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军的宪兵司令三浦三郎少将,批准了陈明翔的分配方案,但这种事情是能做不能说的,为了防止日军高层的检查,稽查队的财务室要做两套账本,一套用来蒙骗上司,一套用来核销费用。

    这就像是日本侵略者的规则一样,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你必须要把事情当成真的来做,有账本,哪怕是聋子的耳朵瞎子的眼,那也是态度端正,连表面工作也不做,活该你倒霉!

    “提前到王宝和周围,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看看今天晚上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什么也不要做,我没有危险,估计有人对我不太放心,吃饭还得做个局。”陈明翔对周国骏说道。

    “陈先生,我已经联系了特务连的几个弟兄,您什么时候见见他们?”周国骏自然明白陈明翔的意思。

    “我现在不见他们,有什么事情暂时通过你来传达,想给我工作也不那么简单,我得看看他们的本事和品性。有些人脑子太直不会拐弯,就不适合这份工作,你知道该怎么做吧?”陈明翔说道。

    在日本宪兵的手里救下了周国骏的妻子和小姨子,也等于救了他的孩子,即便在这种救命之恩的情况下,陈明翔也要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尽量让目的向自保靠拢,哪怕是出了问题,也有个说法。

    他利用自身的优势,不断向岗村灌输南造云子的坏话,逐步形成她要争夺华通贸易公司的形象,只要持续下去,岗村的思维就会偏向自己,谁也不会容忍碗里的肥肉被别人吃掉。

    和自己沾边的人越多,暴露的几率就会越大,这是一条特工的定律。他需要人手来找到和监视南造云子,只要做好这个件事就够了,没必要见面谈。

    虽然要冒着风险,可相比较而言,南造云子带来的危险,要比这些军人的危险大很多,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不得不冒这个险。

    “我明白,联系他们的时候没提到您的身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该问的不能问,这个道理都懂,现在他们就是求一份固定收入,让家里人过点好日子。”周国骏说道。

    信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自己用努力换来的,周国骏也知道,想要让陈明翔一开始就毫无保留的信任自己和战友们,那是很愚蠢的。

    经历过生死考验后,周国骏不害怕死亡,但是他害怕自己给恩人带来威胁,从一开始,他就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陈明翔,对亲如兄弟的战友们也不说实话,反过来说,这也是在保护战友们,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这个胶卷的三张相片来之不易,你找个照相馆洗出来,可以多给钱,但是千万不要留下痕迹,化装后再去。”

    “她叫南造云子,是日军宪兵司令部特高课特一课的课长,是个高级特务,警惕性非常高,而且受到了严格的专业训练,非常难惹难缠难对付。”

    “她负责抓捕山城政府的情报人员还有地下党,本来不关我的事,但她现在打我公司的主意,还想借助我的手对国统区搞破坏,我虽然给日本人做事情,却没有想过要成为刽子手。”

    “我的上司虽然也是特高课的人,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没法保护我的安全和财产,你们的任务就是,给我死死盯着这个女人,找到她的住处,防止她对我有不利的举动。”

    “特务连尽管也有侦察这个科目,但你们千万不要大意,真正的高级特工有的是手段反追踪,或者捕杀你们,具体怎么做相片洗出来再说,在此之前不许私自行动。”陈明翔交代说道。

    特工这个称呼指的是一个群体,而不是某个职业,分为很多种,目前来说大致有两种类型。

    第一种,单纯靠着武力完成任务的,那叫做猎杀者,隐匿行踪、锁定目标、一击必杀,这样的特工是最为常见的。

    第二种,专门潜入敌人重要机构搜集情报,这样的特工也分为两种,都属于技术流的,第一种是短期任务,第二种是长期任务。

    技术流绝大多数不擅长格斗和枪法,靠智慧衍生出来的手段完成任务,这一种人最为难对付,思维敏捷善于伪装,警惕性非常高。

    南造云子肯定属于第二种特工,或许枪法不错,谁也没见过,格斗的功夫感觉不会太强,两人跳舞的时候,身体的反应不是那么快捷。

    “难怪陈先生不让我露面,还真是很凶险啊!”周国骏躲在远处一户人家的屋顶上,偷偷的看着。

    表面上下车的女人只带着四个保镖,可是附近却藏着最少一百多人,有六辆汽车停在不同的位置,这个阵势已经封锁了所有的道路。

    不拉客的黄包车夫,卖干果的、卖瓜子的、卖糖葫芦的,来回逛街的,把王宝和周围的区域封锁的水泄不通。

    “南造课长,请尝尝王宝和的招牌菜。”陈明翔笑着说道。

    这个女特务今天晚上戴着小礼帽,穿着白色连身长裙,领口带着绣花边,可见白皙的肌肤,配着洁白晶莹的珍珠项链,显得非常有气质,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叫我云子吧,今天是私人聚餐不是办公,没必要把气氛搞得太僵硬,你现在是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功臣,连三浦将军也对你青睐有加,我可没资格摆课长的架子。”南造云子微微一笑说道。

    “云子小姐说笑了,您是堂堂参谋本部的情报精英,被誉为是帝国之花,山城方面被您折腾的天翻地覆却无计可施,您可是帝国的有功之臣。”

    “我只是个机会凑巧,为帝国服务的小职员,哪敢在您面前放肆,只不过我负责的是经济贸易工作,所以没能早点见到您的风采。”陈明翔说道。

    果然,无论是多么精明的女人或者是女特务,也喜欢别人的称赞,南造云子当然也不会例外。

    她本来就看不起山城的中统和军统,认为不配和帝国情报精英交手,这种自高自大自傲的心理,让她露出了一丝笑容。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