉机关打算利用假钞,引发法币币值不稳,暗中套购黄金物资,打击山城政府经济的计划吗?”

    “我还知道,四月底这五百万法币假钞就会从日本来到沪市,由杉机关的诚达公司负责流通到蒋统区,也由你的公司承担一部分,可这和我的计划没有任何冲突。”南造云子自傲的说道。

    日本人居然卑鄙无耻到这种地步,要用假币来扰乱金融市场掠夺国统区的财富,陈明翔心里大吃一惊。

    一旦法币假钞大量流通,真正的法币就要面临挑战,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国统区将会遭到沉重的打击。

    不过听到五百万法币的数量,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法币的印刷量是十几个亿,这五百万法币扔到里面,连个浪花也翻不起来。

    “皇军到华夏来作战,难道还能带着家属吗?”陈明翔问道。

    南造云子这个所谓的帝国之花居然亲口泄密了,这感觉真是爽到极点!

    这些跳舞的女人,肯定不是风尘女子,看起来倒像是良家妇女,但是日军即便是将官,也不能携带家属,军队里也没有女兵,只有护士这样的非职业军人,连军装都不能穿。

    “皇军的军纪严厉,当然不能携带家属,这些都是日租界日侨的女孩,被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邀请来参加酒会,成为海军军官的舞伴,对她们来说,这是很大的荣耀。”

    “你不要偏离话题,我只是需要利用你在国统区的关系网,给我的人一点便利条件,这件事情对你自身没有什么威胁,何必非要拒绝我呢?”南造云子说道。

    “云子小姐,你这是纯粹在难为我,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这么简单,岗村课长又何必不答应呢?”

    “华通贸易公司的大客户数量并不多,他们在蒋统区的确根基深厚,与上层也有联系,可前提条件是,他们的目的是金钱,没有义务帮助我。”

    “皇军要继续战争,就要耗费大量的战略资源,而这些客户能带来急需的军用物资,就连特高课也在犹豫,要不要利用这些人实行计划,我哪敢动什么手脚?”陈明翔说道。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