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三十号这天,陈明翔没有去稽查队的队部上班,身为老大,翘班也没有人敢管,更何况还有华通贸易公司的业务要处理。

    但实际上呢,他哪儿也没去,而是坐在家里抽烟喝酒听广播,汪伪政府还是在今天成立了,哦,或许应该说是沐猴而冠更为正确。

    山城的老头子听到金陵广播电台的消息后勃然大怒,在山城广播电台发表讲话,宣布通缉汪伪政府的所有重要人物,共一百零五人,汪经卫这个头号汉奸自然是排名第一的通缉犯。

    “汪经卫这个万人唾骂的大汉奸,竟然出卖国家和民族,要把华夏变成日本的傀儡和殖民地,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华夏本来就遭到日本侵略者的欺辱,这下汪伪政府成立,我们势必要承受双重压迫,老百姓的生活,用水深火热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刚从报社回来陆琨瑜愤恨的说道。

    “你生气也没有用,汪经卫要是怕人骂他,也不会走到现在的地步,金陵政府成立后,日本人的压力就减轻了很多。”

    “之前沦陷区要靠着日军来维持占领局面,现在可以交给金陵政府的军队和警察负责,这样,无论是山城政府还是地下党的抗日根据地,特别是后者,就要遭到前所未有的清剿了。”陈明翔说道。

    别看只在沪市潜伏了几个月时间,他接触的层次太高,这些理论也不新鲜,很容易就能做出判断。

    “为什么日本人不集中力量,一举摧毁山城政府占据的大西南,反而要对根据地实施清剿?”陆琨瑜问道。

    这也是很多人担心的问题,日本政府扶持汪伪政府作为傀儡,就是要抽身出来对付大西南的山城政府,一旦大西南失守,整个华夏就要陷入侵略者的魔掌之下了。

    “一方面是大西南的地理位置决定的,日军的长处受到地形的限制,加上山城政府眼下拥有三百多万的主力军队,日军暂时没有能力打这样的战争,兵力不足后勤保障跟不上,实在是有心无力。”

    “日本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在战争前期已经到了极致,所以呢,日本政府的策略是,封锁大西南国统区的经济,再辅助以军事手段,逼着山城政府自己垮掉。”

    “另一方面,日军企图维持现状,控制现有的地盘,掠夺资源为战争做积蓄,而根据地都在日军的占领区之内,对日军的策略是具有极大威胁的,对准根据地也不奇怪。”

    “金陵政府的旗帜,就有和平建国的口号,可见日本人对你们已经忌惮到了一定程度。”陈明翔说道。

    陆琨瑜也听自己的领导说过,日本鬼子对根据地实施了三光政策,大批的老百姓被杀,部队也损失惨重,但是有利的牵制了日军的兵力,给山城政府增加了时间和减轻了压力。

    “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很多人到米店抢购大米,过去问了问,米价从每担一百斤二十三多块钱,涨到了每担六十七块多,就这样粮食供应还不足,我真担心以后的生活。”陆琨瑜躺在陈明翔怀里说道。

    八一三会战导致的难民还没有完全疏散,租界和难民区仍然有大量的老百姓在受苦受难,连生存最基本的粮食也要出现威胁,她有点不敢接受现实。

    “这是必然的结果,日军现在实施就地补给策略,他们自己国家还缺粮食呢,所以把粮食也设置成了违禁品,不允许流通。”

    “苏省、浙省等地的产米区,被日军控制着,以低价购买或者干脆抢夺大米,沪市得不到粮食来源,价格自然就要上涨。”

    “还有,法币的购买力越来越小,现在的一百块,也就是原来的五十块,或者是三十块,再这样下去法币就要崩溃了,以后尽可能兑换成银元或者黄金,美元也可以,我也准备把家里的法币换成大洋。”陈明翔说道。

    尽管知道粮食和钞票的问题,可他却无能为力,这是战争时期,属于国家行为,使尽浑身解数,又能帮助几个人?

    自保是没问题的,堂堂的稽查队老大家里缺米缺大洋,那不是笑话吗?但是对沪市的老百姓来说,形势却越来越严峻,想想缺粮食饿死人,想想手里的钞票变成废纸,那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更为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撑多久。

    “陈桑,今天晚上六点钟,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要举行小型酒会,我诚挚邀请您能够参加。”小野中佐打电话说道。

    陈明翔是海军的朋友,这一点在驻沪海军已经形成共识,首先他提供了整个海军陆战队的日常生活物资供应,其次他在为海军收购桐油,为此,只要海军有酒会这样的活动,他基本都会受到邀请。

    “当然,我很荣幸接受您的邀请,我一定准时到场参加,还会带两箱上好的法国红酒。”陈明翔笑着说道。

    日本海军将会对山城实施轰炸,他肩负着获取计划内容的重任,最喜欢接触海军军官了,两箱红酒价值虽高,但为了任务,二十箱都不会心疼,反正戴老板会给自己报销的。

    “日本海军居然主动邀请你参加酒会,明翔哥哥,你现在的面子可真够大的!”陆琨瑜不满意的嘟起小嘴。

    “不和海军陆战队打好关系,将来有事情怎么处理?你可不要忘记,你的同事还是我救出来的,海军不买陆军的帐,我也是未雨绸缪。”陈明翔笑着低下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本来只是打算亲一下的,谁知道陆琨瑜居然抱住了他的脖子,主动伸出丁香小舌轻轻一搅,他就迷失了。

    陈明翔也觉得自己有点矛盾,既喜欢刘妮娜和南造云子这样成熟而有风情的漂亮女人,又喜欢小师妹这样恬静清纯的女孩子,简直是两个极端。

    对于陆琨瑜,他虽然早就有机会吃的干干净净,却一直都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难道是太熟悉,下不去嘴?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