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斤上好的竹叶青茶、二十斤腊肉、两坛泡菜、十斤干蘑菇,这是大西南的特产,还有六匹精美的蜀绣。

    在洋行买的咖啡和雪茄,一身手工西装和两条领带、一件女式皮草大衣,也少不了一千法币的过节费。

    陆教授坐在客厅里抽烟,面前放着一杯巴西咖啡,他是留学生,早年在外国的时候,也喜欢抽雪茄喝咖啡。

    陈明翔也在吞云吐雾,面前放着一杯竹叶青茶,脸上依然是那么的恭敬,和当初做学生的时候一样。

    面对疼爱女婿的老婆,护着男朋友的女儿,陆教授有火也发不出来。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儿子在美国的留学费用现在是陈明翔负担着,女儿是陈明翔照顾着,家里的开支一多半来源于陈明翔,这个女婿做的够好了。

    何况他只是在日伪机关做事,并不是什么大汉奸,只要不欺负老百姓,安安分分的,这个“汉奸学生”,陆教授也只能选择默认。

    “我虽然反对你在日本人和维新政府手底下任职,但你是个成年人,我也不好说的太多,不管是山城还是地下党方面,都是打击侵略者的重要力量,你遇到机会就伸出援手帮帮他们。”

    “日本人的狼子野心不会得逞,没有这个能力吞并华夏,这个国家的军事实力很强,可华夏的地域广大,战线拉得太长,他们自身就要出现问题。”

    “日本是个资源匮乏的国家,也是个面积不大的国家,从人口来说,日本也撑不起这样的战争,眼下侵略者的进攻势头已经放缓了。”

    “华夏的抗日战争不是孤立的,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遭受日本威胁和侵略,只要撑过这段黑暗,未来前景是乐观的。”

    “为了将来为了琨瑜,你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总不能抗战胜利后,你被当成汉奸处置了吧?到时候你让琨瑜怎么办?”陆教授吃饭的时候说道。

    “我还真是没想到,教授您不但精通外语,还精通国际事务和军事,难道您要投笔从戎?”陈明翔笑着说道。

    “前段时间琨瑜拿来了一些书籍,是地下党方面一位领导人针对这场战争的分析,读起来很有道理,视野也开阔了很多,等会你也拿去看看,对你是有好处的。”陆教授说道。

    陆琨瑜紧紧盯着陈明翔的脸色看,把进步书籍给自己的男人,是组织上交办的任务,也是一次试探行为,只有扭转了陈明翔的思想,才能进一步影响到他。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陆琨瑜先把书籍给自己的父亲看,这位极度痛恨日本侵略者的教授,对地下党的书籍如获至宝,也答应出面做陈明翔的工作。

    如果陈明翔愿意看这些书籍,证明他并不反对帮助地下党,组织上就可以正式与他沟通。

    其实加不加入地下党,对目前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只要他能够为抗日尽一份心力,这样的人就是同志。

    一个陈明翔无关大局,地下党的采购物资小组,是看到了他在运输采购方面的巨大价值,这样的人是非常稀少的,整个沪市能做到的也不多。

    说不定山城那边也在接触陈明翔,他所处的职位和眼下的能量,足以引起对方的重视,严格来说,山城那边还是有优势的,在大部分的老百姓眼里,山城方面才代表了华夏政府。

    “其实多接触点新思想也不要紧,但我所处的职位太敏感,住处很容易被人盯住,这样吧,等到年后我再给琨瑜买套房子,到时候时候再看书也不迟。”陈明翔说道。

    他可是军统局秘密训练的特工,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个事情的内幕,一定是陆琨瑜和地下党方面有了联系,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书籍。

    军统局历来对地下党都是视若洪水猛兽,这里面以戴老板为代表人物,可是从陈明翔自己的内心,对此是不以为然的,未来的事情很难说,目前是二次合作时期,应该聚集所有的抗日力量,先把侵略者赶出华夏。

    地下党所属的抗日党派,在大量地区发动老百姓,与日军开展顽强的军事斗争,有力的牵制了日军,这对山城也是有好处的。

    “你要给琨瑜买房子?你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陆教授顿时警惕起来。

    当父亲的都把女儿当成小棉袄,对女婿有天然的排斥和警觉,陈明翔这个混账,是打算让陆琨瑜从家里搬出去,哼哼,打得倒是好算盘。

    “沪市的局势很混乱,大街小巷到处是地痞流氓,琨瑜一个女孩子家上班我不太放心,我打算在靠近公共租界的地方买套房子,这样她回家还安全一点,距离我也近,我能照顾她。”陈明翔堂而皇之的说道。

    “太好了,说到做到啊,我晚上下班都胆战心惊的,生怕遇到那些日本浪人和地痞流氓!”陆琨瑜高兴的说道。

    她早就想和陈明翔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可惜,父亲那个老古板总是不同意她在外面住,既然陈明翔主动提出来,那她肯定要支持。

    陆教授顿时急眼了,你们两个还没有结婚呢,就要在一起同居,简直是岂有此理,当我不存在是不是?

    他刚要说话,却被妻子拽了拽衣袖,从眼神里他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女生外向啊,你能管得了一时,能管她一辈子吗?

    “你和地下党联系上了?”陈明翔开着车说道。

    “没呢,你以为地下党是随随便便就能加入的?我们主编的朋友,好像和地下党有关系,经常把一些进步书籍给我们看,我觉得很受启发,也很愿意为那些抗日党派的根据地做点事情,可惜,报社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陆琨瑜摇了摇头说道。

    这倒也是,地下党的组织纪律很严格,想要接触非常困难,对此陈明翔也是知道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加入。

    军统和中统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往地下党安插特务,结果却是希望越大希望越大,成功率低的可怜。

    但陆琨瑜说的话也有水分,她或许还没有达到这样的程度,但极有可能是重点发展对象,或者已经接近了最后的加入程序。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