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在岗村课长的极力劝说下,三浦将军终于答应三天后释放叶处长,对以往的错误既往不咎,继续负责稽查队办公场地的改造和装修,仍然担任总务处长。”陈明翔给出了准确的回复。

    火候的确差不多了,陈明翔觉得再这么下去,叶邀先非憋出什么毛病不可,那样特高课就和李仕群结仇了,目前来说是一步臭棋。

    虽然他心里恨不得把这些汉奸特务统统打死,可情报工作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每一步都得慎之又慎。

    叶邀先是李仕群的舅子,对自己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潜伏的时候,助力再多也不嫌多。

    “好,非常好,能把事情处理到这个程度,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明翔,好好干,我保证你在特工总部前途无量!”李仕群说道。

    这几天他的心情不怎么好,叶寄卿为了弟弟被抓的事情,天天和他吵架,非得要他去找晴气中佐求情,搞得他有点焦头烂额了。

    叮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你说什么,不见了?十几个人连三个孩子都没看住,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的?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叫我怎么向汪先生和影佐将军交代?”

    刚松了一口气的李仕群,拿起来话筒没听几秒钟,当即脸色大变,厉声说道。

    砰,话筒重重的砸在机座上,显示出此刻的心情非常糟糕。

    “主任,出什么事情了?”陈明翔问道。

    他可是对电话的内容心知肚明,肯定吴四保的人不听林志江发号施令,戒备有点松懈,让人质被救走了。

    这里面或许也有吴四保从中作梗的原因,汪经卫和梅机关高度关注的事情,做好了那可是大功一件。

    很显然,吴四保不愿意看到林志江飞黄腾达,和他在特工总部分庭抗礼,逮住机会就阴了林志江一把。

    “林志江那个混蛋,我让他盯着陶系胜的三个孩子,没想到,打电话来说人居然不见了!”李仕群脸色铁青。

    新政府和日本政府签署的秘密协议一旦泄露,将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李仕群是心知肚明的。每一条都是遭到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卖国条约,参与的人,也将永远被钉在华夏历史的耻辱柱上。

    但汪经卫想要借着日本政府组建傀儡政权,是别无选择的,日本人说什么他就得听什么,这样的局面下,怎么可能指望日本人良心发现呢?再说,侵略者难道会有良心吗?

    正是因为这几分秘密协议的重要性,汪经卫和梅机关绝对不想让山城政府利用这个事情大做文章,那对即将成立的汪伪政府是个沉痛的打击。

    所以,不但汪经卫亲自过问这件事,影佐也几次召见李仕群,必须看住陶系胜的三个孩子,保护日本和汪伪政府的最高机密。

    谁曾想,李仕群把任务给了即将担任行动总队长的林志江,却搞得一塌糊涂,大白天就让三个孩子跑了,怎么交代啊!

    “麻痹的,一定是吴四保那个混蛋,看到我要当行动总队的总队长,就起了心思要阴我,这个王八蛋,我c他十八代祖宗,难怪佘艾珍要给他戴绿帽子,这样的人早晚不得好死!”林志江跑到华通贸易公司破口大骂。

    灰溜溜的回到特工总部,被李仕群臭骂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林志江的心里当然窝着火,这货可精明着呢,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其实也不能怪李仕群不给面子,这个事情一出,汪经卫、影佐、周坲海、梅司评和晴气中佐等人纷纷打电话,把他批了个狗血淋头,不对着林志江发作才叫活见鬼了。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要是你,就不会到处嚷嚷,还是赶紧找李主任承认错误,再送上一份厚礼,弥补自己的失误。这只是你私底下的猜测,说出来也没人信,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特工总部从来都是这样的道理。”

    “以后有的是时间找到真相,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吴队长能管住自己的人,却管不了他们的嘴,有点耐心,不要让吴队长瞧不起军统出身的你。”

    “现在是你即将成为总队长的关口,与吴队长发生摩擦,对你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忍一时风平浪静啊!”陈明翔说道。

    这样说明显是为林志江考虑,也是拉近关系的做法,把虚情假意发挥到了极致,但不会被这个多疑的军统叛徒,认为是别有用心。

    关键是,他来到特工总部的时间太短,严格来说谁的人也不是,丁墨村和李仕群都没有把他当成心腹看待,与特工总部的高层也没有什么交情。

    而且上班没几天时间,他就搭上了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火车,平步青云成了稽查队的老大。

    林志江这个人渣是该死,但不能现在死,吴四保没有倒大霉之前,需要林志江顶在前面,特工总部内乱,才有机会得到更多的情报。

    “你说得对,我确实失态了,多亏老弟提醒,哥哥我承你这个人情,吴四保不过是一个青帮的地痞流氓,哪有资格和受过正规训练的我相提并论,来日方长,大家走着瞧!”林志江气哼哼的说道。

    狗咬狗一嘴毛,多么精彩的大戏啊,陈明翔心里爽极了!

    他还知道,另一场大戏就要开幕了,等到叶邀先出来,特工总部就更热闹了,一个男人对两个女人的战争随时会打响。

    本来以为春节之前能消停一段时间,没想到却搞得这么热闹,总记得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对了,是给教授家里送年货!

    “你敢登门送年货,勇气可嘉啊,不怕我老爸把你给骂出来?”陆琨瑜笑着说道。

    “我脸皮真有那么薄,也就混不到现在了,你师兄现在已经达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你老爸要是再收拾我,我就说和你生米煮成熟饭了,看他怎么办!”陈明翔也笑了。

    当特工的人,心理素质是相当稳定的,不管多大的狂风骤雨而脸色如常,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

章节目录

风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深蓝的国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深蓝的国度并收藏风谍最新章节